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东海微言集(四)]
东海一枭(余樟法)
·今日微言(泣血呼吁和警告中青网)
·新中体西用论
·今日微言(世无圣王,美猴称王)
·今日微言(人民安全和习王大敌)
·今日微言(补充李总理和怎样对姐夫)
·习近平的儒家修养
·今日微言(70年,两头真,启蒙派)
·论语点睛:朝闻夕死真无憾
·今日微言(茅于轼,张五常,朱镕基)
·向习近平致个敬,微言一束字字真
·今日微言(勿问批评动机,且看马家吃人)
·今日微言(辟鲁,剿匪,看台湾)
·给马英九和国民党提点建议
·今日微言(习学,独尊,台湾)
·今日微言(保守派,思考题,历史眼)
·(辟马,大反思,对朝三策)
·《中国公民科学素质基准》指谬
·今日微言(言论,读书,死刑,贵人)
·《论语点睛》:恶衣恶食又何妨
·是是非非习近平
·今日微言(爱狗,辟毛,神啊神,老骗子)
·今日微言(击蒙,辟马,看世界)
·今日微言(三权论,性善论,中国路)
·马恩,给罪恶披上华丽的外衣
·zt关于设立儒家文化特区的设想
·今日微言(习学,大人,所有制)
·今日微言(请遵习讲话,放我三大侠)
·今日微言(哪些人最恨习近平)
·今日微言(辟马辟毛辟鲁谢习)
·今日微言(释疑,辟毛,击蒙,预测)
·刘再复《教育论语》点评
·《幽梦影》批申
·宗教问题之我见(集一)
·今日微言(五四,习学,莆田帮)
·(启蒙派最蒙昧,中宣部要悔改)
·今日微言(习近平的无奈,共青团的愚恶)
·如是安顿毛氏,如是产生总统
·今日微言(人性,习学,辟毛,护身)
·今日微言(好糊涂潘基文,请割除共青团)
·今日微言(请教习近平,追责xxx)
·腐败的官场,腐烂的心灵,腐朽的政权---中国现状探因及结局预测
·庆王无大略,君子能见几
·微言(揪霍金的错,提警方的醒)
·辟毛言论小集(2012、2014旧作重发)
·今日微言(钱穆,雷洋,霍金,周笔畅)
·今日微言(复仇,细行,娼妓,善良)
·今日微言(习学,清儒,民粹,雷洋)
·关于读经之我见(微言集)
·今日微言(为法轮功说句话,向共青团进一言)
·今日微言(李克强,劣根性,反汉族)
·今日微言(黄庭坚,汉武帝,王莽,雷锋)
·(人民行不行,且看习近平)
·今日微言(批人民日报,论党性人性)
·今日微言(把我的权利还给我)
·今日微言(不左不右之路,人性党性之战)
·元朝微言二集
·今日微言(恶社会,灾难源,历史眼,去马化)
·蔡英文就职演说之我见
·美国宗教自由岂无保障?
·微言(期待新文革,质疑刘延东)
·小批罗素
·警惕儒家马克思主义化
·今日微言(击蒙,辟毛,解经,革命)
·小驳贺卫方
·今日微言(习学,辟马,击蒙,改良)
·欢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
·何谓文化自信?(微集)
·微言(改良,大势,龙母,中纪委)
·今日微言(计生,标准,三代表)
·今日微言(伪装者,蔡英文,他妈的)
·庄子批判(微集)
·今日微言(文化决定制度,天理不可战胜)
·今日微言(统一有条件,民国少正见)
·中国人何以普遍贫困?
·今日微言(习近平,好消息,历史眼)
·今日微言(定律,横死,谭嗣同,周小平)
·关于计生的思考之二
·两心同在道场中--读后感二则
·今日微言(宜破马学障碍,须为人民松绑)
·今日微言(宜破马学障碍,须为人民松绑)
·胡适的糊涂
·(众教授逢君之恶,邓小平不学无术)
·学易偶得:坤卦六四
·今日微言(反儒必无后福,积德自有天相)
·今日微言(贱类焉能居尊位)
·今日微言(致歉,驳李剑芒)
·今日微言(致歉,驳李剑芒)
·今日微言(习近平的错误,王毅的三无,胡鞍钢的吹)
·今日微言(习近平的错误,王毅的三无,胡鞍钢的吹)
·今日微言(计生,绝嗣,王莽,呼吁)
·关于彻底驱除马毛的呼吁
·今日微言(中共,中日,中西,儒马)
·《宇宙的智慧》东海荐语
·上习近平先生书
·(革命,计生,强大,态度)
·今日微言(辩场不是战场,学马异于学儒)
·今日微言(真谛,台湾,上书,击蒙)
·马族劣根性
·今日微言(同性恋,持枪权,悲教育)
·胡适反儒有主见
·学易偶得:伟大的乾元啊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东海微言集(四)

东海微言集(四)

   微言,指精深微妙、含义精微深远或委婉隐秘的言辞,也可以指细微、短小之言,现在还可以用来指微博之言。东海儒者余樟法

   【朋友是镜子】:一个人如果所交的好朋友都是恶人,其人的本质和形象肯定好不到那里去。一个国家也是这样。从齐奥塞斯库、布托、波尔布特、昂纳克、蒙博托、米洛舍维奇、马可斯、萨达姆、金正日等等众多所谓的“中国人民的老朋友”身上,可以管窥中国的国家本质和形象。2011-3-15

   【不得于言,勿求于心】:大智者其语必智,大善者其言必善。如果一个人言语、言论、理论上有问题,其人心灵上也必然有问题,所以儒家强调“察其言”的重要。仅仅有“言”是不够的,但如果“言”都不行,也就没必要继续“观其行”了。告子说:“不得于言,勿求于心”(见《孟子》)朱熹曰:“言有所不能知,正以心有所不明”,然哉然哉。2011-3-15

   【儒门铁律】:儒家强调维护正义保护无辜道援天下,不论什么理由和借口,都绝不允许杀害无辜。孟子曰:“行一不义、杀一无辜而得天下,不为也。”东海说:“行一不义、杀一无辜而救天下,也不可为。”这是道德底线、儒门铁律!2011-3-18

   【意必固我】:毋意,求仁孤行一意;毋必,取义不可不必;毋固,择善何妨固执;毋我,成就良知真我。2011-3-18

   【东海接着说】:古人云:“帝者以士为师,王者以士为友,霸者以士为臣,亡国者以士为奴。”东海接着说:有帝者出,必有圣人至;有王者出,必有贤人至;有霸者出,必有才人至;而亡国者面前,君子绝迹,至者反小人即奴才。2011-3-18

   【临危敢一死,心性不虚谈】:无事袖手谈心性,临危一死报君王。这是清代学者颜元在《存学编》里对宋明理学家的批评。宋明对军备重视程度不够或方式有问题,把主要责任推到理学身上是不公平的。宋朝对蒙元的抵抗强度和韧度举世无双,理学功不可没;王阳明作为心学大宗师(心学亦属于理学范畴),“武功”卓越。让学者重义轻生临危一死,足见理学很“厉害”、心性不虚谈也。2011-3-20

   【专制虽可恶,反儒更可怕】:东海对自由派逐步疏远,主要就是因为彼辈普遍反儒所致。反儒出于无知,可以理解,但是,当我几年如一日苦口婆心地把诸多道理讲清楚之后,还“死不改悔”强词夺理,那就需要警惕了。民主自由与儒家本来毫不矛盾,却被多数民主自由人士人为地“矛盾”起来了,这是自由派的悲哀,也堪称当代中国一大怪。专制虽可恶,反儒更可怕。专制弊在一时,反儒患在千秋。反专制理当支持,反儒家必须批判。2011-3-20

   【关于“红色儒家”】:船大调头难,从亚西方的马家到正东方的儒家,要调一百八十度的头,绝非一蹴可几。在调头的过程中,船头要经过不少非东方、非正确的方向,例如某些“坚持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和方法”的“红色儒家”,就是调头期间不可缺乏的。所以,对他们的工作和努力应该有所理解。但也希望他们认清自己的过渡性“地位”,不要阻挡大船的进一步调头,不要成为真正儒家的拦路虎。2011-3-20

   【自嘲】:毛党嘲笑孔子“四体不勤,五谷不分”,殊不知孔子“通五经贯六艺”,不仅好学,四体亦甚勤;孔子和儒家不务农,但也不至于象毛党那样“五谷不分”,在农业问题上屡犯常识性错误。毛党不仅“五谷不分”,而且是非黑白善恶正邪一概不分,而且颠倒到了骇人听闻的地步。2011-3-20

   【没人教的孩子】:儒家教育是“道教育”(道器并重而以道为主),教人成德成圣;西方教育是“器教育”(西方的哲学、道德也是器化的),教人成才成功。马家教育是反文化、反道德、反教化之道而行的“反教育”,让人物化恶化。不仅学校教育政治教育非正常,家庭教育也普遍有问题。由于政治、社会环境的恶劣,绝大多数父母望子成才,却不知也不敢教子作正人君子--大多数做父母的自己在道德上也是不明真相者,不知道做一个正人君子的重要和光荣。都是没人教的孩子啊。2011-3-20

   【忍辱负重】:某些体制内儒者为了弘扬儒家而被迫说些言不由衷的话,我不赞同这种“忍辱负重”的表现,但能理解。这个时代比孟子时代更加学绝道丧,只要大方向正确,某些方法言论不那么正确,不妨从宽。易言之,我不反对别人枉尺直寻。2011-3-20

   【道德不是空洞的】:在政治上,道德的伟大使命需要良制良法承担。在政治沦于深度罪恶、社会陷入极度黑暗的时候,甚至有必要借助武力和战争才能完成道德的使命。2011-3-20

   【关于利比亚】: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声明说,中国政府“一贯反对在国际事务中使用武力”。这是实话。中国政府一贯认为主权高于人权,对于各国统治者“在国内事务中使用武力”,它从来不反对。主权本来应该用来维护国民人权,却成了某些国家的“主子之权”甚至人权恶棍的保护伞。不过,这次没有否决掉军事打击利比亚的联合国议案,也算是中国当局对世界的和平进步事业做出贡献了。东海为此深感欣慰。有时候,不作恶,不反对别人对作恶者进行制裁,就是行善。2011-3-21

   【卡扎菲的自信】:cctv说卡扎菲打开武器库给民众发放武器抵抗侵略。如果属实,可见卡扎菲还相当自信,竟不担心民众调转枪口----要不那是一些的特殊民众?2011-3-21

   【立人极】:立人极,从内在和外在两个层面讲,各有其依据,都符合儒理。从个人修养、功夫层面讲,立人极,即致良知,为己立德,树立仁本价值,最低限度为君子,最高境界为圣人;从政治、社会层面讲,人极即民极(或皇极、王极)。立人极,即“致良制”,兴礼教,为民立极。确立仁义准则(极,相当于准则、原则、中心思想、意识形态等等),建设良制良法,都可以纳入“致良制”的范畴。致良知为内圣,“致良制”为外王,两者相辅相成,又以内圣为本。2011-3-21

   【关于民族主义】:有人以孔子高度赞美管仲为儒家是支持民族主义的根据,其错有三。首先,儒家爱民族但不是民族主义(民本位、民本主义与民族本位和民族主义性质不同),就像儒家亲亲但不是亲情至上、忠君爱国但不是“君国主义”一样。对于民族主义,儒家即使有所支持,也是有条件、很有限的。其次,管仲不是民族主义。他区分华夷的标准不是民族,而是文化和文明;第三、孔子对管仲既有高度肯定又有强烈批评。高度肯定的时候也是“文不与而实与”:撇开其“思想导向”,肯定其历史功绩。注意:管仲的“思想导向”是霸道,与王道有别,但也不乏相通乃至相同之处,对此我曾有旧作论述,兹不赘。2011-3-22

   【关于物本位】:东海曰,马克思主义是物本位。或反驳:“邓是物本位,而毛似乎还是讲精神的吧。”其实,马克思主义的核心思想是唯物主义,物本位(以物质为第一性)是所有唯物主义者的共同点,毛邓都一样。毛同样不识本性,不识人的生命本质和本质生命。他讲的精神,仍属于习性和现象。2011-3-23

   【摧邪立正】:一切偏激、错误和邪恶的知见,包括思想、学说、理论、“主义”、信仰等等,都可以称为邪知邪见。人世间绝大多数罪恶都是邪知邪见引起的。对它们进行破斥批判,就是从根本上消除罪恶,功德极大。以正才能摧邪,在儒佛道三家中,儒家知见最正,是摧邪的最佳依据,同时,摧邪为了立正,摧邪的目的,是为了让天下苍生建立正知正见,认识生命真相。另复须知,邪知邪见与习性相应,人的习性虽不如本性根本,却也是根深蒂固,要破除邪知邪见消除人类的罪恶,是一件极其艰难极其漫长永无止境的“工作”。2011-3-23

   【德智测量仪】:儒家就像一个测量仪,可以测量出个人和社会的德智水准。于个人,共鸣度高,说明其人智慧高;没有共鸣,说明其人缺乏智慧。于社会,拥儒者众,说明社会道德高;认同者寡,说明良知人士少。2010-9-25

   【全世界有德者联合起来】:毛氏说:“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其实无产者的联合很可能是利益的乌合、野蛮的“野合”。有思想、有文化特别是有道德者的联合,才是志同道合的联合。以财产为标准区分阶级,是一种肤浅而错误的方法。孔子曰:道二,仁与不仁而已矣。东海说:阶级二,有德与无德而已矣。2011-3-23

   【良知现象】:儒家圣贤和经典都是良知现象。良知现而为生命之象,即为圣贤,其中圣人最为纯粹,贤人略有瑕疵;良知现而为文字之象,即为经典,其中圣人所言为正经,贤人所言为副经。2011-3-25

   【最高标准】:各种善恶是非如何辨别判断,西方和中国、官方和民间的标准往往不一样,最终应该以儒家圣贤及经典为准。良知心超越一切世间善恶是非而又知善知恶知是知非,是评判一切的最高标准。圣贤之言、经典之言之所以最权威,局限性最小正确性最高,可以“标准”天下,是因为它们都是良知的文字显象,如佛教所说,字字句句从菩提心所流出。2011-3-25

   【性相有别而又不二】:性与相,即本质与现象、形而上与形而下。破相本来是为了显性,但破相过度,过于藐视形式,反而会对本性造成伤害,性相有别而又不二故。佛教的主要问题就出在这里,忽略了性相不二。另外,破执本来是为了解脱,但某些佛徒破掉了“择善固执”的“执”之后,沦为“恶取空”,很容易丧失对是非善恶的辨识能力或认真态度,丧失基本的品德操守。佛教说法,高远微妙,但随说随扫一味超越,一味破相破执,戒律繁多但可遮可开,也有流弊,容易给某些别有用心者提供自私自利乃至作恶犯罪的借口。2011-3-25

   【三种政治】:儒家德治,是大人政治,可以引导小人向大;自由主义法治,是小人政治,可以防止小人变恶。“两家”都可以维护小人之权;马列主义反法治更反德治,把法律和道德都当做党治、专制的工具,是恶人政治,既侵犯小人权益,又导致小人恶化。2011-3-25

   【怪梦】:曾经做了个怪梦,梦中被重重围困,四周刀枪蠢蠢欲动。忽听“重霄九”传来一声大喝:你们不要动手,那是个书呆子!于是刀枪们都笑着“书呆子书呆子”慢慢退到地下去了,留下我孤零零地矗在冰天雪地上。哎!谁呆子谁智慧,让历史去判决吧。2011-3-25

   【好人也无道】:古人云:盗亦有道。盗贼是坏人之尤,但盗贼的坏仍然有底线,有原则。比如说话算数、义气为重,就是某些盗贼团伙的金科玉律。虽然小信小义,并不符合道德原则,也算是“次道德”吧。而现在,连好人也“无道”,不讲是非,不讲责任,不讲原则。例如,儒家队伍中就不乏一边尊孔一边“拍马”(马克思)、一边倡儒一边颂恶的乡愿。2011-3-25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