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更的的空間
[主页]->[百家争鸣]->[更的的空間]->[《生活在别处》(二)/更的的]
更的的空間
·更的的:《四季歌》
·更的的:《月儿弯弯照九州》
·更的的:《十面埋伏》
·更的的:《行路調》
·更的的:《饿马摇铃》
·更的的:《金蛇狂舞》
·更的的:《雁南飞》
·更的的:《梅花三弄》
·更的的:《紫竹调》
·更的的:《黄鹂词》
·更的的:《大闸蟹》
·更的的:《泡菜》
·更的的/《吃点啥呢?》
·更的的/《小吃店》
·更的的:《小馄饨》
·更的的:《伞》
·更的的:《鞋子》
·更的的:《电视机》
·更的的:《头发》
·更的的:《杨玉环》十則
·更的的:《洗车铺》二則
·更的的:《茶馆、旁边》
·更的的:《镜框里的字画》
·更的的:《不同的男人 同一个梦想》
·更的的:也來說說韓寒(兩則)
·更的的:《土地庙》
·更的的:《女娲》------写在妇女节
·春 三則/更的的
·更的的: 《一个老板》
·更的的:《奶酪》
·更的的:《今天的午饭》
·更的的:《小狗狗》
·更的的:《指甲》
·更的的:《菜场》
·更的的:《一条路》
·更的的:《小木桥》
·更的的:《新市桥》
·更的的:《真诚》
·更的的:《 无缘无故的爱》
·更的的:《朋友》
·更的的:《韩寒的文化》
·更的的:《啼笑皆非说“常识”》
·更的的:《教育,不是为了培养人才》
·更的的 故事新編:《出关》
·故事新編:《后羿》/更的的
·故事新編:《夸父追日》/更的的
·故事新編:《精卫》/更的的
·故事新編:《白虎节堂》/更的的
·故事新編:《野猪林》/更的的
·故事新編:《快活林》/更的的
·故事新編:《水泊梁山》/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大人国》 /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豕啄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两面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犬封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翼民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劳民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怡红院》/更的的
·故事新編:《栊翠庵》/更的的
·故事新編:《潇湘馆》/更的的
·故事新編:《盘丝洞》
·故事新編:《思过崖》 /更的的
·故事新編:《丽春院》
·《不醉无归》
·《夕阳西下》
·《燃烧的心》
·《剑客站着》
·《抽丝马洞》
·《再说抽水马桶》
·《有句方言不大好听》
·《金蛋还是银蛋》
·《我能证明!》
·《说说这个超市》
·《一个男人购物》
·《生活在别处》/更的的
·《好姐妹职介所》/更的的
·《清平山》/更的的
·《多瑙河之波》/更的的
·《钟楼怪人》/更的的
·《猫眼看人》/更的的
·《上香,不是为了贿赂!》/更的的
·《One night in Beijing》 /更的的
·《雪山》 /更的的
·《丝绸之路》 /更的的
·《黄水谣》 /更的的
·《生活在别处》(二)/更的的
·《金陵塔》/更的的
·《行街》/更的的
·《二泉映月》/更的的
·《江河水》/更的的
·《阳春白雪》/更的的
·《山间铃响马帮来》/更的的
·《老妈发飙》 /更的的
·《笑傲江湖》/更的的
·《良宵》/更的的
·《绣荷包》/更的的
·《懒画眉》/更的的
·《暗香》/更的的
·《采茶扑蝶》/更的的
·《杨柳叶子青》/更的的
·《对花》/更的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生活在别处》(二)/更的的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别处,不仅仅是空间上的,还是时间上的。这才构成了一个四维座标。
   
    几十万年前,不好。光着身子固然很自由,空气清新,潺潺流水,只要吃饱了,和漂亮女生调情也很方便,什么都一目了然,走光走得一塌糊涂。但是每天要扛着木棍、石斧和猛犸、野猪、剑齿虎什么的较量身手,不是你吃了我就是我吃了你。很累的。大声呐喊,嗓子都哑了,发出沧桑的声音,刀郎一般。
   

    晚上月明星稀,乌雀南飞。四处都是虎啸狼嚎,嗜血蝙蝠在头顶翻飞,鳄鱼伏在泥潭草丛里一声不响。围着几个火堆,跳跳唱唱说说叫叫,挑战主持人,溜光大道不敢走远。安全第一,珍惜生命。
   
    搭了一个T台,女生披着三点树叶走来走去,头发像一团乱麻似的,感觉很好。
   
    然后挑一个情投意合的女生二人转,送一个青苹果给她。有许多飞蛾、蝎子、蚊子和虱子,不停的抽空挠,不是很爽的样子。后来就互相枕着睡着了,梦里还要挠挠,痒。
   
    然后呢,可能是在造长城或者金字塔。赤日炎炎,超强度的劳动。造这些干什么呢?说是投资基本建设,拉动内需,伟大复兴以及崛起。不懂,太累了,还是跳过去吧。稍微迟一点说不定就碰上黑死病、疟疾、鼠疫、非典、手足口病或者其它麻烦,快走。而且有一个女人要来了,来了放声一哭,长城希哩哗啦就倒了一大片,汶川地震似的,忙了半天白忙了。
   
    当然,也有可能就上了梁山,一百零八个人成天打打杀杀,大碗喝酒。大块吃肉,吃饱了就等着招安。宋江哥哥一天到晚愁眉苦脸想着这件事,也许是性压抑。就是招了安,最后也是去打方腊,马革裹尸,两败俱伤。所以可能并不是真的想招安,还是想长安城里的李师师什么的。梁山上的几个女人一丈青、母大虫、母夜叉什么的,实在不能看的,恐龙。
   
    或者就是住在西厢,小丫头红娘来咯哩咯哩笑,脸孔通红。到得晚上就从几株修竹那里翻墙过去,差一点崴了脚。崔小姐装着在那里一本正经焚香拜月祝祷,回头回脑。
   
    甜言蜜语和崔小姐定了山盟海誓,自然迫不及待,赤条条一床锦被遮盖则个,搂作一团鸾凤颠倒,崔小姐的皮肤光滑得像瓷器一样。当然,小红娘这么可爱,红红的嘴唇在午夜里销魂,不收入囊中那是要遭天遣的。
   
    忽然就是脑门精光,却多了一条油光闪亮的辫子。长袍马褂地走,腰间累累垂垂地挂着香囊、墨镜、鼻烟壶和荷包。一辆四驾马车惊天动地飞驰而来,赶紧让过。知道那是韦小宝韦爵爷,炙手可热,当今第一红人。也有人说就是一个流氓,那是一定的,不是流氓哪能爬到如此高位?听说他有一百多个女人,他奶奶的。
   
    看见有人在路边耍把式,跳上跳下,有人说是佛山黄飞鸿。黄飞鸿是谁?人群里有几位僧人,还有一个独臂女尼,刚刚在无锡开了一个什么研讨会,顺便来此旅游观光。马路上有小脚女人娉娉婷婷,据说裹脚布又长又臭,要不得。
   
    要不然呢,就是在西部淘金。这倒还比较好玩,正宗牛仔裤,左轮枪挂在屁股上,骑着一匹卷毛青鬃马驰骋纵横。有一位蓝眼睛或者绿眼睛的小姐,鲸骨把裙子撑得像一把打开的伞,束胸束得腰围只有五十公分,胸脯像两只洁白的鸽子准备腾飞。透不过气来,眼睫毛牵着眼珠翻上去。马刺一夹,快马加鞭赶到,恰好一下子晕倒在怀里。
   
    再不然就在英吉利的剑桥,戴着银色假发,穿着袍子向左走,向右走。走着走着,在穹门那里靠着柱子,于是忽然就想到了运动三大定律。或者就坐在天鹅咖啡馆里,想着剩余价值,想着欧洲上空的幽灵什么的,不小心把咖啡桌子下的地面磨出两道印迹。顺便也磨坏了N双皮鞋。
   
    继续仔细往下考虑,一不小心就遇上了第一次世界大战和第二次世界大战,炸弹乒乒乓乓从天而降,说不定就关进了奥斯维辛集中营,即使不进焚尸炉,也是饿得奄奄一息看见了青绿色肠子。饿肚子不好。
   
    也许注定就是卖文为生,写几十个剧本,其中有一个叫做《威尼斯商人》或者《罗米欧与朱丽叶》。或者写一本《老人与海》,再写一本《乞力马扎罗的雪》,然后用一把雷明顿猎枪对准自己太阳穴开一枪,两颗大拇指粗的子弹,生命随着血呼地飙出,那比较有意思,不虚此生。
   
    接下来就是这一段激情燃烧的岁月了,大炼钢铁赶英超美、三年自然灾害、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扬眉剑出鞘、拖拉机进城、经济体制改革、医疗体制改革、下岗再就业、开世界运动会,三聚氰胺,没什么意思,经历过一次足够了,气也气煞脱了,不要了。
   
    换一个地方呢,也许有意思,从小在火奴鲁鲁、肯尼亚、印度尼西亚兜圈子,等到长大了到处游说:Yes , we can! 鼓掌欢呼,说不定2009年就成了米国总统。哎哟妈妈,这一首印尼民歌很好听:哎哟妈妈,不要对我生气,年轻人就是这样相爱――
   
    仰望星空,放眼将来。时间的轴和空间的轴一样无限伸展、难以想象。
   
    将来怎么样呢?想来想去,看起来将来也没什么意思,还是这样。如果有人能借得500年,那么,还是等到500年后再说吧。
   
    500年后的世界是什么样子呢?到时候再告诉你们好不好?
(2011/03/26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