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张成觉文集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张成觉文集]->[轉貼:李墨評論《由小說形象想到家國形象》]
张成觉文集
·五星红旗的背后——读万之《谁认同五星红旗?》有感
·华国锋亲自下令杀人?
·请公允评价华国锋——与陈奎德先生商榷
·请还华国锋一个公道——与吴康民先生商榷
·貌合神离话“左联”——读朱正《鲁迅传》有感
·“伟、光、正”的“内债”——由华国锋说起
·假作真时真亦假——卓娅故事的真相
·我们身边的英雄
·上上下下话高强
·持平中肯 发人深省-读《神舟vs.毒奶:中國起飛的天上和人間》
·“神七”升天能使川震难童瞑目吗?
·三聚氰胺与“开除球籍”
·中毒夭折的婴儿怎么补偿?
·时事三题
·温家宝的“遗产”
·改革开放首功应属谁
·什么藤结什么瓜——太空人三题
·凶手没有隐形
·刘云山,给我闭嘴!
·胡适、鲁迅异同论
·中国会跟美国“一拍两散”吗?
·望七抒怀
·答非所问与只听不说
·两害相权取其轻---与李大立先生商榷
·图未穷而匕已见——评沪公安称“只有一国,没有两制”
·美国人心思变,中国呢?——奥巴马当选的思考
·不把人当人的狗官
·莫把华府作燕京---《城头变幻大王旗》的背后
·“大王”并非在彼岸——再谈《城头变幻大王旗》
·57右派没有“明白人”?——与张耀杰先生商榷
·将军一去大树飘零——漫议学术大师与中国
·国家对你做了什么?——有感于《追寻流失的全民财富》
·法学权威的高论与杨佳案的现实
·杨佳案了犹未了
·特区高官如此不堪?
·经济学大师的悲哀
·特区政府亟需认真“查找不足”
·旷世昏君与一代英才——读《才子邓拓》有感
·高官问责岂容官官相护?
·“神七三雄”与农民工两亿
·从李鸿章想到“一二·九”
·关于改革开放的几点思考
·从牛兰案看苏联间谍在华活动
·多行不义必自毙 看你横行到几时
·陪都重庆理应宣扬
·文革是这样的吗?与XXX先生商榷
·国师的锦囊妙计
·“劳改”-中共暴政的标志,读《劳改手册2007-2008》有感
·历史岂容随意篡改?
·十一届三中全会前后怎么回事?——与陈破空先生商榷
·李鸿章的“四个第一”和“三个代表”
·“医者父母心”何在?
·“不折腾”徒托空言
·“垂垂老已”话荧屏(岁末三题)
·竭泽而渔 难乎为继
·毋忘半纪椎心痛 共效古稀快乐人——致上海交大“57受难者”
·交大弃儿在新疆
·“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优越性
·“建政”岂同“建国”?
·“人家反是有道理的”——中共老党员的“历史局限性”
·论史批毛宜言之有据
·“穷教育”与“苦孩子”
·1927年“大革命”失败之谜——中共早期党史一瞥
·华国锋像周厉王吗?——与朱家台先生商榷
·“为官四德”与“五讲四美”
· “好处说好”好得很!
·“开心活好每一天!” ---致四川地震受难儿童
·中国模式优于美国模式?
·“社会主义好,饿死人不少!”
·“信心之旅”的败笔
·是“不卑不亢”还是得意忘形?——评温家宝谈中法关系
·文革沉渣再泛起 老谱袭用非偶然——读高尔泰《三个文本共与析》
·天生丽质 在劫难逃——读《乔冠华与龚澎---我的父亲母亲》随感
·阅时文有感(三题)
·时事三题
·自有春蕾凌霜雪——评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对中国人权报告的审议
·歧路岂必通罗马?——与李大立先生商榷
·匪夷所思的“联美联共、扶助农工”
·变脸岂非“表错情”
·皇储习近平的旧曲与新声
·戈扬的理想和时代的悲剧--有感于《送戈扬》
·道德缺失始于何时--与嵇伟女士商榷
·鞭辟入里 发人深省--读《三十年后论长短》有感
·“笑脸最多的地方是中国”
·给地震灾民一个说法
·美国牌的期望值---希拉莉访华有感
·真假民主 一目了然
·“博导”华衮下的“小”——读萧默博客有感
·谈“六四”何必兜圈?
·五星紅旗“四小星”代表誰?
·“公妻共产” 从传言到现实
·震撼人心还是忽悠公众?——评温家宝几个“最精彩的回答”
·香江何幸有金、梁
·汶川何日现“黑墙”?
·“万马齐喑究可哀”
·从餐桌看中美两军软实力
·2020年非香港末日
·游美欧诗补遗
·2020年非香港末日
·让六四真相大白于天下
·谁“站在国际舞台最中央”?---有感于G20峰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轉貼:李墨評論《由小說形象想到家國形象》

近期張成覺先生連續在博訊發表幾篇讀書和讀時論的筆記,十分令讀者拭目。總結起來,給我的印象應可歸為:以共和國的階級論調,引申對李怡(香港政論家)和余華(大陸小說家) 的論析;因此,才有張再引論楊恆先生的《家國天下》,加強了共和國天下的方方面面的探討。以我多年接觸張成覺先生的著作品質,自然有個人看法(如他的傳記《六十年家國》的個人家族在「共和國」天下的經歷) 和對張的讀書論人論事的個人觀察點的深層意義,自然有我個人看法。但是,我不想再在張成覺先生的論說裡說三道四,因為天下讀者和我一樣有個性,不必說誇張或貶意,說了反而有畫蛇添足之嫌。
   我想就張論中特別強調的共和國階級性和文學性(楊恆均先生的《家國天下》和韓寒的天下現象,或張析論的李怡和余華小說的家國形象) ,我以為這裡也標明了共和國天下非常鮮明的文學範疇的階段,對作家創作內容和創作觀察點有鮮明的階段性影響,也就是所謂分水嶺流出各個階段的文學作家。讀張的論析,為甚麼引起我這個感想呢?想來還是給張的階級論和家國形象(他在回憶錄裡的形象和楊恆均的家國探討的形象反映) 感動,對於這個家國形象對作家創作的影響至廣至深,至今仍然是大陸作家在創作天地發生變革求存和掙紮求存的階段性發展 。楊恆均的《家國天下》和韓寒的《獨立國》,就是共和國天下誕生出來的文學人物,他倆的非常異象就是我等應該把握的輿題。姑勿說:『在當今中國的網絡作家中,誰的博文在知識界影響最大?』這個問題轉圈子,但六十餘年的黨國天下對文學創作的桎梏作用,然後才誕生楊恆均和韓寒,或魏京生和余傑和劉曉波,這些不同階段產生的文學天才,都是共和國不同階段的時代精英分子,他們與黨國的專制和獨裁決體制關係著。現在有文學界人已經把韓寒標志為中國現代的魯迅,韓寒是值得黨國天下的文學家重視的,他比任何在共和國天下成長而寫作的作家都敢衝擊極權。韓寒現象或劉曉波現象都是天下眾生期望的可喜現象。
   就文學形象的階段來說,在講和諧論調又最不和諧的現在,張舉了田華這個演員出來,在春晚亮相講和諧做為他的階段論剖析,倒令筆者對田華和她的《白毛女》形象產生一些聯想。張成覺以田華演飾和白毛女形象的「杜撰」命意論析,讓我覺得「杜撰」命意是非常形象化,這比喻恰好又是打毛式寫作形象服務工農兵以來最徹底的反映。就以白毛女形象的「杜撰模式」來理解,黨意識形象杜撰(因為後來原人白毛女非如《白毛女》的白毛女,張論已有說明,不贅) 的形象化,演變到後來的普通一兵高玉寶被推上小說舞台,雷鋒精神對億萬青少年洗腦確立奉獻黨精神的「高大全」,小說家浩然的《豔陽天》和《金光大道》,至文革時代吹捧的《劉家大院》(杜撰農奴式的奴役故事)等等,無一不是毛式文藝政策杜撰出來的工農兵形象。想起毛式文化的洗腦,就是黨國對老百姓的心靈荼毒,至今作家們仍然無法跳出這個怪圈,不能不說是共和國文化濫觴的癌症。所以,當網路文化乘勢走進億萬老百姓心眼,思想「為甚麼?」過去式毛式文化這樣歪曲人性?他們知道癌症的病變就是生死存亡,確是當下黨國面臨的困境,國總理講和諧由大陸講到聯合國,他成了影帝(余傑封他) ,似乎成了溫家寶心靈獨唱的悲歌。
   由田華女士的在春晚舞台上說「多謝黨和人民栽培」,我祇能理解共和國拿出最原始的「高大全」藝術家充作華佗先生。這情境,令我想起先幾年鼓吹《大國崛起》的大型文化宣教紀錄片,對照六四前蘇曉康們的《河觴》;較理性和眼界寬的知識分子,始終是黨國格殺勿論的階下囚。可是,被打倒和鎖禁之後,黨國文宣家在領詔後炮製的《居安思危》又怎樣?結果竟淪落到作為內參觀賞和討論。人類生活和思維方式走進廿一世紀,這個黨國講和諧講穩定,竟然淪落到要向最下流的金正日和孤獨的古巴學習,保衛專制和獨裁。我祇能這樣理解和推想共和國的心態:毛澤東本來最流氓,他的遺毒(獨裁和專橫專制) 才使整個國家患難成災。連一個小小芝麻村長都擁有千萬身家(網上網民公佈),試問在國民黨時代生活過的老殘兵(留大陸的反動派) ,蔣介石的身家有中國現在的政治局幾個委員身家雄厚嗎?也是居安思危,最近又請出打倒老師胡適之的幾面三刀派的李敖來助陣,罔顧真實的歷史,對龍應台的《大江大海—1949》展開評論。這關乎學術上論爭原是好事一宗,然而偏偏出在一個曾經奉信普世價值的李敖口裡,難免令人懷疑他的學術權威性,和跪拜中共膝下的學者人格。我想龍應台有話要說的。關於中華文化怎樣統一?她在《大江大海—1949》專注的還是國家文化的崛起的素質。國共內戰的後遺症,隔開海峽的人民和政體,怎樣講和諧呢?龍應台在她的大著裡已傾心訴說,問題難在揹著黨即國家的胡錦濤們不會研究龍應台的苦心,怎樣以文明說話的內涵意義。
   一個政權一個國家,霸道到(或軟弱,因為這個政權無真理,不追求人的價值觀) 連一個學者(包括億萬仰望和想知道甚麼叫普世價值的草根人) 質問「為甚麼共和國憲法言論自由六十年來未實踐?」劉曉波這匹黑馬不簡單,他和他的哥們的《零八憲章》違憲錯處在哪裡?其實非常簡單,黨國大爺們的毛式二元論說:「你小兔崽子非我族類,是反動派,該入獄」劉曉波們的錯誤也在,他盼望中共這個黨能思過,向中國老百姓謝罪,痛定思痛,面向整個世界潮流。前些時筆者在評論龍應台《大江大海—1949》引過台灣歷史學家許倬雲先生的話:『其實,中國從來不能遺世而獨立,中國歷史始終是人類共同經驗的一部分。在今天,如果中國人仍以為自己的歷史經驗是一個單獨進行的過程,中國人將不能準確地認識自己,也不能認識世界別處的人類。…那些聖哲們界定的價值,使人類主宰了千萬年的世界上,真的有了人類長久憧憬的新天地,新的伊甸,真正天下為功的大同世界』。(《萬古江河》后記) 共和國黨國老爺們讀過許倬雲的這番論中國史心境嗎?黨國老爺們不會閱讀和思考的,他們祇記得私生活和利益之間的得和失。

   劉曉波不是聖哲,但他的哥們面對了現今共和國講穩定和和諧造成的反潮流形象,講出了老百姓的心裡話。所以劉在他的《大國沉淪》分析和論斷了共和國主演這齣悲劇的意義將何去何從?因此他在該書第四卷〔每一天都是六四〕篇第5節「從文革到六四看中國民主化的困境」寫下這些話:『由於文革災難的過於慘烈,將中共體制的弊端醒目地凸顯出來,所以,絕對極權者毛澤東的自然死亡和文革結束,為開啟經濟自由化和政治民主化的改革提供了絕佳的時機。經歷過文革的中國社會,在政治上起碼達成了兩項社會共識:一,現代化的實現離不開政治民主化,改革開放應該是經濟和政治同步的均衡改革,而非經濟開放而政治封閉的跛足改革;二,實現民主化的方式應該是官民互動的漸進改良而非激進的革命。因為改良式的社會變革,速度可能慢一點,但也降低社會轉型的綜合成本。』他接著說:『在獨裁傳統漫長的中國,通過改良的方式推進社會變革,首先需要民間竭力自下而上的推動,其次需要官權對民意的認同,兩者的互動缺一不可。只要官權拒絕改良,改良就無可能。…』(239-240頁) 劉曉波對中國現狀需要變革的政論,從任何觀點去檢驗,都不會有反動的意念存在,他的進言哪裡把整個中共政權視如敵人呢?然而,劉曉波的書生論政,從來就是中國專制政治不容,統治者要劉曉波入獄,就是「順籐摘瓜」的治罪方式。我理解探究中國命運的中華精英分子的良心,反映了對中華文化的悲憐。劉曉波數次入獄而寫下〔我沒有敵人〕,他說:『我没有敵人,也没有仇恨。所有監控過我,捉捕過我、審訊過我的警察,起訴過我的檢察官,判决過我的法官,都不是我的敵人。雖然我無法接受你們的監控、逮捕、起訴和判决,但我尊重你的職業與人格。』這就是劉曉波們代表的現在中國知識分子的良心。從劉曉波良心話反過來看,其實就是共和國的專制形象。
   
   韓寒月前在網上發表了這樣命題《” “》,旨意在不言中,各人品讀之後的思考,接受韓寒的甚麼呢?文人的創作方法就那樣「妙」,不到我不追思博寒被點擊億萬的思維勢態。小布希下野之後,有心的美國人就給他出了本無字天書,還配上小布希致謝的漫畫。我以為韓寒的《” “》,和小布希的自傳,也反映了美國文化的品質和國家領袖的胸襟。從而思考黨國封鎖劉曉波拿諾貝爾和平獎之後造成的劉曉波現象,到韓寒貼出《” “》帖子;然後億萬網友支持的現象,自然讓人想到網路文化把中國老百姓的心竅打開。這現象怎樣發酵?或劉曉波現象怎樣發酵?都是仰望所謂大國崛起的天下眾生寄盼。所以,張成覺評價楊恆均的《家國天下》,道出了知識分子的良知。但我想,共和國的統治老爺會悔改嗎?不會。因為中共就是中共,是以「意識形態」武裝起來給老百姓洗腦的黨國。這個黨已蛻變成人類歷史上最狂暴獨裁專制的黨,他打毛澤東「開國」就固定了遺傳血統,這血統就是中國專制文化陶冶出來的怪胎成長的政治巨人。
   
    怎麼辦呢?我最近拜讀了文化思想家李劼先生的近著《梟雄與士林》,他告訴我們:從中國歷史和文化找答案。李劼對中國文化的基因和禍害作了極其深沉的思考。他一直抱著悲憫的文化人精神面對中國現代毛式梟雄的遺傳性,剖析毛式階級仇恨仍然對中國未來禍害,並未因多少代蛻變,問題在知識分子怎樣教導中國人從梟雄文化怪圈跳出來。大陸電影導演姜文推出了為老百姓說話的《讓子彈飛》,自然是可喜現象。可是照我讀李劼的《梟雄與士林》理解,中國人的政治舞台代代陳陳相因,《讓子彈飛》的英雄救世要變方式,中國不因英雄蓋世改變國運,所以劉曉波說出他心中沒有敵人,李劼先生的悲憫心情,他心中也沒有敵人,他期望中國跳出專制獨裁怪圈,張成覺評論楊恆均先生的《家國天下》,也是心中沒有敵人,所有在共和國天下成長的知識分子用心即此。
   
    李劼先生近日在博訊論壇發帖《悲憫與仇恨:美中人文圖景對照》裡剖析得非常深刻。他從美中曾經經歷兩場戰爭說起,至上世紀美國遭遇911事件,美國人對這場事件的心境和處理方式,無不讓生活中國和美國的人心領神會。他以01年發生的那場「911」攻擊事件的現場錄影,對照美國人和中國人的心情,來說明美中的人文精神。美國國民怎樣呢?李文引錄影鏡頭說:『…在慘烈的死難者面前,受困的人群當中,沒有人像驚慌失措的難民一樣爭先恐後地抱頭鼠竄,而是從容有致地下樓,並且互相禮讓,不忘老弱病殘優先,不忘「Lady first」。當天晚上,聯合廣場鮮花如潮、燭光輝映星空。默哀的人群,惟有流淚和啜泣,偶爾間雜低低的吟唱,沒有人聲嘶力竭地高喊血債要用血債來償的口號。更沒有氣勢汹汹的遊行隊,出現在紐約街頭。與此形成鮮明對比的卻是,在華盛頓dc一群中國遊客,竟然朝著恐怖的襲擊畫面,拍手叫好。如此粗鄙,足以令所有良心未泯的中國人汗顏。』這就是咱中國人一般的自覺反應,毋寧說就是中國文化排斥西方人文精的仇恨品質,毋寧說也反映了這個國家的形象和素質。所以讀到李劼總結中國人的品質說:『極權國家基本特徵,就是讓國民永遠生活在仇恨之中。而那些長年生活在仇恨之中的人們,心理怎麼可能不扭曲?心態又怎麼可能正常?他们理所當然地不可能具備慈悲的心胸,從而成為一族被愛遺忘的國民。…所以中國人祇能繼續生活在仇恨裡。一個没有悲悯的朝代,一個没有悲憫的國家,一族没有悲憫的民眾,其末世的圖景很可能是:千萬個楊佳,衝進官府,後面跟着更多的李逵和武松,更后面則是陳勝、吳廣。也許還有北面那個小流氓的趁火打劫,扔過來一颗用人民幣制造的原子彈。』實在是至理偉論。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