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更的的空間
[主页]->[百家争鸣]->[更的的空間]->[《阳春白雪》/更的的]
更的的空間
·更的的:《洗车铺》二則
·更的的:《茶馆、旁边》
·更的的:《镜框里的字画》
·更的的:《不同的男人 同一个梦想》
·更的的:也來說說韓寒(兩則)
·更的的:《土地庙》
·更的的:《女娲》------写在妇女节
·春 三則/更的的
·更的的: 《一个老板》
·更的的:《奶酪》
·更的的:《今天的午饭》
·更的的:《小狗狗》
·更的的:《指甲》
·更的的:《菜场》
·更的的:《一条路》
·更的的:《小木桥》
·更的的:《新市桥》
·更的的:《真诚》
·更的的:《 无缘无故的爱》
·更的的:《朋友》
·更的的:《韩寒的文化》
·更的的:《啼笑皆非说“常识”》
·更的的:《教育,不是为了培养人才》
·更的的 故事新編:《出关》
·故事新編:《后羿》/更的的
·故事新編:《夸父追日》/更的的
·故事新編:《精卫》/更的的
·故事新編:《白虎节堂》/更的的
·故事新編:《野猪林》/更的的
·故事新編:《快活林》/更的的
·故事新編:《水泊梁山》/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大人国》 /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豕啄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两面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犬封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翼民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劳民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怡红院》/更的的
·故事新編:《栊翠庵》/更的的
·故事新編:《潇湘馆》/更的的
·故事新編:《盘丝洞》
·故事新編:《思过崖》 /更的的
·故事新編:《丽春院》
·《不醉无归》
·《夕阳西下》
·《燃烧的心》
·《剑客站着》
·《抽丝马洞》
·《再说抽水马桶》
·《有句方言不大好听》
·《金蛋还是银蛋》
·《我能证明!》
·《说说这个超市》
·《一个男人购物》
·《生活在别处》/更的的
·《好姐妹职介所》/更的的
·《清平山》/更的的
·《多瑙河之波》/更的的
·《钟楼怪人》/更的的
·《猫眼看人》/更的的
·《上香,不是为了贿赂!》/更的的
·《One night in Beijing》 /更的的
·《雪山》 /更的的
·《丝绸之路》 /更的的
·《黄水谣》 /更的的
·《生活在别处》(二)/更的的
·《金陵塔》/更的的
·《行街》/更的的
·《二泉映月》/更的的
·《江河水》/更的的
·《阳春白雪》/更的的
·《山间铃响马帮来》/更的的
·《老妈发飙》 /更的的
·《笑傲江湖》/更的的
·《良宵》/更的的
·《绣荷包》/更的的
·《懒画眉》/更的的
·《暗香》/更的的
·《采茶扑蝶》/更的的
·《杨柳叶子青》/更的的
·《对花》/更的的
·《什么是男人》/更的的
·《 男人的外表》/更的的
·《再说外表》/更的的
·《还是外表》/更的的
·《依然是外表》/更的的
·《再再说外表》/更的的
·《外表的困惑》/更的的
·《眼睛》/更的的
·《男人的服装》/更的的
·《还是服装》/更的的
·《再说服装》/更的的
·《几十年前的流行》/更的的
·《棉毛裤》/更的的
·《小菜》/更的的
·《一只小菜》/更的的
·《再来一只小菜》/更的的
·《江南的火锅》/更的的
·《火锅补充(1)》/更的的
·《火锅补充(2)》/更的的
·《食有鱼》/更的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阳春白雪》/更的的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冬曦如餳,然而却是融不了积了几天的雪。
   雪皑皑地不肯化成水,太阳照在上面,银子似的反光,眼睛都睁不开。并不是太冷,湖里仍旧是一波一波流水,水面阳光一荡一荡。几条牛在慢慢饮水,它们也怕冷吧。
   几条路是踩得不像样子了,几天了,人总要走来走去,雪就压结实了,脏了。给雪压劈了的竹子和乔木挡着路,依旧不肯站起来,它们难得躺下休歇。
   抬望眼,碧蓝的天,西北风缓缓推着几块白云徜徉,并不凛冽。谚云:前雪等后雪。这不化的雪是在等着继续下雪呢。民谚有道理的。
   向阳的屋檐下,人、鸡、狗和麻雀。人在吃早饭,端着山海碗,蹲着或者站着。一面假语村言说话、男女取笑调情,一面晒太阳取暖。鸡犬不宁,麻雀也很忙碌。

   门前一块场院冻得结实,鸡是没处觅食的,装着这里啄一下,那里啄一下,侧过脑袋,斜着眼睛把人瞧。于是撒了两把稻子,鸡们一拥而上,嘀嘀笃笃地啄。邻家的鸡也想偷偷混进来,到底不是太敢,缩着脖子一步步挨近,被一阵乱啄赶走了,掉了两根鸡毛。
   狗比较有意见,认为一碗水没有端平。悻悻地在喉咙口呜咽。看看没有反应,忽然朝着远处隐约的行人狂吠,表现出很强烈的治安责任心,忠勇可嘉吧?
   早饭是红薯稀饭,忽东忽西挑几块红薯皮出来,狗前赴后继、上窜下跳、吧嗒吧嗒在半空接住吃。鸡只能远远地看着,馋得不得过,就啄一粒砂子吞进去。总比没有好。
   几只麻雀在屋顶上飞来飞去,啁啾得厉害。有时也会朝着别的树端、竹梢、屋檐或者什么地方飞去,掸下几片积雪。这壁厢甫一起飞,就有麻雀耍流氓,趁机凌空追上一压,眼看要坠机,又急急分开,一飞冲天,各奔东西。
   有小孩在场院上蹲下,开裆裤分开,拉了一泡热气腾腾半干半稀的屎,黄灿灿地份量很足,缺一罚十。狗立即埋头舔得干干净净,不留一丝残渣余孽,顺便把屁眼也舔干净。
   完事了舔舔嘴,吧叽着,表示舔得很开心。然后不大好意思,独自踩着积雪到树下,翘起后腿撒了几滴尿。
(2011/03/26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