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中共窃据中国大陆的三大外因]
曾节明文集
·中国应该向伊朗借鉴什么?(下)
·决不能将宗教凌驾于人权之上
· 怀念余杰
·怀念余杰
·人性善恶问题是实施宪政的先决问题
·没有政治改革,何来 “ 点滴进步 ” ?
·曾节明:黄健翔的“疯狂”解说吼出中国人对自由的渴望
·江胡内斗再起高潮的原因及可能的“平反”伎俩
·郑恩宠现象的多重启示
·律师成中共内斗的棋子
·警惕!胡锦涛对高智晟终于动了杀机(修正稿)
·民国是如何变成党国的?
· 彻底抛弃对胡锦涛的盲目幻想和期待,是时候了!
· 彻底抛弃对胡锦涛的盲目幻想和期待,是时候了!
· 彻底抛弃对胡锦涛的盲目幻想和期待,是时候了!
·现今中共国经济体制本质
·邓小平的本质及其深远的流毒
· 对“军中声音”的紧急建言!
·对“军中声音”的紧急建言!
· 为“军中声音”饯行
·为“军中声音”饯行
·为什么单靠退党退不垮中共?
· 抓捕高智晟的人,就是胡锦涛!
·大法弟子,贵在认真
·负隅顽抗的疯狂叫嚣--评胡锦涛高调捧江
·张国堂取消革命的守株待兔主意批判
·支持袁红兵,强烈反对张国堂的守株待兔式民运观
· 退党运动必将终结中共妖运
·曾节明:退党运动必将终结中共妖运
·自由是进步的第一推动力
·曾节明:风口浪尖上的反思:为什么中共现在仍然能够维持摇而不坠的局面?
·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曾节明: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 曾节明: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曾节明: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解析民运张国堂现象
·解析民运张国堂现象
·解析民运张国堂现象
·大漠怀古:蒙古风的尴尬咏叹
·驳张国堂
·和平、秩序、公义和民主一样,都只是保障自由的手段
·朝鲜核爆炸的另类震荡
·朝核问题透视
·另眼看蒙元
·对“军中声音”的紧急建言!(二)……活摘器官罪行曝光不足以威胁中共政权
·曾节明:满清民族压迫政策的因果及多尔衮的悲剧
·由放鞭炮的习俗说起,兼谈党文化的界定
·奉劝中国人一定要摒弃这种陋习!
·清朝火器政策的源起、演变及其深远恶果
·简论共产专制政体与中国传统文化的关系
·为什么东欧抓住了一九八九,中国却不能?(《自由圣火》首发稿)
·黄海刺胡者非江泽民,而是曾庆红
·一个民族应该怎样才有尊严?
·一个民族应该怎样才有尊严?
·我为什么断言胡锦涛不可救药?
· 何谓“明君”?兼驳清朝“明君”的制造者和敬拜者
· 胡锦涛的真面目已经完全显露
· 记梦:惊心动魄的劫后重明(善本)
·曾节明:射毁卫星事件透视:台海进入战争的前夜
·胡温公开决裂露征兆
·“西天取经”之路是中国创建自由文化的必由之路
·中共垮台,中国决不会崩溃:兼同王力雄先生商榷
·对鸦片战争始末的再追溯及近现代文明弊端的一点反思
·台湾乱象反思:中国最适宜采用虚位元首制宪政政体
·肯定康有为,重鉴百年史
·曾节明:宗教信仰为什么比非宗教信仰更具有道德影响力?
·曾节明:中共已显露三分其党的亡党之象
·请防备胡锦涛的政工新手段
·美国对中共的“和平演变”为何至今难奏寸功?
·赵承熙枪击惨案的启示:当今世界需要救世救心的软力量
·曾节明:为什么中国特别需要自由文化运动?
·只有宗教才能拯救人类于自我毁灭——简述去宗教化的历史危害及当前流毒
·民主社会主义道路是中国转型的最佳选择
·关于中国民主党的前途
·曾节明:美国对外政策的历史教训
·建设宪政民主制度不一定需要仿效美国政体
·必须根本否定“经济发展必然导致政治民主”的谬论
·中国专制社会的主要精神维护者是儒家而非法家
·儒家阻碍自由民主化的两大重要性质
·祸害中国的祸根不在“左”、“右”,而在专制独裁
·邓小平的流毒和对中国的贻害比毛泽东更深远
·为什么以公有制为主体的社会道路行不通?
·警惕中共胡中央进一步侵害人权的试点图谋
·中国民众和维权人士都亟需进行自由民主基础理念二次启蒙
·赫鲁晓夫和邓小平到底谁更聪明?
·曾节明:民主化机遇得失新思维:从“九一三”到“八一九”
·民主化机遇得失新思维:从“九一三”到“八一九”
·黑云滚滚的十七大前景与台海形势
·黑云滚滚的十七大前景与台海形势
·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一)
·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一)
·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二)
·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三)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五)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六)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七)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八)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九)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共窃据中国大陆的三大外因

   中共窃据中国大陆的三大外因
   论“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中国历史进程中的一次意外(之一)
   (《自由圣火》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中共窃据中国,决不是其吹嘘的所谓“历史必然”,因为中共既不比其所颠覆的统治集团先进,中共的那一套也不适合中国社会当时的需要。事实是:中共窃据中国,是一系列偶然因素的结果,就外因来说,主要有三大偶然因素:

   
   一是俄国在中国转型的脆弱时期异变为共产国家,并因其赤化东欧的战略遭遇失败,转而推行赤化中国和东亚的“东方路线”。这个因素使中共得以借助国民党的影响迅速成长。这是一个很偶然的因素:如果十月革命晚五年发生,那么等苏俄站稳脚跟时,孙中山已去世了,苏俄赤化中国将会困难许多;
   
   二是日本在1931年入侵中国,并在1937年发起全面入侵,这个因素使得国民党势力大为削弱,而中共势力坐大。这个因素也很偶然:因为日本本可以有更好的机会,如果日本提早十年进攻中国,虚弱的军阀和立足未稳的南京政府根本无力抵御日本的入侵,中国将如南明那样很快灭亡,如是,苏俄赤化的病毒也就失去了寄生的载体;但日本偏偏在机会最好的时候不动手,却选择国民党“黄金十年”之后再大打特打,结果在已有所根基的国民党政府狙击下,陷入了持久战的泥淖,从这一点说,日本军阀之战略头脑,尚不如满清之多尔衮。
   另一方面,如果“九一八”事变推迟五年发生,那么中共势力将被消灭。
   
   三是美国在历史关头对华政策大错,客观上帮了中共的大忙。
   
   其一,将中国东北让给苏联。斯大林本来急于控制外蒙古和新疆,对出兵中国东北并无兴趣,美国总统罗斯福却高估了日本关东军的实力,恳求斯大林签署《雅尔塔协议》,主动将中国东北让给苏联;苏联夺取东北并转交中共,第一次令中共获得了打天下的本钱。如果没有美国不把中国东北让给苏联,而在核炸了日本后在东北登陆,日薄西山的关东军同样抵挡不住,如果那样,中国的历史必将改写,整个东亚的格局也将改写,将不会有共产党的中国、不会有令美军死亡近十万人的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
   日军在中国东北的迅速崩溃,本来是是美国在太平洋苦战三年的宝贵收获,但这个远东最大的战略果实,却因为罗斯福、杜鲁门的愚蠢,被苏联人摘了去,正应了中国道家一举名言“甚吝必大费”(《道德经》),罗斯福、杜鲁门等美国左派政客吝惜本国人命,却吝惜得不是时候、也不是地方,结果反而浪费了十倍以上的美国人命。
   
   其二,二战后的愚蠢调停:逼迫国民党与共产党组建“联合政府”,并于1946年强迫国民党单方面在东北停战。二战后期,左倾的美国罗斯福政府和杜鲁门政府,从偏见出发、在未作周全调查的情况下,愚蠢地判断中共是有别于苏共的“农民民主党”,因而强令国民党与共产党组建“联合政府”,左得发昏的美国杜鲁门政府,凭不切实际的愿望行事,根本无视
   中共坚持武装割据,并一再挑起内战的事实。遗憾的是:至今还有不少糊涂的中国异议人士,今天还在指责蒋介石拒绝“联合政府”,试问:世界上哪一个联合政府能够建立在武装割据的基础上?世界上哪一个国家的宪政民主,能够于武装割据当中建立起来?
   1946年夏,毛泽东低估国民党军队实力,错误地命令林彪所部二十万人在四平与国军决战,结果大败,东北共军溃不成军,逃回黑龙江的仅两三万人,士气低落,孙立人将军率装甲新五十师从南满打到北满,势如破竹,挥师过江,已进至距哈尔滨六十公里处,中共已基本丧失了抵抗力,林彪已经在双城收拾东西,准备逃往苏联,毛泽东也无可奈何地批复了林彪打游击的请示电报,值此关键时刻,美国特使马歇尔,居然莫名其妙地以停止五亿美元对华援助为威胁,逼迫国民政府立即停战。
   美国政府的糊涂,令国民党错失了在东北击败共产党的唯一一次战略机会。因为当时中共在东北尚未生根,也未及得到苏联充分的援助。国民党在东北的停战令林彪集团得到了救命般的喘息机会,而后在大半年的时间内,中共通过土改、取得大量苏援、扩编和训练武装等措施,在东北生了根,半年后,中共东北势力就如冻土一般,国民党再也啃不动了。
   马歇尔混账的“调停”,令国民党丧失了最后一个击败共产党的机会。
   
   其三,1948年中华民国最艰难的时候,美国杜鲁门政府却以国民党政府“独裁”、“腐败”为由,拒绝给予中国一分钱援助,美国驻华大使司徒雷登,甚至还一度率使馆官员故意留在被中共军队占领的南京,向中共摇橄榄枝,公然作出抛弃盟友的不义姿态。中华民国政府撤退到台湾后,杜鲁门、艾奇逊等左派分子和亲共分子,幻想可以联合毛泽东,为了讨好中共,居然还准备把台湾丢给毛泽东、斯大林去“解放”,只是后来朝鲜战争这记重重的耳光,才打醒了他们的糊涂美梦。
   美国杜鲁门政府,在国民党对付共产党占据优势的时候,大力破坏和阻挠国民党击败共产党的努力,并且把国民党的好局彻底搅黄;而等到中共占据优势的时候,对国民党失利局面负有重大责任的杜鲁门、艾奇逊等人,却袖手旁观,甚至对盟友落井下石;某种意义上说,杜鲁门、艾奇逊之流对中共的帮助,远比斯大林还要慷慨和有力。
   杜鲁门、艾奇逊等人拒绝援助蒋介石的理由是根本站不住脚的。在当时中共毫无和平诚意、挟抗战坐大之势,疯狂发动内战欲夺天下的情况下,你要蒋介石如何开放宪政民主?当时共特渗入国民政府每一个角落,开放行宪,只会为中共渗透颠覆大开方便之门,必然垮得更快,只怕连撤退到台湾都不可能了;当时在战争戡乱、内战用人环境里,你要蒋介石如何反腐?大敌当前狠抓“反腐”,只能象崇祯皇帝一样,落到“上下离心”、开城延敌的结局。陈诚主持东北时大抓“反腐”,结果如何?结果是大批将官被反到林彪那边去,顺便也把林彪克星陈明仁也反走了,东北局面终于不可收拾;更何况,国统区的通货膨胀主要并非“腐败”造成,而是内战的拖累,再加上中共对国统区疯狂印制和投放伪钞等下三烂“超限战”手法,你要蒋介石如何搞好经济?
   
   对于中国的赤祸,尽管美国负有重大的责任,但因为美国的短任期总统制政体所造成的短视、不负责任等弊端,美国政界对对华政策的历史错误很难作出正确反思,美国政客也难以调整现行的对华政策。
   所以,中国人得靠自己的力量成就民主化,而不能指望美国;今后中国领导人应该汲取历史教训,要和美国友好,但在中国发展的问题上要审慎对待美国政府的意见,因为历史多次表明:美国政客在中国问题上多半是错误的,而且耽误中国不浅。
   
   曾节明 成稿于辛亥革命百年元月二十九日中午于曼谷流亡寓所
(2011/02/12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