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菩萨心肠与霹雳手段(外二篇)]
东海一枭(余樟法)
·腐败的官场,腐烂的心灵,腐朽的政权---中国现状探因及结局预测
·庆王无大略,君子能见几
·微言(揪霍金的错,提警方的醒)
·辟毛言论小集(2012、2014旧作重发)
·今日微言(钱穆,雷洋,霍金,周笔畅)
·今日微言(复仇,细行,娼妓,善良)
·今日微言(习学,清儒,民粹,雷洋)
·关于读经之我见(微言集)
·今日微言(为法轮功说句话,向共青团进一言)
·今日微言(李克强,劣根性,反汉族)
·今日微言(黄庭坚,汉武帝,王莽,雷锋)
·(人民行不行,且看习近平)
·今日微言(批人民日报,论党性人性)
·今日微言(把我的权利还给我)
·今日微言(不左不右之路,人性党性之战)
·元朝微言二集
·今日微言(恶社会,灾难源,历史眼,去马化)
·蔡英文就职演说之我见
·美国宗教自由岂无保障?
·微言(期待新文革,质疑刘延东)
·小批罗素
·警惕儒家马克思主义化
·今日微言(击蒙,辟毛,解经,革命)
·小驳贺卫方
·今日微言(习学,辟马,击蒙,改良)
·欢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
·何谓文化自信?(微集)
·微言(改良,大势,龙母,中纪委)
·今日微言(计生,标准,三代表)
·今日微言(伪装者,蔡英文,他妈的)
·庄子批判(微集)
·今日微言(文化决定制度,天理不可战胜)
·今日微言(统一有条件,民国少正见)
·中国人何以普遍贫困?
·今日微言(习近平,好消息,历史眼)
·今日微言(定律,横死,谭嗣同,周小平)
·关于计生的思考之二
·两心同在道场中--读后感二则
·今日微言(宜破马学障碍,须为人民松绑)
·今日微言(宜破马学障碍,须为人民松绑)
·胡适的糊涂
·(众教授逢君之恶,邓小平不学无术)
·学易偶得:坤卦六四
·今日微言(反儒必无后福,积德自有天相)
·今日微言(贱类焉能居尊位)
·今日微言(致歉,驳李剑芒)
·今日微言(致歉,驳李剑芒)
·今日微言(习近平的错误,王毅的三无,胡鞍钢的吹)
·今日微言(习近平的错误,王毅的三无,胡鞍钢的吹)
·今日微言(计生,绝嗣,王莽,呼吁)
·关于彻底驱除马毛的呼吁
·今日微言(中共,中日,中西,儒马)
·《宇宙的智慧》东海荐语
·上习近平先生书
·(革命,计生,强大,态度)
·今日微言(辩场不是战场,学马异于学儒)
·今日微言(真谛,台湾,上书,击蒙)
·马族劣根性
·今日微言(同性恋,持枪权,悲教育)
·胡适反儒有主见
·学易偶得:伟大的乾元啊
·文化、道德和制度
·】《中国必须再儒化——“大陆新儒家”新主张》
·今日微言(西瓜,儒理,真谛)
·今日微言(统一答复旧雨新朋)
·今日微言(历史眼,盐铁论,新礼制)
·今日微言(有史以来最坏的制度和文化)
·今日微言(误会总是难免的)
·今日微言(怎样学儒,怎样孝慈,怎样的无耻)
·为姜太公一辩
·今日微言(传播此提醒,就是在救人)
·慎言
·文化性腐败
·新书《中道的医学
·中华特色的医学:抓纲治病,身心双疗
·《论语点睛》:礼让为国
·辛庄杂记
·几个洋概念略析
·今日微言(中道医学和仁道英雄)
·男女有别论
·男女有别论
·今日微言(击蒙,答客,君子,历史眼)
·今日微言(信仰,概念,历史眼)
·今日微言(微调查,防民术,护法神)
·今日微言(启蒙,护法,本性,刘邦)
·中道论
·今日微言(本性,正命,福星,真谛)
·(日本,中国,世界,历史)
·(逢民之恶与逢君之恶一样可耻)
·主义的资格
·大秦帝国》批判
·不堪承受的爱
·今日微言(呼吁,中道,辟法,暴秦)
·今日微言(赶超西方的唯一法门)
·《论语点睛》:做好你自己
·今日微言(圣母情结和思想乡愿)
·改革原来是革命
·让蠢人生活幸福是聪明人的责任
·今日微言(仁是人和万物的尺度)
·驳“大仁不仁”
·今日微言(正君心和正民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菩萨心肠与霹雳手段(外二篇)

   菩萨心肠与霹雳手段(外二篇)或曰:“‘杀无辜以救天下不为也’的观点不宜过度强调,否则,就会流于反对一切正义的战争。因为,即使是‘禁暴救乱’以救天下的战争,也难免连累无辜,或者误伤误杀。”

   东海答:“杀无辜”是把矛头对准无辜、有意地杀害无辜,或明知无辜而杀之,与正义的抗争或战争中误伤误杀无辜,是完全不同性质的两回事。不杀无辜,不能简单地等同于“绝对不许误杀”。误杀当然应该尽量避免,但不能为了避免误杀无辜而放弃禁暴救乱的努力。

   不杀无辜,更不是不杀人。对恶人、恶势力的放纵,就是对善良、对无辜民众的犯罪。故儒家慎于杀人,又不简单地反对杀人,有义刑,有义杀,有义战。依良法而惩,是义刑,为复君父大仇而杀,是义杀,为正义而战,是义战,包括对于入侵的抵抗和禁暴救乱的征伐。

   《武经七书》之一《司马法》按战争的目的,把战争分为正义与非正义两大类。认为“讨不义”、“诛有罪”、“以战止战” 的战争、平天下之乱而除万民之害、诛暴扶弱的战争是正义的。“以仁为本,以义治之之谓正。”“是故杀人安人,杀之可也;攻其国,爱其民,攻之可也;以战止战,虽战可也。”(《司马法》卷上《仁本第一》)

   如果说“杀无辜以救天下不为也”是菩萨心肠,正义的抗争或战争则属于霹雳手段。慈悲自有威严,威严不碍慈悲,菩萨心肠与霹雳手段相辅相成,王阳明就是这样的典型。

   至于曾国藩,以现代眼光看,其部队对发匪及俘虏有杀戮过度、用典过重之嫌,有时对无辜之民与有罪之匪的分辨亦不够仔细。但设身处地地想一想,在那种匪谍纵横、民匪难分的特殊情况下,曾国藩也殊属无奈,误伤误杀,实属难免。(例如对越自卫反击战中,越军就常扮成平民,怎么区分?最仁义之师也没办法。)

   因此,曾国藩在消灭发匪过程中杀戮虽多,有“曾剃头”之名,却没有民愤而饱享世誉,不碍其为儒门一代大贤。当然,说曾国藩没有民愤,是就正常之“民”而言,一些太平天国遗孽及某些反儒派对他抱恨怀愤侮辱污蔑,那是理所当然。(反儒派也不一定反曾国藩。毛氏堪称有史以来最大的反儒派了,可他对曾国藩始终颇为尊重。这也可见曾国藩的人格魅力。)

   另外,在中国,可以不尊儒,不可以反儒,尊儒还是反儒,是区分一种势力之正邪善恶的重要标准。尽管满清政府不好,不是中华正统政权(可算偏统),终究算是尊儒的,比太平天国强得多。正可谓“两害相权取其轻”,“两害”相争之时,满清政府之害比太平天国轻得多。当时不仅儒家,凡是正人君子都应该支持清政府---事实上也正是如此。2011-3-19东海儒者余樟法

   天下大恶:道德逆淘汰《礼记》说:“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选贤与能。”贤是品德好,能是才能高。有德无才,德非大德,有才无德,才必歪才。儒家强调德才兼备,以德为本,反对唯才是举(当然更反对任人唯亲任人唯资任人唯财)。唯德是举也有弊端,但好于唯才,因为“有德无才”比“有才无德”强,同时,大德必有大才。

   曹操堪称任人唯才的典型。他先后三次下《求贤令》,唯才是举,在《举贤勿拘品行令》中明确指出对那些“……负污辱之名,见笑之行,或不仁不孝,而有治国用兵之术。其各举所知,勿有所遗。”

   在三国群雄中,曹操手下文武才干最多,智囊团最为庞大,为曹操实现统一中原的愿望立下了汗马功劳。但任人唯才,有利也有弊,或可成就霸业,成就不了王道。他晚年重用的非常有才华的司马懿,成了曹家巨大的隐患和后患。曹操任人唯才,成功于此,局限于此,也遗害于此。

   任人唯才是不论德行,“任人唯不贤、唯不肖” 则是专门找无德的小人、败德的恶人来“任”。这种道德逆淘汰的状况最恶劣,最为儒家所痛恨。历史上隋炀帝就是这么做的。王夫之说:

   “忌天下之强,而奖之以弱,则以自弱而丧其天下,赵宋是已。然弱者,暴之反也,故外侮不可御,而内不失民也。忌天下之贤,而驱之不肖,于是而毒流天下,则身戮国亡,不能一朝居矣。逆广之杀高颎、贺若弼也,畏其贤也;薛道衡、王胄、祖君彦一词章吟咏之长耳,且或死或废,而无以自容,非以天子而求胜于一夫也,谓贤者之可轧己以夺己,而不肖者人望所不归,无如己何也。故虞世基、宇文述、裴矩、高德儒之猥贱,则委之腹心而不疑;乃至王世充之凶顽,亦任之以土地甲兵之重;无他,以其耽淫嗜利为物之所甚贱,而无与戴之者也。唐高祖以才望见忌,几于见杀,乃纵酒纳贿,托于污行,则重任之使守太原,以为崛起之资。夫人君即昧于贤不肖之分,为小人之所挠乱,抑必伪为节制之容,饰以贞廉之迹,而后可以欺昏昏者以雠其奸;未有以纵洒纳贿而推诚委之者,此岂徒逆广之迷乱哉?自隋文以来,欲销天下之才智,毁天下之廉隅,利百姓之怨大臣以偷固其位者,非一朝一夕之故矣。

   呜呼!为人君者,唯恐人之修洁自好,竭才以用,择其不肖而后任之,则生民之荼毒,尚忍言乎?以宇文化及之愚劣,可推刃以相向,夫岂待贤于己者而后可以亡己哉?只以贼天下,使父子离而为涂殍。故天下之恶,莫有甚于恶天下之贤而喜其不肖者也。天子以之不保天下,士庶人以之不保其身,斩宗灭祀、鬼祸不解者,皆此念为之也,可不畏哉!”(《读通鉴论-炀帝》) 王夫之指出,隋炀帝杀害有一定德望者,重用品德名声都不好的人,并非“以天子而求胜于一夫也”,而是“谓贤者之可轧己以夺己,而不肖者人望所不归,无如己何也。”

   然而,这种“恶天下之贤而喜其不肖”的道德逆淘汰,有百弊而无一利,不仅害人祸世“贼天下”、“毒流天下”,而且于自己亦有大害,“天子以之不保天下,士庶人以之不保其身,斩宗灭祀鬼祸不解者,皆此念为之也。”隋炀帝最后就死于他最亲信而愚劣不堪的宇文化及兄弟之手。2011-3-17东海儒者余樟法

   近代中国为什么败于西方文明?或问:“儒家义理要是真的全部是精华,怎么就被西方文明打败了呢,而且打得满地找牙,以至于形成了‘华人与狗不得入内’的局面!”东海答:道理很简单:药方最对症,如果病人不完全按药方抓药和按医嘱服药,效果必然大受影响。

   汉宣帝太子、后来的汉元帝“柔仁好儒”,曾上言建议宣帝“宜用儒生”。汉宣帝的回答是“汉家自有制度,本以霸王道杂之,奈何纯任德教,用周政乎?”朱元璋尊儒,但对《孟子》中有关民本、有损君威的言论怒不可遏,下旨“刪孟”,并差一点把孟子革出孔庙。这都是不遵医嘱、擅改药方的行为。

   学界普遍认为,阳儒阴法、外儒内法是自秦后千年来历代王朝一贯热衷的做法。另外,秦汉以后的儒家,不论是董学还是程朱理学阳明心学,于孔孟之道多多少少有所偏离。如董仲舒的“天人感应”说和“屈民而申君”的主张,与“民贵君轻”、“从道不从君”、“敬鬼神而远之”等正宗儒家义理相比,不啻处于一种思想倒退。

   但是,即使是这样,中华文明依然辉煌,中国的政治经济科技各方面水平依然领先全球几千年来,直到明朝或清朝中期之前。这就是儒家文化的威力。即使阳儒阴法,儒家毕竟占据了“阳”的一面,获得了意识形态地位。至于近现代中国的问题,儒家更是毫无责任。而且,正因为儒家被打倒,中国的问题才更加严重、不断恶化。2011-3-18东海儒者余樟法儒学联合论坛学术厅:http://www.yuandao.com/index.asp?boardid=2东海儒者余樟法的新浪草堂:http://blog.sina.com.cn/donhai5

(2011/03/19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