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怀念我那巢湖故乡]
槟郎文集
·寻找槟郎
·春到梅龙湖边
·孤独的重量:老师槟郎
·大力寺的钟声
·将军山池林栈道
·登南京弘觉寺塔
·再谈先祖与状元李黼公
·什邡震爆弹十四行
·大学城的夹竹桃
·少时放牛西山上
·公仆和主人
·试刀山隐士
·刘三姐的诗歌
·谈谈槟郎老师
·女神的小城
·我们的好先生槟郎
·塞壬的歌声
·情系钓鱼岛
·欢迎来南京
·有个禅师叫法融
·同根同祖的老爷们
·钓鱼岛之恋
·我的七夕节2012
·忆游褒禅山
·美国啊,美丽的国
·槟郎前生为僧
·在彭佳屿眺望钓鱼岛
·秋到江心洲
·槟郎诗歌《那年森林大学的初冬》赏析
·短谈槟郎老师
·献给诗人老师槟郎
·以终身布衣为傲的槟郎老师
·记我的老师——槟郞
·槟郎哥的课堂
·寻寻觅觅:写给孤独的诗人槟郎
·槟郎诗歌中的情爱
·雅俗之间的槟郎老师
·浅谈槟郎及槟郎的诗
·槟郎先生与南平大嫂
·赏析槟郎诗歌《问与答的彻底》
·初冬的方山
·读槟郎诗歌:女神的小城
·诗人槟郎老师的琐记
·读槟郎老师两首诗歌
·读槟郎老师两首诗歌
·冬天里的冤魂
·读槟郎诗歌《公仆与主人》
·记我们的槟郎老师
·写给槟郎老师家伙
·大汉朝的功夫熊猫
·久敬庄,中国的心脏
·诗坛门外汉槟郎老师
·读槟郎诗歌《秦淮女郎》
·此槟郎,非彼槟榔
·漫谈槟郎先生
·重游栖霞寺
·槟郎的亲情诗
·住步桃花扇亭
·诗歌疗伤的槟郎
·献给诗人槟郎
·浅谈槟郎先生
·阳光下的裸戏
·选修课老师槟郎
·议槟郎,忆槟郎
·真情浇铸的诗人:刍议槟郎诗歌的思想意蕴
·你好!诗人槟郎
·我会记得槟郎老师
·2012年底感怀
·赏析三首诗感悟槟郎
·故乡的雪
·一三新年致槟郎
·避言套十四行
·特别的你槟郎
·私下称他槟郎哥
·有一位老师叫槟郎
·文学写作老师槟郎
·感谢有你槟郎
·槟郎是个大小孩
·可爱的狂人槟郎
·给清溪小姑
·青溪梦忆
·杨佳小妹歌
·怀念诗人李煜
·槟郎:寻找森林里的羊
·黄叶飘落槟郎诗集
·方山洞玄观遗址怀古
·记槟郎:方山火山石
·其貌不扬的槟郎老师
·我的“槟郎”老师
·黑夜的乌鸦
·记敬爱的槟郎老师
·我心中的槟郎老师
·南京的朱湘
·寻找杨佳小妹
·南京神策门抒情
·熊氏牌锄头赞
·扫叶楼怀念龚贤
·郭仙墩之梦
·大学城的樱花
·哀悼同胞张如琼
·故乡的油菜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怀念我那巢湖故乡

   怀念我那巢湖故乡
     槟郎
     
     我的故乡是巢湖,那是欧亚大陆东部的水乡与丘陵交错的地区,位于中国安徽省的中部,江淮之间的南部。这里土地肥沃,民风淳朴。我在1968年初夏出生在这片土地上的一个小山村,到1995年我去外省读研究生,算是正式离开了故乡。从此只有偶尔的回乡探亲,实际上,自从父母过世,我便很少回去了。最近几年在异乡的艰难谋生,我没有回去见它现在的面貌。
     故乡大地以一片大湖命名,巢城位于巢湖的东岸上,行政上是个地级市。从中小学的地理书上便学到,它是长江中下游五大淡水湖之一,水域广阔,物产丰富。关于巢湖得名的由来,有两种说法,一是形状像一个鸟巢,一是以古代巢父而得名。后一种说法更流行,巢湖市过去的城市建设便以一个古老的传说为基础的。大禹要禅让王位给许由,而作为高洁之士的许由以听到此话为耻,便跑到水潭洗耳朵,恰巧巢父牵牛过来饮水,知道了情况后,便对许由说:“你却将这潭水洗脏了,我的牛不能喝这样的水”,便牵牛走了,许由惊诧有人比他更高洁,便跟着巢父一道隐居了。我记忆中的巢湖城里,便有洗耳池、牵牛巷,卧牛山公园等地名。这是一块高洁之地啊。

     巢湖在远古的中国历史上是东夷之地,但已与中原有着往来。传说夏桀被商朝放逐的地点便是巢湖,至今仍有夏阁、放王岗等地名和传说。西楚霸王的谋士范增便是巢湖城东地区的,有亚父山。《康熙巢县志》载:三国时孙权赤乌二年,巢湖城曾陷落于湖,至今水中古城废墟虽有文物打捞出,基本上仍是个谜。也流行小白龙陷巢州的神话传说,老姥救受伤坠地的小龙而不得,阔人们将龙打伤了,白龙便以陷巢州来惩罚,却预先告知了老姥,老姥救了乡亲们,自己却落了后,死后化为巢湖中的最大的岛姥山。到了现代以来,巢湖出了三个国共方面的名人,即冯玉祥、张治中和李克农。其中以张治中将军对故乡的贡献最大,他主办的黄麓师范培养了许多家乡子弟人才。当代作家鲁彦周也是巢湖的。
     巢湖东面,有个美丽的温泉小镇叫半汤,以冷热泉水融汇的恒温在五十五度而得名。它坐落在试刀山与汤山之间的一小片平原上,在丘陵区和水圩区的缓冲地带。平原的西北角有紫薇山和试刀山交错成夹角,便是半汤乡力寺行政村,是我故乡的更具体位置。我出生在紫薇山东坡上的李姓小山村,母亲是当时公社下生产队的农民,父亲是大队医疗室的医生。我从小便从事放牛放鹅等农村辅助性劳动,虚岁八岁开始上大队的小学,1980年后在半汤镇上的巢湖师专附中读中学,一直是学余参加农业生产劳动。1986年我只是考进隔一道围墙的巢湖师专的中文系。上了两年大专后,我大学毕业分配到巢湖城里一家大企业的子弟中学教书,又被迫改行干过别的。受了很多磨难后,终于在七年后考到了外省南京的一所名牌大学读研究生,便在这里谋生,算是彻底离开了家乡。从此巢湖只是故乡了,在漂泊异乡的游子心头激荡浓浓的思乡情。
     我已经在许多诗文里写了故乡巢湖,我不想再重复哪些内容了。总之,过去的故乡记忆太丰富,而感受特别复杂,又在不断变化。我在思乡的情绪里捕捉文学的灵感,已经成为我写作生涯的重要部分。今天,我强迫自己再为故乡写点什么,却突然开头煞尾,什么也不想说了。大年三十上午写了一首诗后,我便要自己戒诗三年,只写散文随笔。连读了二十天的书,什么也没有写。因为明天开学上课才突然急了,我在开学的前一天必须写点什么,于是便有上面的文字。我不能再写下去了,我得备课了,那就作为残稿存在吧。实际上,我已有了过去的那些写故乡的诗文,我以后必定还会有许多写故乡的文字,我并不强迫自己,只是要自然地写出来。
     那古老的小山村在都市化的冲击下变化很大吧,那我曾经念过书的学校仍是读书声朗朗吧。我工作了七年的大企业仍是生气勃勃吧,巢湖的水滨仍是那么美吧。大力寺水库还是碧波荡漾吗,合巢芜高速路通过试刀山隧道经过它的身边,大力寺禅寺复建后,香火一直很兴隆吧。半汤镇而今成为温泉度假旅游胜地了,巢湖城该是扩大了,更繁华了,我故乡所有仍在的亲人、友人和熟人都好吧。故乡青山坡上的双头坟茔,那是父母安息的地方,也是我魂牵梦绕的圣地。我已经变老了。
     2011-2-20
(2011/03/01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