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班加西的女学生]
槟郎文集
·2014年底小结
·赏析槟郎诗歌《打秧草的小姑娘》
·槟郎诗歌年集2014
·蜡梅花开
·雨花台的梅花
·声援果敢华人
·夜间行路
·梅花树下的小姑娘
·南墙梅花
·槟郎相关资料集2014
·大桥公园纪实
·那年元宵节夜
·回忆李槟老师
·古怪的导师槟郎
·两度为导师的槟郎
·游览明孝陵
·哀悼大水桑村民
·漫游梅花山
·槟郎诗歌例析
·槟郎五首诗赏析
·从巢湖走来的诗人
·重游中山植物园
·银屏牡丹的思念
·又到织女流泪时
·游玩总统府
·战斗在果敢的兄弟
·都市中的旅客槟郎
·槟郎果敢诗篇三章
·槟郎果敢诗篇三章
·相忆有槟郎
·旅游诗人槟郎
·徜徉槟郎的诗海
·那个课堂有槟郎
·从蔷薇花到樱花
·愿将情思留世间
·风里的先生槟郎
·槟郎:诗化心灵
·往事浅浅随风:槟郎诗歌《那年元宵节夜》赏析
·布衣诗人槟郎
·槟郎诗歌年集2015(最后的年集)
·会写诗的巨蟹座槟郎兄
·笔墨流光的诗人槟郎
·槟郎:一个无法量产的诗人
·明月照果敢
·未庄的吴妈
·五马渡的哀悼
·走近老师诗人槟郎
·斥杨厚兰大使
·洒脱的旅游诗人槟郎
·一笔一划勾勒我爱你
·我崇拜的旅游诗人槟郎
·坎坷中沉浮的槟郎
·一个特别的诗人槟郎
·诗魂所在,源于人心
·跟着槟郎看南京
·身体与灵魂总有一个在路上
·我眼中的《献花岩之恋》
·巢湖赛龙舟
·小妹采莲
·儿童文学课老师槟郎
·江南荷韵
·面对荷花
·守圩的夜晚
·无聊的蚂蚁
·阅江楼上的闲人
·鹅掌楸之歌
·儿孙的国度
·游玩朝天宫
·爬满葎草的小屋
·敬悼大头兵宫龙杰
·留连紫霞湖
·想到儿时游戏
·七夕的祝福
·巢湖骗朱德
·忆游青龙尖
·咏巢湖岠嶂山
·方山西栎坪
·怀念徐福
·重游合肥城
·雾里明堂山
·雾之歌
·参观湖熟菊花园
·新加坡握手
·故乡的姥山岛
·我眼中的槟郎兄
·反思暴恐
·只因你是卡菲尔
·粽子般的燕子矶
·讲坛上的诗人槟郎
·留别老师诗人
·槟郎的元旦祝愿
·槟郎的方山迷路
·槟郎的元宵节夜
·此生导师有槟郎
·槟郎的打秧草
·你不知道的槟郎
·生命的智者槟郎
·槟郎的诗意栖居
·槟郎这么近那么远
·一个特别特别的诗人
·三尺讲台上的诗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班加西的女学生

   
   
   
   班加西的女学生
     槟郎

     
     阿拉伯长袍裹着的少女
     洁白得如银河里的仙子
     绚丽的花头巾贴着的面庞
     好似春日里绽放的艳阳
     顶着水罐在战火硝烟里穿梭
     可曾想到第二故乡的槟郎
     
     利比亚的东部都市班加西
     地中海边的璀璨的明珠
     那是你在南京留学时的思念
     那是我因你情怀而热烈的神往
     如今战火在那片圣地上肆虐
     你痛苦地把头巾一角咬在嘴里
     
     我的学成回国的美女学生
     寄给你:安色俩目尔来库姆
     老师在远方愿安拉赐给你平安
     也能猜测你苦痛复杂的心思
     异国的炸弹雨点般在故土开花
     分明是卡扎菲在歇斯底里地诱引
     
     美丽多情的班加西少女啊
     你的泪水曾经流在南京的江边
     那时你在芦苇丛中对我倾诉
     阿妈被官二代的汽车肆意碾死
     上访阿爸关进的黎波里的疯人院
     缓流的扬子江水也愤怒地呜咽
     
     北方天空飞来密集的蜂群
     炸弹如冰雹一般砸出阵阵烈焰
     你的阿哥欣喜地对着天空狂笑
     你跪着紧紧地抱住他的双腿
     怕再失去复活的最后一个亲人
     他却决绝地参加了班加西的民军
     
     我看到苦难女学生的祈祷
     阿哥大学毕业后只能做小摊贩
     无法执法的城管却抢去全部货物
     他身浇汽油去衙门前决死自焚
     是真主的奇迹使你夺走他的火种
     你向领袖的巨幅画像投去憎恨
     
     顶着水罐在战火硝烟里穿梭
     突然背着枪的阿哥拽着了你
     水缓缓倒进一个外国伤员的嘴里
     他不正是轰炸国土的西方人吗
     阿哥却说这是来救利比亚的义军
     你急忙扯下头巾颤抖着手包扎
     
     阿拉伯长袍裹着的美丽少女
     留给我美好记忆的非洲留学生
     而今你在班加西的兵燹中穿梭
     可曾想到在第二故乡南京的挂念
     寄给你:安色俩目尔来库姆
     槟郎致以安拉赐给你平安的祝愿
     2011-03-26
(2011/03/25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