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茉莉花只是花]
槟郎文集
·诗坛门外汉槟郎老师
·读槟郎诗歌《秦淮女郎》
·此槟郎,非彼槟榔
·漫谈槟郎先生
·重游栖霞寺
·槟郎的亲情诗
·住步桃花扇亭
·诗歌疗伤的槟郎
·献给诗人槟郎
·浅谈槟郎先生
·阳光下的裸戏
·选修课老师槟郎
·议槟郎,忆槟郎
·真情浇铸的诗人:刍议槟郎诗歌的思想意蕴
·你好!诗人槟郎
·我会记得槟郎老师
·2012年底感怀
·赏析三首诗感悟槟郎
·故乡的雪
·一三新年致槟郎
·避言套十四行
·特别的你槟郎
·私下称他槟郎哥
·有一位老师叫槟郎
·文学写作老师槟郎
·感谢有你槟郎
·槟郎是个大小孩
·可爱的狂人槟郎
·给清溪小姑
·青溪梦忆
·杨佳小妹歌
·怀念诗人李煜
·槟郎:寻找森林里的羊
·黄叶飘落槟郎诗集
·方山洞玄观遗址怀古
·记槟郎:方山火山石
·其貌不扬的槟郎老师
·我的“槟郎”老师
·黑夜的乌鸦
·记敬爱的槟郎老师
·我心中的槟郎老师
·南京的朱湘
·寻找杨佳小妹
·南京神策门抒情
·熊氏牌锄头赞
·扫叶楼怀念龚贤
·郭仙墩之梦
·大学城的樱花
·哀悼同胞张如琼
·故乡的油菜花
·莫愁湖东堤
·春游琵琶湖
·方山千秋岭上
·千秋岭论道
·记传奇的老师槟郎
·利涉桥怀念吴敬梓
·方山记事
·木末亭怀古
·校园内外的槟郎
·槟郎与方山
·小忆槟郎老师
·朝拜祖堂山
·课堂上的打油诗
·祖堂山怀念法融
·方山道姑
·槟郎文学,诗情歌爱
·槟郎诗歌选析
·那些年,我认识一位老师叫做槟郎
·献花岩之恋
·最柔软面的槟郎诗歌
·南铁的槟郎
·播种诗歌的槟郎
·隐龙湖的怀念
·祖堂山的槟郎
·一朵奇葩的槟郎
·遭遇辟支
·朱元璋和他的哥们
·在南都怀念髡残
·我眼中的诗人槟郎
·槟郎笔下的琵琶湖
·说说咱们的槟郎
·槟郎《方山记事》读后感
·浅析槟郎《献花岩之恋》
·槟郎其人
·小身材的大力量
·那段难忘的记忆
·咏方山八卦泉
·青岛海滨冲浪
·插花女的传说
·插花女的传说
·乡村医院
·青龙山中的三湖走廊
·巢湖西坝口
·我在黄龙埝
·登青龙山瞭望台
·拜谒李白墓
·谁杀死了夏俊峰
·遇到槟郎哥
·诗歌那扇门内——槟郎
·青龙山的野柿子
·记槟郎:借您一世苍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茉莉花只是花

   茉莉花只是花
    槟郎
   
    茉莉花是一种洁白美丽的花,谁不喜爱?单就中国来讲,以对它的赞美为内容的歌曲就广泛为社会各阶层所传唱。我客居的江苏省最著名的民歌《好一朵茉莉花》正是以它为题的。就是这样的一种花,中华大地,突然之间,它的名称成了敏感词,过滤词,禁忌词,也可以说是古未有之的怪现象吧。
    当然,稍有点社会信息接受能力的人都知道,因为远在天边的非洲小国突尼斯发生了一场所谓的“革命”。失业贫困的大学毕业生布阿齐兹以作为小摊贩谋生,却被天下无敌的城管毒打,愤而以自焚表达决死的抗议。在中国因为自身权利被侵害而自焚的人屡有发生,也没发生什么,但突尼斯不同了,民众走向街头广场表达他们对官府的抗议,总统本阿里以武力镇压,竟导致自己的下台和政府的重组。

    因为突尼斯的国花是茉莉花,国际社会就广泛将它传播为“茉莉花革命”,因为它的发生反映了一国政府因为执政思想和能力不能满足民众日益增长的社会公平的需求,情形相关的其它国家竟也受到了影响,在埃及导致了穆巴拉克政府的垮台,在利比亚导致国家的分裂和内战。
    现在这种花“革命”似乎好像吹到古老的华夏之邦了。据说至今不知道谁人在网络发起,号召民众到所在的城市的某个或某几个确定地点聚合,表达对政府的批评性诉求。而当下的中国政府也闻风而动,提前抓捕了一些不知道是否卷入此事的人,封锁那些聚合地点,将我不知道只是去参与还是只是好奇地旁观的人抓了一些。到今天,这件事好像还没有完,网上匿名的号召还在继续,政府的压制也在继续。
    正如中国与北非分属两个大陆一样,茉莉花革命吹到遥远的东方来,环境地域有差异,很难会出现相近的情形。古老帝国的专制传统,近代以来暴力革命的改朝换代方式,使中国下层社会对本国政府的统治感到难以忍受时,首先选择的是背井离乡,出外流亡,而不是主动来给政府施加压力,促其改变。
   在中国,从来是官不与民在平等协商中共谋的,统治者为有效治理或可尊重民意,但民众是绝不能和官府平等地坐在谈判桌上的。虽然古代是君权神授作为统治者的合法依据,现代以人民主权为政府合法性的源泉,两者的话语大为不同,但在从不举行全体国民投票的国度,“神”和“民”的含义都是能做相似的模糊解释的,同样的政府在古代认为自己的统治就代表神意,在现代就代表民意。
    北非的茉莉花革命所以能产生那么大的社会反响,正因为那些国家有官与民谋的传统,既允许社会存在对政府的一定的民间政治压力,也能在这种压力下政府尊重民意,与社会压力互动,使政府和民间的关系在重新调整中得到和谐。反之在中国,对政府的任何压力一旦被视为敌对,就被视为零容忍,务必全力压制摧毁。现在,茉莉花革命已经被政府如此对待。何况极少数人从北非引进这种革命,能激起多少国民的共鸣和相应很难说,现实的几次聚合的号召被相应而参与的人极少,甚至没有阻止它的政府警察多。
    现在的中国执政集团是通过暴力革命走上政治舞台的,从几千年的古老民族政治传统的土壤中长出,又充分吸收了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乳汁,也为我所用地化用了人类至今的经济政治和科技的现代化的一些成果,可以说是非常强力的政权。被它零容忍的任何社会行为都很难存在下去的。就这茉莉花革命来讲,匿名的发起号召的网帖一出现,就在政府控制的范围里被删除得干干净净,迅速有被政府视为特别的分子被捕,转发帖子的网友被捕,聚合地点被密布的警力所控制,稍有被视为与茉莉花革命有关的散步者即被捕。这样的情形使革命发起者的希望难以实现,也在敌意的社会环境下造成许多人的苦难。
    网传有不少已经被捕的人的姓名,我对他们,有的陌生,有的曾闻其名,其中也有两个人有过一定程度的交往。四川的冉云飞,据说是以颠覆政府罪被捕受起诉,是我见过的,我与他曾在一个城市的一家宾馆里同住一间两人铺的宿舍,朝夕相处,对床夜谈,留下了美好的回忆。另一位广东的野渡,据说已经被软禁在外监视居住,我们没见过面,却通过信,今年春节还拜年问好。我对所有被捕的网友深表关切,希望他们都能被尽早释放。也希望政府确认这场网络传播的革命只是和平地表达对政府的批评性所求,即使比过去激进了一步,由网上走上了街头,也是在中国走向更加自由民主的未来的过程中作官民互动的现代化的新尝试,改变旧的习惯思维,以科学的发展观,以创新性的眼光视之。
    作为一个小知识分子,舞文弄墨,只是在书斋里阅读思考,位卑未敢忘忧国,我便也整理自己的杂乱的思绪,表达一点看法吧,就是认为意义不大。当然,古老中国的现代转型并没有结束,中国的现代化和民主化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这其中甚至会出现坎坷和曲折,需要全社会共同做不断创新的努力,需要执政集团对民间批评性政治力量更多地接纳和顺导。突尼斯和埃及的经验和教训应该吸取,而利比亚出现的国家分裂和内战更是警示。
    茉莉花只是一种洁白美丽的花,谁不爱它?这场从北非吹到华夏的茉莉花革命之风,为它披上了太沉重而充满暴戾气,现在发起者可以休矣,被视为相关而被捕的人可以应该放回家了。到了让茉莉花只是花,它的美好的名称不再成为敏感词,过滤词,禁忌词的时候了,随我们尽情地欣赏咏唱《好一朵茉莉花》吧。
    2011-3-15
(2011/03/26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