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维健文集
[主页]->[大家]->[陈维健文集]->[格旦江措“三、一四”拉萨事件的幸存者]
陈维健文集
2010年文章
·新年寒冷中的希望
·中共内斗进入信息化时代
·天安门广场弱势者的绝命地
·中美网络风云起苍黃
·“毛主席意外归来”
·2010年哭泣的访民春晚
·让人民有尊严地生活
·逼上梁山的“网络革命宣言”
·达赖喇嘛终止转世与西藏的民主转型
·“港大”仁爱文化的绝代风貌
·温家宝来日无多的民主秀
·“三八妇女节”有感李省长辱骂女记者
·从“感谢国家”看党国的厚黑文化
·虎落盛世被党欺
·“谷歌”出走是党违法还是"谷歌"违法
·年年“百年不遇”/
·印度之子和马列子孙
·亡党不亡国 让人民选择执政党
·玉树震灾能否给解决西藏问题带来机缘
·玉树震灾让人们看到了真实的喇嘛
·上海世博二十一世纪的“阿房宫”
·孩子“盛世”社会的牺牲品
·胡锦涛对金家王朝的苦心孤诣
·谁是校园血案的真正元凶?/
·富士康血汗工厂的“十连跳”
·六四”的枪声让所有的罪恶变得无法无天
·“六四”雕塑测试香港“一国两制”
·面对工潮中共何去何从
·中共拳头打到了新西兰 /陈维健
·习近平访纽动粗 总理屈膝 民众愤怒 华人遭殃
·两岸签署ECFA经济协定台湾落入统战陷井
·智悲双运一肩负荷天下众生--达赖喇嘛七十五岁生日敬献
·是谁让海外华人与当地社会对立
·网络世界一颗滚热的流沙
·中共语言文化的杀手
·南京大屠杀与南京大爆炸
·新西兰议员受中共支助到西藏旅游回国政坛肇事身败名裂
·龙应台、刘亚洲,书生、将军齐唤大国文明
·美韩海上军演中共高调反击意欲何为
·温家宝说民主是中共抢夺“民主”的话语权
·“中国人是猪”引发的一场“爱国”活报剧
·新西兰一位华人老太太地震前的如是说
·中国民主运动的实质是还政于民与还产于民
·2010年“九一八”与1931年“九一八”
·“安元鼎”式的民办“执法”逃脱不了政府的罪责
·日本反华中国装聋作哑熊猫死亡赔偿成要闻
·历史又回到我们中间—写于刘晓波获奖的历史一刻/陈维健
·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的意义
·死水扬不起涟漪 五中全会了无新意
·藏语是藏民族的生命
·上海一座为受难者奏乐的城市
·见证西藏流亡社区的民主选举:已经非常成熟
· 西藏政治犯团体“九十三”推荐刘晓波获诺奖
·维基泄密陆克文的讲话看西方政府对中国的人前背后
·维基泄密(二)胡锦涛的内政外交的专项独裁
·诺奖颁奖前中共的丑行和闹剧
·中国腐败文化让一位新西兰华裔部长黯然下台
·也许,没有也许的西藏
·菩提伽耶的佛缘
·说不完道不尽的瓦拉纳西
·2011年文章
·无权力者的权力”纪念零八宪章二周年暨新年献礼
·诗人力虹村长钱云会彪炳青史的英雄豪杰
·钱云会家乡话说辛亥革命同盟会四义士
·突尼斯“茉莉花革命”启示录
·专制政权与美结盟逃脱不了被推翻的命运----评埃及革命
·人民力量大如天----欢庆埃及人民赶走独裁者
·人民力量大如天----欢庆埃及人民赶走独裁者
·收买军队不如“收买民众”
·日本大地震引发中国人的人心大地震
·法国出兵利比亚向专制独裁军队开火出师有名
· Arcadia孔雀与人相居的城市
·日本核泄漏敲响了人类文明的警钟
·达赖喇嘛还政于民弘不世之功开万世之太平
·格旦江措“三、一四”拉萨事件的幸存者
·艺术家艾未未被抓中共维稳再造毛时代的红色恐怖
·“特立独行”是专制社会知识份子难能的珍贵品质
·中国民主党人朱虞夫当代的普罗米修
·Meroy玛希美国一个流动摊贩平淡崇高的心境
·赵岩、刘路为自己维权也为联合国维权
·是谁为宾-拉登建造了藏身堡垒?
·小贩生存权神圣不可侵犯 夏俊峰正当自卫城管天杀
·中共造三峡大坝罪在当代祸在千秋
·中共利益集团迫使蒙古民族意识的苏醒与反抗
·假若没有“六四”枪杀大家的日子可以过得轻轻松松
·中越是否还有一战?
·“在民主的时代我们一起光荣退休”
·中共捉放艾未未成就了中国的良心品牌
·中共捉放艾未未成就了中国的良心品牌
·中共九十周年“红歌”唱进中南海
·我们与达赖喇嘛同在
·中国式的人肉炸弹
·从邓文迪“武打”看中国女人
·车毁人亡的“和谐号”列车
· 城管打死残疾老人“和谐”社会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追尾”中共利益集团与社会舆论成水火之势
·把专制独裁者关进笼子里
·三万二千亿美元外汇储备被政府“和谐”
·七月的人民说“傻逼”信了!
·为西藏自由而燃烧的绛红色名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格旦江措“三、一四”拉萨事件的幸存者


   格旦江措“三、一四”拉萨事件的幸存者

   
   今年3 月14日,是拉萨事件三周年,在过去的三年,西藏依然处在白色恐怖之中,但西藏民众的抗暴斗争一直没有停止过。3月16日一名来自格尔登寺,年仅21岁的喇嘛盘措,抗议三年前的镇压,高呼“西藏自由”的口号,点火自焚。但更为悲壮的是这位喇嘛并没有在自焚中死亡,而是在警察灭火后,被殴打而死。盘措被打死后,被僧众抬回格尔登寺,他遍体麟伤的身体躺在佛菩萨前,他用年轻的生命祭献给了西藏的自由事业,他的死激发成千的僧人与民众走上街头抗议示威,他们的勇敢为西藏自由运动又写下悲壮的一页。
   

   盘措的牺牲让我想起了去年在印度达兰萨拉所采访的一位僧人,他是拉卜楞寺的格旦江措,是零八年那次震惊中外的3、14拉萨事件的主角。面对达兰萨拉落日的余辉,我们坐在旅馆的房间内,他给我讲起了他的故事。由于格旦江措不太会汉语,那天的采访由“西藏政治犯团体“九十三”组织的副会长洛克强给我们翻译。格旦江措穿着茄克衫,已留了长发,但从他的坐姿来看,依然可以感到是一个修练有素的僧人,他的故事在娓娓道来之中,有着一种常人所没有的淡定,他的脸上有着高原民族特有的红朵,他的眼睛面视着我,双手插在口袋里,没有一般人讲话时的姿体语言。面对着他,我的坐恣也变得恭敬了起来。
   
   格旦江措生长在甘南的一个牧民家里,父母亲以外还有二个兄弟姐妹。他12岁就出家到拉卜楞寺,他的一个舅舅是拉卜楞寺的僧人,在西藏的风俗习惯中,出家人往往是跟随着自己的亲戚出家。12岁的这个年令,要进寺庙出家是非常不容易的,中共入藏后,以尊重个的的选择为名,禁止18岁以下的孩子出家,所以他到了拉卜楞寺后还不能穿起袈裟成为正式的僧人,但这并不妨碍他持戒修佛。格旦江措出家是文革刚刚过去的1982年,当时的西藏大小寺院满目疮痍,拉卜楞寺这座西藏三大寺院之一,曾经有着6大学院,48座佛殿,6万多册经卷,500多座僧院,多达4000余名僧众,有着三百年历史的名寺几近废墟,唯有敬奉弥勒佛的大殿保存了下来,这是一个奇迹。我问他面对这样目不忍睹的一片废墟,你当时最大的感受是什么?他说我那时还小,对废墟一样的寺院没有太大的感受,但我清楚地记得,当时我们寺院经堂大院有一个大坑,这个大坑发出一阵阵,令人窒息的恶臭,僧人每进过那里都要双手合十唸唸有词,急速而去。后来我知道那一个坑,在文革期间造反派为了侮辱寺院,佛法,把这里当了屠宰场,血水渗透了这个院子。从此每当经过那里我就心怀恐惧,绕道而过。
   
   格旦江措说我进寺院的时候,寺院内还留有政府与警察机构,寺院也是由汉人管理,所以那时我们都心惊胆战,看到他们避之唯恐不及。到了80年代后期胡耀邦执政,中央对藏政策发生了变化,不但政府、警察机构撤出了寺院,寺院的管理也回到了僧人手里,寺院的修建工作也加强了,被毁坏的经堂佛像都重新修复。那个时候可以说是寺院生活最宽松的时候,我们的心情也比较舒畅。我在18岁那年正式成为了僧人,穿上了我久久想往的绛红色的僧袍。在我穿上的僧袍的时候,其实已经差不多把基本的宗教课目都学习完了。因为我长得眉清目秀,寺院就让我到寺院的“戏剧团”去学习表演艺术。寺院的“戏剧团”所演出的都是宗教内容的剧目,在学习表演的过程中,我对藏传佛教的戏剧理论表演艺术都有了很好的体会。在“戏剧团”三年后,我又专门学习“法号”,就是你们看到在做法会时,头戴新月形帽子的僧人,吹着的长长的法号,这种法号是我们格鲁派黄教所特有的。吹这一种法号没有经过长时间的训练是很难吹得出声音来的。我插话:听说吹这种法号有人不但吹破了嘴,连牙齿都有被吹落的。他笑了一笑并没有作荅。又把故事讲下去。学会了吹号我又去了寺院的“印刷厂”当工人,在那里也呆了三年,出来后我已成为一个熟练的技术工人。然后我又进入寺院的“辩经团”。辩经团在寺院中有着较高的地位,各方面的待遇非常地优惠。进过这些学习,训练,修持我才成为一个真正的合格僧人,也被寺院委以重任,先是在寺院的“展览馆”当管理员,又在寺院当了保安的负责人。
   
   在稍作停顿后我问这些年来,你对中共在宗教事务上的干涉有怎样的体会,或者有那些事情影响着你,成为零八事件的主角。这时我感觉到他的脸上有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变化,神情似乎显得凝重起来。他说政府对我们寺院的管理是相当的细微的,比如说我的上师要给我讲经,这本来应该是天经地义的事,但是却要得到上面的批准才能进行,为了能够听上师讲经,我们就不得不屈从于,或者说不得不讨好他们。在寺院内我们每天要进行“爱国主义”教育,学习的内容是中国编写被歪曲了的西藏历史,与中共对西藏文化的图解,还有那些不厌其烦的中共领导人的讲话,更上我们不能忍受的是,爱国主义教育中辱骂尊者达赖喇嘛。我说作为一个僧人来说这的确是要了你们命的教育。你们在受了这样的”爱国主义“教育后,会不会在私下发发牢骚。他说这只存在于非常小的范围内,不是非常信任的朋友是不敢说的,因为在寺院内有很多中共的线人,当然很多当线人的僧人也是被迫的。我们私下的议论,一当被他们知道轻则被赶出寺院,重则投入牢房,所以我们非常地谨慎。我对他回答问题的条理之清晰,轻重缓急之得当实在感到佩服。在短暂的停顿后,他对我说了一件事:那一年中共扶植的假班禅来我们寺院,政府命令我们对假班禅顶礼膜拜,念佛听经,谁如果抗拒就被关进黑屋子,进行严重处罚。你们要知道让我们僧人对一个假的班禅进行顶礼膜拜,是对我们莫大的侮辱,是不可忍受之耻,当时有许多僧人为此被关进了黑屋受到严重处罚。我很想问一问他当时作了这样的选择,但话到了嘴边咽下去了,我不忍心触动他内心的痛苦,无论他当时作了这样的选择,对他都是一种不堪回首的痛苦。
   
   2008年3 月14日这一天,无论对西藏的历史还是对格旦江措的一生来说都是重要的一天。格旦江措还没有等到我的提问,就开始直入了采访的主题。
   
   3月15是西藏抗暴运动纪念日,在这个纪念日来到之前,我与寺院的一些僧人就酝酿着做一些什么,我们觉得不能对中共的压迫,不表示一点愤怒与抗议。我们决定在14日那天到街上游行去,打出雪山狮子旗。我们非常清楚,我们的行动将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但是僧人都表示,为了表达我们自由的愿望不惜一切代价,甚至牺牲生命。我们大家都作好了最坏的打算。于是14日那天我们就上街了,呼着口号,打着雪山狮子旗,那天我们走在街上,感到好骄傲,那么多的同胞对我们迎来了敬佩的眼光,我们感到终于为我们的民族呐喊出多年被压抑的心声。那一天游行没有受到军警的镇压,我们知道他们在等待着上级的指令。当我们回到寺院后,寺院立即被军警包围了。接着的事我想大家都知道,各地的藏民都起来了,他们声援我们,抗议军警包围寺院不让我们出来,时态也一直在扩大,我们在寺院等到第十天,寺院的负责人对我们说,事情是你们引起的,只有你们自己负责,我们也没有能力帮助你们,你们好自为之吧。我们知道寺院为此担当了很大的压力,我们也不能因此给寺院带来麻烦,于是我们商量决定逃到山上去躲避。我们准备了一些逃亡的用品,在人静夜深之时分批地悄悄地溜出了寺院。我和另一位僧人一组跑到多岗华尔山(音)的一个牧民家里躲了二个月。一天凌晨我们还没有起床,主人家神色荒张地把我们叫醒说,“军警已经把你们包围了,你们赶快跑”。我们赶紧起床走出屋子,主人已将他的二匹马牵来交到我们手中,我们来不及道一声感谢,就骑马向更高的山峰奔去。这时候我们已听得到军警们报话机的对讲声,子弹也在我们身边嗖嗖地响着,但是我们很不幸跑进了牧人防野兽所设的铁丝网,马无法穿越过去,我们只能下马,卸下笼头,放马南山,只身跑出铁丝围栏。在冲出铁丝网后,我与朋友赤登江措在奔跑中失散了,后来得知他四天后落入重围被抓,被中国政府以颠覆罪判处无期徒刑,我每想到此,既为自己感到幸运,也为他感到难过。
   
   我冲出重围后就往雪峰上跑,在奔跑中碰到了和我一样为了逃避追捕的藏人,我们先后相遇一共有6个人,我们一直跑到了无人区才歇了下来,我们知道自己安全了。汉人军警不可能跑到这样的高山来,他们的身体无法适应这样的海拔高度,这样的高度就是我们也都得了高山反映。在荒凉的无人区,我们整整呆了一年,在这一年里大家都病到了,气如游丝。我们不知道能不能够活着出去,我们常常做着噩梦,我们被抓,被军警毒打,我们被判了刑,关进了牢房。
   
   虽然他的故事象一部好莱坞的惊险片,听得我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口,但我还是经不住提出了我的疑问,在这样寸草不长的无人区你们6 个人是这样活下来的。此时,他的眼眶有些湿润了,我的问题触动了他的感情。他说:是我们的同胞让我们活下来的。我们藏人有一种独有的原始求救信号。我们到了无人区后,就发出了信号,牧民们看到我们送发的信号后,为我们送来了生活用品和食物,使我们生存了下来。他们这样做是背负极大的生命危险,一当被军警发现他们也要受到惩罚。我很想问一问这个救人性命的信号是什么,但是我把话打住了,我知道他如果可以告诉我的话,一定会告诉我的。这个信号还不到公开的时候,还会有更多的藏人在逃避军警的追捕,躲避藏身时需要这样的信号。他说在牧民家被围,信息如何被泄,回想起来就是用了手机,信息被中共截获所至。他说在现代社会也许越是原始的通信方式,会越是安全。通过逃亡之路,让我深深感受到在生死之中,同胞的深情厚谊,这种感情,才真正是血浓于水的感情。
   
   在无人区呆了一年后,我们知道这样长期呆下去,不但给为我们送食品的同胞带来极大的风险,总有一天也会被发现,长期下去帮助我们的牧民负担也太重,而这样长期的风餐露宿的生活,我们的身体精神也无法坚持下去了。我们商量的结果,只有一条路,到印度去。于是我们开始实施逃亡印度的计划。逃亡印度这又是另一个故事,这样的故事我相信你们已听过很多了,在达兰萨拉的街头随便拦住一个藏人,他们都会给你们讲述一个九死一生,躲过中共军警的子弹,翻过千年的冰山雪域,爬过死亡的滚石地带来到达兰萨拉的故事,每一个故事虽然有不同的版本,但是所叙述的内容却是相同的。我能活着到了达兰萨拉,我自己也感到惊奇,我有三个没有想到,一、没有想到逃到山上躲避计划能够成功。二、没有想到逃亡印度达兰萨拉的计划也同样成功了。三、没有想到我能面对面地与达赖喇嘛站在一起,作为一个僧人,一生最大的心愿就是见到达赖喇嘛,而我不但见到了,而且如此地与他贴近,当他抚摸我的时候,我的泪水止不住地流了下来。我想只有佛菩萨的保护才能让我实现计划,实现心愿。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