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方安澜
[主页]->[人生感怀]->[东方安澜]->[何处不回家]
东方安澜
·春味五帖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一·二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三·四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五·六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七·八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九·十
·说说央视女记被砍
·说说王荔蕻
·说说北岛
·夜读《传统中国的偏头痛》
·小林送我一箱酒
·天下多贼
·
·说说彭宇案
·小林的疑惑
·对微博实名的疑惑
·说说蔡英文
·银筷子涨价了
·才气和灵气——从《亚细亚的孤儿》谈起
·屁儿尖上郭美美
·借颗良心给百度
·说说方韩之战
·人民不答应(小说)
·县南街(散文)
·寻性记
·胡评委
·生命中最黑暗的一夜
·那些《奔向重庆的“学者”们》
·说说莫言获诺奖
·寻访林昭墓
·说说褚时健
·说 哭
·阅读《新阶级》,认识德热拉斯
·说说陈店
·说说新驾规
·2013年1月12日江苏常熟公民聚餐召集帖
·10月28日被苏州警方留驻的五个小时经历
·毁三观,你幸福吗?
·说说孟学农
·政府就是用来颠覆的,不是供奉的
·昂首走在邪路上
·《八月十五》,一个小片
·今天,我亲眼看见谢丹先生和国保在厮打
·江苏常熟民办学校的问题(代发,欢迎关注)联系电话13962318578
·说说林昭
·我看六四 ——从包遵信《六四的内情——未完成的涅槃》说开来
·我看微博
·祭奠林昭遇难四十五周年被维稳纪实
·我也是党员(小说)
·天下相率为伪——《公天下》批评
·清平乐•五章
·帽徽领章,还有外婆(小说)
·空夜(小说)
·高山仰止 许志永无罪
·我是怎样把《常熟看守所把公民培养成政治家——我所认识的顾义民》一文删除
·常熟公安把公民逼迫成为革命家
·恳请央视来寻找我家的顶梁柱
·头顶三尺之上确实有神明
·哦,那一个俊朗的小后生
·难年(中篇小说)
· 8月25日晚常熟公民被常熟虹桥派出所被陷害被嫖娼纪实
·从被嫖娼谈起——致爱我和我爱的人
·石板街踏歌(散文)
·论向忠发的嫖娼艺术
·公民被嫖娼以后,后续应该怎么应对,请各路法律界大侠援助。
·说说周带鱼
·腊八记(散文)
·1月24日南京参加婚宴被殴打纪实
·基督徒,还有,中国基督徒
·10月8日被喝茶记实
·10月8日被喝茶断想
·关于敦请常熟市公安局国内保卫大队向我道歉并赔偿误工损失的函
·落地生根
·要钱(小说)
·哈利路亚,炉山——炉山18天日记
·吃茶(小小说)
·遗嘱
·月饼
·腥 闻(小说)
·一个木匠的喜剧(散文)
·魔 道(小说)
·向海内外师友申请众筹书
·这一年(2015)
·一个冬天到另一个冬天(散文)
·冬日游铁佛寺记(散文)
·一斧一凿谈(一)(二)
·一斧一凿谈(三)(四)
·一斧一凿谈(五)(六)
·一斧一凿谈(七)(八)
·一斧一凿谈(九)(十)
·一斧一凿谈(十一)(十二)
·一斧一凿谈(十三)(十四)
·一斧一凿谈(十五)(十六)
·一斧一凿谈(十七)(十八)
·一斧一凿谈(十九)(二十)
·一斧一凿谈(二十一)(二十二)
·一斧一凿谈(二十三)(二十四)
·一斧一凿谈(二十五)(二十六)
·一斧一凿谈(二十七)(二十八)
·一斧一凿谈(二十九)(三十)
·早上更衣室对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何处不回家

                   何处不回家

      文/东方安澜

   新年里,要写篇回家的文章,其实我回家并不远,也就三四十公里,没有火车汽车的麻烦,实在不行,骑自行车悠悠然的,三个小时足够了。说实话,近年来我对家的概念并不强烈。周作人说,“处处是故乡”,大概意思这样,道出了漂泊的心境,和我心有戚戚,所以我记忆犹深。

   小时候我不属于野孩子那类,成绩虽然不好,但中规中矩,外面玩痴了,再怎么晚总要归到家里,不乱住别人家。后来学了生意,出门干活,同行的小师兄做到哪儿住到哪儿,我还很好奇,肚里纳闷,难道他娘老子不管他?曾经有一晚赌了钱,住在别人家,父亲担忧了一晚上,第二天一早天没亮就出来询问,知道了我的下落才安心。

   直到那时,我对家一直有强烈的归属感。三十岁以前,工作一直在近处,所以每一晚都归家。这么多年来,在城里工作,房子当然是买不起的,一个人租住着,看书,上网,写文章,渐渐远离了家的感觉。一个人把日子过得很茫然,潜意识里在逃避家的责任。时间越久,家在我心里逐渐麻木和迟钝了,以至于有几年,过年也没回家。年不年,家不家,似乎不上心,跟平时没什么两样,身心漂泊久了,在人生的壮年心反而变野了。不喜欢过年过节,喜欢在平常日子,偶尔挑个晴朗空闲时间,乘城乡公交回家一趟,看看家里,看看外婆,在街上和久未谋面的朋友吃个饭,也就马上出来。家在心目中,演化成了一个符号。

   后来有所觉悟,自己年节不回,不好。想想很大原因是混的不咋的,见了人怕攀比,这怕那也怕,怕处越多脚越软,就越想逃避。随着时间的流逝年龄的增长,人慢慢变得冷漠和平静。曾经我的心,仍然走在那条狭窄的路上,没有信仰和责任感的心,浑浑噩噩,象一具掏空了的僵尸。

   是什么东西使一些日子比另一些日子显的更压抑,我猜想,大致是不如意才如此。实在汗颜,愧对家庭,家在心中的光芒有逐渐暗淡的危险,虽然自己警惕着感情的变化,时时回去看看父亲母亲,外公外婆,因为尚能感知的那一缕亲情的维系着家的温暖。

   生活是那样的不确定,动荡和不安使人削弱着对家的理解。但我知道,对亲情的感知还没有走到尽头。匆匆日子里,家象那夏夜一瞬的昙花,葳蕤盛放,为生活注入精神的硬度。从那思想深处的家,隐隐约约能看到生活的光芒。处于人生边缘,人的软弱无法克服,但时常告诫自己,要自己不堕落,在顺从命运中调节自己。失掉的东西或者不可能得到的东西,就放弃它丢开它,努力抓住现在拥有的,集中精力活好眼前的时刻。把每一天当成生命的最后一天。对生活不再怀疑,慢慢找回了开朗乐观和自信,所以,家的感念日益凸显。

   在现有生命的维度上,转变成生活链接上的重要一环。是生命的具象构成。家的具象在心目中忽隐忽浓,帮助着我从幼稚到成熟到找寻自己的完整性,给予自己内在精神的安慰。回家的纠结,也是男人通向完整性方向的重要一步。所以,这个年,鼓足了劲,一定要回家。

   回到家,还没落脚,父亲望见了,脸上立刻就象院子里的腊梅花,朵朵盛开。

                               2011/2/20

(2011/03/02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