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刘清平教授轻薄了谁? ]
东海一枭(余樟法)
·知识分子的良知,剖肝输胆的呼吁
·《无论东海第几流,鲁迅终究不入流》
·《更名启事》
·《东海老人:杀气尽消真气盛,习心渐灭本心明》
·造恶人的谣也不行
·《不仅是戏言》
·我知道坏人有多坏
·《自惭东海多福,虔祝吾民万福!》
·做一个负责任的大人
·恃才傲物小议---兼向胡温及有关人士致歉
·《民意与天意---答儒友》(外二篇)
·《李白何足学,孔子最可尊》
·丧心病狂”的涂博士们
·自警:有话好好说
·《学绝道丧、斯文扫地》
·《钓鱼执法罪滔天》
·《毕竟是“从前”》
·天下第一大忙人
·《东海老人:“洋玩艺儿”作祟》
·《剥离儒家,谈何中华?----略驳李洪涛先生》
·华夏复兴论坛:名为华夏实蛮夷!
·《栽赃政府亦时髦》
·维护文明原则,顾全儒家大局
·写给自己的检讨书
·维护错误言论的表达权----答客难三则
·请云尘子先生负起责任来
·莫道儒家靠不住,成仁取义古来多----答客难二则
·《儒友不染说得好》
·《封杀:背离儒学大道,背离自由之本》
·汪精卫案翻不得!(旧作重发并附言)
·儒家的等级制度
·《东海老人示警:爱财有道莫妄贪》
·华夏蛮夷云尘子汪精卫贝当等等
·闲话:看好这样的“伪”基督徒(东海附言)
·《为小泽一郎鼓个掌》
·尽心就是忠(东海随笔九则)
·《我今为薪,君当为釜;君为其易,我为其难!》
·寻求傅路江先生的事迹
·东海老人:毁人不倦的中国大学
·《向“真实的汪精卫”接近----答网友》
·《傅路江先生大函浅赏》
·《不想得罪傅路江先生》
·《旧事重提话“网选”》
·《逃离了政治,谈什么外王?》
·反儒分子反华势力
·《儒家不是世俗的家》
·东海老人:让良知放光明
·到底谁是满清遗孽?
·《反儒就是反华》
·《儒家正理和华夏精神----答心岳网友》
·关于易经和儒道略网友
·《关于“汉民族主义”答南山石儒友》
·要学会尊重他人人格和言论权
·三少爷的微笑:东海老人楹联鉴赏
·《东海老人:吕布小丑何足道》
·《给余英时先生和严思儒友补充几句》
·《东海老人:儒家的“是与不是”》
·汪精卫和谭嗣同---左右肝胆两昆仑
·汪精卫和谭嗣同---左右肝胆两昆仑
·zt汪精卫在国民党中央党部举行的孔子诞辰纪念会上提倡尊孔的讲演词
·要道德,不要大棒和高调---与儒家共勉兼为某些“反清志士”画像
·向肃亲王致敬,为汪精卫惋惜
·《关于汪精卫:爱囯应该一致,方式不必求同》
·《不要造毛泽东的谣》
·《毛泽东的“感谢”》
·关于中止汪精卫的评论及争议的说明
·我们应该感谢毛泽东
·向国民党和马英九主席求援的公开信
·《防火防盗防皇汉》
·为阎崇年一辩
·《这个耳光打得好----为老作家张扬喝彩》
·《对薄希来先生的拥护和责备》
·奉和钟老《八十初度》
·《关于成立中华武术大学的建议》
·《孔子不是这么维护的----孔家后人声明之我见》
·儒家立场小论----兼议陈独秀先生
·《拥护改良派,勉励薄希来》
·《理直气壮支持薄希来---警告某些反对派》
·《理直气壮支持薄希来---警告某些反对派》
·《特殊的唯心主义----兼论新时代的文盲》
·《薄熙来,请与法治俱,带着光明来》
·《治官要严、待民从宽----请薄熙来及时纠偏》
·《宁违宪法不违仁----答儒友问》
·打黑反贪凭铁腕,忧民爱国致良知(有关薄熙希随笔五篇)
·关于“立即释放刘晓波、切实保障言论权”事致中共中央书
·《自由派的致命缺点》
·关于李庄案
·《东海老人:律师的正义》
·浅析自由主义的不足
·领导人成德成圣最容易---重发旧作勉励薄熙来先生
·《儒家的自由》
·儒家与自由主义的互补
·防火防盗防老贼
·良知散论,李泽厚,一切的前提等(东海随笔三则)
·让东海大悦的发言
·《宽容:政治家的应然,儒家的必然》
·薄熙来“如其仁,如其仁”
·知识小论
·《“呱呱叫”“叫”得不错但不确》
·《德与智---韩寒可以为我作证》
·《大智慧》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刘清平教授轻薄了谁?

   刘清平教授轻薄了谁?

   先录《孟子》里孟子师徒的一段对话:

   万章问曰:“象日以杀舜为事,立为天子则放之,何也?”孟子曰“封之也;或曰,放焉。”万章曰:“舜流共工于幽州,放驩兜于崇山,杀三苗于三危,殛鲧于羽山,四罪而天下咸服,诛不仁也。象至不仁,封之有庳。有庳之人奚罪焉?仁人固如是乎----在他人则诛之,在弟则封之?”曰:“仁人之于弟也,不藏怒焉,不宿怨焉,亲爱之而已矣。亲之,欲其贵也;爱之,欲其富也。封之有庳,富贵之也。身为天子,弟为匹夫,可谓亲爱之乎?”“敢问何曰放者,何谓也?”曰:“象不得有为于其国,天子使吏治其国而纳其贡税焉,故谓之放。岂得暴彼民哉?虽然,欲常常而见之,故源源而来,‘不及贡,以政接于有庳。’此之谓也。”(《孟子》)

   要正确理解这段话,首先,须明确“封建宗法制”这一历史背景。分封子弟、功臣、前王后裔等是制度规定,舜封弟于有庳是照章办事,不封反而不对,既违反制度规定,又违反“亲亲”原则。(封建制成熟于西周,舜时代估计仅有其雏形而已,但孟子无疑是假定舜时代就是封建制的。)

   但是,儒家封建制虽家国一体,仍公私有别。《礼记》曰:“门内之治恩揜义,门外之治义断恩。”共工驩兜三苗鲧“四凶”的“不仁”,表现在公域,损害的是“国家人民”的利益,属于“门外之治”,不能讲私情,故依法诛之;象的“不仁”,表现在私域,损害的仅仅是舜个人的利益,属于“门内之治”,应该以亲情为重,故照样封之富贵之。

   另外,由于象“不仁”,虽然封之富贵之,但“象不得有为于其国”,只能老老实实做一个没有实权的“虚君”,没有“暴彼民”即欺压其国民的权力和机会。

   明白了上述三点,就不会把“舜封弟于有庳”解读成舜“以权谋私”了。一般人这样误读可以理解,复旦大学刘清平也乱读乱批,借以嘲笑孟子污辱儒家,把现在“各级领导怎样成建制大规模地安排自己的子女就业、提拔自己的亲属升官”现象归因为儒家,就很不应该了。(详见其大作《烟草局长们的“国学”情结:亲之欲其贵,爱之欲其富》)毕竟是教授,主要研究领域又是中西文化比较与当代道德哲学政治哲学呀。

   《孟子》里这段话比较容易引起误会,还算是值得一说的。刘清平的其它反儒文章的错误则是更加常识性的,完全没有反批价值。

   例如:“只有小人们才会谈论什么道德底线,高尚的儒家大人从来不睬这一套。君不见,孔圣人不是曾曰过:“言必信,行必果,硁硁然小人哉”(《论语•子路》)?孟贤人不是也曰过:“大人者,言不必信,行不必果”(《孟子•离娄下》)?你看,咱儒家的高尚道德是小人屁民们永远都高攀不上的。”(《给喜欢骂人的儒家君子们拜个晚年》)

   又如:“谦虚使人进步,骄傲使人落后,伟大领袖毛主席早就这样教导过我们。您看他老人家就像圣人一样总是那么谦虚、从不骄傲,所以也像圣人一样总是那么进步、从不落后。”(刘清平《还想“为天地立心”么?》)

   又如:“对于现实生活中某些屡见不鲜的腐败现象的滋生蔓延,儒家的血亲情理精神也应该说是难辞其咎,无法推卸它所应当承担的那一部分责任”。(《美德还是腐败?——析〈孟子〉中有关舜的两个案例》)

   又如:“从孔丘先生捣鼓《春秋》开始,咱儒家的一贯历史使命,不就是拼劲全力帮助“充分考虑民众情感”的政府“拿下”那些不忠不孝的“乱臣贼子”么?”(刘清平跟帖)

   诸如此类自以为是地信口雌黄毫无儒学常识的观点和高论,谁会浪费口舌笔墨去批驳?那不是太抬举他了吗?这类轻嘴薄舌颠三倒四有意栽赃无限上纲的“批评”,于孔孟何伤,于儒家何伤?伤的是自己的良知,害是自己的形象,当然,还有复旦大学的形象。教授犹如此,学生更不堪,校园何以堪,复旦要“复旦”,难啊。

   面对过于幼稚的质难,智者一般都不愿回应,非不能也,是不屑也。然而这种不屑,却往往被某些轻薄子视为不能,哂不休。儒者越不屑理睬,这种人越自以为高超英勇所向无敌,越是嘲孔骂儒得意洋洋,就像刘清平。诚明斥得好:“扯淡!如此轻薄为文,无知且无耻。”

   刘清平在轻薄孔孟、轻薄儒家的同时,更轻薄了自己,轻薄了复旦,轻薄了教授这个头衔。这样的人居然是复旦教授,是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专职研究人员与道德哲学政治哲学之专家,教授二字还有何含金量可言?当然,教授群体性的无知无耻轻薄为文,乃是当今中国学界的常态,学绝道丧不是刘清平个人的责任,只不过,刘教授以他大无畏的“幽默”、“献身”精神,为学绝道丧给出了最生动形象的解释。2011-3-3东海儒者余樟法儒学联合论坛学术厅:http://www.yuandao.com/index.asp?boardid=2东海儒者余樟法的新浪草堂:http://blog.sina.com.cn/donhai5

(2011/03/03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