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 “计生”政策真是保护环境的需要吗?]
曾节明文集
·走投无路,习近平或重走毛泽东“群众监督”路线
· 曾成杰案再次暴露出:中国民主化的最大障碍是胡锦涛而非薄熙来
·去纽约市开会旅记
·在美国找工作的一个片段
·李克强的专制市场化经济新政,是街头运动的催化剂
·李克强的市场化新政将提前引爆总危机
·审判薄熙来的前因后果
·审判薄熙来是习近平失败的开端
·进步或继续倒退,庭审薄熙来是中国拐点的风向标
·中国社会民主党关于中共当局公诉薄熙来的声明
·夏日随感:爱与美的共同之根
·中国的大势和中国社民党的救国基本方略
·关于民运的新思维
·习近平会有多大作为?谜底已经提前揭开
·薄熙来在法庭上的强势表现必产生重大影响
·庭审薄熙来的希望和失望
·小唐老师的回忆
·习近平的血性,比不上秦桧的孙女
· 百年轮回:由历史的惊人相似看中共国的天命
·“八九”难再现,红朝随清朝——兼谈检验真假政改的试金石
·薄案落幕,习、李新政治僵尸登场
·论个人独立和精神创造的关系
·由习近平的义和拳攻势看中南海前景
· 日本的目的是搞垮中国,而决不会帮助中国民主化
·决定国际关系的是国家利益,而非意识形态
·这个消息令多尔衮悔恨得在地狱里打滚
·民族素质高低并不能改变国际事务中国家利益至上准则
·已经迫近的中国“计生”大灾难,祸害将远超过毛泽东祸国
· “计生”才是“粗鄙的、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
·中共主导下倒错的中俄关系及其前景
·德国是中国地缘政治的最大盟友
·对伪儒假先知张国堂的新批判
·中朝关系简析
·韩国是中国在东亚的潜在最大盟友 
·中医和西医各有短长且具互补性
·习近平的极权式反腐改良在把中国推向割据
·习近平对日本强闯演习区的示弱,加快了钓鱼岛中日开战的时间表
·因偏执而生的愚蠢——简析理工科生对文科的歧视现象
·时局观察:“三中”全会确立超越胡温的维稳基调
·由习近平其人之相,看中共国的气数
·需不良破坏民运的一贯伎俩
·时局观察:中南海设立防空识别区自取其辱、增大外战风险
·时局观察:中南海设立防空识别区自取其辱、增大外战风险
·习近平“改革”的实质及可能后果
· 英国民族的有道和无道
·中、朝再次同时迫近改朝换代的新拐点
·时局观察:周永康、张成泽余党可能挑起不测剧变
·中美两国的运势完全相反
·《推背图》第四十四象并非预言习近平
·国、共两党的本质区别:决定了习近平成不了大陆蒋经国
·邦无道,子孙弃之!——儿子眼中的中美差异
·对习近平“圣人”的赞誉,不宜出自反对派之口
·甲午年元旦再论中共习近平当局的可塑性
·中国共产党专制的另一种可能演变——变身军阀独裁专制
·中国的两种前途以及反对派的分化趋向
·“甲申以后无中国”——甲申三百七十年再祭
·甲申三百七十年再悟:李自成败于战略、军事大错,而非腐败
· 时局观察:习十年集权改良充满变数,身后中国必陷变乱
·习近平成败取决于中日战争
·时局观察:习近平以收黄页岛模式进逼,日本被逼至墙角
·时局观察:中共之垮台,当在江泽民死后
· “粉碎四人帮”属左派内讧,不是右派政变
·海外反对派人士应该理直气壮地加入外国国籍
·潘汉年被关到死的真正原因——兼论毛泽东强过周恩来的地方
·海外反对派人士应该理直气壮地加入外国国籍
·由名字看天命
·海外反对派人士应该理直气壮地加入外国国籍
·历史循环是天道:兴衰由天定,报应显善恶
·昆明“3.1”恐袭惨案映照出中南海民族政策之巨蠢
·对昆明“3.1”惨案的反思
·时局观察:克里米亚局势将震憾全世界
·痛惜MH370飞机上的239条鲜活的生命
·回教恐怖势力已成为中国的心腹大患
·MH370事件之评说暴露人类常见的思维误区
· 克里米亚已成为西方道义形象的滑铁卢
·俄罗斯强势崛起,中共国行将谢幕
·中共统治的最大帮扶者是美国,而不是俄国
·由俄国的强势论中国战略外交调整
·明清末帝的最后语录
·中国的头号战略大敌是日本而非俄国
·俄国收取克里米亚有利于中国民主化
· 雨夜重温《特权论》,方悟王有才转变的原因
·归途偶感:终老于美国也是一种境界
·僵硬亲美抗俄铸大错——蒋介石丢失大陆的新反思
·远隔重洋,清明祭祖悼英杰
·中共红朝的胡姓奇缘
·台湾真正的祸害在绿营而非蓝营
·马英九应汲取马士英的教训
·民族矛盾的本质是阶级矛盾吗?
·又由此想到徐水良
·后金是“组织”包办婚姻的“大成先师”
·奥巴马两线出击战略大错,大战风险进一步升高
·毛共定都北平类同满清,中国今后必然迁都
·国际观察:普京张弛之道堪比斯大林,东亚风暴即将来临
·由朱棣迁都北平的大错说起——北京已无久都之势
· 静夜读史悟道:从多尔衮到周恩来,报应毫厘不爽
·时局观察:中共政治危机暂未来临,经济崩溃和外战将先期而至
·支持美国共和党是最不坏的选择
·泰王普密蓬是摧残泰国宪政民主的老贼和元凶
·满清的“尊孔”和中共的“尊儒”
·民族矛盾的根源暨中国民族冲突的根治之道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计生”政策真是保护环境的需要吗?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计生”政策真是保护环境的需要吗?
   (《自由圣火》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随着足球危机、“民工荒”、学校关并潮(“生源荒”)、养老危机等“计生”恶果的逐渐显现,中共计生当局极力鼓吹的少生致富、少生强国理念,其荒谬性愈来愈充分暴露出来,权威摇摇欲坠的中国计生势力,转而竭力强调“计生”对保护环境的重要意义,他们的逻辑是:“人口太多”会破坏环境,因此计划生育是保护环境所需,中国的“计生”政策三十年来令中国少生四亿人口,对保护中国生态环境功莫大焉。

    由于中国人口总数暂列世界第一,且生态环境败坏,因此这类环境需要论的计生辩护词极有迷惑力;因为此种迷惑力,许多人忽视一个巨大的现实悖论,那就是:
    中国生态环境遭受最惨重全面破坏的时期,恰恰是施行最严厉“计生”政策、人口增长率最低的三十年“改革开放”时期!而且,进入本世纪,随着中国人口增长率持续降低,中国生态环境遭受的破坏愈来愈严重。
    试问所谓“计生”政策对环境的保护作用,究竟体现在哪里?“计生”之环境需要论之荒谬,由此可窥一斑。
    “计生”之环境需要论之所以荒谬,首先在于其立论基础——“人口太多会破坏环境”。这个立论基础,武断、空泛且含糊不清。
    首先,人口怎样才算“太多”?持环境需要论的“计生”信奉者们,实际上自己也说不清,他们之所以坚定认为中国“人口太多”,一则因为中国人口总数世界第一,二则因为现实当中的交通壅塞、以“春运”为代表的买票难、乘车难、房价高涨等感受。
    计生的信奉者们浑然不顾:中国人口总数世界第一的背后,是世界第三的国土面积,中国每平方公里的平均人口130人,居世界第十一位,远低于日本(336人)、台湾,也低于英国、德国、意大利、比利时…如果咬定中国人多到了必然毁坏环境的“太多”的程度,那么日本、台湾等国家地区的环境早该毁灭才对,事实恰恰相反,日本、台湾的生态环境比中国大陆好得多——日本、台湾山清水秀、森林覆盖率在百分之六十以上,中国却不足百分之十三,原始森林覆盖率更不到百分之十,中国的水资源污染严重…有人指中国沙漠、戈壁、高原太多(占三分之二),因此人口密度说明不了问题,问题是:不适合人类居住的土地是否只有中国才有?须知,日本、台湾四分之三的国土是不适合人类居住的火山区。
    中国人口真的“太多”了吗?与之对比鲜明的一个例子是,以色列的人口密度为中国的倍,自然条件比中国恶劣得多,人均耕地仅为中国的,人均水资源只及中国。这样的条件下,以色列不仅不搞“计生”,反而积极引进犹太移民,六十年来,以色列人口由增长至,以色列不仅没有被人口毁灭,反而日趋强大发达。
    中国一直以来的交通壅塞、以“春运”为代表的买票难、乘车难、房价高涨等问题,并不能说明“中国人口太多”。试问,民国时期中国仅有四亿人口,为何乘火车难的问题更严重?当今中国是不是到了没有地方修桥建路的程度了?显然,中国一直以来的交通壅塞、以“春运”为代表的买票难、乘车难问题根本不是“人口太多”的问题,而是交通运输产业发展的严重滞后:当前中国人均铁路拥有长度仅为米,只及一支过滤嘴香烟长,在世界排名…民国时期乘火车难的问题之所以更严重,是因为当时内忧(主要为中共武装割据叛乱)外患(日本侵华),中国欠缺发展铁路产业的条件。房价高涨更说明不了中国“人口过多”,当前中国楼盘空置率世界第一,说明房价高涨并不是需求过多造成。
    再则,“人口太多会破坏环境”之情况,没有发生的现实可能性。因为地球的生存资源、生存空间终究有限,“人口太多” 必然破坏环境的说法在理论上的确可以成立;但“人口太多”造成环境不可避免破坏的情况,只有在人口数量突破环境极限时才会发生。
    而历史和现实都证明:通过发展技术,人类对生存资源、生存空间的利用效率可以持续地大幅提高,从而大大提升环境的承载能力,比如摩天大楼、地铁、高架路、和地下社区的发展,使得城市容纳人口的能力一再提高,互联网通信的普及节省了巨量的纸张(“无纸化办公”)、塑料、塑胶制品的大发展,节省了大量的木材和皮革,这些都极大地减少了对森林的采伐和对野生动物的猎取、植物油和高能电池的研发,必将产生可以替代石油的新能源,垃圾回收利用技术、一次性有机饭盒、有机商品袋,能够有效减轻“白色污染”…事实上,随着技术的进步和交换(贸易)的发达,环境对人口的承载力一直在加强,危及地球环境的“人口太多”情况一直停留在理论上。事实表明:当今世界,没有哪一个国家和地区的人口数量是逼近了环境极限了的。
    资源(包含生存空间)利用效率的提高,能够大大提高环境的承载力,能够说明这个道理的典型例子是以色列,以色列是全世界资源利用效率最高的国家,同时也是人口密度最高的发达国家。
    随着工业化和城市化的普及,地球人口正趋于低增长和负增长,按照当今世界人口的增长(和负增长)状况,世界人口很难逼近环境极限,就算有一天地球人口真的逼近了环境极限,那也得在遥远的未来。因此,所谓“人口太多会破坏环境”根本不是一个现实的立论基础。
    持环境需要论的“计生”信奉者们,把人类当作天然的、绝对的环境破坏者,这种认识完全是偏颇的,因为人类既可以破坏环境,也可以保护环境。
    当人类对资源(含生存空间)的利用率低下的时候,人类活动对生态环境的破坏就比较大:原始人类的吃穿住用依赖对原始森林、对野生动物的粗陋取用,利用效率最低,浪费最为严重,原始人类之所以对环境没造成大的破坏,是因为他们因生存能力低下而人数稀少。
    传统的农业民族——以古代中国人为代表,其生存发展依赖大规模的低效率农业,发展这种农业需要大量地砍伐原始森林,由于农业能够养活大量人口,因此以低效农业为主业的民族对生态环境的破坏就比较严重,这尤以中国为典型:中国因为拥有雨热同期季风气候,而特别适合发展低效农业,因为低效农业的发展,中国原始森林覆盖率由西汉初期的百分之八十以上,持续下降到到解放前的不足百分之三十。
    对环境破坏最厉害的产业是粗放型的工业,它既有低效农业的破坏性,更会造成严重的污染。罗宾汉时代的英伦三岛,覆盖着茂密而优美的原始森林,但这些森林在“工业革命”时期被砍伐殆尽,这是什么原因?因为“工业革命”时代的工业是最粗放型的工业,其初期阶段,煤还没有广泛的利用,木材是一种易取的低效燃料,于是英国的原始森林,全被砍伐去喂了各类蒸汽机…森林砍光了,英国人才想到了煤,煤仍然是一种粗放型燃料,煤的应用,开始了严重的水污染和大气污染,美丽的伦敦沦为雾都上百年。
    “二战”以后,随着人类对资源利用率的大幅飙升,以及环保意识的觉醒,随着人口的增长和工业的发展,人类对环境的破坏反而减少了。这在西方国家中表现得十分明显:自五十年代起,英国利用技术防治污染,大获成功,伦敦在八十年代甩掉了“雾都”的帽子,泰晤士河恢复了油画般的秀美,河内鱼虾回归,英国森林覆盖率回升、野生动物再现,城乡各地完全从粗放工业时代的破坏中恢复过来。日本、韩国、台湾、美国的表现同样,旅居美国的朋友切身感受到:上世纪初黑烟滚滚的华盛顿,空气比中国国际旅游名城桂林好得多。
    在西方环保机构的努力下,不仅西方国家,而且一些“发展中国家”的生态环境也获得改善。在美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的努力下,一度绝迹的云豹再现东南亚;濒临绝种的中亚野马重现哈萨克斯坦和蒙古…
    当前,环境保护技术作为一项新兴技术方兴未艾,德国已经成为研创这种技术的领先大国。凭借技术,人类正在更有效地保护环境。
    综上可知:技术进步带来的资源利用率提高,能够降低人类对环境的损耗;而环保意识觉醒的人类,亦可以发展出环保技术,有力地保护生态环境。提高资源利用率的技术、环保技术,都由人类研发出来,可见,人类既能保护环境,也是保护环境的巨大力量。
    因此,高素质人口的增长,非但不会破坏环境,还会对生态环境的保护起到巨大的推动作用。一个典型的例子是英国,工业革命时期英国人口不足两千万,该时期却是英国历史上生态环境破坏最严重时期,当前英国人口七千八百万,英国生态环境却大为改善。
    历史已经证明:人类对环境的破坏,主要由于粗放型 
   的发展方式造成,而非由人口增长造成。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年就是一个经典例子:“改革开放”三十年来,中国人口增长率由1978年千分之七锐减到2007年的千分之一点三,中国生态环境却遭受了历史上空前的全面破坏,这是什么原因?
    原因就在于中国三十年来粗放型的发展方式。毛泽东时代,除了五十年共产主义工业化运动以外,经济停滞不前,对环境也就没有进一步的大破坏。在毛泽东时代一大二公体制下,人们既没有建设的动力,也没有破坏的动力。邓小平开启的半吊子经济改革,却把中国社会推到了粗放型发展的快车道上:
    邓小平“包产到户”,却顽固拒绝产权私有化,由此而形成的承包、租赁的发展方式,因其所有权和经营权分离,这种方式是一种最具破坏性的发展方式,它导致普遍的短期行为——承包者最大限度地攫取土地上的利润,而不顾环境和未来,反正土地不是自己的,于是就造成了普遍的伐山毁林、竭泽而渔、滥施农业化肥等短期行为,对中共当局朝令夕改的恐慌,更加剧了这种掠夺。承包、租赁经营的这个弊端,在汽车运营业上表现的很清楚:
    凡是由车主亲自运营的汽车,通常保养得最好;而出租给别人运营的汽车,通常保养得最差,而且经常被超负荷地使用。显然,如果把营运者使用的汽车比作环境的化,承租的方式对环境破坏最大。
    上世纪八十年,中共当局为追求快速发展,在农村建设大批产权不清、技术低下的“乡镇企业”,乡镇企业经营者不仅不负责任,更兼其技术低下,资源浪费严重,结果造成了全面的环境破坏和污染。
    1992年开始,中共当局打造出口导向国民经济体系,不顾一切盲目追求GDP增长,为之不惜实施低环境准入的招商引资...中共当局的政策,把中国打造成“世界工厂”的同时,也变中国为世界垃圾场、全世界污染企业的集中地。
   
   
    总而言之,所谓“中国人口太多”不过是中共当局为推卸其罪责的又一托词,中国六十年来的生态环境大败坏,完全是中共错误的发展政策造成的,为什么政策会一错再错,其根本原因是中共为维护其一党专制统治地位不择手段,中共统治者从没有为中国的国家、民族利益真正着想。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