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茉莉花只是花]
槟郎文集
·韩国的民主之路
·散落在民间里的精神兄弟于仲达
·我接受法国费加罗报关于中日关系采访记略
·状元御史,忠义之士——先祖李黼公事迹
·朋友景祥和我们的工友服务中心
·我被台湾连宋统战过去了
·我的奥运梦(外一首)
·悼念汶川地震遇难者
·狱中看奥运会
·鲁迅与王国维比较论
·故乡的白毛仙姑(诗歌)
·妈妈的针线筐(诗歌)
·侄女的城管男友(诗歌)
·为笔会而作
·一扇门的好奇
·老猫钓鱼
·怀念荷尔德林
·我与笔会
·怀念诗人穆旦
·法师的彩巾
·争当那个头
·走入狱警的日子
·大力寺的尼姑
·峡江情歌
·2009年的遗嘱
·唐福珍的向日葵
·这个冬天太寒冷
·一道光与一个人
·一道光与一个人
·一道光与一个人
·一道光与一个人
·一道光与一个人
·中国男人
·儿子十岁了
·我的瓦罕走廊
·献给中国工人
·过了罗湖海关
·儿时的溜冰
·情系美济礁
·故乡的玩龙灯
·狱中过元旦
·美丽的月食
·美丽的月食
·诗文总集编后感
·这个寒假别太累
·这个寒假别太累
·巢湖城的陷没
·巢湖城的陷没
·大力寺的和尚
·古巢美女
·我的兄弟姐妹
·故乡的半汤镇
·新年快乐
·冬去春来的雪
·我的楼兰美女
·宿迁狱中女刀客
·长安街散步
·与情人等地震
·我爱过的圣女
·参观韩国世博园
·修脚刀与录音笔
·银波新剧小引
·杨银波新剧小引
·玉树扎西德勒(诗歌)
·疯人院的中国美女
·疯人院的中国美女
·韩国的蔷薇花
·喜儿爱春哥
·校园帅哥的爱情
·富豪相亲会上的花魁
·纪念青年节
·狱中冤民老赵头
·白毛女的儿子
·我的公主小妹
·怀念阿娇之死
·地震时代的爱情
·卡廷森林的鸟
·卡廷森林的鸟
·心祭中山陵
·我没去美利坚
·党校美女
·清明节追思
·鲁迅看自焚
·烈火中永生
·台湾上访友
·教授的女儿
·纪念黄遵宪
·纪念龚自珍
·纪念郑板桥
·母亲河口的哀悼
·槟郎地狱行
·疯人院的中国美女
·韩国的蔷薇花
·地铁通到小区
·山乡的女孩
·地铁的感兴
·那年巢湖抗洪
·六十岁后出家
·夏俊峰罪不至死
·我的学生是城管
·我的学生被劳教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茉莉花只是花

   茉莉花只是花
    槟郎
   
    茉莉花是一种洁白美丽的花,谁不喜爱?单就中国来讲,以对它的赞美为内容的歌曲就广泛为社会各阶层所传唱。我客居的江苏省最著名的民歌《好一朵茉莉花》正是以它为题的。就是这样的一种花,中华大地,突然之间,它的名称成了敏感词,过滤词,禁忌词,也可以说是古未有之的怪现象吧。
    当然,稍有点社会信息接受能力的人都知道,因为远在天边的非洲小国突尼斯发生了一场所谓的“革命”。失业贫困的大学毕业生布阿齐兹以作为小摊贩谋生,却被天下无敌的城管毒打,愤而以自焚表达决死的抗议。在中国因为自身权利被侵害而自焚的人屡有发生,也没发生什么,但突尼斯不同了,民众走向街头广场表达他们对官府的抗议,总统本阿里以武力镇压,竟导致自己的下台和政府的重组。

    因为突尼斯的国花是茉莉花,国际社会就广泛将它传播为“茉莉花革命”,因为它的发生反映了一国政府因为执政思想和能力不能满足民众日益增长的社会公平的需求,情形相关的其它国家竟也受到了影响,在埃及导致了穆巴拉克政府的垮台,在利比亚导致国家的分裂和内战。
    现在这种花“革命”似乎好像吹到古老的华夏之邦了。据说至今不知道谁人在网络发起,号召民众到所在的城市的某个或某几个确定地点聚合,表达对政府的批评性诉求。而当下的中国政府也闻风而动,提前抓捕了一些不知道是否卷入此事的人,封锁那些聚合地点,将我不知道只是去参与还是只是好奇地旁观的人抓了一些。到今天,这件事好像还没有完,网上匿名的号召还在继续,政府的压制也在继续。
    正如中国与北非分属两个大陆一样,茉莉花革命吹到遥远的东方来,环境地域有差异,很难会出现相近的情形。古老帝国的专制传统,近代以来暴力革命的改朝换代方式,使中国下层社会对本国政府的统治感到难以忍受时,首先选择的是背井离乡,出外流亡,而不是主动来给政府施加压力,促其改变。
   在中国,从来是官不与民在平等协商中共谋的,统治者为有效治理或可尊重民意,但民众是绝不能和官府平等地坐在谈判桌上的。虽然古代是君权神授作为统治者的合法依据,现代以人民主权为政府合法性的源泉,两者的话语大为不同,但在从不举行全体国民投票的国度,“神”和“民”的含义都是能做相似的模糊解释的,同样的政府在古代认为自己的统治就代表神意,在现代就代表民意。
    北非的茉莉花革命所以能产生那么大的社会反响,正因为那些国家有官与民谋的传统,既允许社会存在对政府的一定的民间政治压力,也能在这种压力下政府尊重民意,与社会压力互动,使政府和民间的关系在重新调整中得到和谐。反之在中国,对政府的任何压力一旦被视为敌对,就被视为零容忍,务必全力压制摧毁。现在,茉莉花革命已经被政府如此对待。何况极少数人从北非引进这种革命,能激起多少国民的共鸣和相应很难说,现实的几次聚合的号召被相应而参与的人极少,甚至没有阻止它的政府警察多。
    现在的中国执政集团是通过暴力革命走上政治舞台的,从几千年的古老民族政治传统的土壤中长出,又充分吸收了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乳汁,也为我所用地化用了人类至今的经济政治和科技的现代化的一些成果,可以说是非常强力的政权。被它零容忍的任何社会行为都很难存在下去的。就这茉莉花革命来讲,匿名的发起号召的网帖一出现,就在政府控制的范围里被删除得干干净净,迅速有被政府视为特别的分子被捕,转发帖子的网友被捕,聚合地点被密布的警力所控制,稍有被视为与茉莉花革命有关的散步者即被捕。这样的情形使革命发起者的希望难以实现,也在敌意的社会环境下造成许多人的苦难。
    网传有不少已经被捕的人的姓名,我对他们,有的陌生,有的曾闻其名,其中也有两个人有过一定程度的交往。四川的冉云飞,据说是以颠覆政府罪被捕受起诉,是我见过的,我与他曾在一个城市的一家宾馆里同住一间两人铺的宿舍,朝夕相处,对床夜谈,留下了美好的回忆。另一位广东的野渡,据说已经被软禁在外监视居住,我们没见过面,却通过信,今年春节还拜年问好。我对所有被捕的网友深表关切,希望他们都能被尽早释放。也希望政府确认这场网络传播的革命只是和平地表达对政府的批评性所求,即使比过去激进了一步,由网上走上了街头,也是在中国走向更加自由民主的未来的过程中作官民互动的现代化的新尝试,改变旧的习惯思维,以科学的发展观,以创新性的眼光视之。
    作为一个小知识分子,舞文弄墨,只是在书斋里阅读思考,位卑未敢忘忧国,我便也整理自己的杂乱的思绪,表达一点看法吧,就是认为意义不大。当然,古老中国的现代转型并没有结束,中国的现代化和民主化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这其中甚至会出现坎坷和曲折,需要全社会共同做不断创新的努力,需要执政集团对民间批评性政治力量更多地接纳和顺导。突尼斯和埃及的经验和教训应该吸取,而利比亚出现的国家分裂和内战更是警示。
    茉莉花只是一种洁白美丽的花,谁不爱它?这场从北非吹到华夏的茉莉花革命之风,为它披上了太沉重而充满暴戾气,现在发起者可以休矣,被视为相关而被捕的人可以应该放回家了。到了让茉莉花只是花,它的美好的名称不再成为敏感词,过滤词,禁忌词的时候了,随我们尽情地欣赏咏唱《好一朵茉莉花》吧。
    2011-3-15
(2011/03/26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