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小龙女
[主页]->[人生感怀]->[小龙女]->[朝鲜金家王朝还能支撑多久?]
小龙女
·新千字文 --- 一诺千金
·“去政治化的政治”与大众传媒的公共性——汪晖教授访谈
·中国正在崛起 美国尚未衰落
·苏共亡党15周年的历史评说
·胡耀邦逝世前半年的心态
·从来历史非钦定 自有实践验伪真
·研究文革就是研究今天
·解胡适“中国不亡,是无天理”
·缺钱的政府才民主
·爱国家不等于爱朝廷
·薄熙来缺乏变通 不该和胡锦涛对着干
·孔庆东:人民起义,先占何处?
·中国需要十三亿个尊重
·中国人为什么爱说谎?
·防民之口甚于防川
·总得有人当蒋经国
·母亲——本文献给政治运动中苦难的母亲们
·叶维丽:好故事未必是好历史——我看卞仲耘之死
·韩寒:散文一篇
·刘亚洲将军在昆明基地的一次震撼演讲
·一篇在国内被禁,在国外却火了的文章
·李吉明:袁腾飞“下课”,谁为教育示范?谁为教师楷模?
·麦田:警惕韩寒
·五岳散人:我们需要警惕韩寒吗?
·雪珥:被误读的晚清改革
·李普:还要走很长的路——一个老共产党人的真心话
·红楼梦?三国志?还是战国策?——现实主义视角下的朝鲜棋局
·红楼梦?三国志?还是战国策?——现实主义视角下的朝鲜棋局
·刘青松:你爱国家,国家爱你吗
·雷颐:三十年前如此“批邓”
·告别“斯大林版”的十月革命史
·朱正:十月革命与中国
·方绍伟:独裁政府为何长命百岁?
·让人绝望的“政治正确”——温家宝“五四”北大行
·只有十句话,看了10分钟
·关于堕落
·十月革命:反思是最好的纪念
·阵痛与震荡——“十月革命”必须弄清楚的几个问题
·中国崛起:必须从富强走向文明
·这一次,资本主义失败了
·可疑的80后政治意识
·只有十句话,看了10分钟
·渴望堕落
·闾丘露薇:世博留下什么
·中国崛起:必须从富强走向文明
·假如朝鲜政权突然崩溃,中国怎么办?[原创]
·改变世界的十张地图
·“自由的旗帜高高飘扬”
·韩寒的出现意味着什么?
·元末红巾之乱
·仗义每多屠狗辈
·阿斗的前半生
·向南、向南、再向南——定庵情事并“丁香花案”
·春秋时代之十大令人头痛分子
·中国历史上最深藏不露的8位绝世高手
·可怕的是为什么我们害怕民主
·民主能分东西方吗?
·浮士德与西方
·点燃国民精神之灯---六四之际谈民主[原创]
·宁死不降的文天祥为何对弟弟降敌体谅认可?
·胡德平:读《耀邦同志给毛泽东主席的建言信》
·民主才能真正创造奇迹
·中国国体的政治学解释
·看看古代是如何处理上访的
·朱学勤:改革开放的经验总结
·中国会不会发生动荡?
·中国人抗争是要“权益”,不是“权力”
·刘原:一夫一妻制危机
·有一种特别的牵挂,缠绕着我们的心
·让无力者有力,让悲观者前行
·让无力者有力,让悲观者前行
·总有一种力量让我们泪流满面
·“龙战于野,其血玄黄”——共和国战争史的政治哲学解读
·天地会:一个江湖中国的形成
·新解博、毛、周“三国志”:评《博古和毛泽东》
·新解博、毛、周“三国志”:评《博古和毛泽东》
·革命不是一种原罪
·一个国家强大的标志是什么?[原创]
·中国特色的“左右大颠倒”——兼为左、右派正名
·我们的社会病了
·社会溃败的风向标
·三维行贿的国度
·三维行贿的国度
·历史不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
·中国领导人都上哪些网站?
·没有信仰的却在搞祭祀
·辛子陵:中国对金氏父子已经是仁至义尽
·虚构的和尚
·开往平壤的火车
·谁骗了我们六十年?!
·历史也可以这样写:朝战不是抗美援朝,而是抗美援“金”
·西门庆―――大踏步“与时俱进”
·1970年代1人潜入京东村庄 犯强奸案380多起
·一个右派的空白档案
·中国缺少什么?[原创]
·我们仍然在仰望星空——世纪之交的回望
·天意从来高难问---《毛岸英在朝鲜战场》的另一种解读
·一首“倾国倾城”的宋词
·文雅的骂人话
·史上最有男子气的女诗人
·千古女子悼夫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朝鲜金家王朝还能支撑多久?

朝鲜金家王朝还能支撑多久?
   
   对于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历史的迷雾远未散尽。即使某些思想开放的学者也仍然囿于陈旧的观念,对那场战争的看法有欠客观。例如著名学者、传记文学家、国防大学《当代中国》编辑室主任、解放军大校辛子陵在职期间和退休以后,极力批判极左思潮,其《红太阳的陨落——千秋功罪毛泽东》为首次由体制内人士对毛泽东一生作倒三七开评价,具有一定的代表性,但他也在书中写道:“总起来说,抗美援朝战争中国人是打胜了,……毛泽东在建国之初,以久战疲惫的军队,以久战残破之经济,敢于下决心打这一仗,实在是大智大勇。从此,中华人民共和国昂首挺胸自立于世界列国之林,没有人再敢找上门来欺侮中国。这是给新中国在世界上奠基的一仗,这是毛泽东一生革命事业光辉的顶峰。”
   
   对此不妨略作探讨,以正视听。首先应当弄清,“抗美援朝战争”的实质是什么。据维基百科”称:朝鲜战争是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与大韩民国两个意识形态对立的政府之间的战争,而分别支持南北双方的多个国家不同程度地卷入这场战争。这场战争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冷战中的一场“热战”。该条目的附表又指出,战争“起因:朝鲜向南进攻”;“结果:停火,维持分裂”。应该说,上述说法反映了事实。如果结合已经解密的前苏联政府档案,人们更可以清楚地看到,韩战是金日成在斯大林支持下发动的军事冒险。这位朝鲜的独裁者妄图一口吞下韩国,斯大林出于其与美国对抗的全球战略,不但批准金日成的“统一计划”,而且在朝鲜很快陷入困境后一再向毛泽东施压,迫使中国介入战争。

   
   有关中国出兵前的背景,“维基百科”是这样介绍的:6月25日朝鲜人民军突袭韩国,朝鲜战争爆发。两天后6月27日联合国安理会应韩国的控诉,决定派遣联合国军支援韩国抵御朝鲜的进攻,联合国军司令由美国指派。同一天的6月27日美国的第七舰队驶进台湾海峡,军事介入台湾海峡。战争爆发后,朝鲜人民军很快攻克韩国首都汉城(今首尔),并继续向南进攻,将联合国军压缩至釜山环形防御圈内。联合国军于9月15日在仁川登陆,并很快扭转了战争的态势,不久后攻克汉城,并越过三八线进入朝鲜半岛北部,于10月19日攻克朝鲜首都平壤。由此可见,联合国军师出有名。而且,金日成的军事冒险,除了损兵折将,自吞苦果,连朝鲜政权也几乎要流亡我国东北外,实际上也妨碍了毛泽东对台湾的军事行动,可谓损人不利己。概而言之,“抗美援朝”并非什么“承担国际主义义务”的正义之举,只不过是中国大陆被绑在斯大林的战车上,和国际社会唱对台戏。如果从当今人类的普世价值看,韩国的欣欣向荣和朝鲜的民不聊生,更充分说明当年“志愿军”入朝为金日成保驾,完全是和时代潮流背道而驰的。说这场战争“中国人是打胜了”,这即使不算自我吹嘘,也属自我安慰罢了。充其量是双方打成平手。
   
   从军事上具体分析一下彼此的伤亡战俘人数,用毛泽东的话叫做“有生力量”的损失情况,就知道“毛泽东一生革命事业光辉”是如何“顶峰”的。
   
   “志愿军”:按中方数据,阵亡14万8千人,负伤38万人,失踪7千6百人,被俘2万1千4百人;但按美方数据: 阵亡40万人,负伤48万6千人,被俘2万1千人。朝鲜:阵亡21万5千人,负伤30万3千人,失踪或被俘12万人。苏军:阵亡315人。而对方,美军:阵亡3万6千570人,负伤9万2千134人,失踪8千176人,被俘7千245人。韩国:阵亡5万8千127人,负伤17万5千743人,失踪或被俘8万人。联合国军伤亡失踪被俘总计为47万4千人。美方拥有制空权,飞机大炮狂轰滥炸,而百万“志愿军”先后入朝,实行人海战术的情况分析,其伤亡惨重势所必然。
   
   从经济上看,韩战令中国背上沉重包袱,不仅因打仗而放慢了建设步伐,而且直至1960年代仍在还钱给苏联。至于说这一仗打出了“国威”,从此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更是一厢情愿的梦呓而已。“国威”和“立于世界民族之林”,靠的是综合因素。经济实力是基础,国民素质是灵魂。何况极权统治的国家,不可能受到世人敬仰。
   
   可是,极权国家总是想自欺欺人地通过炫耀暴力、依靠暴力而树立“国威”、“立于世界民族之林”。至今,朝鲜还是在做着这种白日美梦。2011年2月8日,驻韩美军司令沃尔特-夏普表示,朝鲜特种部队由14万多名轻步兵和6万多名特种兵组成。这是美国高层首次公开朝鲜特种部队兵力结构,因此具有特殊意义。夏普所说的14万轻步兵是以轻装迅速潜入韩国前后方,完成破坏主要设施和扰乱后方等任务的兵力。据悉,朝鲜在过去4年里增加了8万特种部队兵力,其中大部分是轻步兵。 “朝鲜已将轻步兵师编入前线军团,在前线师团增加了轻步兵连队,正在不断加强特殊作战能力。”
   
   韩国军方消息人士表示:“看到伊拉克和阿富汗战争后,朝鲜认为,在紧急时期通过轻步兵展开游击战会对韩美联军造成巨大打击,因此正在全力增加轻步兵部队。就朝鲜加强轻步兵部队等特殊作战能力的举动,美国也予以高度关注。”夏普所提到的6万特种兵是被称为“暴风军团”的第11军团,由从海空渗入的海空特种兵、航空陆战团和侦察团等构成。据说,这些6万名特种兵均受到超越人类极限的高强度训练。
   
   1996年江陵潜艇事件当时被捕的李某说:“每天都会进行3小时以上的1人对抗3到15人的训练,并进行3000次以上的射击训练。”据推测,朝鲜特种部队潜入时,在陆地上有可能采用地道或徒步方式;在海上使用130多艘汽艇等260多艘登陆舰艇;在上空使用虽然是老式飞机,但可以低空飞行并不易被雷达发现的170多架AN-2运输机和130多架直升机等。据韩国军方分析,可同时潜入的最多兵力海空分别为1万人和5000多人。
   
   如果朝鲜“人体兵器”——特种部队潜入韩国,韩国只能束手无策。1996年江陵潜艇事件当时,为扫荡26名朝鲜特工和26名船员,韩国出动的军警多达150万人次。如果朝鲜特种部队通过大量的汽艇和AN-2飞机等同时潜入韩国,韩国军队的应对只能面对众多局限性。
   
   能够与朝鲜特种部队相抗衡的韩国特种部队有1万多名陆军特种兵、曾参与“三湖珠宝”号营救作战的海军特种作战旅、空军战斗控制组和海军陆战队特殊搜索队等,规模不到2万人。与朝鲜相比,韩国特种部队规模弱十倍。因此,不少人担忧,如果没有驻韩美军准确、迅速的应对能力,韩国对朝鲜特种部队将应对乏力。
   
   然而,朝鲜这种穷兵黩武,仅仅是徒有外表的纸老虎。朝鲜内部的悲惨,简直是不忍目睹。虽然金家父子热衷于什么“先军路线”、“新军路线”,但他们竟然将军人与牲口等同;尤其最近,竟把从中国进口的饲料当粮食给军人吃。
   
   据新加坡《联合早报》报道,目前朝鲜粮食不足的状况正在愈演愈烈。朝鲜正在把从中国进口的家畜饲料伪装成粮食供给军人食用。援引朝鲜两江道地区的消息灵通人士称,从今年1月末开始,朝鲜通过海关进口了大量在包装上贴着木条状商标的中国产“稻糠米”,并正在将其分发给军方部队和突击队。消息灵通人士证实,这种“稻糠米”大部分是石子和谷瘪,主要用作动物饲料。消息灵通人士称,“中国经销商们一直以价格不理想为由拒绝向朝鲜出口粮食”,“但由于去年的自然灾害,中国新增了很多很难在本国售出的劣质粮食”。他说,“中国当局将这些因自然灾害而没能完全成熟的粮食作为动物饲料来处理,而这种饲料正由于低廉而在流往朝鲜”。他补充说,“‘稻糠米’因掺入了许多石子,即使反复淘洗,做出的米饭仍没有米味,并且还牙碜”。
   
   而据两江道的另一位消息灵通人士称,在进口粮食的时候,“我们(朝鲜)要求禁止在包装上(表示饲料)标识动物图标”,“仅从表面的包装来看,并不能区分是动物饲料还是可供人类食用的粮食”。可是“从商贩家属和走私者的口中传出了居民们吃的大米是动物饲料的说法,这种传闻正不胫而走”。咸镜北道会宁市的消息灵通人士称,“在中国,普通的一袋大米(25公斤装)约合人民币120元以上,可是目前进口的饲料用大米每袋不过75元人民币”,“在朝鲜市场上出售的大米中,质量好的都是通过走私进来的,而通过海关进口的都是劣质米(饲料用)”。他还介绍了当地人们的反应,称“有很多朝鲜人表示不满说‘人们是国家放牧的牲口’,也有人认为‘能吃到这样的进口大米就已经是万幸了’”。
   
   试想,这种用牲口饲料喂得半饱的军队再多,又有什么战斗力可言?!
   
   最近,从突尼斯的“茉莉花革命”到埃及的持续抗议,成为所有专制国家的人民所最关注的焦点。据韩联社报道称,曾任英国驻朝鲜大使的埃弗拉德表示,朝鲜的市场不是单纯交易商品的场所,而是能够自由交换信息的场所。朝鲜居民能够在市场上获得各地区发生的消息,如公开处决、洪涝灾害,等等。而埃及反政府示威则是目前朝鲜各大市场的热门话题。
   
   从金日成、金正日到金正恩,朝鲜是三代世袭。这回埃及总统穆巴拉克遭遇的危机,起因就是企图世袭。同是天崖世袭人,金家父子比穆巴拉克更心急如焚。如今,朝鲜尽管大肆进行信息封杀,但朝鲜居民已经拥有近40万部手机。朝鲜手机的一大特色就是“国际化”:手机中国造,网络埃及绕。2008年12月15日,由埃及运营商奥斯康电信和朝鲜政府分别出资75%和25%,合资成立高丽电信共同赚钱。2011年1月23日,金正日还接见了到访的埃及电信运营商奥斯康的主席纳吉布•萨瓦里斯。朝鲜媒体报道说,金正日对于奥斯康在国内移动电信等领域持续发展,表示了嘉许,接受萨瓦里斯的礼物,并且一起共进了晚餐。对此,萨瓦里斯欣喜若狂,他表示该公司的长期目标是让朝鲜用户达到200万甚至300万,直到每个朝鲜人的手中都有手机。对于埃及的被抗议,朝鲜百姓一定会联想到手机。一旦穆巴拉克下台,美国可能会对埃及新政府施压,禁止埃及向朝鲜提供手机电信服务,以加大对朝鲜的制裁。
   
   其实,穆巴拉克和金家王朝也是“老朋友”,关系紧密,他们之间还有过共同的以色列敌人。在1973年发生的第四次阿以战争中,就像当年中国抗美援朝一样,朝鲜也曾援埃抗以。1973年6月,朝鲜志愿军一行39人抵达埃及。其中有20名飞行员、8名控制员、5名翻译、3名行政人员、1名政治顾问、1名军医和1名炊事员。其负责人就是前不久去世的朝鲜次帅赵明录,他当时的职务是少将衔的朝鲜空军参谋长。当时埃及的空军司令正是穆巴拉克。据史料记载,穆巴拉克1972年任埃及国防部副部长兼空军司令。1973年1月,他被阿拉伯国家联盟防御理事会任命为埃及、叙利亚和约旦的三战线空军司令。同年“十月战争”中因指挥空军作战有功,获共和国勋章。尽管这批朝鲜人可能是历史上规模最小的国际支援部队,但穆巴拉克与金家独裁王朝也有过“鲜血凝成的友谊”。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