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怀念我那巢湖故乡]
槟郎文集
·爱情隧道传奇
·再游将军山
·南京校园的诗人槟郎
·多情的萨福
·槟郎爱情诗管窥
·槟郎不是传说
·放浪山水的槟郎
·槟郎的咏花诗歌
·永远的诗人槟郎
·初冬的解溪河
·化灰撒江的诗人槟郎
·跟槟郎学旅游文学
·平安夜想念耶稣
·独一无二的诗人槟郎
·2014年底小结
·赏析槟郎诗歌《打秧草的小姑娘》
·槟郎诗歌年集2014
·蜡梅花开
·雨花台的梅花
·声援果敢华人
·夜间行路
·梅花树下的小姑娘
·南墙梅花
·槟郎相关资料集2014
·大桥公园纪实
·那年元宵节夜
·回忆李槟老师
·古怪的导师槟郎
·两度为导师的槟郎
·游览明孝陵
·哀悼大水桑村民
·漫游梅花山
·槟郎诗歌例析
·槟郎五首诗赏析
·从巢湖走来的诗人
·重游中山植物园
·银屏牡丹的思念
·又到织女流泪时
·游玩总统府
·战斗在果敢的兄弟
·都市中的旅客槟郎
·槟郎果敢诗篇三章
·槟郎果敢诗篇三章
·相忆有槟郎
·旅游诗人槟郎
·徜徉槟郎的诗海
·那个课堂有槟郎
·从蔷薇花到樱花
·愿将情思留世间
·风里的先生槟郎
·槟郎:诗化心灵
·往事浅浅随风:槟郎诗歌《那年元宵节夜》赏析
·布衣诗人槟郎
·槟郎诗歌年集2015(最后的年集)
·会写诗的巨蟹座槟郎兄
·笔墨流光的诗人槟郎
·槟郎:一个无法量产的诗人
·明月照果敢
·未庄的吴妈
·五马渡的哀悼
·走近老师诗人槟郎
·斥杨厚兰大使
·洒脱的旅游诗人槟郎
·一笔一划勾勒我爱你
·我崇拜的旅游诗人槟郎
·坎坷中沉浮的槟郎
·一个特别的诗人槟郎
·诗魂所在,源于人心
·跟着槟郎看南京
·身体与灵魂总有一个在路上
·我眼中的《献花岩之恋》
·巢湖赛龙舟
·小妹采莲
·儿童文学课老师槟郎
·江南荷韵
·面对荷花
·守圩的夜晚
·无聊的蚂蚁
·阅江楼上的闲人
·鹅掌楸之歌
·儿孙的国度
·游玩朝天宫
·爬满葎草的小屋
·敬悼大头兵宫龙杰
·留连紫霞湖
·想到儿时游戏
·七夕的祝福
·巢湖骗朱德
·忆游青龙尖
·咏巢湖岠嶂山
·方山西栎坪
·怀念徐福
·重游合肥城
·雾里明堂山
·雾之歌
·参观湖熟菊花园
·新加坡握手
·故乡的姥山岛
·我眼中的槟郎兄
·反思暴恐
·只因你是卡菲尔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怀念我那巢湖故乡

   怀念我那巢湖故乡
     槟郎
     
     我的故乡是巢湖,那是欧亚大陆东部的水乡与丘陵交错的地区,位于中国安徽省的中部,江淮之间的南部。这里土地肥沃,民风淳朴。我在1968年初夏出生在这片土地上的一个小山村,到1995年我去外省读研究生,算是正式离开了故乡。从此只有偶尔的回乡探亲,实际上,自从父母过世,我便很少回去了。最近几年在异乡的艰难谋生,我没有回去见它现在的面貌。
     故乡大地以一片大湖命名,巢城位于巢湖的东岸上,行政上是个地级市。从中小学的地理书上便学到,它是长江中下游五大淡水湖之一,水域广阔,物产丰富。关于巢湖得名的由来,有两种说法,一是形状像一个鸟巢,一是以古代巢父而得名。后一种说法更流行,巢湖市过去的城市建设便以一个古老的传说为基础的。大禹要禅让王位给许由,而作为高洁之士的许由以听到此话为耻,便跑到水潭洗耳朵,恰巧巢父牵牛过来饮水,知道了情况后,便对许由说:“你却将这潭水洗脏了,我的牛不能喝这样的水”,便牵牛走了,许由惊诧有人比他更高洁,便跟着巢父一道隐居了。我记忆中的巢湖城里,便有洗耳池、牵牛巷,卧牛山公园等地名。这是一块高洁之地啊。

     巢湖在远古的中国历史上是东夷之地,但已与中原有着往来。传说夏桀被商朝放逐的地点便是巢湖,至今仍有夏阁、放王岗等地名和传说。西楚霸王的谋士范增便是巢湖城东地区的,有亚父山。《康熙巢县志》载:三国时孙权赤乌二年,巢湖城曾陷落于湖,至今水中古城废墟虽有文物打捞出,基本上仍是个谜。也流行小白龙陷巢州的神话传说,老姥救受伤坠地的小龙而不得,阔人们将龙打伤了,白龙便以陷巢州来惩罚,却预先告知了老姥,老姥救了乡亲们,自己却落了后,死后化为巢湖中的最大的岛姥山。到了现代以来,巢湖出了三个国共方面的名人,即冯玉祥、张治中和李克农。其中以张治中将军对故乡的贡献最大,他主办的黄麓师范培养了许多家乡子弟人才。当代作家鲁彦周也是巢湖的。
     巢湖东面,有个美丽的温泉小镇叫半汤,以冷热泉水融汇的恒温在五十五度而得名。它坐落在试刀山与汤山之间的一小片平原上,在丘陵区和水圩区的缓冲地带。平原的西北角有紫薇山和试刀山交错成夹角,便是半汤乡力寺行政村,是我故乡的更具体位置。我出生在紫薇山东坡上的李姓小山村,母亲是当时公社下生产队的农民,父亲是大队医疗室的医生。我从小便从事放牛放鹅等农村辅助性劳动,虚岁八岁开始上大队的小学,1980年后在半汤镇上的巢湖师专附中读中学,一直是学余参加农业生产劳动。1986年我只是考进隔一道围墙的巢湖师专的中文系。上了两年大专后,我大学毕业分配到巢湖城里一家大企业的子弟中学教书,又被迫改行干过别的。受了很多磨难后,终于在七年后考到了外省南京的一所名牌大学读研究生,便在这里谋生,算是彻底离开了家乡。从此巢湖只是故乡了,在漂泊异乡的游子心头激荡浓浓的思乡情。
     我已经在许多诗文里写了故乡巢湖,我不想再重复哪些内容了。总之,过去的故乡记忆太丰富,而感受特别复杂,又在不断变化。我在思乡的情绪里捕捉文学的灵感,已经成为我写作生涯的重要部分。今天,我强迫自己再为故乡写点什么,却突然开头煞尾,什么也不想说了。大年三十上午写了一首诗后,我便要自己戒诗三年,只写散文随笔。连读了二十天的书,什么也没有写。因为明天开学上课才突然急了,我在开学的前一天必须写点什么,于是便有上面的文字。我不能再写下去了,我得备课了,那就作为残稿存在吧。实际上,我已有了过去的那些写故乡的诗文,我以后必定还会有许多写故乡的文字,我并不强迫自己,只是要自然地写出来。
     那古老的小山村在都市化的冲击下变化很大吧,那我曾经念过书的学校仍是读书声朗朗吧。我工作了七年的大企业仍是生气勃勃吧,巢湖的水滨仍是那么美吧。大力寺水库还是碧波荡漾吗,合巢芜高速路通过试刀山隧道经过它的身边,大力寺禅寺复建后,香火一直很兴隆吧。半汤镇而今成为温泉度假旅游胜地了,巢湖城该是扩大了,更繁华了,我故乡所有仍在的亲人、友人和熟人都好吧。故乡青山坡上的双头坟茔,那是父母安息的地方,也是我魂牵梦绕的圣地。我已经变老了。
     2011-2-20
(2011/03/01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