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严正学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严正学文集]->[严正学:认罪书——狱中“四书”之三]
严正学文集
·《路漫漫》
·阴 阳 陌 路
·《 龙柱下的笑靥 》
严正学《狱中画展》《序》
严正学的画,都是在中国北大荒的“双河监狱”里画的,在高
墙、电纲、铁窗、电警棍下,在污秽的牢狱中,趴在地上一个
局部一个局部地在宣纸上画出来的。这批丙稀水墨画(连同狱
中日记《阴阳陌路》)都是用一层层塑料袋包裹,埋入冰冻的
粪坑中几经周折从铁幕重重的大陆,最黑暗的监狱带回到北京
又展转到各地,才得以举办画展。
·严正学《狱中画展》(1)
·严正学《狱中画展》(2)
·严正学《狱中画展》(3)
·严正学《狱中画展》(4)
·严正学《狱中画展》(5)
·严正学《狱中画展》(6)
·走上真诚的不归路──画家严正学和他的行为艺术(上)
·《民告官是一种行为艺术 》──画家严正学和他的行为艺术(下)
·【行為藝術】嚴正學起訴政府賣淫
·【行为艺术】《 官违法 民要告 》
·【行为艺术】 画家严正学一审输官司得民心
·【行为艺术】公理与法理之战---一起原告没有主体诉讼资格的民告官案
·【行为艺术】公益维权遭遇法律封杀
·【行为艺术】“事不关己”令举报人输了官司
·【行为艺术】中央电视台《今日说法》“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塑造“天安门母亲”在民族的灵魂之中
·『行为艺术』官商勾结狼狈为奸鱼肉百姓!严正学九告司法局终赢官司
回顾:
·『行为艺术』1999北京畫家申請反腐敗示威被拒
·1993年12月23日圆明园画家村村长严正学在法院前的讲话
返回事件:
·【行为艺术】呼吁立即废除劳动教养制度致胡锦涛书记、温家宝总理公开信
·『行为艺术』·颠覆父母官·严正学揭穿公安伪证庭审目击记
·“十面埋伏” 被強暴“秋菊”再遭强暴!
·【行为艺术】枉法裁定"状告公安局"在暗箱中被驳回 严正学赴京起诉"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
·【行为艺术】 决战公、检、法、黑
·『行为艺术』《审判“共产”党 清算“刮民”党》
·【行为艺术】画家严正学当庭揭穿被告公安部门作伪证
·【行为艺术】严正学凶多吉少?
·"中全會前夕中國異見者嚴正學被捕"
·【專欄】鄭貽春:強烈抗議中共秘密逮捕畫家嚴正學
·【行为艺术】著名画家严正学被秘密抓捕
·【行为艺术】四中全会前加紧压制 著名画家严正学被秘密抓捕
·【行为艺术】《审判“共产”党、清算“刮民”党》再次立案
·【行为艺术】《审判“共产”党.清算“刮民”党》现场直播
·【行为艺术】“两会”期间公安部门抓捕、拘禁、施暴案件全国各地多有发生
·【行为艺术】两会期间,著名画家严正学被暴打抓捕……
·【行为艺术】画家严正学遭椒江法院迫害
·【行为艺术】严正学被暴打后塞入铁笼游街示众
·【行为艺术】致习近平的公开信——强烈要求停止侵害严正学先生
·【行为艺术】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关于会员严正学失踪的声明
·【行为艺术】温总理,敬请惩治凶手纠正冤狱释放严正学!
·鲁德成,我愧对你!
·關於強烈要求恢復嚴正學人身自由的緊急呼籲
·【行为艺术】严正学案:“行为艺术”遭遇流氓行为
·【行为艺术】提高执政能力与权力寻租、权力返祖
·【行为艺术】借刀杀人、杀人灭口,谁在制造孙志刚第二? 
·【行为艺术】自古壮士多血泪 敢叫恶魔胆心惊
·【行为艺术】 《“可爱的中国”》
·当代卓越的行为艺术大师 ——《“可爱的中国”》读后感
·【严正学行为艺术】审判柠檬
·【行为艺术】将中共区党委办主任扭送中共公安局
·【行为艺术】公安局长要“告”我
·【行为艺术】国家权力盾牌后的盖世太保
·【行为艺术】行为艺术家严正学被抓7次不改初衷
·【严正学行为艺术】《审判“共产”党 清算“刮民”党》二审审判纪实
·【行为艺术】严正学:用行为艺术揭露中共司法黑暗
·【行为艺术】著名画家严正学退队.揭党文化面目
·【行为艺术】得理不饒惡人 做智慧的中國人
·【行为艺术】我心态平和 因为我看重的不是结果输赢 而是过程
·【行为艺术】因退党、退队遭迫害,毛国良、严正学先生走出台州!
·【参选感言】
·【行为艺术】《将法院告上法院》严正学在椒江法院前险遭车祸!
·【行为艺术】椒江消息两则
·【行为艺术】为孤魂野鬼向中共民政局讨说法!
·【行为艺术】魂归何处?
·【行为艺术】杀鸡之痒!行为艺术家顶风作案,打蠃"拆迁行政强制"官司第一仗!
·【行为艺术】为“中国良心”募捐民心!
·【严正学行为艺术】公安频频在传唤!
·潮起潮落你的聲,雁來雁去你的魂——
·【严正学行为艺术】台州 (绿壳)官
·中国人,都是《九评共产党》 的作者!
·关于《我认识毛泽东的亲生子和私生女 》答XX兄问
·人血不是水,清算何祚庥对中国人的歧视!
·中国鸡的屁(GDP)。裸死!
·惊诧莫名----浙江省发改委主任史久武,昨日坠搂毙命!
·中共跳楼秀──浙江高官史久武
·【行为艺术】《九问共产党?》
·【行为艺术】画家严正学三告“610”
·《台州录壳官》报道后的下文
·【行为艺术】严正学三告“610”《 民 事 上 诉 状 》
·维权女访民从自身开始---将法院告上法院行
·【行為藝術】「亂象」中國雞年末日
·继严正学《官权毁容案》报道后的“举报材料”
·【行为艺术】中南海新华门前绝食,严正学被遣返台州
·新华门前为民请命,严正学被警方带离失踪
·严正学君在哪里?
·《严正学失踪、人间蒸发!》
·《关注、声援严正学,声讨、围剿中共官黑、官恶》
·监视值守已撤,严正学平安回到台州家中
·【行为艺术】乱象·免于恐惧的自由(之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严正学:认罪书——狱中“四书”之三

【狱中“四书”之三】

   (首发稿)

   文章摘要: 艺术应该是社会、历史、人生的投射。既然艺术源于生活,雁过留声,我将我最后的生命熔于我的艺术,舍生取义,就成了我最后的选择。艺术家的离世应不同凡响。慷慨赴死就成了我最后的绝唱,成为为以往种种运动中羁狱自毙,不得好死的游魂野鬼鸣冤叫屈!

   

   作者 : 严正学,

   

   發表時間:12/14/2007

   【黄河清按语:“认罪书”原题为“(我,“形而上艺术”始作俑者)‘认罪书’”,我简化其为“认罪书”。这是严正学在开庭审判前一天(07年4月12日)在右下角印有“台州市公安局路桥分局”稿笺上写的(我,“形而上艺术”始作俑者)《认罪书》,共10页,文末有严正学亲笔签字和指印。现在公布的即据此手稿复印件打印稿,个别标点文字据严正学全权委托有在未违背原意情况下的改动。】

   

   

(我,“形而上艺术”始作俑者)“认罪书”

   

   严正学

   

   一百多年前,法国印象派大师高更四处飘泊来到了南太平洋,浩瀚无际又汹涌澎湃的浪涛把他禁锢在荒蛮的艺术沙漠——一个黑人的岛国塔希堤岛。他画下了生平不朽之作《我是谁?从哪里来、到哪里去?》。

   

   2006年10月18日,我被抓捕,在禁锢的监狱里,我凝视着牢顶长夜不灭的狱灯,反反复复地对自己作着同样的凝问。

   

   人类从莽莽的丛林中走出,道路就与人生命运休戚相关。我走的是一条“形而上艺术”的道路。“形而上者谓之道”,相传伏羲、文王、周公、孔子合著的《易经•系辞》中这样说。从摇篮到坟墓,飘泊,一直是我寻求“净界”的生存方式。还有艺术的“净土世界”吗?在混沌中探索的我,于迟暮之年,第十三次跌入囹圄,而面对三日后审判法槌下的生杀予夺……

   

   人生不过是“一枕黄粱”,南柯一梦,咎由自取。我的所作所为铸成了今日羁狱的事实。往事并不如烟,令人感慨万千。以下,我以书面方式,从六个方面写下自己的悔恨和对自己过去罪错的检讨:

   

   一、我对过去违法行为性质和后果的认识。

   二、所谓的“行为艺术”及我的思想根源和作为。

   三、关于激进维权危害国家安定、社会和谐及其严重的后果。

   四、对不思悔改自缢行为的认识和检讨。

   五、看守所以及办案人员对我思想认识的转化所付出的耐心和辛劳。

   六、珍惜自己的第二次生命和对自己今后人生的展望。

   

(一)、我对过去违法行为性质和后果的认识。

   

   “欲除烦恼须无我,各有前因莫羡人。”在这里,我想重复列夫•托尔斯泰的话:“大多数人都想改造这个世界,但极少数人想到改造自己。”人生象一场战争,跟自己作战是最关键的、也是最难打的战役。如果走不出心灵的监狱,那么只能把牢房作为永远的归宿。

   我在独立中文笔会网站《严正学文集》中,被结集的约有100多篇文章,约有近100万文字。我的文章大多是以纪实形式对过去人生的回忆和记述,涉及政治的很少,指责和批评政府的不多,但确有一些是针对具体的人或事,批评地方政府,指控政府官员,甚至谩骂地方政权的黑社会化。许多言论对先行法律制度提出质疑,对司法公正、吏治腐败、官员贪渎进行无所顾忌的蔑视和诋毁,以及对访民的冤屈没有进行调查就主观臆断,为其鸣冤叫屈,并以伸张正义和为民请命的极端方式,声明到中南海新华门进行接力绝食。特别对台州水利局杨春红被毁容案件和温岭市李加如诽谤案进行刻意的宣传,指控办案机关不公,将个别问题整体化;以及对《台州晚报》吴湘湖命案处理施加压力,并大肆宣扬。我的这些行为给政府的司法制度建设特别对地方政府的信誉造成了持续的损害和干扰。

   

   我站在对立的立场,颐指斥责地方政府的官员,不仅仅妨碍了他们的日常工作,也混淆了视听。我的这些所作所为具有极端自由主义的我行我素,是苏俄时代克鲁泡特金的追随者,因为我的言行透析出的是无政府主义的思辩。

   

   我所实施的行为事实如下:

   

   (1)、1998年以来,我确实多次与组织“中国民主党”前身“徐文立工作室”的人员有过接触,亦曾被该工作室相邀,两次欲去他们组办的“论坛”主讲《现代艺术•毕加索》和《凡高——一个百年后才被认识的天才》。但因为我和北京市公安局打过行政官司,并致使他们的警官获刑所造成的知名度,使我两次欲进入小区时,均被值勤的便衣在登记身份证时阻拒,无法入内。

   

   我当时认为,中国经济改革的成功,接踵而来的政治改革已发端。这些标志着明显的、公开的组织“在野党”的作为是政治宽容的体现。因为不是地下的,所以也无所顾忌地去和他们接触‘其目的除了向他们索取期刊、批评现政权的文章资料,还有一个想法是通过近距离的观察写一本《中国异端》的书;以后去了美国,亦是抱有此目的。但近距离接触,使我看清了他们有些人仅是民主招牌下对政治的玩弄,有些甚至是极端自私的政客。民主只是口号,而不是终极目的。以后我就很少与他们接触。

   

   约1998年11月,徐文立之妻出小区在白广路口,在给我《民主党资料》时,给我看一幅样稿,说他们在征集民主党党旗、党徽等等,要在第五期《民主党资料》中刊出并在全球公开征稿,并要我对此样稿提些意见。当时民主党组织是公开的,政府并未定性其为反动组织。我也没有更高的政治认识,我只是借口自己是搞纯绘画的,现在专注研究抽象水墨和“形而上绘画”,不会搞设计予以拒绝;但我“好为人师”,也对样稿随便说了句:“为什么是27颗星星,是什么意思?28颗还可有‘易’的味道,是28宿。”其实,我自己也不知道28宿是什么意思,只是顺口说说而已。有文革的经历,当时战斗队一夜之间就涌出了数以万计之多,都是拉山头结党营私的结果。我的谗口饶舌一句话,就被认为是参加党旗党徽的讨论是不切实际的。徐文立被抓捕判刑后,约2002年,中美人权外交,徐被保外就医全家去了美国。2003年9月,我去美国在纽约第一银行画廊举办我的个人画展。为了能长期在美国搞艺术创作,在徐文立夫妇来我的画展看画时,我向其要求为我办绿卡写一张回国会遭迫害的证明。后来,他让王希哲先写,自己亦写一张。因为都没有章,我怕不成,又通过美国政府和中国(政府)的人权外交去美国的XXX夫妇,请他让刘青根据徐、王的证明写一张以中国人权出面的证明。这就是三张证明的来历。

   

   (2)、2003年9月24日,我到美国后,刚安排好住地,就听说28日下午在纽约法拉盛喜来登酒店六楼有“中国问题研讨会”。我想见识一下流亡国外的所谓“精英”们的研讨会,就在28日下午去了该酒店。由于我住在曼哈顿,坐了地铁去已是他们快结束的时间。进入会场,经人一介绍说我是前北京圆明园画家村的村长,大家就围着我要我说说当年圆明园的情况。因为圆明园画家村在国外有较高的知名度,盛情难却,我也就口无遮拦地发表当年百余诗人、摇滚乐手、画家在圆明园生活以及最后被取缔和我因搞“民告官行为艺术”,起诉北京公安局违法行政侵犯人权的情况。最后也谈了自己被关押北大荒强劳而遭六根电警棍同时电击的虐待、体罚的遭遇。讲完后就随便坐下。我也不在乎记者的闪光灯。后来回国后,才知发言的照片刊登在网上。国保警官告诉我,我的旁边坐着严家其,这边坐的是刘青、胡平。这些人过去我在国内都是不认识的,以后也没有联系过。而且记者只是断章取义拿我的讲话刊出,未经我核对过。在这时,我才发现国保警官给我看的照片上面的横额写的是“江泽民与政治腐败”。我参加过一次研讨会后,当时就后悔,以后在美国6个多月,就再也没有参加过几乎每周都有的这种政治性的研讨会。但就这一次而言,证明我这个人没有立场、敌我不分,而且对赤裸裸诋毁国家领导人的所谓研讨会不抵制、不拒绝参加。

   

   (3)、关于参加独立中文笔会问题。

   

   2003年在美国华盛顿遇见国内著名作家郑义(原《老井》电影、《红枫》电影作家),后又遇曾在圆明园画家村的贵州著名诗人黄翔。他们介绍独立中文笔会是属于联合国教科文组下“国际独立笔会”的,中国在上世纪三十年代由蔡元培领头已加入。我没有经过任何的查询,就同意由他们作介绍人加入了这一笔会。笔会一直没有任何活动。约至2005年,笔会进行换届选举,通知我要参加笔会活动,并补交了上几年的会员费每年200元。笔会在境外网站——《博讯》网专门设立文学园地,其中有我的《严正学文集》网页。我通过网站信箱将即兴写成的文章用E-mail发去,由他们征集张贴在我的文集上。这些文章既没有稿费,也会随便被网刊转载。我至今共收过300美元稿费,100美元是笔会给的,另外200美元是笔会会友约稿写关于“温岭农会”文章的稿酬。

   

   我的文章应该“文责自负”。该笔会未被中国政府定性。今后我也不会再写政治性的文章。因为我本来与政治无关。我矢志不移的是艺术上有所作为。而且我从无学过有关的政治、哲学、法律的知识。我对政治一窍不通,只有盲目追求民主的理想和愿望。我写政论文章不仅仅是班门弄斧,也是咎由自取的自我坑害。我还认为:政治上只有对手,没有朋友。因为政治上只有利益和利害的冲突,以及权利和权力之争,或尔虞我诈的利用和被利用。毛泽东说过,英国是君主制、美国印度是总统制、尼泊尔是王国、中国古代是三皇五帝。总统制、国王制、君主制以及所谓的资产阶级民主制,这些都是形式,问题在于如何管理好国家。我本来就不懂政治,再写政治性文章违背了我远离政治的初衷。

   

   (4)、2004年以来,我确实租用台州市路桥区章苑新村37幢1单元102室陈素君家的一间屋作为我的工作室,在那里利用一些热点、敏感事件,不作调查核实,就撰写文章发表,造成了有些文章捏造了事实、歪曲了是非,给地方政府的形象抹黑,同时也不负责任地诋毁了相关政府官员。这些文章对政府工作造成了干扰和伤害。关于其中一篇被认为较严重的“《关于我认识毛泽东的亲生子和私生女》答XX兄”的文章,我想作出如下的说明。因为传说中毛泽东之子曾是黄岩建设局绘图员,叫汪洋,是我过去的朋友。我也亲自见过他因此而精神失常,拒医不吃药的经过。我写这篇文章初衷是对中国人根深蒂固的权力崇拜和血统论作批判,连口口声声喊着民主的人也不例外。整篇文章没有一处是捏造的。写文章之前,我作了大量的调查和文献资料、历史事实的核对。我记得文献有记载:毛主席和贺子珍的儿子毛岸龙生于上世纪卅年代,小名毛毛。红军长征前毛泽东将三岁的毛毛交给毛泽覃、贺怡(贺子珍妹妹)夫妇,后寄养当地老百姓抚养,第二年毛泽覃牺牲,贺怡被捕,毛毛从此就找不到了。贺子珍从苏联回国后一直住在上海,由陈毅安排担任上海虹口区组织部委员。解放后贺子珍妹妹贺怡为寻找毛毛因翻车坠河丧命。所以上海《解放日报》记者一直在江、浙、江西一带查访毛岸龙的下落。文革前和初期,该报记者调查了汪洋,并抽取血样。可想而知,汪洋的心理落差导致精神失常。根据文献,陶铸夫人曾志文章(记述):毛泽东在庐山会议时会见过贺子珍,回来后叹息说:“她(贺子珍)大脑还有毛病。她说王明要害我,我吃药,她来抢,说是毒药。她说她不吃药,永远不吃药。”这些话说得和汪洋一模一样。只是后来文革时期江青把持,此事就没有调查下去,也没有结果。汪洋之妻俞荪燕现仍住在十里铺。你们可以去查证。至于自称私生女的人原住北京,北京的许多朋友都听过她自夸。我所以写这篇文章的动机,只是叙事,没有贬低毛主席的故意。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