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沛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沛文集]->[刘晓波有敌人的证据]
徐沛文集
·民国君子 — 陈立夫
·阎锡山与九尾狐狸精
· 邓丽君的“中国梦”
·用邓丽君照照马克思
·共产难民-各有选择
·“文革”岂止五十年?
共产党是制造民族分裂的罪魁祸首
·一本西藏画册
·愿当藏人
·生在藏区
·致达赖喇嘛的公开信
·汉藏本一家
·从西藏被“汉化”谈起
·民运健将知多少?—兼评首届藏汉对话
·不自由毋宁死   — 为焚身的藏民而作
·达赖喇嘛与中华民国
·用心眼看西藏
·笑迎热比娅
·可敬的热比娅与可悲的白岩松
·与流亡藏人对话
·致藏族同胞 —谈“中间道路”
今生乐做中国人
·今生乐做中国人
·不同的文化 相似的智慧
·被“圈养”的铁凝
· 宋氏三姐妹与浦氏三姐妹
·法兰克福书展上的红牢囚徒
·关不住的中国精神 从思想牢笼到监狱
·洋人与我
抵制共特伪类
·宋庆龄与史沫特莱
·高瞻远瞩
·走马观花(刘荻-刘衡)
·异议五毛—不锈钢老鼠刘荻
·关于雪峰
·鉴别真伪—认清《多维》
·漫话“共特”、民运、“六四”以及法轮功
·谁是共特?
·笑谈共特
·回敬韦石—再谈共特
·有人盗用徐沛名义
·我笔写我心 — 想起赵达功
·谁有“毛”病?(袁红冰—刘路)
·走马观花(余杰-老舍)
·解读艺术家严正学的狱外新作
·共产囚徒种种 — 响应唐柏桥声援力虹
·余杰和丁子霖之我见
·先父与《金陵春梦》
·回头看三毛
·透视琼瑶现象
·“七君子”的真相
·以廖天琪与吴弘达为戒
·曾节明终于自暴其丑
·廖亦武必须当心
当心小毛泽东
·在比较中鉴别真伪—看穿刘晓波的过程
·刘晓波是诗人吗?
·没有正义的和平是中共的河蟹
·为了和平的炸药 — 屠龙者毕尔曼
·白梅笑傲刘无敌
·白梅笑傲刘太监
·白梅笑傲刘无常
·白梅笑傲刘影帝
·白梅笑傲败类刘
·刘晓波与共特
·因“诺奖门”致一刘晓波拥趸
·写给草泥马
·红牢囚徒与独立笔会
·无名英雄与无耻之徒
·哈维尔的人生荒诞剧
他山之玉
·为什么汪红雨认为刘晓波是个共特?
·唐柏桥驳斥一刘晓波拥趸
·不与刘晓波为伍的万之(陈迈平)
·索尔仁尼琴:莫要靠谎言过日子
·刘晓波有敌人的证据
·当心劣迹斑斑的余杰
·李建军评莫言的《檀香刑》
·“帝国应该分裂”还是“中共该解体”?
·批评廖亦武的好文
·陈迈平因莫言答廖亦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刘晓波有敌人的证据

拿下陈高郭,否则就拒签
   
   ——刘晓波在06年奥运人道救援案中的行为及其书证
   
   高 寒

   
   
   
    应奥地利汉学家马丁先生——由贝岭经三妹转来——之要求,我现在为我所亲历和经手的下列事件作证:
   
    刘晓波在2006年10月的奥运人道救援活动中,一再坚持要去除掉高智晟、郭飞雄和陈光诚的名字;达不到其要求,他就坚拒签名支持。
   
    我作为当年“高智晟郭飞雄法律救援团”发起、筹划、并负责这一次奥运救援活动的当事人,作为该救援网站的设计人、救援信的起草人和与“救援团”海内外成员通信的联络人,现特就此事作简要说明如下:
   
    2006年8月15日 高智晟被捕。
   
    8月25日:“高智晟法律后援团”成立。
   
    2006年9月14日 郭飞雄被捕。
   
    2006年9月19日-23日“高智晟法律后援团”酝酿改名为“高智晟郭飞雄法律后援团”,我并以此名义起草致奥运会主席罗格的人道救援信。
   
    2006年10月3日,三易其稿的人道救援信向全团人员发出征求意见和签名,并限三天之内答复。同时,我委托王军涛、胡平作刘晓波的工作,希望他能捐弃前嫌,共同站在人道主义的旗帜下来领衔这一次签名。
   
   
   
   2006年10月4日刘晓波将原人道救援信函中的“陈光诚、高智晟、郭飞雄”三个人的名字全数删除,并交由胡平,径向全球发起签名。
   
   
   
   2006年10月5日我在读到《民主论坛》、《博讯新闻》和《自由中国》所同时发表的署名“刘晓波”、且全然删除掉陈、高、郭姓名的另一个版本的“致罗格信”后,才知晓此事。
   
   
   
   刘晓波、胡平抢在我们之前向全球发起征签这一份删除陈、高、郭个案的另版“致罗格”信,显然是想用先下手为强的方式,迫使我们放弃原定的通过陈、高、郭这三桩典型个案来推动中国人权改善的方案。在他们的另版“致罗格信”正背着我们广为散发,而我们自己的原版公开信,则还在按部就班地内部征求意见的时刻,面对这种突然出现的、以既成事实来强迫我们撤销原方案的局面,如果我们直接去与之争辩“救个案还是救全体”,就只会陷入一种似乎“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窘境。而如果再延缓一天、半天,那我们就只好面临:要么接受他们“拿下陈高郭”的既成事实;要么就得忍受“双胞胎”的丑闻。
   
   
   
   于是,在与胡平交涉未果——他居然大言不惭地声称:无论搞成多少“胎”他都无所谓——之后,于是,我当机立断,直接找刘晓波,从源头上来制止此举。因为,典型个案的意义就在于其代表性:如果都是典型也就等于没有典型。
   
   
   
   但我径直找刘晓波,却根本就不去与之争辩他该不该拿下陈高郭,而是打破我过去多次起草这类大型救援公开信均从不署名的常规,在第一时间将署上有“执笔人:高寒”字样的原版“致罗格”信函放到他面前。从而让刘晓波知道,尽管他或许事先并不知道此稿是出自我的手笔,但现在已经在网络上公开广泛流传的署有“刘晓波”名字的另版“致罗格”信函,若在我这一份原版公开信面世后,他将面临何等尴尬!
   
   
   
   正是我的这一暗示其有“剽窃”嫌疑的打破常规举动,让刘晓波知难而退,没敢再坚持他们的那个拿下“陈、高、郭”名字的方案了。他尽速通知各媒体撤稿,并立即停止其已全速运转起来的全球征签活动。
   
   
   
   就这样,“陈光诚、高智晟、郭飞雄”三个英雄的名字保住了!刘晓波、胡平们的“双胞胎”案也胎死腹中了!
   
   
   
   然而,刘晓波见其“删除陈高郭”的方案未得逞,便以种种不成其为理由的理由(所谓签署名单中有他所不喜欢的人)而拒绝在这一道救援公开信上签名,同时,他还影响一批人也拒绝签名支持。
   
   
   
   尽管如此,当时,我们则以“救人为大”之大局,未立即对刘晓波的排除异己行径,作任何到清和追究。
   
   
   
   以下是我在2006年10月5日与刘晓波的两轮四封往来信函及其附件。这些资料均在2007年夏的“民运网络整风”中予以公开过:
   
   
   
   
   
   发件人
   
   Han Gao <[email protected]>
   
   
   
   发送至
   
   刘晓波 ,
   刘晓波
   
   日期
   
   2006年10月5日 下午8:36
   
   主题
   
   想直接与你沟通一下
   
   邮送域
   
   gmail.com
   
   隐藏详细信息 06-10-5
   
   晓波:
   
    你好!
   
   今天看到你在洪哲胜的《民主论坛》上发的稿件(附后),才知道原来你是用的我起草的底稿。为筹备此事,我们忙前忙后紧张地干了近一月。建网站、搞论坛,几易其稿(茉莉和吴仁华都帮我改过稿),许多人都有参与。本来,我是希望大家能站在人道主义的旗帜下,救人要紧,故刻意以国内的口径起草了这份信稿。希望从刘晓波到袁红冰都能够接受。考虑到前一段时间大家的争论有点伤了和气,故我特地请军涛和胡平来征求你的签名。希望能运用你在国内的影响,拉出一个海内外联手的民间大阵容来,联合国际资源以强压中共放人。
   
   
   
   据说,你不愿信中含有高智晟、郭飞熊的名字。提出,要是其他人又提出要营救另外的人咋办?我在这里不想与你讨论此议是否成立,但我希望,如果你无法接受我起草的这个从典型个案入手压中共的信稿,至少你应该是自己去另外起草一份签名稿。但话虽这么说,就我对你不多的了解,我至今还倾向于认为你恐怕是无心之失。即是说,你或许压根儿就不知道此稿是由我起草以及是我主动委托军涛和胡平来作你的工作。或许,误会就出在这里。如真如此,我现在丝毫没有要来责备你的意思,我只是希望你明白此事的原委后,明白目前这种的"同一份稿闹出双胞胎"的局面对大家的尴尬。至少目前,我是希望我们能私下妥贴处理此事,千万不要让我们的博弈对手又看笑话。趁现在此事知道的人还少,也还没有什么大的后果,我想迅速直接与你私下沟通一下。看看怎么处理为好?
   
   
   
   望知道此事的人越少越好。我相信如果我们能直接私下沟通,就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你看呢?
   
   希望读到你的回复!
   
   高寒
   
   
   
   -----------------------------
   
   
   
   以下是我的原稿和你在《民主论坛》发表的信稿:
   
    (一)我的原稿:
   
    请象关注当年南非人权那样关注今日中国人权
   
   ——致国际奥委会主席罗格先生的公开信
   
   
   
   尊敬的国际奥委会主席罗格先生:
   
    您好 !
   
   
   
   在今年 4月国际奥委首尔会议上,您在谈到2008 年北京奥运的时候,表达了对中国人权的关注和期待。但那以后,中国的人权状况却更加恶化了。
   
   
   
   在今天的中国,不仅一般民众的宪法权利得不到保障,就连专职为他人维护权利的律师和法律工作者的人权也得不到保障。继今年 3月著名 盲人维权代表陈光诚失去自由后,八月,专程为陈光诚出庭提供法律支援的著名律师高智晟也在山东当地被捕。九月,为给高智晟律师组织法律后援团著名民间法律工作者郭飞熊先生也遭无理逮捕了。还只是近半年来一系列人权恶化事件中的 3个典型案例而已。
   
   
   
   在中国,陈光诚先生以维护残疾人和农民的人权而知名,高智晟律师则以维护中国底层民众的信仰自由而著称,而郭飞熊先生,以维护中国农民的选举权、提出"非暴力、不流血、无敌人"的维权口号而闻名。他们三人要维护的人权和公民权,本来都明明白白地写在中国的宪法上,写在中国的法律上。但是,谁要去兑现它和维护它,谁就要遭到打击和迫害。高智晟律师先是其事务所被停业,随后他又遭到羁押;郭飞熊先生则数度入狱,并遭殴打和刑讯,目前仍处于绝食绝水状态。而陈光诚先生则是在其辩护律师遭无端羁押的状态下被庭审判刑。在他们之前遭到迫害或被捕的,还有人权律师郑恩宠、杨在新、郭国汀、……等一长串名字。
   
   
   
   现在离 2008年北京奥运会已不足两年了,中国政府正在为展示中国歌舞升平的景象而预作安排了。所以,其需要提前将批评政府的声音压下去。这便是他们今天要大规模镇压民间维权运动的原因,便是他们急于要对陈光诚、高智晟、郭飞熊枪打出头鸟的原因。
   
   
   
   在这新一轮镇压中,外国媒体也遭池鱼之殃,也受到多年来从未有过的钳制。上个月颁发的一份遭广泛抗议的对外国通讯社的《管理办法》就是其明证。这在在说明,今天对中国著名维权领袖陈光诚、高智晟和郭飞熊的镇压,不过是一个广泛计划的一部分,该计划真可谓"北京 08奥运前的提前清场"。
   
   
   
   我们当然欢迎中国的社会和谐,我们也乐见中国的歌舞升平,我们更非无条件反对北京奥运。但是, 2008年北京奥运必须恪守奥林匹克宪章,必须恪守奥运宪章导言中有关不得借政见或信仰不同而行歧视搞迫害之普世人权准则。因此,北京奥运的"和谐",决不能以中国人的人权被剥夺为代价,决不能以中国维权事业的"万马齐喑"为代价。
   
   
   
   我们清楚地记得,当年全世界面对北京申奥时的重重疑虑;我们也清楚地记得,当年北京为申奥成功而作出的信誓旦旦;我们还清楚地记得,包括国际奥委前主席萨马兰奇和您在内的许多友人对中国改善人权的殷切期待。但是,五年过去了,中国的人权状况究竟改善了多少?陈光诚高智晟郭飞熊今天的入狱难道不就是一个清晰的指标?
   
   
   
   罗格 先生:我们注意到,国际奥委前主席萨马兰奇曾多次提起过,1988年的汉城奥运会是韩国历史的转折点;我们也注意到,在今年首尔会上,您更骄傲地提到了国际奥委当年持续 30年抵制南非种族隔离体制的举世成就。还是在这个会议上,您明确地向北京提出"奥运会的宗旨十分明确,希望看到人权得到尊重。"正是基于此,我们给您写了这封信。
   
   
   
   尽管我们深知国际奥委会不是政治组织,也不是人权组织,但本着奥林匹克宪章对人道主义和人类和谐发展等普世价值的推广和捍卫,我们认为国际奥委会有义务敦促中国政府切实履行它奥时的改善人权承诺,有义务反省 1936年纳粹德国奥运会的深刻教训,有义务在 2008北京奥运已进入倒计时的今天,为释放中国民间维权领袖陈光诚、高智晟和郭飞熊,还有中文独立笔会会员力虹、张林、杨天水、师涛,异议人士陈树庆、许万平,……,以及一切形形色色的政治犯、良心犯和宗教犯做一些建设性的工作。
   
   
   
   我们殷切地希望国际奥委能象当年关注南非人权那样关注今天中国的人权。
   
   诚挚地期待着您的答复!
   
   谢谢!
   
   高智晟、郭飞熊法律后援团(执笔人:高寒)
   
   
   
   2006 年10月 6日 于北京
   
   
   
   签名网站一: http://ceo2006.org/yjgg/ ;签名网站二:http://ceo2006.org/phpBB2/ ;签名网站三:http://www.qian-ming.net/gb/
   
   签名信箱一: [email protected] ;签名信箱二: [email protected]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