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怀念我那巢湖故乡]
槟郎文集
·只因你是卡菲尔
·粽子般的燕子矶
·讲坛上的诗人槟郎
·留别老师诗人
·槟郎的元旦祝愿
·槟郎的方山迷路
·槟郎的元宵节夜
·此生导师有槟郎
·槟郎的打秧草
·你不知道的槟郎
·生命的智者槟郎
·槟郎的诗意栖居
·槟郎这么近那么远
·一个特别特别的诗人
·三尺讲台上的诗人
·不一样的诗人槟郎
·其怪其新的槟郎
·真正的当代诗人
·无头的佛像
·保卫东坡肉
·鬼针草的梦
·守望的诗人槟郎
·我眼中的孤傲诗人
·在这一回顾之间
·流浪诗人槟郎
·槟郎的旅游韵味
·我眼中的槟郎
·写真情的诗人槟郎
·那夜天使找我
·故乡的养猪
·金属伸缩棍的罪恶
·丁汉忠,你为什么不自焚?
·B-52带来好消息
·冬天的校园
·老天爷的采诗官槟郎
·谁杀死了耶稣
·2015年底小结
·槟郎诗歌年集2015
·打菹草的回忆
·大选次日祝福台湾
·香港怎么了?
·巢湖状元祠
·燕子归乡
·哀叹云玉宫
·再叹云玉宫
·亲亲的泽漆
·楼顶看雨景
·我校的隐逸诗人
·三尺讲台游金陵
·最好的时光在路上
·梦见双女坟
·一字街的淹没
·怀念诗人邢昉
·漫谈槟郎的诗歌
·他的诗意和远方
·独特的课堂诗人
·愧做他的学生
·期末致槟郎
·生活无处不诗歌
·哀悼环保烈士雷洋
·五月的梅花山
·投诉出租车司机
·槟郎是一首诗
·我心中的老师诗人
·追寻槟郎的足迹
·与槟郎的缘分
·对鲁迅的隔代响应
·槟郎与鲁迅
·人不平则鸣
·浅谈槟郎老师的诗文
·咀嚼诗人槟郎
·遇见吟游诗人
·槟心所至,桃李芬芳
·槟郎的诗乡
·这就是岠嶂山
·拜谒水西门天后宫
·我身边的诗人
·心的旅行
·方山纳凉夜
·遗弃道教的南京
·水禽湖的天鹅
·木槿花开的山村
·七一台海飞弹危机
·那次抗洪小记
·考察南京长江速记
·秦淮河防汛
·纯粹的诗人槟郎
·凤尾竹小径
·游千华古村
·游钟山竹海湖
·参观利济巷陈列馆
·明故宫漫步
·明故宫之梦
·炎夏的紫薇花
·初游茅山
·谈方山洞玄观的群聊碎语
·登珍珠泉长城
·茗香一笑是槟郎
·群聊碎语之二
·独坐无想峰
·秋游佛手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怀念我那巢湖故乡

   怀念我那巢湖故乡
     槟郎
     
     我的故乡是巢湖,那是欧亚大陆东部的水乡与丘陵交错的地区,位于中国安徽省的中部,江淮之间的南部。这里土地肥沃,民风淳朴。我在1968年初夏出生在这片土地上的一个小山村,到1995年我去外省读研究生,算是正式离开了故乡。从此只有偶尔的回乡探亲,实际上,自从父母过世,我便很少回去了。最近几年在异乡的艰难谋生,我没有回去见它现在的面貌。
     故乡大地以一片大湖命名,巢城位于巢湖的东岸上,行政上是个地级市。从中小学的地理书上便学到,它是长江中下游五大淡水湖之一,水域广阔,物产丰富。关于巢湖得名的由来,有两种说法,一是形状像一个鸟巢,一是以古代巢父而得名。后一种说法更流行,巢湖市过去的城市建设便以一个古老的传说为基础的。大禹要禅让王位给许由,而作为高洁之士的许由以听到此话为耻,便跑到水潭洗耳朵,恰巧巢父牵牛过来饮水,知道了情况后,便对许由说:“你却将这潭水洗脏了,我的牛不能喝这样的水”,便牵牛走了,许由惊诧有人比他更高洁,便跟着巢父一道隐居了。我记忆中的巢湖城里,便有洗耳池、牵牛巷,卧牛山公园等地名。这是一块高洁之地啊。

     巢湖在远古的中国历史上是东夷之地,但已与中原有着往来。传说夏桀被商朝放逐的地点便是巢湖,至今仍有夏阁、放王岗等地名和传说。西楚霸王的谋士范增便是巢湖城东地区的,有亚父山。《康熙巢县志》载:三国时孙权赤乌二年,巢湖城曾陷落于湖,至今水中古城废墟虽有文物打捞出,基本上仍是个谜。也流行小白龙陷巢州的神话传说,老姥救受伤坠地的小龙而不得,阔人们将龙打伤了,白龙便以陷巢州来惩罚,却预先告知了老姥,老姥救了乡亲们,自己却落了后,死后化为巢湖中的最大的岛姥山。到了现代以来,巢湖出了三个国共方面的名人,即冯玉祥、张治中和李克农。其中以张治中将军对故乡的贡献最大,他主办的黄麓师范培养了许多家乡子弟人才。当代作家鲁彦周也是巢湖的。
     巢湖东面,有个美丽的温泉小镇叫半汤,以冷热泉水融汇的恒温在五十五度而得名。它坐落在试刀山与汤山之间的一小片平原上,在丘陵区和水圩区的缓冲地带。平原的西北角有紫薇山和试刀山交错成夹角,便是半汤乡力寺行政村,是我故乡的更具体位置。我出生在紫薇山东坡上的李姓小山村,母亲是当时公社下生产队的农民,父亲是大队医疗室的医生。我从小便从事放牛放鹅等农村辅助性劳动,虚岁八岁开始上大队的小学,1980年后在半汤镇上的巢湖师专附中读中学,一直是学余参加农业生产劳动。1986年我只是考进隔一道围墙的巢湖师专的中文系。上了两年大专后,我大学毕业分配到巢湖城里一家大企业的子弟中学教书,又被迫改行干过别的。受了很多磨难后,终于在七年后考到了外省南京的一所名牌大学读研究生,便在这里谋生,算是彻底离开了家乡。从此巢湖只是故乡了,在漂泊异乡的游子心头激荡浓浓的思乡情。
     我已经在许多诗文里写了故乡巢湖,我不想再重复哪些内容了。总之,过去的故乡记忆太丰富,而感受特别复杂,又在不断变化。我在思乡的情绪里捕捉文学的灵感,已经成为我写作生涯的重要部分。今天,我强迫自己再为故乡写点什么,却突然开头煞尾,什么也不想说了。大年三十上午写了一首诗后,我便要自己戒诗三年,只写散文随笔。连读了二十天的书,什么也没有写。因为明天开学上课才突然急了,我在开学的前一天必须写点什么,于是便有上面的文字。我不能再写下去了,我得备课了,那就作为残稿存在吧。实际上,我已有了过去的那些写故乡的诗文,我以后必定还会有许多写故乡的文字,我并不强迫自己,只是要自然地写出来。
     那古老的小山村在都市化的冲击下变化很大吧,那我曾经念过书的学校仍是读书声朗朗吧。我工作了七年的大企业仍是生气勃勃吧,巢湖的水滨仍是那么美吧。大力寺水库还是碧波荡漾吗,合巢芜高速路通过试刀山隧道经过它的身边,大力寺禅寺复建后,香火一直很兴隆吧。半汤镇而今成为温泉度假旅游胜地了,巢湖城该是扩大了,更繁华了,我故乡所有仍在的亲人、友人和熟人都好吧。故乡青山坡上的双头坟茔,那是父母安息的地方,也是我魂牵梦绕的圣地。我已经变老了。
     2011-2-20
(2011/03/01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