析世鉴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两京中央政府时期中华民国产经事业
[主页]->[析世鉴]->[两京中央政府时期中华民国产经事业]->[胡光麃: 初期服務家鄉的各項建設]
两京中央政府时期中华民国产经事业
彰往可以察來 · 顧後亦能瞻前
析世鑑
SINCE 2004
◆◆◆ 两京中府时期中華民國產經聞人志 ◆◆◆
◆ 胡光麃 ◆
·胡光麃: 創辦無線電工業過程
·胡光麃: 初期服務家鄉的各項建設
◆ 陳光甫 ◆
·楊管北: 追憶陳光甫先生
·薛光前: 不仕而爲國立功的陳光甫先生
◆ 劉航琛 ◆
·馬五先生: 財經長才劉航琛
欢迎在此做广告
胡光麃: 初期服務家鄉的各項建設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析世鑑】製作羣,提醒任何意圖對【析世鑑】發佈內容做再傳播者,請務必閱讀我們關於【析世鑑】發佈內容的各項聲明:

http://boxun.com/hero/xsj2

★ 【析世鑑】製作羣,強烈鄙視任何未經著作人、著作財產權人或著作財產權受讓人等同意而略去原著述人、相關出版資訊等(例如:期刊名稱、期數;圖書名稱、出版機構等。)的轉發者及其相關行爲。

★ 囿於時間與精力,【析世鑑】所收數位文本之校對未能一一盡善,鲁鱼亥豕諒不能免,故我們忠告任何企圖以引用方式使用【析世鑑】文本内容的讀者,應核對有關文章之原載體並以原載體文本内容爲準,以免向隅。

★ 凡原文存在明顯字符訛誤或遺漏之處,【析世鑑】製作羣採用【 】內按語方式隨原文標出,不再另行說明。

★ 除特別說明者外,【析世鑑】收入的數位文本,均是由【析世鑑】製作羣完成數位化處理。

◆ 彰往可以察來 • 顧後亦能瞻前 ◆

初期服務家鄉的各項建設

胡光麃

    我回到重慶的時候(民國廿一年),那裏的電燈廠只有一具300Kw發電撥,供應全市的電源。機器是從德商阿諾德卡伯Arnhold Karberg Co.(第一次歐戰後改爲英商安利洋行)所購置的。因爲機器和外線都很陳舊失修,容量太小,電壓太低,雖有若無,路燈不亮,只見幾縷紅絲。到夜裏老鼠滿街跑,行人稍不留心,便要踩到牠們。

    我看到這種情況,當見劉湘的時候,第一項建議便是充實發電的容量,改換全市的輸電設備。我說,電氣動力是發展工業的基本條件,電燈照明對市容和治安更關重要。有了充足的電源,才能吸引外間人們來此觀光,繼以資金和技術從事建設和生產,這應是最重要的開端。劉氏極以我言爲是,就責成重慶市長潘文華和劉航琛先生爲電力廠正副籌備主任,委託華西公司擬具全部計劃。經由經理陸邦興和程本臧工程師等測量設計,作成報告書,附有詳細估計。廿二年二月廿一日,開籌備會議時,共有委員十三人參加,我也列席。在會中潘氏問大家都曾看過計劃,意見如何?經討論後,都認爲計劃不錯,估價也很合理。潘便韓而問我可有把握在規定時間裏辦理成功?我說:「這是我回到家鄉第一樁爲桑梓服務的事情,如果没有把握,也不願浪費時間,自毁信譽。」第二天便到市府訂立了承辦合約。可見當時和軍閥做事,倒也直截了當,只要取得他們的信賴,即說即做,很少拖泥帶水。

   

甲、擴充重慶電力廠爲工業奠基

    最初的計劃是安裝三具一千瓩的發電機。爲節省開辦費起見,其中一具決向杭州電廠買進舊機一具,作爲備用。新訂購的維克斯Vickers不用地窨式1,000Kw發電機,和拔柏葛鍋爐兩具,則爲分兩年付款,全部外線輸電設備均屬新設。所需用的款項,概由劉航琛和康心如兩位負責,由川康、美豐兩銀行出具期票若干張付與華西公司,再由我商得上海金城銀行先墊現金貨款一半,其餘则向安利洋行擔保。周作民、吳延清兩位先生對此週轉幫忙甚大,也是四川銀行的信用首次爲申幫銀行所接受。

    是年年底,開始供電,大放光明,重慶全市稱快。路燈也是採取新式樣,不但美觀,行人再不會踩到過街的老鼠,竟有好些人在馬路邊擺了桌子搓起麻將來了。

    在這第一樁爲家鄉小小服務的工作快告完成的時候,卻遇見了幾件不甚愉快的事情。我的父親自從民國二年卸任四川省議會議長去華北後,很少回川。這一次回鄉久居,不意夏間來到重慶後,因爲酬應太多,不到三個月忽患痢疾去世。其次,是各方面的阻力也随之源源而來。最初是一個頗具勢力的軍人紳士胡景伊,此人民初做過四川都督,那時候我父親正任議長,爲一項鹽稅的决算案,省議會未予通過,胡氏遷怒於我父。同時成都的胡氏宗祠未因他的權勢舉他爲宗祠祠長,而舉了我父親,他更爲不快。此事已隔多年,我父親且已逝世,他卻仍懷怨不忘。恰巧電廠安裝外線的時候,有一根電桿豎立傍近他住宅的大門,他要求遷移,廠方爲免開惡例未予答應,使他不滿乃借題發揮,指摘電廠安裝的高壓電線,架在空中的都是裸銅,金光四射,鼓動市議會羣起責難,堅持必須全部更換包皮線。他說他才從南京回來,看見首都電廠在街上架設的高壓電線都是包皮的,非此難策安全。同時重慶各報也被他煽動,隨聲附和,大加攻訐。我明知其非,在那種一窩蜂的輿論下,卻不作辯解,但函詢當時主管全國電業的建設委員會,請求照所訂條例予以解釋。覆函說:按架設電線的條例,凡外線電壓超過五百五十伏爾特者,雖用包皮線亦以裸銅線論,認爲華西公司架設的電線完全合格。

    我當即將這件覆文派人私下交給胡氏閱看,但不直接指摘出他的錯誤,免他難堪。事後他承認所見南京用的也是裸銅線,不知道是因年久生锈而變成了黑色,故有此誤,此後也不再事批評。

    在是年的夏天,還沒有通電的時候,公安局有一位聰明人出了一個主意,因爲都郵街兩旁房屋都是三層樓,房脊一樣高,建議在頂層用鐵絲對拉過街以載布篷,用蔽暑天烈日。開始用了幾天,滿街陰凉,拉來拉去卻蠻有趣。我說這樣子有碍高壓線,不可架設,大家置諸不理。不料一夜之間大風大雨,所有布篷全被吹垮,滿街爛布如掛盤旗,從此也不再予架設,困難問題自然解决了。

    電廠完成後,交由華西公司代管了三年。在這時間裏,所有公私機構用電,概須納費,絕不徇情,以維企業精神。有一次據報潘文華市長私宅因用電過多,未付電費,我命照章通知催繳,延宕超過三個月,後竟予以剪線處分。這事情,潘實在不知道,經說明後,認爲處理得當。自此以後,全市用戶很少有欠繳電費等事情。這些阻得,都是在開始時期所預料不到的,也是拒民智未開的地區免不掉的。自從這一連串事情發生後,大家也不再隨便尋事生非了。

    我還附帶敘述一件小插曲。我們購置杭州電廠的舊機的理由,前已提過。不料那時候上海銀行界共同發起了一個「徵信通訊社」,專門搜集工商業情報,秘密供給各會員銀行主腦人作參考。有一天吳鼎昌先生拿一份報告給我看,裏面說我「勾結四川軍閥,購取舊電機混充新機,以獲厚利」等等。吳氏早知實情,他說:「這些作報告的人,隨便說人壞話,連常識都沒有,四川再沒有人才,難道說一部機器用了幾十年,還看不出是新的舊的嗎?」於是他介紹我去那姓祝的主編人談談,經解釋明白後,他自認錯,也就算了。

    民國廿五年冬,因市郊如鋼鐵、機器、水泥等需用電力的工廠次第設立,重慶人口亦由二十五萬增加到四十多萬,電廠須加擴充。廠方工程方面主張增加2000Kw發電機兩具,我因計劃中各項工業勢將勃興,則主張增加6000Kw兩具,可分兩期進行。後因限於財力,經折衷爲增加4500Kw兩具,仍向安利洋行照分期付款辦法購入,規定前後兩具啟運時間,中隔六個月。到了廿六年春季,航琛和我觀察國際局勢,認爲日人到處挑釁,有蠢蠢欲動之勢。決定由航琛籌款,設法將第二具改爲提前起運,以爭取時間。果然第二具機器運抵宜昌時,中日大戰已爆發,深幸早有這項措施。終抗戰期中,所有在重慶國防工業及公私工廠,多有賴此充足電力,得以維持於不墮。林繼庸先生在他所著「民營廠礦內遷紀略」文中,還承特別提到這件提前完成的舉措,及其意義的重要,頗予嘉許。

   

乙、重建渝市自來水廠的一些插曲

    重慶開始有自來水,是在民國二十二年冬天。因是山城,最高處距嘉陵江水面約五百尺,全城平均高度也在三百尺以上。地下多爲石基,不易繫井,在水廠未設之前,都是由人伕從江邊挑運,在幾個城門口,每天都有五六千人挑水。多年以來,沿江石級都是濕漉漉地難以行走。有了自來水以後,市民莫不稱便,幾千挑伕便都改了行業。

    自來水廠設在最高處的打槍壩,原爲留德工程家成西恆先生主辦,裝置的兩套機器均爲西門子和波西昔廠所製造。可是沒有料到江水的泥沙成份奇高,只用了三個月,水泵的輪心就磨損壞了,只能供水三四成,用戶大感恐慌,因爲没有了自來水再挑水來用時,已找不到挑水伕了,自然是一個很嚴重的問題。

    爲了研究這項使飲水不斷的大問題,市府當局召集了全市留學東西洋的工程專家來視查和尋求補救的辦法。當時參與建議的很多,尤以英商怡和機器公司提議用空氣壓水上升Airlift的計劃最爲有力。我則主張用特型內外雙筒深井立式水泵,使滑潤內筒中心轉軸的幾層軸承所用的水,都是經過在內筒向下流經過壓濾的清水,不是带泥沙的溷水,也不和在外筒抽上來的溷水相混。如此,則內筒的軸承才不易磨損,能經久耐用。因爲嘉陵江的水春季泛濫時,泥沙較平時要多十倍,最高水面增高七八十尺,是爲非常特殊的情形。

    我又建議抽水改爲兩級制,原來用的是一級制,由河中抽至四百八十餘尺高的打槍壩水廠,所以水泵和馬達在水頭變動如此之大的情況下,容量都須較大。改爲二級的好處,是用深井式水泵,將水抽到河邊水廠的儲水池裏,水頭只有八十到一百二十尺,再由储水池用臥式水泵抽到打槍壩,水頭爲三百八十尺,常高而無變動,所以全盤運用效率增高,立式水泵的負荷也因而减低。當商得瑞士名廠蘇爾壽公司Sulzer Co.可以承造此項雙筒深井式抽水機。此外,我又建議在河心倣效美國沙斯濶漢那市Susquehanoa水廠辦法,在進水管道之前端造一Submerged Filter淹式濾水設備,以減輕溷水時期水裏的含沙率。爲了設計這項特殊的工程,我乃由渝飛往上海作調查設計工作。

    那時候重慶市長潘文華與提議用空氣壓水機的怡和機器公司買辦黄雲階是遊樂的腻友。我由滬計劃回川後,潘已赴成都,才知道黄氏正住潘宅爲客,意圖包圍潘氏簽約。經我向市府秘書長石體元和工務局長傅驌(友周清華同學畢業於科羅拉多大學)等,說明兩種計劃比較的利弊後,他們都贊同我的計劃。乃决定請我和仲實等四個人飛往成都向潘氏當面解說。在途中他們很憂慮這項事關重慶全市飲水的改善計劃,或將被潘所摒棄。我則以爲空氣壓水的辦法,必招失敗,我能說明,潘當不致因私情而睜着眼跳岩,確信我的計劃必可爲其採納。

    我向潘解說我們計劃的優點,和採用恰和的辦法,或許不到一二個月,水管將爲泥沙淤塞必致無水可出的危險。潘因鑒於所辦電廠成績優良,果對我這主張,也寄予信心,就不顧和黄氏的私誼,迳與華西公司訂約,這也自然增加了我的道德上責任。我請金緝端先生主持這項工程。

    興工以後,進行迅速,到了三月二十日,僅剩淹式濾水池還未完工,不料江水提前泛濫(這次大水爲十七年來海關紀錄所未有)一夜之間水漲四十餘尺,竟將所有工程淹沒。次晨,重慶所有報紙都大加抨擊,還記得新蜀報的「毛錐子」欄裏的社評有說:「華西公司所建水廠工程,被水淹沒,僅餘青磚一堆,木桿幾根而已。西洋留學生吃大餐,穿洋服,說洋話,其本領也不過爾爾!」我當即召集公司工程人員在水廠討論應付方法,下望江水洶湧,一片汪洋,大家面面相靦,都無話說。我當時看見驚心動魄的水勢,也不免有點不安,但並未張皇,只告訴大家四個字「急流勇退」,不必擔憂。我預料江水激漲之後在二十四小時內必急速退盡。我嗣將大家應付施工的準備工作,一一吩咐,並派定各項負責人員,待水退至規定水位後,立即施工,爭取每一分鐘的時光,必須在四十八小時內全部完成。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