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小龙女
[主页]->[人生感怀]->[小龙女]->[朝鲜金家王朝还能支撑多久?]
小龙女
·卧虎---丢了《孙子》的中国正面临美国这个《孙子》的考验
·太平天国被洪秀全点天灯的几个女性
·历史上为一个朝代开国的“狐狸精”
·陈寅恪:踽踽独行的国学大师
·2009文坛那些破事儿:大师遭质疑金庸当主席
·被历代文人追忆最多的败军之将
·不可不知的六个史记人物
·盛世不盛世 看看邻居们怎么说
·重读百年中国人的国家观
·你是人间四月天:才女林徽因珍藏老照片(图集)
·二战美丽的后勤支前女工的老照片,别有一番风韵
·美媒评史上十大狙击手
·朝鲜最漂亮女间谍靓照
·复活的军团:中国历史上的秦军
·旧连环画:孔子罪恶的一生(巴金配文)
·《宋代词人轶事》作者:晃晃忧忧
·《帝国政界往事:公元1127年大宋实录》
·中日文化历史的吊诡
·中国近百年的汉奸排行榜
·1989年我们曾经相爱
·图说1911:一组常人从未见过的武昌起义老照片(组图)
·两个局外人的对谈录:长征之旅:从革命到逃亡,从逃亡到招安(下)
·两个局外人的对谈录:长征之旅:从革命到逃亡,从逃亡到招安(中)
·日本海军司令给丁汝昌的劝降书
·两个局外人的对谈录:长征之旅:从革命到逃亡,从逃亡到招安(上)
·余英时:戊戌政变今读
·夏佑至:顾维钧和他的1919
·王海光:反「文革」檄文——《给全体共产党员的紧急呼吁》解读和考辨
·余英时:中国知识份子的边缘化
·毛泽东:“没有我们这几十万条破枪……”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十:60年中国人民族自信心的重建
·[历史学家眼中60年中国]之九:60年姓社姓资争论史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八:60年中国土地与农民问题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七:大国外交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六:中日关系关键在互信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五:中美60年,从未停止的试探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四:60年人口迁移史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三:60年知识分子命运沉浮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二:60年阶层演变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一:大学教育传统裂变
·唐小兵:文化大国的价值焦虑
·唐小兵:知士论世的史学
·辛若水:在颠倒中前进的历史
·王福湘:陈独秀对苏俄经验的接受、反思与超越
·沟口雄三:辛亥革命新论
·毛泽东谈蒋介石:说他坚决反革命 我看不见得
·抗战中日本人的反蒋介石宣传
·拥有世界最强大炮 淮军为何在日军面前一败涂地
·陈智胜:对国共内战的新省思
·蒋公:何谓自由?如何争取自由!
·经典情诗100首
·潜规则:中国历史中的真实游戏
·香港的另一面:50年前震撼影像
·联军占领以后的平壤
·二战期间,日军为何没大量配备冲锋枪?
·昔年邓丽君慰劳国军旧照
·奇文共赏——林语堂酷译《美国独立宣言》
·“罪己诏”:帝王的自我批评文本
·希特勒报考维也纳艺术学院时的绘画作品(图)
·中国最牛的十个汉字:最色的汉字“姦”念什么
·中国醒来---我辈才是卑劣的罪人
·民国屐痕
·韩寒:上海是冒险家的乐园,却是人民的地狱
·关于宽容:陈独秀与胡适、毛泽东的故事
·硫酸不能烤蛋糕——如何教孩子再相信
·大学,如果没有人文
·文化,是什么?
·中国历代职官词典
·惊曝:毛新宇根本不是毛泽东亲孙子
·最后一任克格勃主席给中国的忠告
·鲁迅路口
·我看那些令人唏嘘不已的历史片断
·卧虎:新千字文---少些内耗,多些宽容
·在中国信仰
·伊朗巴列维国王改革失败的教训
·毛主席与毛远新同志谈批孔
·两次阵痛:民族问题,抑或民主问题?
·耶鲁大学校长的批评发人深省
·道德为何会有“血腥气”?
·道德为何会有“血腥气”?
·中国十大名画欣赏
·从老照片看汪精卫 令人唏嘘不已
·难得一见的一战时期火炮
·中国人的生死观
·由“臣”到奴仆:漫谈古代君臣礼节的变化
·“问天下谁是英雄?”第三只眼睛看《三国》
·有一种历史,仅在记忆中播种
·那一年你打马西去
·昨夜话凄凉,今晚说妓女
·历代开国公主们的最终结局
·历代开国驸马们的最终结局
·桃花江上美人窝---细说西藏历史一百年
·民主是理性包容的生活方式——纪念「五四运动」八十五周年
·还是村长的强奸比较好
·《作爱的经济分析》---为性爱算一笔经济账
·二战时日本掠夺亚洲的黄金能买下整个世界
·宋江同志在梁山泊招安动员大会上的讲话
·新千字文 --- 一诺千金
·“去政治化的政治”与大众传媒的公共性——汪晖教授访谈
·中国正在崛起 美国尚未衰落
·苏共亡党15周年的历史评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朝鲜金家王朝还能支撑多久?

朝鲜金家王朝还能支撑多久?
   
   对于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历史的迷雾远未散尽。即使某些思想开放的学者也仍然囿于陈旧的观念,对那场战争的看法有欠客观。例如著名学者、传记文学家、国防大学《当代中国》编辑室主任、解放军大校辛子陵在职期间和退休以后,极力批判极左思潮,其《红太阳的陨落——千秋功罪毛泽东》为首次由体制内人士对毛泽东一生作倒三七开评价,具有一定的代表性,但他也在书中写道:“总起来说,抗美援朝战争中国人是打胜了,……毛泽东在建国之初,以久战疲惫的军队,以久战残破之经济,敢于下决心打这一仗,实在是大智大勇。从此,中华人民共和国昂首挺胸自立于世界列国之林,没有人再敢找上门来欺侮中国。这是给新中国在世界上奠基的一仗,这是毛泽东一生革命事业光辉的顶峰。”
   
   对此不妨略作探讨,以正视听。首先应当弄清,“抗美援朝战争”的实质是什么。据维基百科”称:朝鲜战争是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与大韩民国两个意识形态对立的政府之间的战争,而分别支持南北双方的多个国家不同程度地卷入这场战争。这场战争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冷战中的一场“热战”。该条目的附表又指出,战争“起因:朝鲜向南进攻”;“结果:停火,维持分裂”。应该说,上述说法反映了事实。如果结合已经解密的前苏联政府档案,人们更可以清楚地看到,韩战是金日成在斯大林支持下发动的军事冒险。这位朝鲜的独裁者妄图一口吞下韩国,斯大林出于其与美国对抗的全球战略,不但批准金日成的“统一计划”,而且在朝鲜很快陷入困境后一再向毛泽东施压,迫使中国介入战争。

   
   有关中国出兵前的背景,“维基百科”是这样介绍的:6月25日朝鲜人民军突袭韩国,朝鲜战争爆发。两天后6月27日联合国安理会应韩国的控诉,决定派遣联合国军支援韩国抵御朝鲜的进攻,联合国军司令由美国指派。同一天的6月27日美国的第七舰队驶进台湾海峡,军事介入台湾海峡。战争爆发后,朝鲜人民军很快攻克韩国首都汉城(今首尔),并继续向南进攻,将联合国军压缩至釜山环形防御圈内。联合国军于9月15日在仁川登陆,并很快扭转了战争的态势,不久后攻克汉城,并越过三八线进入朝鲜半岛北部,于10月19日攻克朝鲜首都平壤。由此可见,联合国军师出有名。而且,金日成的军事冒险,除了损兵折将,自吞苦果,连朝鲜政权也几乎要流亡我国东北外,实际上也妨碍了毛泽东对台湾的军事行动,可谓损人不利己。概而言之,“抗美援朝”并非什么“承担国际主义义务”的正义之举,只不过是中国大陆被绑在斯大林的战车上,和国际社会唱对台戏。如果从当今人类的普世价值看,韩国的欣欣向荣和朝鲜的民不聊生,更充分说明当年“志愿军”入朝为金日成保驾,完全是和时代潮流背道而驰的。说这场战争“中国人是打胜了”,这即使不算自我吹嘘,也属自我安慰罢了。充其量是双方打成平手。
   
   从军事上具体分析一下彼此的伤亡战俘人数,用毛泽东的话叫做“有生力量”的损失情况,就知道“毛泽东一生革命事业光辉”是如何“顶峰”的。
   
   “志愿军”:按中方数据,阵亡14万8千人,负伤38万人,失踪7千6百人,被俘2万1千4百人;但按美方数据: 阵亡40万人,负伤48万6千人,被俘2万1千人。朝鲜:阵亡21万5千人,负伤30万3千人,失踪或被俘12万人。苏军:阵亡315人。而对方,美军:阵亡3万6千570人,负伤9万2千134人,失踪8千176人,被俘7千245人。韩国:阵亡5万8千127人,负伤17万5千743人,失踪或被俘8万人。联合国军伤亡失踪被俘总计为47万4千人。美方拥有制空权,飞机大炮狂轰滥炸,而百万“志愿军”先后入朝,实行人海战术的情况分析,其伤亡惨重势所必然。
   
   从经济上看,韩战令中国背上沉重包袱,不仅因打仗而放慢了建设步伐,而且直至1960年代仍在还钱给苏联。至于说这一仗打出了“国威”,从此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更是一厢情愿的梦呓而已。“国威”和“立于世界民族之林”,靠的是综合因素。经济实力是基础,国民素质是灵魂。何况极权统治的国家,不可能受到世人敬仰。
   
   可是,极权国家总是想自欺欺人地通过炫耀暴力、依靠暴力而树立“国威”、“立于世界民族之林”。至今,朝鲜还是在做着这种白日美梦。2011年2月8日,驻韩美军司令沃尔特-夏普表示,朝鲜特种部队由14万多名轻步兵和6万多名特种兵组成。这是美国高层首次公开朝鲜特种部队兵力结构,因此具有特殊意义。夏普所说的14万轻步兵是以轻装迅速潜入韩国前后方,完成破坏主要设施和扰乱后方等任务的兵力。据悉,朝鲜在过去4年里增加了8万特种部队兵力,其中大部分是轻步兵。 “朝鲜已将轻步兵师编入前线军团,在前线师团增加了轻步兵连队,正在不断加强特殊作战能力。”
   
   韩国军方消息人士表示:“看到伊拉克和阿富汗战争后,朝鲜认为,在紧急时期通过轻步兵展开游击战会对韩美联军造成巨大打击,因此正在全力增加轻步兵部队。就朝鲜加强轻步兵部队等特殊作战能力的举动,美国也予以高度关注。”夏普所提到的6万特种兵是被称为“暴风军团”的第11军团,由从海空渗入的海空特种兵、航空陆战团和侦察团等构成。据说,这些6万名特种兵均受到超越人类极限的高强度训练。
   
   1996年江陵潜艇事件当时被捕的李某说:“每天都会进行3小时以上的1人对抗3到15人的训练,并进行3000次以上的射击训练。”据推测,朝鲜特种部队潜入时,在陆地上有可能采用地道或徒步方式;在海上使用130多艘汽艇等260多艘登陆舰艇;在上空使用虽然是老式飞机,但可以低空飞行并不易被雷达发现的170多架AN-2运输机和130多架直升机等。据韩国军方分析,可同时潜入的最多兵力海空分别为1万人和5000多人。
   
   如果朝鲜“人体兵器”——特种部队潜入韩国,韩国只能束手无策。1996年江陵潜艇事件当时,为扫荡26名朝鲜特工和26名船员,韩国出动的军警多达150万人次。如果朝鲜特种部队通过大量的汽艇和AN-2飞机等同时潜入韩国,韩国军队的应对只能面对众多局限性。
   
   能够与朝鲜特种部队相抗衡的韩国特种部队有1万多名陆军特种兵、曾参与“三湖珠宝”号营救作战的海军特种作战旅、空军战斗控制组和海军陆战队特殊搜索队等,规模不到2万人。与朝鲜相比,韩国特种部队规模弱十倍。因此,不少人担忧,如果没有驻韩美军准确、迅速的应对能力,韩国对朝鲜特种部队将应对乏力。
   
   然而,朝鲜这种穷兵黩武,仅仅是徒有外表的纸老虎。朝鲜内部的悲惨,简直是不忍目睹。虽然金家父子热衷于什么“先军路线”、“新军路线”,但他们竟然将军人与牲口等同;尤其最近,竟把从中国进口的饲料当粮食给军人吃。
   
   据新加坡《联合早报》报道,目前朝鲜粮食不足的状况正在愈演愈烈。朝鲜正在把从中国进口的家畜饲料伪装成粮食供给军人食用。援引朝鲜两江道地区的消息灵通人士称,从今年1月末开始,朝鲜通过海关进口了大量在包装上贴着木条状商标的中国产“稻糠米”,并正在将其分发给军方部队和突击队。消息灵通人士证实,这种“稻糠米”大部分是石子和谷瘪,主要用作动物饲料。消息灵通人士称,“中国经销商们一直以价格不理想为由拒绝向朝鲜出口粮食”,“但由于去年的自然灾害,中国新增了很多很难在本国售出的劣质粮食”。他说,“中国当局将这些因自然灾害而没能完全成熟的粮食作为动物饲料来处理,而这种饲料正由于低廉而在流往朝鲜”。他补充说,“‘稻糠米’因掺入了许多石子,即使反复淘洗,做出的米饭仍没有米味,并且还牙碜”。
   
   而据两江道的另一位消息灵通人士称,在进口粮食的时候,“我们(朝鲜)要求禁止在包装上(表示饲料)标识动物图标”,“仅从表面的包装来看,并不能区分是动物饲料还是可供人类食用的粮食”。可是“从商贩家属和走私者的口中传出了居民们吃的大米是动物饲料的说法,这种传闻正不胫而走”。咸镜北道会宁市的消息灵通人士称,“在中国,普通的一袋大米(25公斤装)约合人民币120元以上,可是目前进口的饲料用大米每袋不过75元人民币”,“在朝鲜市场上出售的大米中,质量好的都是通过走私进来的,而通过海关进口的都是劣质米(饲料用)”。他还介绍了当地人们的反应,称“有很多朝鲜人表示不满说‘人们是国家放牧的牲口’,也有人认为‘能吃到这样的进口大米就已经是万幸了’”。
   
   试想,这种用牲口饲料喂得半饱的军队再多,又有什么战斗力可言?!
   
   最近,从突尼斯的“茉莉花革命”到埃及的持续抗议,成为所有专制国家的人民所最关注的焦点。据韩联社报道称,曾任英国驻朝鲜大使的埃弗拉德表示,朝鲜的市场不是单纯交易商品的场所,而是能够自由交换信息的场所。朝鲜居民能够在市场上获得各地区发生的消息,如公开处决、洪涝灾害,等等。而埃及反政府示威则是目前朝鲜各大市场的热门话题。
   
   从金日成、金正日到金正恩,朝鲜是三代世袭。这回埃及总统穆巴拉克遭遇的危机,起因就是企图世袭。同是天崖世袭人,金家父子比穆巴拉克更心急如焚。如今,朝鲜尽管大肆进行信息封杀,但朝鲜居民已经拥有近40万部手机。朝鲜手机的一大特色就是“国际化”:手机中国造,网络埃及绕。2008年12月15日,由埃及运营商奥斯康电信和朝鲜政府分别出资75%和25%,合资成立高丽电信共同赚钱。2011年1月23日,金正日还接见了到访的埃及电信运营商奥斯康的主席纳吉布•萨瓦里斯。朝鲜媒体报道说,金正日对于奥斯康在国内移动电信等领域持续发展,表示了嘉许,接受萨瓦里斯的礼物,并且一起共进了晚餐。对此,萨瓦里斯欣喜若狂,他表示该公司的长期目标是让朝鲜用户达到200万甚至300万,直到每个朝鲜人的手中都有手机。对于埃及的被抗议,朝鲜百姓一定会联想到手机。一旦穆巴拉克下台,美国可能会对埃及新政府施压,禁止埃及向朝鲜提供手机电信服务,以加大对朝鲜的制裁。
   
   其实,穆巴拉克和金家王朝也是“老朋友”,关系紧密,他们之间还有过共同的以色列敌人。在1973年发生的第四次阿以战争中,就像当年中国抗美援朝一样,朝鲜也曾援埃抗以。1973年6月,朝鲜志愿军一行39人抵达埃及。其中有20名飞行员、8名控制员、5名翻译、3名行政人员、1名政治顾问、1名军医和1名炊事员。其负责人就是前不久去世的朝鲜次帅赵明录,他当时的职务是少将衔的朝鲜空军参谋长。当时埃及的空军司令正是穆巴拉克。据史料记载,穆巴拉克1972年任埃及国防部副部长兼空军司令。1973年1月,他被阿拉伯国家联盟防御理事会任命为埃及、叙利亚和约旦的三战线空军司令。同年“十月战争”中因指挥空军作战有功,获共和国勋章。尽管这批朝鲜人可能是历史上规模最小的国际支援部队,但穆巴拉克与金家独裁王朝也有过“鲜血凝成的友谊”。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