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严正学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严正学文集]->[中国艺术圣雄严正学]
严正学文集
·【行为艺术】杀鸡之痒!行为艺术家顶风作案,打蠃"拆迁行政强制"官司第一仗!
·【行为艺术】为“中国良心”募捐民心!
·【严正学行为艺术】公安频频在传唤!
·潮起潮落你的聲,雁來雁去你的魂——
·【严正学行为艺术】台州 (绿壳)官
·中国人,都是《九评共产党》 的作者!
·关于《我认识毛泽东的亲生子和私生女 》答XX兄问
·人血不是水,清算何祚庥对中国人的歧视!
·中国鸡的屁(GDP)。裸死!
·惊诧莫名----浙江省发改委主任史久武,昨日坠搂毙命!
·中共跳楼秀──浙江高官史久武
·【行为艺术】《九问共产党?》
·【行为艺术】画家严正学三告“610”
·《台州录壳官》报道后的下文
·【行为艺术】严正学三告“610”《 民 事 上 诉 状 》
·维权女访民从自身开始---将法院告上法院行
·【行為藝術】「亂象」中國雞年末日
·继严正学《官权毁容案》报道后的“举报材料”
·【行为艺术】中南海新华门前绝食,严正学被遣返台州
·新华门前为民请命,严正学被警方带离失踪
·严正学君在哪里?
·《严正学失踪、人间蒸发!》
·《关注、声援严正学,声讨、围剿中共官黑、官恶》
·监视值守已撤,严正学平安回到台州家中
·【行为艺术】乱象·免于恐惧的自由(之一)
·【行为艺术】乱象·免于恐惧的自由 (之二)
·【行为艺术】乱象·免于恐惧的自由 (之三)
·【行为艺术】乱象·免于恐惧的自由 (之四)
·行为艺术家严正学谈失踪
·【行为艺术】“乱象”.中国狗年愚人节
·【行为艺术--围剿中共黑恶官员】我是党棍我怕谁!
·全力支持严正学民告官的维权行动!
·【行为艺术】“乱象” 。鸡年鸡宴与狗年狗官
·【行为艺术“围剿中共黑恶官员”】老劳模怒斥“私闯民宅”公安员
·支持大陆法院开审恶警谢勤建!声援维权人士杨春红、王妙增、严正学!
·【行为艺术—围剿中共黑、恶官员】
·《来自浙东农村组建农会的考察报告》
·【严正学行为艺术】《千夫所指谬信权!》
·【行为艺术】《帮小涛烤热狗!》
·严正学被限制人身自由
·赵昕被限制人身自由 遣返云南!
·行为艺术家严正学再次被限制人身自由
·严正学被警方遣返台州
·严正学抗议遭非法拘禁,邓焕武被警方传唤
·【台州告急!】6•4 屠民再现章安古镇!!!
·为民请命 严正学采访机被警方抢夺
·【行为艺术】 "华人与狗""天安门与猪栏"看黑社会有多黑!
·严正学异议成立 ! 现继续开庭 ……
·【围剿中共黑恶官员】“谬信权”中国司法制度必然
·关于浙东农村组建农会的的采访报道
·范亚峰、李柏光来浙江台州考察浙东农村农民组建农会图片(图)
·《范亚峰、李柏光中国台州遭遇红色台风》(图)
·严正学,流徙的丹青与大悲悯
·严正学 牢头狱霸欺实马躲猫猫藏猫腻——来自大墙内的三份“报告”
·走过“窄门”踏进铁玫瑰园
·《嚴正學、朱春柳夫婦創作林昭、張志新銅雕記》
·严正学-记忆花园的辛勤园丁
·春之韵:张志新就义35周年纪念铜雕首审
·五十年再现《林昭:海鸥之歌》
·经典追魂 圣女林昭 张志新双雕揭幕纪实
·林昭塑像在哪里
·林昭張志新銅像魂繫鐵玫瑰 •江迅
·海内外五十九人联合隆重提名严正学参选中国自由文化奖人权奖
·二零零九第三届《中国自由文化奖》公告
·文强:严正学的肖像
·中国艺术圣雄严正学
· 形销骨立,力虹命悬一线!
·严正学:“我没有朋友!”
·严正学:在“被敌人”中被周旋
·一、与妻书
·严正学:下课书——狱中“四书”之二
·严正学:认罪书——狱中“四书”之三
·异议艺术家拟办张志新林昭雕像展被殴伤
·嚴正學住院手術詮釋咒語!
· 蓦然回首,骨鲠在喉! 严正学/文
·刘晓竹请习近平先生三思
·走上真诚的不归路──画家严正学和他的行为艺术(上)
·严正学:殊死者的愿望
·严正学:五名被无辜抓捕的艺术家(多图)
《行為藝術下課!》纪实文学連載
·《行為藝術下課!》全文
·嚴正學《行為藝術下課!》.序
·嚴正學:墨海濯日ㆍ胭脂中國(《行為藝術下課!》連載一)
·嚴正學:我是誰?從哪里來?到哪里去?(《行為藝術下課!》連載二)
·昨夜死囚戴鐐的雙腳壓在我的胸口 (《行為藝術下課!》连载三)
·窮途末路,凶象一片 (《行為藝術下課!》連載四)
·繼續延長刑事拘留(《行為藝術下課!》連載五)
·上邊有「無期徒刑」四個字(《行為藝術下課!》連載六)
·"以身試法,打一百場民告官的行為藝術"(《行為藝術下課!》連載七)
·板着這副嘴臉是因為我生活在激烈鬥爭的年代(《行為藝術下課!》連載八)
·一群大雁「人」字形地排列着向我飛來……行為藝術下課!》連載九)
·你賣給哥哥 哥哥又能賣給誰?!(《行為藝術下課!》連載十)
·藝術是殉道 是自斷退路的探險(《行為藝術下課!》連載十一)
·人生不過是上蒼讓你去體驗的一場苦難(《行為藝術下課!》連載十二)
·警察沒制止 我繼續說下去(《行為藝術下課!》連載十三)
·使你無法看清光暈後黑影的嘴臉(《行為藝術下課!》連載十四)
·在美國我經歷過真正的示威遊行和民告官(《行為藝術下課!》連載十五)
·「春風一線露出桃花面」(《行為藝術下課!》連載十六)
·「藝術家死去 他的旎昊钤谒囆g裏!」(《行為藝術下課!》連載十七)
·行為藝術讓藝術回歸到現實 重返生活(《行為藝術下課!》連載十九)
·腥風血雨、狂濤駭浪(《行為藝術下課!》連載二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艺术圣雄严正学

● 王 藏

   

   你凝视着“他”郁闷双眸里闪耀的泪光,望着他转身,蓦然回首,他已将目光投向深邃的远方,在这幽冥空疏的视觉中,寻找美的感受,执着地思索人世的一切。

   

   ——严正学《行为艺术下课!》

   

   

   每个时代都有英雄,都有圣徒。人类需要他们。

   

   人类的所有尊严和梦想都凝聚在英雄和圣徒身上,因为上苍给予和人类自身创造的无尽苦难需要通过他们以强大的身躯和悲怆的灵魂去承担,由此感染和警醒周围的人们:人只有选择与太阳争辉的命运,选择高贵美丽的诗性旅途,才有光明的希望,才配享有永垂千古的华彩,也才能以不朽的荣光照亮冥幽的曲路,通向心灵的虹光,自由的浩瀚。

   

   自由的荣耀在等待着我们每一个人。为了感受自由的时光和魅力,挑战蓝色星球上一切精神的禁锢和人世的无道,无数人以炽热的血和温柔的泪谱写了无数可歌可泣的生命史诗。这些光照汗青的史诗成为茫茫苦海之上的灯塔,时刻洗礼着现实的残酷和暴虐。

   

   上苍为英雄和圣徒准备好荣耀的同时,也为他们准备了非同寻常的苦难,甚至为他们准备好了地狱。

   

   在光明与黑暗的交替中,正义与邪恶的交战中,在人性与兽性的抗争中,在希望与绝望的对峙中,我们切实地感受了生命的崇高和卑贱,领悟到了活着还是死去的意义。

   

   庸碌的人群和惨淡的光阴大可无视和嘲弄圣徒英雄的不凡历程,大可对苦难的境遇采取掩耳和埋头的姿态,可这不凡历程所给予尘世的恩泽和价值,同样也会让脆弱无力的灵魂得到如同春雨冬日般的温暖——直到某一天,再颓废萎靡的个体也会扪心自话:我也可以活得这般有色彩。

   

   没有英雄和圣徒的时代是可耻的,可悲的。我们希望过渡到连英雄和圣徒都显得平凡的黄金时代,我们就得在荒原时代和垃圾时代呼唤英雄,珍爱圣徒。

   

   苦难似乎是永恒的,但苦难是可以通过人们的努力减轻的。世间不怕有苦难和罪恶,最怕没有面对苦难的勇气和抗争罪恶的行为。

   

   毋庸置疑,七彩的中华沦落为单一的红色中国之时,这东方的古老国度就身陷前所未有的最为罪恶,最为苦难的历史时段。这个历史时段中,从屠杀和凌辱的冷酷血泊中站立起来了很多不畏强权挑战暴虐的英雄,他们是我们这个时代也是属于未来时代的圣徒。

   

   这不是共党式的歌功颂德,这是终究会铭刻在未来精神纪念碑上的刚硬结论。

   

   严正学,便是其中的光辉名字。

   

   

   

   《九死一生》在严正学第十三次出狱时遭狱方抄没粉碎后,《死亡日记》中的这句话便成了《行为艺术下课!》一书的尾声。

   

   大地一直在轰鸣,脚镣拖过水泥地面发出的绝唱从未停息。

   

   无论是历史往昔,还是此时此景,一堵堵一条条有形无形的精神城墙和心灵锁链交错贯穿整体和个人。“你”,“我”,在胭脂涂抹的中国荒原自我放逐流浪,在铁窗镣铐死亡之影的威胁中被迫受难。

   

   时代记忆与现实人生不断交织,世俗的混沌境遇中心灵的清晰图景缓缓展开。路漫漫,形而下的切骨体验历程,成就了形而上艺术的殉道,凝聚着生命之火焚烧锻造的精神追求。

   

   文天祥《正气歌》唱道: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形。“灭我十族又何妨!”明代正学先生以“士”的典范和民族不死之正气凛然对抗专制暴力。

   

   当代正学先生13次被非法抓捕下狱,40多次帮助被凌辱和迫害者“民告官”,100多次为弱势群体与专制极权对簿公堂,为此频遭刑棍电击,游街示众,各种陷害,暴力袭击……用悲怆的诗意灵魂结晶《行为艺术下课!》,记录浮世真相,直面残酷怪异,酝酿圣洁的心灵图腾,以自杀的高亢抉择捍卫艺术和人生的绚烂。

   

   受伤的灵魂在煎熬中诉说着大地上的苦难。置之死地而后生,九死一生,严正学以行为艺术的事件化,唤醒了芸芸众生集体健忘的无意识——极权暴政之下,总有高亢的绝地反击,如严正学所说:五体投地的臣民总要成为指点江山的公民。

   

   严正学浪迹精神的天涯,找寻失落的艺术尊严。波西米亚式的人性化,茨冈用流亡的身影诠释人生的轨迹和浪漫。注重内心的精神,把握神秘莫测的内心世界,这更是东方艺术的精魂。

   

   颠覆传统的藩篱,颠覆罪恶的压迫,中国行为艺术大师严正学用流徙的丹青继承并开创了一个崭新的艺术时代。这个珍贵的时代饱含着艺术家对苦难生灵的大悲悯。良知和道义,再次成为艺术家灵魂的至高。

   

   鬼魅魍魉仍在地狱深渊肆虐横行,多少生命沦为卑贱的强权附庸。凄凄惨惨戚戚,非人的莽荒中人的尊严和美何在?东方的沉寂氤氲能否再有电闪雷鸣的力量,使每一个惯常的晨曦显现真正面目和愿景?

   

   蘸满华夏精血的浓墨重彩,走出犬儒杂交卖唱的床榻,穿透狼群的围堵和狂舞,张扬出一颗顶天立地的大无畏魂魄。

   

   “你凝视着‘他’郁闷双眸里闪耀的泪光,望着他转身,蓦然回首,他已将目光投向深邃的远方,在这幽冥空疏的视觉中,寻找美的感受,执着地思索人世的一切。”(节选自《行为艺术下课!》)

   

   

   

   “如此的皮囊下,竟有这般执着的灵魂。”严妻春柳曾这样题词自己的丈夫。

   

   2007年元月21日,严正学在台州市公安局路桥看守所一区103室写下的《与妻书》(“狱中四书”之一,文名为严正学老友黄河清所加)中写道:

   

   “春柳,为夫的先走了……既然夫选择了艺术,既然夫陷入了《形而上行为艺术》中扑、打、滚、爬而不能自拔,就让我无怨无悔地离去。让钟声成为生命长度的量尺,显示生命的价值在历史天平上清晰地展现出它本来的尺度。”

     

   行为艺术的鼻祖法国艺术家科因从高楼张开双臂,拥抱黑色的人世,以肝脑涂地的极致方式成为一朵震撼世界的“恶之花”。

   

   远古的屈原念着香草美人上下求索愤投汨罗,化作一曲慷慨的千古悲歌。不远的海子请求在夜里死去,“死亡之诗/风很美”,让沉重的钢铁压过纯粹的理想家园,远方除了遥远真的一无所有?

   

   严正学在监狱写下《行为艺术下课!》的心灵之作后,在满腔的忧伤和无奈中铺纸捏笔,给爱妻春柳留下了这份“绝命书”,算作对家人的最后遗言。他打算将头伸向如同白色哈达的绞索,让灵魂出窍,走向彼岸,将躯壳留给万恶的人世。

   

   严正学说:“行为艺术”源于完美理想与残缺现实碰撞所形成的心理落差,如今,我被禁锢在无法穿透的黑暗里,从失望到绝望,这是我追求社会正义和公正的结局。

   

   士可杀,不可辱。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在监禁中以身殉道,以死求仁醒世,以死抗议黑恶官员的贪腐迫害,这是结束生命的一种辉煌绚丽的姿态,他要完成最后的行为艺术,为行为艺术下课!

   

   “拉奥孔”将痛苦和扭曲、恐惧和绝望、愤懑和沉闷的现世定格,精神死结的缠绕将显示崇高的美学,祭台在那永恒的一瞬展现无尽的生命庄严。

   

   严正学在《死亡日记》中说:直面世界的堕落和侵入骨髓的淫威和冷酷。我将在禁锢的牢笼中殉命……因言罹祸,绝不言悔!我想,我要走了,我将在星光斑斓中纵歌……明天比今天重要;死亡比苟活重要;明天艺术家死去,行为艺术下课!

   

   亦余心之所善兮,虽九死其犹未悔。严正学老友黄河清赞曰:行为艺术的种种以致宁死殉道的节操,正是堂吉诃德和中国士文化传统的特殊结合。

   

   严正学没有想到的是,逃遁到阴曹地府的他,仍被看守所干警逮了回来,躺在台州三院的抢救室。退去氧气罩的严正学迸发出吼声:“为什么要救活我,醒过来面对的还是这个世界!”

   

   死去活来,他带着沉重的脚镣继续撰写濒临死亡的体验:

   

   “灵魂归去的一刻,五彩缤纷的世界黯然失色,成了黑白的素描。周围的一切都成了静谧的图画,只有我的魂魄仍是行者,踽踽踯躅在孤独悲凉的荒原……”

   

   

   

   严正学与1992年偕同是杰出画家的女儿严隐鸿加盟城市部落“北京圆明园艺术家村”。严正学这样解读“北京圆明园艺术家村”:

   

   “北京圆明园艺术家村成为没有户口、没有工作、没有住处的先锋艺术探索者,被世人称之为‘艺术盲流’,踏上流浪的不归之途。你们不是因失业、贫困、饥馑……而是为了找寻蒙眬中的艺术圣殿,比温饱更为神圣的超越生存的不甚明了的理想——艺术、自由与正义……不管世人如何评论,毁也罢,誉也罢,你们依然是坚韧地履行自己的抉择,你们珍爱这生命的每一瞬间和每一种最宝贵的情愫,顽强地撑起理想的大树……”

   

   1993年,被当代美术史书称为中国首位“盲流”艺术家的严正学被推选为村长,且是人大代表的严正学为抗议当局取缔圆明园艺术家画展,打压艺术家,他被画家村住地的北京公安局海淀公安分局东宫门派出所三名警察毒打致重伤。随后他以《状告北京市公安局侵犯人权》一文拉起了他“民告官行为艺术”的序幕。

   

   女儿严隐鸿这般概述自己的父亲:“给自己定下了这一世上独一无二的行为艺术作品的主题和形式:以公众关心的典型事件为主题,以法律诉讼为形式,从而将一系列社会问题的改善和解决的方法,像艺术作品一样展示于世人,让人们去思考,同时通过这一创作过程中的司法实践促成社会的进步。”

   

   序幕拉开后,当局的各种警告、监视、骚扰和恐吓便紧随其后。“若不撤诉,你将在交通事故中暴死街头!”

   

   严正学没有暴死街头,而他26岁的儿子严溯宇却于1993年11月23日深夜,被一辆未开车灯的汽车撞死,真的暴死街头。

   

   这个事件引发了被官方称为“64后最大的签名呼吁”。据严正学友人马强记述:“迫于声援和誉论,法院为了取消严正学的‘行政诉讼’,竟突然让刑事法庭介入提起公诉,北京当局将此案列为九四中国第一大案,开庭前,竟一夜之间拘捕严的诉讼代理人王家骐及袁红兵、周国强等。北京海淀法院刑事庭立即判警察张弛有期徒刑1年缓期1年而想以此草草结案。1994年4月18日,严正学被抓捕关入北京公安局镶白旗看守所的‘橡皮监狱’。后投入大兴团河监狱,关押在不到两平米的黑牢里(禁闭室)。最后,他被押送(黑龙江)荒无人烟的北大荒的‘北京双河劳教所’。为了摧残他的意志,他们在强劳中对他实施反背铐、电击等酷刑。 随后不久,北京圆明园艺术村被取缔。艺术村的画家有些被拘禁、有的被关押、有的被迁送,更多的,被驱散到中国的各个角落。”

   

   狱中,秘密警察对严正学刨根问底:“为什么说交通事件,而不是交通事故?”此问再次触痛严正学苍老流血的旧伤,只能泪流满面回答:“儿子住在白云新村。每晚必经凤凰山庄拐弯,就在这个拐点上,一辆飞驰而来的货车将骑着摩托车正在拐弯的儿子撞飞,当即毙命。肇事司机承认车没开灯,事件的目击证人毛毛作证,驾室中有两人,另一个人是谁?至今不得而知。货车当夜未装货,也未乘人,司机说去喷漆,深夜下着小雨,椒江有半夜喷漆的地方吗?种种疑点公安没给说法。”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