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更的的空間
[主页]->[百家争鸣]->[更的的空間]->[《山间铃响马帮来》/更的的]
更的的空間
·《普世价值观就是天理》 更的的
·《每一个制度决定论者都在自觉证明着文化决定论》 更的的
·《酱缸,为什么是酱缸?》 更的的
小品文
·更的的:《一枝花》
·更的的:《二泉映月》
·更的的:《下里巴人》
·更的的:《小桃紅》
·更的的:《出水蓮》
·更的的:《平湖秋月》
·更的的:《江河水》/小品文
·更的的:《行街》/小品文
·更的的:《九連環》
·更的的:《四季歌》
·更的的:《月儿弯弯照九州》
·更的的:《十面埋伏》
·更的的:《行路調》
·更的的:《饿马摇铃》
·更的的:《金蛇狂舞》
·更的的:《雁南飞》
·更的的:《梅花三弄》
·更的的:《紫竹调》
·更的的:《黄鹂词》
·更的的:《大闸蟹》
·更的的:《泡菜》
·更的的/《吃点啥呢?》
·更的的/《小吃店》
·更的的:《小馄饨》
·更的的:《伞》
·更的的:《鞋子》
·更的的:《电视机》
·更的的:《头发》
·更的的:《杨玉环》十則
·更的的:《洗车铺》二則
·更的的:《茶馆、旁边》
·更的的:《镜框里的字画》
·更的的:《不同的男人 同一个梦想》
·更的的:也來說說韓寒(兩則)
·更的的:《土地庙》
·更的的:《女娲》------写在妇女节
·春 三則/更的的
·更的的: 《一个老板》
·更的的:《奶酪》
·更的的:《今天的午饭》
·更的的:《小狗狗》
·更的的:《指甲》
·更的的:《菜场》
·更的的:《一条路》
·更的的:《小木桥》
·更的的:《新市桥》
·更的的:《真诚》
·更的的:《 无缘无故的爱》
·更的的:《朋友》
·更的的:《韩寒的文化》
·更的的:《啼笑皆非说“常识”》
·更的的:《教育,不是为了培养人才》
·更的的 故事新編:《出关》
·故事新編:《后羿》/更的的
·故事新編:《夸父追日》/更的的
·故事新編:《精卫》/更的的
·故事新編:《白虎节堂》/更的的
·故事新編:《野猪林》/更的的
·故事新編:《快活林》/更的的
·故事新編:《水泊梁山》/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大人国》 /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豕啄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两面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犬封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翼民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劳民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怡红院》/更的的
·故事新編:《栊翠庵》/更的的
·故事新編:《潇湘馆》/更的的
·故事新編:《盘丝洞》
·故事新編:《思过崖》 /更的的
·故事新編:《丽春院》
·《不醉无归》
·《夕阳西下》
·《燃烧的心》
·《剑客站着》
·《抽丝马洞》
·《再说抽水马桶》
·《有句方言不大好听》
·《金蛋还是银蛋》
·《我能证明!》
·《说说这个超市》
·《一个男人购物》
·《生活在别处》/更的的
·《好姐妹职介所》/更的的
·《清平山》/更的的
·《多瑙河之波》/更的的
·《钟楼怪人》/更的的
·《猫眼看人》/更的的
·《上香,不是为了贿赂!》/更的的
·《One night in Beijing》 /更的的
·《雪山》 /更的的
·《丝绸之路》 /更的的
·《黄水谣》 /更的的
·《生活在别处》(二)/更的的
·《金陵塔》/更的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山间铃响马帮来》/更的的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参天的树,缠绕的藤,阴湿而且灰暗。凄厉的猿啼,还有蛇。
   
     顺着山涧走,马铃叮当、叮、叮当。头上裹着布帕,褴褛的衣衫,笋壳叶草鞋,土布的袜子一直拉到膝盖扎紧。山涧里躺着忽大忽小溪水,溪水边长着一片菖蒲和鱼腥草。

   
     一只鸱鸺在树丛间睁开一只眼,漫不经心。又换了一只眼,没劲,什么没见过?
   
     十七、八匹马,矮矮的,特别能爬山。马背上驮袋里什么都有,布匹、烟草、针线、铁钉、砍刀、药材、火燧、胭脂花粉、纸墨笔砚,主要是盐。
   
     累了吧,歇一会脚。挑了一个比较开阔处,仰头看得见几块零零碎碎天,天很好看。解开蓝花布包袱,撕下坚硬得像牛皮一样的玉米煎饼,陶罐里两勺辣椒酱,腌透的大蒜瓣。胃口很好,唾沫从舌下飙出。咬得咯嗤咯嗤,舌头搅拌得甜丝丝的,伸伸脖子,咕咚咽下。
   
     吃饱了吗?把煎饼仍然卷起,包袱扎紧。这一卷煎饼是娘亲手烙的,偶的亲娘啊。这辣椒酱是媳妇熬的,好辣,偶的亲亲啊。
   
     一只坑坑洼洼的铜吊,烧开了泉水,放进去一角茶砖,煮得如墨汁,扑扑的翻着泡,茶香一浪一浪漫出来。粗瓷碗啜着滚烫的茶,浑身暖洋洋的返过魂来,说了不少很荤的荤话。揉揉肚子,打一个嗝,冒出不少大蒜味。顺便脱了鞋,烘烤一下潮湿的脚底。或者烧一锅旱烟,嘶的一口吸进去,憋住,悠悠地从鼻子里呼出。
   
     走吧,还要走好几天呢。踩灭了火,系紧草鞋和袜带,捶捶腰,牵起马缰。
   
     牵什么牵?马很听话,路一遍一遍走熟了,走了好几年了。拂开头顶的枝叶,小心看着脚下,叮当,叮当。声音渐远,叮当――叮――当――叮――
   
     两只短尾鹘鸼在树影里飞下来,啄食着煎饼屑。也尝了尝马粪,看起来像是热气腾腾的栗子,呸。
(2011/03/26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