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严正学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严正学文集]->[严正学:下课书——狱中“四书”之二]
严正学文集
·【行为艺术】《 官违法 民要告 》
·【行为艺术】 画家严正学一审输官司得民心
·【行为艺术】公理与法理之战---一起原告没有主体诉讼资格的民告官案
·【行为艺术】公益维权遭遇法律封杀
·【行为艺术】“事不关己”令举报人输了官司
·【行为艺术】中央电视台《今日说法》“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塑造“天安门母亲”在民族的灵魂之中
·『行为艺术』官商勾结狼狈为奸鱼肉百姓!严正学九告司法局终赢官司
回顾:
·『行为艺术』1999北京畫家申請反腐敗示威被拒
·1993年12月23日圆明园画家村村长严正学在法院前的讲话
返回事件:
·【行为艺术】呼吁立即废除劳动教养制度致胡锦涛书记、温家宝总理公开信
·『行为艺术』·颠覆父母官·严正学揭穿公安伪证庭审目击记
·“十面埋伏” 被強暴“秋菊”再遭强暴!
·【行为艺术】枉法裁定"状告公安局"在暗箱中被驳回 严正学赴京起诉"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
·【行为艺术】 决战公、检、法、黑
·『行为艺术』《审判“共产”党 清算“刮民”党》
·【行为艺术】画家严正学当庭揭穿被告公安部门作伪证
·【行为艺术】严正学凶多吉少?
·"中全會前夕中國異見者嚴正學被捕"
·【專欄】鄭貽春:強烈抗議中共秘密逮捕畫家嚴正學
·【行为艺术】著名画家严正学被秘密抓捕
·【行为艺术】四中全会前加紧压制 著名画家严正学被秘密抓捕
·【行为艺术】《审判“共产”党、清算“刮民”党》再次立案
·【行为艺术】《审判“共产”党.清算“刮民”党》现场直播
·【行为艺术】“两会”期间公安部门抓捕、拘禁、施暴案件全国各地多有发生
·【行为艺术】两会期间,著名画家严正学被暴打抓捕……
·【行为艺术】画家严正学遭椒江法院迫害
·【行为艺术】严正学被暴打后塞入铁笼游街示众
·【行为艺术】致习近平的公开信——强烈要求停止侵害严正学先生
·【行为艺术】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关于会员严正学失踪的声明
·【行为艺术】温总理,敬请惩治凶手纠正冤狱释放严正学!
·鲁德成,我愧对你!
·關於強烈要求恢復嚴正學人身自由的緊急呼籲
·【行为艺术】严正学案:“行为艺术”遭遇流氓行为
·【行为艺术】提高执政能力与权力寻租、权力返祖
·【行为艺术】借刀杀人、杀人灭口,谁在制造孙志刚第二? 
·【行为艺术】自古壮士多血泪 敢叫恶魔胆心惊
·【行为艺术】 《“可爱的中国”》
·当代卓越的行为艺术大师 ——《“可爱的中国”》读后感
·【严正学行为艺术】审判柠檬
·【行为艺术】将中共区党委办主任扭送中共公安局
·【行为艺术】公安局长要“告”我
·【行为艺术】国家权力盾牌后的盖世太保
·【行为艺术】行为艺术家严正学被抓7次不改初衷
·【严正学行为艺术】《审判“共产”党 清算“刮民”党》二审审判纪实
·【行为艺术】严正学:用行为艺术揭露中共司法黑暗
·【行为艺术】著名画家严正学退队.揭党文化面目
·【行为艺术】得理不饒惡人 做智慧的中國人
·【行为艺术】我心态平和 因为我看重的不是结果输赢 而是过程
·【行为艺术】因退党、退队遭迫害,毛国良、严正学先生走出台州!
·【参选感言】
·【行为艺术】《将法院告上法院》严正学在椒江法院前险遭车祸!
·【行为艺术】椒江消息两则
·【行为艺术】为孤魂野鬼向中共民政局讨说法!
·【行为艺术】魂归何处?
·【行为艺术】杀鸡之痒!行为艺术家顶风作案,打蠃"拆迁行政强制"官司第一仗!
·【行为艺术】为“中国良心”募捐民心!
·【严正学行为艺术】公安频频在传唤!
·潮起潮落你的聲,雁來雁去你的魂——
·【严正学行为艺术】台州 (绿壳)官
·中国人,都是《九评共产党》 的作者!
·关于《我认识毛泽东的亲生子和私生女 》答XX兄问
·人血不是水,清算何祚庥对中国人的歧视!
·中国鸡的屁(GDP)。裸死!
·惊诧莫名----浙江省发改委主任史久武,昨日坠搂毙命!
·中共跳楼秀──浙江高官史久武
·【行为艺术】《九问共产党?》
·【行为艺术】画家严正学三告“610”
·《台州录壳官》报道后的下文
·【行为艺术】严正学三告“610”《 民 事 上 诉 状 》
·维权女访民从自身开始---将法院告上法院行
·【行為藝術】「亂象」中國雞年末日
·继严正学《官权毁容案》报道后的“举报材料”
·【行为艺术】中南海新华门前绝食,严正学被遣返台州
·新华门前为民请命,严正学被警方带离失踪
·严正学君在哪里?
·《严正学失踪、人间蒸发!》
·《关注、声援严正学,声讨、围剿中共官黑、官恶》
·监视值守已撤,严正学平安回到台州家中
·【行为艺术】乱象·免于恐惧的自由(之一)
·【行为艺术】乱象·免于恐惧的自由 (之二)
·【行为艺术】乱象·免于恐惧的自由 (之三)
·【行为艺术】乱象·免于恐惧的自由 (之四)
·行为艺术家严正学谈失踪
·【行为艺术】“乱象”.中国狗年愚人节
·【行为艺术--围剿中共黑恶官员】我是党棍我怕谁!
·全力支持严正学民告官的维权行动!
·【行为艺术】“乱象” 。鸡年鸡宴与狗年狗官
·【行为艺术“围剿中共黑恶官员”】老劳模怒斥“私闯民宅”公安员
·支持大陆法院开审恶警谢勤建!声援维权人士杨春红、王妙增、严正学!
·【行为艺术—围剿中共黑、恶官员】
·《来自浙东农村组建农会的考察报告》
·【严正学行为艺术】《千夫所指谬信权!》
·【行为艺术】《帮小涛烤热狗!》
·严正学被限制人身自由
·赵昕被限制人身自由 遣返云南!
·行为艺术家严正学再次被限制人身自由
·严正学被警方遣返台州
·严正学抗议遭非法拘禁,邓焕武被警方传唤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严正学:下课书——狱中“四书”之二

   (首发稿)

   文章摘要: 想到欲死无门,当天我流不出一滴眼泪。为什么要复活?醒来后面对的仍是这个世界!

   

   作者 : 严正学,

   

   發表時間:12/8/2007

   【黄河清按语:“下课书”原题为“《行为艺术下课!》——我的检查”,我简化其为“下课书”。这是严正学在狱中自缢后第二天(07年元月24日)在右下角印有“台州市公安局路桥分局”稿笺上写的,共2页,文末有严正学亲笔签名和指印。现在公布的即据此手稿复印件打印稿,个别标点文字据严正学全权委托有在未违背原意情况下的改动。】

   

《行为艺术下课!》——我的检查

   

   市局领导、胡支队长、看守所所长:

   奈何路,奈何桥,路桥西行。我被押入看守所,就想着末日降临了。一个画家,不能超脱现实,不去涂抹丹青、弄墨泼彩,竟不务正业、不自量力地搞什么“行为艺术”……把官场抹黑,道听途说写文章,就成了犯有“颠覆国家政权”弥天大罪的人,自以为是,一意孤行,走上了绝路。

   整整96个日日夜夜,我在囚禁中作着触及灵魂的反省和悔悟。但为时已晚。我陷入“政治”的漩涡中,许多问题,即使我满身是嘴也说不明,连主办此案的王爱军警官在18日也说:“你是跳下黄河也洗不清……”

   2007年元月20日,星期六,这天下午和晚上我心烦意乱想得很多。往事如烟,艺术人生如电视屏幕,许多艺术家走马灯似地闯入我的脑海。马雅可夫斯基饮弹身亡;三毛浴缸中销魂;现代诗魂海子卧轨粉身碎骨;万人追捧的歌星张国荣跳楼殒命;一代文豪王国维、老舍沉湖自尽;我还亲眼目睹我的老师——浙江美院油画系主任于长拱刀片割颈;以及世界美术史上最可悲的凡高,一百多年前的秋天,凡高正站在麦田中,用手枪子弹穿透自己的胸膛……还有许多艺术另类,我不想再一一列举。希望你们能从另一视角分析我的自缢是《行为艺术下课》,它跟看守所、干警和值班班长无任何干系。因我的作为而牵连无辜,我的灵魂将永不安宁。

   我们每一个人,原本都是长着翅膀在太空游弋的天使。

   六十四年前,我折断了翅膀跌落凡尘,无力回天,受尽了人世的苦难。如今,只有死亡才是回归天堂的唯一之路。“行为艺术”已到了非下课不可的时候。灵魂归去,义无反顾。

   2007年元月22日凌晨,又是一个彻夜无眠,看着铁窗由暗变亮。肾挫伤的腰背酸痛,两膝骨刺胀痛,头晕骨椎胀,还有便秘引起肚饱腹胀一起袭来。我无法忍受,不知道今天又如何能熬到天黑!忧郁、烦躁、焦虑不安的煎熬真比死还难受。

   6时30分,起床哨子吹响,约七时,值班协警开启监室和放风场间的铁门。我跟着两个在押人员到放风场,把昨天因下雨未晾晒好的被套挂好。两个在押人员抬起长凳回监室后,“咣嘡”一声铁门就关闭了。我独自一人被隔绝在放风场。我想,是老天助我,别离尘埃,别无选择,以“行为艺术”安身立命的我到了该了断人世的一切——《行为艺术下课》!

   协警的脚步声远去,“咣嘡”之声仍在我耳际盘桓。这是我人生最后的绝唱,丧钟正为我敲响!!!是非曲直、恩怨情仇对我还有什么意义,带着跳下黄河也洗不清的灵肉,去接受地狱的最后审判。我是个现代艺术家,是“行为艺术”的实践者。我追求艺术的一生构成了我“行为艺术”的总和。《行为艺术下课》为我的人生圈上了句号!人世的一切不再重要:世人的评论,世俗的牵挂,世间的审判以及名、利、禄、金钱、地位都不过是身外之物,家庭、子女、情爱、亲朋……人世间的一切都不再是我赴死的羁绊。自由的丧失,就是艺术的终结。艺术家苟活就成了行尸走肉。我就是我!我行我素,走完我的人生。

   我把洁白有如吉祥的哈达一样的绞索套上颈项,没有半秒钟的犹豫和留恋,腿一蹬,就悬挂在放风场上空,用钢筋焊接成的十字天网下。

   万籁俱寂,濒临死亡的体验没有痛苦、没有挣扎,静静地灵魂出窍,脑海是一片空白,犹如银色的雪原。游魂归去,越飘越远,渐远渐凉,越走越亮……

   生与死,我选择了后者。因为我跨不过眼前的坎,像坠入迷宫;第二,作为现代艺术的探索者和实践者,艺术家的标新立异包括他的人生、艺术和生死。翻开《现代艺术史》,艺术史家有不少这样的评论:“艺术家是介于正常人和精神病人之间的人!”如今,我却成了这句评语的注脚。是的,艺术张扬个性和创造,特立独行,才使艺术家在世俗中显得行为怪异而不可理喻,包括与众不同的离世。

   过了奈何桥,真是虚无飘渺,三魂出窍,七魄归天。我有些快意。万劫不复,死亡真是真正的解脱。若存若亡,惚兮恍兮,在黄泉路上飘然远去……没有想到的是,逃遁到阴曹地府的我,仍被看守所干警逮了回来。我被拽回奈何桥,在阴阳之界沉浮,只觉得我被人和鬼推拉着。返回阳世的路真长、真颠、真苦。我身躯抽搐、痉挛、反弹,在垂死挣扎中快要被扯成碎片……这种痛苦是我一生中从未体验过的。待我有些知觉,模糊地认出所长、干警和医生时,已躺在台州三院的抢救室。想到欲死无门,当天我流不出一滴眼泪。为什么要复活?醒来后面对的仍是这个世界!

   也许,我在害己害人;也许,我是错上加错。看守所把我从死亡线上拉回,给了我第二次生命。第二天,我抑制不住情绪对着狱室中十六个狱友默默流泪,呜咽着写下上述文字。难道我是在证实:我尚不是铁石心肠的艺术另类吗?

   这是我的检查。

   

   台州市公安局路桥看守所一区103室

   严正学(指印)

   2007年元月24日

(2011/02/16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