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更的的空間
[主页]->[百家争鸣]->[更的的空間]->[《山间铃响马帮来》/更的的]
更的的空間
評論
·文革ABC--破題/更的的
·文革ABC之一/有没有不参加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选择可能?/更的的
·文革ABC之二/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始末断代/更的的
·文革ABC之三/破四舊/更的的
·文革ABC之四/橫掃一切牛鬼蛇神/更的的
·文革ABC之五/“四大”/更的的
·文革ABC之六/造反派/更的的
·文革ABC之七/紅衛兵/更的的
·文革ABC之八/“鬼見愁”/更的的
·文革ABC之九/大革命中的遊戲/更的的
·文革ABC之十一/大革命中的權力掌控/更的的
·文革ABC之十二/說說遇羅克和張志新/更的的
·文革ABC之十三/两大派的形成和武斗是怎样发生的/更的的
·文革ABC之十四/群众对文革的误读以及背离的/更的的
·文革ABC之十五/谁是胜利者/更的的
·文革ABC之十六/四人帮/更的的
·文革ABC之十七/再说谁是造反派和红卫兵/更的的
·文革ABC之十八/再说红卫兵是什么东西/更的的
·文革ABC之十九/回到“破题”/更的的
·文革ABC之二十/无限崇拜/更的的
·文革ABC之二十一/焦点还是谁是造反派和红卫兵/更的的
·文革ABC之二十二/谁来忏悔文化大革命/更的的
·文革ABC之二十三/再说忏悔文革/更的的
·文革ABC之二十四/文革革了谁的命/更的的
·文革ABC之二十五/再说文革革了谁的命/更的的
·文革ABC之二十六/再说无限崇拜/更的的
·文革ABC之二十七/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会不会重来/更的的
·文革ABC之二十八/永远浮在面上的几个观点/更的的
·文革ABC之二十九/红卫兵和所谓“愤青”/更的的
·文革ABC之三十/再说红卫兵和“愤青”/更的的
·文革ABC之三十一/猜想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深处/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一/總要有人說一些事實/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二/上山下鄉運動的起始/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三/有多少知識青年上山下鄉/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四/什麼是上山下鄉運動的本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五/階級鬥爭學說下的上山下鄉/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六/文革中的中學紅衛兵/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七/文革後中學生是怎樣上山下鄉的/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八/有沒有“理想主義”的獻身者/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九/知青和農民、咱們是一家人/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十/上山下鄉運動的目的/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十一/上山下鄉運動的制度保證/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十二/當時的農村經濟/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十三/為一個生產隊經濟算一筆賬/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十四/從一個公社看知青的回城/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十五/用什麼方法來儘量廓清文革和上山下鄉/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十六/再說“知青和農民 咱們是一家人”/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十七/再說“理想主義”的獻身者/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十八/ 再說“青春無悔”/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十九/ 每個人都是歷史/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二十/ 感性代替知性是一種思維遺傳病/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二十一/ 幾個結論/更的的
·更的的/《三十年前的中国百姓》
·《土地,土地,土地!》/更的的
·《什么是文化决定论和文化决定论者》 更的的
·《网络的“最后一课”》/更的的
·《有个达尔文》/更的的
·《我是谁?谁是我?谁在问我是谁?》之一/更的的
·《我是谁,谁是我,谁在问我是谁?》 之二/更的的
·《我是谁?谁是我?谁在问我是谁?》之三/更的的
·《谁来接受红卫兵的道歉?》 / 更的的
·《给巴金先生的一封信》/更的的
·《石破天惊,有人向红卫兵道歉了!》/更的的
·《网民怒批帖子“谁来接受红卫兵的道歉”?》/更的的
·《谁把小悦悦案停留在道德层面,谁就是助纣为虐》 更的的
·《屠呦呦和诺奖》 更的的
·《普世价值观就是天理》 更的的
·《每一个制度决定论者都在自觉证明着文化决定论》 更的的
·《酱缸,为什么是酱缸?》 更的的
小品文
·更的的:《一枝花》
·更的的:《二泉映月》
·更的的:《下里巴人》
·更的的:《小桃紅》
·更的的:《出水蓮》
·更的的:《平湖秋月》
·更的的:《江河水》/小品文
·更的的:《行街》/小品文
·更的的:《九連環》
·更的的:《四季歌》
·更的的:《月儿弯弯照九州》
·更的的:《十面埋伏》
·更的的:《行路調》
·更的的:《饿马摇铃》
·更的的:《金蛇狂舞》
·更的的:《雁南飞》
·更的的:《梅花三弄》
·更的的:《紫竹调》
·更的的:《黄鹂词》
·更的的:《大闸蟹》
·更的的:《泡菜》
·更的的/《吃点啥呢?》
·更的的/《小吃店》
·更的的:《小馄饨》
·更的的:《伞》
·更的的:《鞋子》
·更的的:《电视机》
·更的的:《头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山间铃响马帮来》/更的的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参天的树,缠绕的藤,阴湿而且灰暗。凄厉的猿啼,还有蛇。
   
     顺着山涧走,马铃叮当、叮、叮当。头上裹着布帕,褴褛的衣衫,笋壳叶草鞋,土布的袜子一直拉到膝盖扎紧。山涧里躺着忽大忽小溪水,溪水边长着一片菖蒲和鱼腥草。

   
     一只鸱鸺在树丛间睁开一只眼,漫不经心。又换了一只眼,没劲,什么没见过?
   
     十七、八匹马,矮矮的,特别能爬山。马背上驮袋里什么都有,布匹、烟草、针线、铁钉、砍刀、药材、火燧、胭脂花粉、纸墨笔砚,主要是盐。
   
     累了吧,歇一会脚。挑了一个比较开阔处,仰头看得见几块零零碎碎天,天很好看。解开蓝花布包袱,撕下坚硬得像牛皮一样的玉米煎饼,陶罐里两勺辣椒酱,腌透的大蒜瓣。胃口很好,唾沫从舌下飙出。咬得咯嗤咯嗤,舌头搅拌得甜丝丝的,伸伸脖子,咕咚咽下。
   
     吃饱了吗?把煎饼仍然卷起,包袱扎紧。这一卷煎饼是娘亲手烙的,偶的亲娘啊。这辣椒酱是媳妇熬的,好辣,偶的亲亲啊。
   
     一只坑坑洼洼的铜吊,烧开了泉水,放进去一角茶砖,煮得如墨汁,扑扑的翻着泡,茶香一浪一浪漫出来。粗瓷碗啜着滚烫的茶,浑身暖洋洋的返过魂来,说了不少很荤的荤话。揉揉肚子,打一个嗝,冒出不少大蒜味。顺便脱了鞋,烘烤一下潮湿的脚底。或者烧一锅旱烟,嘶的一口吸进去,憋住,悠悠地从鼻子里呼出。
   
     走吧,还要走好几天呢。踩灭了火,系紧草鞋和袜带,捶捶腰,牵起马缰。
   
     牵什么牵?马很听话,路一遍一遍走熟了,走了好几年了。拂开头顶的枝叶,小心看着脚下,叮当,叮当。声音渐远,叮当――叮――当――叮――
   
     两只短尾鹘鸼在树影里飞下来,啄食着煎饼屑。也尝了尝马粪,看起来像是热气腾腾的栗子,呸。
(2011/03/26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