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作舟博克
[主页]->[诗歌]->[作舟博克]->[政治强奸了艺术,朗朗只是生殖器]
作舟博克
·受伤的山蝴蝶
·::::::"哪儿疼?"
·【萝卜的故事】
·《俗话说》
·《海龟之歌》
·快门
·"天下乌鸦一般黑"
·【由“桂冠诗人”想到的】
·【从北京到布鲁塞尔】
·【妓女与嫖客】
·《枪》
·被时光愚弄
·【下岗工人】
·“同胞苍蝇”
·考考您的中文:)
·机器时代de离骚
·遗失的“短讯”
·送你一条大泥鳅
·占有
·最后一夜
·《一只可爱的老母鸡》
·【“废物”】
·【“废物”】 ◇ 第二幕 ◇
·"废物" ◇ 第三幕 ◇
·《今日立冬》
·漫画,胡锦涛,克林顿和口淫
·【不贞的有夫之妇】
·『书与爱情』
·【恐怖分子 --- 他在观察】
·【向一位老人致敬】
·【“外省人”:一个语义逻辑的错误】
·【与一位美国老太太的谈话】
·『三缺一』
·白灵:迟到的高潮
·【将“伟大”归还给齐达内】
·作舟诗赠中国河北省廊坊作协副主席赵丽华
·《洗脑与意淫》1.
·[洗脑与意淫] 2.
·洗脑与意淫[3]
·从鱼玄机到张艺谋:::::
·王小波:傻小子的勃起
·【中国诗歌两千年】
·【写给1989年出生的中国人】
·【红楼梦醒:“黛玉葬菊花”】
·【红楼梦醒:“黛玉葬菊花”】2.
·子系中山狼,得志便猖狂!
·【红楼梦醒:“黛玉葬菊花”】续
·黛玉:“我出家的确是为了‘逃避现实’!”
·“你又是谁的私生子!”
·“陈晓旭是你害死的!”::
·黛玉:'出了名,才知道什么是“后悔莫及”啊!'
·【“外省人”:一个语义逻辑的错误】
·“小子,你靠近一点儿!”
·孔子见了老子后::::::
·老子拍了拍孔子的肩膀说:
·『从‘庄子的抑郁症’到中国的‘杀人文化’』
·〖 咬住爱情不放的狗 〗
·诗谜---
·1
·『老子洗头,孔子偷窥...』
·《眼睛不是心灵的窗口》
·『草包、孔子与昏君』
·海外最爱国的中国人:
·中国大陆一个没有星星的夜晚
·【“孝子”与“丑女人”】
·※ 西方的持异见者 ※
·★ 今天是全世界人民的节日!
·《生命来自外星球?》
·『中国人仍生存在糨糊里』
·【太“芙蓉姐姐”了!】
·【疯狂的中国石头变成人】
·【疯狂的中国石头变成人】2.
·【疯狂的中国石头变成人】
·鸡:做爱吗?
·『两个鸡的对话』
·“小日本儿时,汉奸都跟大款似的!”
·【疯狂的中国石头变成人】续
·【疯狂的中国石头变成人】
·[续]疯狂的中国石头
·华南虎: 07年最有特色的中国童话
·★『1月3日美国最流行语汇』★ (图)
·※大奶和二奶的对话※
·【疯狂的中国石头变成人】续
·如果明天中国国家主席“白白”了......
·《记忆就是童年》
·:中国人的“语言思维”仍在浑沌之中
·::英语中的"老鼠"
·◆夫◆娼◆妇◆随◆
·◆温家宝◆ 请你注意了!!
·◆ 三月,到西藏来看血 ◆
·对于西藏,你可以闭嘴了!
·学汉语
·魏京生在狱中就西藏問題給鄧小平的一封信
·◆◆吸血『与』美丽◆◆
·〖佛陀不是神〗
·:: 達賴喇嘛的巨大財富 ::
·『三位华人后裔』
·★爱国的人是罪人吗?★
·美国将驱逐大批华人 (图)
·“我要是藏族,我他妈的也要藏独!”
·清明节---送“二奶”烧“小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政治强奸了艺术,朗朗只是生殖器

   引子:
   
   曹长青:《我的祖国》这首歌的曲调的确很优美,很具有中国传统味道,不像其它的宣传歌曲那样带着激昂的革命旋律;它悠悠的、柔柔的,歌颂家乡的河流浪花荡漾、遍地稻谷飘香,在这迷人的景色旁,还有美丽的姑娘在为你歌唱。那优美的旋律,动人的歌词,再加上中国当年最著名的御用歌唱家郭兰英那甜美的嗓音,让你感觉你真的生活在天堂,让你完全忘记中国那遍地尸骨、遍体鳞伤,那个人吃人、人斗人的、地狱般的战场。
   
   正因为这首歌曲有这样的特色,它受到很多人喜欢,成为共产党最成功的宣传歌曲之一。在这样的歌曲中,国家,也就越来越高大;民族,也就越来越超越一切。在这种国家和民族的集体主义的沉醉中,什么个人权利,个人自由,个人尊严,就都像蚂蚁一样可以被踩在脚下,随意践踏。事实上,任何人想要独裁专制,都要靠宣传这种“祖国、民族”的群体主义,没有这个基础,就没有独裁者的天下。

   
   
   云易:我不能完全同同意曹长青的观点。我个人就非常喜欢“我的祖国”这首歌,但我决不可能就因此而站在共产党的“祖国”一边。艺术的感染力,有时候可以帮助政治势力的得逞,但罪,仍不再艺术这边,而在政治这边,或者民众的愚昧一边,因为是共产党借助了民众的愚昧而成功地“强奸”了艺术,就像共产党利用民众的愚昧而“强奸”了鲁迅一样。艺术和鲁迅是“暴政”和“愚民”的牺牲品,施害者是权力和愚民(或者说是“暴民”)
   
   影云:记得前两年一个朗朗的专题片,有两个人给我印象很深,一个是朗朗的老师,这位率直的老头说朗朗需要学的东西太多了,不仅仅是琴艺,他离一个真正的艺术家还很远。另一位是朗朗的母亲,她看上去并不是子女成龙凤后的快乐,而是感叹狼父对朗朗的期望和所作的变态的努力里,她已经没有了女人的幸福感和她的婚姻危机。郎郎是他父亲手下的牺牲品,不会有什么独立人格!他的琴艺不过是这个物欲横流的世界里一颗世俗的心外面那层华丽的包装。
   
   法国广播电台:1月28日发表题为“郎朗:‘我不是政客’;但他是新当选的全国青联副主席”的文章。该文章引述自称为郎朗经纪人的朋友在网上透露的消息说,郎朗的经纪人曾建议郎朗在白宫国宴上演奏中国传统曲目,但郎朗坚持要演奏能使胡主席产生共鸣的曲子: “他觉得这曲子旋律优美,主题很爱国,胡主席也熟悉,容易引起共鸣。我当时提过建议,让他弹个传统的民族曲目《彩云追月》什么的,没有被接受。”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6f767970100p4k9.html这篇文章还引述一名网友的话说:其实郎朗知不知道“上甘岭”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并非像他所说的仅是个欣赏“旋律美”的纯音乐家,他实际上已经是个政治人物。
   
   
   政治强奸了艺术,朗朗只是生殖器
   
   
   朗朗拍马屁,没拍好。不是说他拍在了马腿上,而是,他的拍是虚伪的拍。而这虚伪的拍,也不是在背后私下拍的,而是拍给全世界人看的,尤其是拍个中国人看的。
   
   朗朗的行为已经被不买账的网民们看穿了。朗朗只不过是个政治游戏里的工具,如果说政治强奸了艺术,朗朗只是生殖器。朗朗的“经纪人”们和盲目捧他的人都是促使他以艺术家的身分玩儿政治游戏的原因。
   
   谈到“艺术”,尤其是音乐,人们似乎夸大了《我的祖国》的艺术价值。这个曲目在中国存在的原因我们也清楚,但它的“艺术价值”到底是什么?我们在什么样的场合会听到这首歌或曲子?它代表的又是一种什么音乐品味?
   
   我不否认任何音乐形式的存在。音乐和其它艺术形式的出现应该是自然的、发自内心的一种东西。在没有言论自由的社会里,音乐应该是一个能够让沉默的低层人民发出声音的工具、让人们,尤其是年轻一代感到生命存在的意义的音符!
   
   如果我们还按逻辑思维的话,朗朗这一代的中国人是不会从上世纪的政治宣传音乐里反复回收可以利用的素材去向老一辈的领导们献媚的。艺术家要有创新的,而不应该只想着拿钢琴比赛的大奖。
   
   
   除了《我的祖国》,我们还有《一块红布》
   
   
   提到崔健,我们就要重新审视“音乐”、“艺术”和艺术家等等的概念了。冯小刚在回忆录中记载了王朔在看崔健演唱《一块红布》时泪流满面的情形。“崔健的这首歌顶得上我们写的一本书!”王朔在谈崔健的时候这样写道:
   
   我在一盘录得很差的带子里听到了崔健的《一无所有》和其他几首听似吱吱唔唔实则是在吼叫的歌。怎么说呢,他打破了一种错觉,揭露了一些真相,最重要的是他让我听到了一个人的心灵。原来人是有心灵的。这个常识那之后我才知道。
   
   很长一段时间,只要我想、有需要让自己感到自己有心灵,就听崔健的歌。那段时间又很幸福,以为再也不会失去自己,健康的心灵被可靠地寄托在美丽的地方,如同把钱存在银行想花就去取。我宁愿崔健和他的音乐代表我存在,代表我斗争,代表我信仰,我把重大的责任都交给他了。
   
   我要指出,崔健的音乐有很大的麻醉作用,他会使我这样不肯承当的人觉得自己什么也没放弃,理想还在,勇气还在,希望还在,只要这种音乐还响着,我们这些人就不是毫无价值。 上个月,又重新听了很多遍《红旗下的蛋》,感动越强烈,内心越空荡,乃至每次都在歌声中睡过去,一个梦没有,像是在沉沦。
   
   他总是朴素的、乐观的,还有几分天真、几分与世隔绝,像是高山积雪刚融化,冰冷、清冽,水寒伤骨。写到这里时想,崔健是有勇气的,像坏脾气的孩子般执拗。他在该出现的时候来了,并一直坚持在那里。祝愿他无愧于自己。
   
   
   中国音乐的悲哀
   
   中国音乐的悲哀不是因为中国没有崔健这样的音乐人,而是中国主流文化导向致使真正的音乐人们很难舒展他们的创作空间和市场。1986年的春晚上,一个其貌不扬的中国人唱出了“一无所有”这样震撼、真实的歌,但后来他被禁了,因为老一辈革命家很“讨厌”这样的音乐。那年,朗朗四岁。
   
   但崔健的成长和影响恰恰是因为被“老一辈革命家讨厌”才在新一代的中国人心中产生了共鸣。崔健没有像千百个被主流文化和市场打垮的乐队一样消失在中国音乐的废墟里,他从那个变革的年代一路唱到今天。如果我们在讨论中国的音乐艺术时忽略了崔健,那么我们还谈什么?
   
   当我们在为一首与中国人生存现实毫无关系的政治歌曲辩护时,我们的“艺术思维”悲剧了;当我们习惯于在“优美的旋律”中意淫时,我们也变相接受了我们的悲哀。从崔健到朗朗,结论应该很明显了。是什么让我们的音乐品味继续庸俗?是谁让我们一再掩盖心底真实的声音?我们什么时候能真正揭开蒙住我们双眼的那块红布??
(2011/02/01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