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小平头夜话
[主页]->[新会员区]->[小平头夜话]->[辛子陵:形势和前途 ]
小平头夜话
·中共《明报》为盛雪“中国间谍”辩诬(图)
·盛记民阵之团伙(图)
·真假吕千荣与神棍陈泱潮——致友人书(图)
·假“吕千荣”现形记
·真正的“六四”屠杀见证者—— 陈毅然
·道歉与揭露
·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致陈卫珍女士的信(图)
·陈破空比国援藏大会讨伐盛雪
·起底盛雪民阵香港分部諜影黑幕(上 )
众人评盛雪
·假难民梁咏春——多伦多难民系列之一(图)
·ZT:八旬老难民余老太——盛雪多伦多假难民窝案系列之二
·ZT:“狗血”难民张晓刚——盛雪多伦多假难民窝案系列之三
·ZT:“瘪三”难民诸葛乐群——盛雪多伦多假难民窝案系列之四
·刘希羽:盛雪曾试图帮情夫面首张晓刚在加拿大申办政治避难
·ZT又经沧海:盛雪惯于拿私事炒作和她的“五小”
·ZT又经沧海: 盛雪这次真吃瘪了
·又经沧海: 盛雪想出风头 在香港、台湾一次造假
·吃六四人血馒头的戏子——知情人对盛雪的揭露
·ZT:盛雪究竟是什么人
·ZT东西南北论坛:民運吸血鬼盛雪
·一然和徐科技共同揭示盛雪与中共方面暗通款曲的实质
·ZT:盛雪究竟是什么人
·JW:达兰萨拉参访团盛雪之非常6+1(图)
·ZT:JW对盛雪的评注
·唯色 :由推特上的争论来看许多人(盛雪)的双重标准
·ZT卞和祥:盛雪又在偷梁换柱了
·卞和祥:请盛雪切勿绑架西藏人!(图)
·作者: 徐水良:从赖昌星事件,看盛雪的黑白通吃本性
·加拿多:众人眼中的盛雪 (上篇)
·高原:盛雪理应辞职
·人之贱无敌——推友公开给盛雪的留言
·苏君砚:我退出民阵的几个原因
·于柬:一个多伦多捐款者的质疑 (图)
·民阵:盛雪必须引咎辞职
·徐水良:别书生气看待民阵内斗
·徐水良:谈谈小平头
·香港老民运:“盛雪现象”再思考 (图)
·王一平:盛雪、黑洞和李伟东 (外一章:小平头:读后感)
·大吕:是民运组织还是黑道?——兼论陈达钲(六哥)
·第十回 张向阳义愤举报不停 矬乌龟老拳怒向老翁
·华道:海外臭名昭著的民运汤灿,玩“鸭”高手 -——盛雪
·南京 邹义:关于揭露海外民运腐败的声明
·王传忠:关于盛雪事件之点评(多图)
·王传忠:解剖盛雪"伪见证人"真相
朱瑞驳斥
·朱瑞:盛雪和另一种殖民
·朱瑞:盛雪是怎样“支持”西藏的
·朱瑞:盛雪的心路与套路
·朱瑞:盛雪把假难民带进了汉藏交流
·朱瑞:受害者的反击 ——谈谈小平头对盛雪的揭露
·朱瑞:《见识江湖——回忆与文存》导言
·朱瑞:习近平为西藏问题「扫除障碍」了吗?
·朱瑞:登峰造极的谎言(上)
·朱瑞:登峰造极的谎言(中)
·朱瑞:登峰造极的谎言(下)
·朱瑞:张向阳到底是不是一个“托儿”?
·朱瑞:盛雪是募捐还是诈捐?
·朱瑞:关于“北美华文媒体参访团”不为人知的真相
·朱瑞:《民运黑洞》是一面照妖镜
·朱瑞:打压言论自由的《解構》一文(图)
·朱瑞:听魏京生先生谈盛雪吞噬五万美元民运捐款
·朱瑞:盛雪又在狡赖
· 朱瑞点评“盛雪的回应”(图)
·朱瑞:寇天力挺盛雪的背后(图)
·朱瑞 鲁德成:回复台湾中央广播电台温金柯
·介绍博客:历史照妖镜——盛雪问题资料库
劭夫爆料
·刘劭夫:不得不作出的回应
·刘劭夫:让事实说话——盛雪办假难民获利房产证明
·刘劭夫对盛雪抹黑的回应
·刘劭夫:王、赖越描越黑
·刘劭夫致彭小明的信
·刘劭夫:盛雪表演何时休?
·刘劭夫:戳穿盛雪的谎言
·刘劭夫:论海外民运群体的“盛雪现象”
·刘劭夫:盛雪的“民阵主席”有多少合法性?(外一篇:盛雪贪污募捐几个实例
·刘劭夫:藏人也不相信盛雪了
·刘劭夫:沐猴而冠
毅然揭盛
·针对盛雪问题,一然女士写给海外民阵理事会的信
·盛雪老公董昕致陈毅然的邮件,成为盛雪接受公寓馈赠的佐证
·陈毅然:我的质疑——关于多伦多民阵调查组所谓”真相”
·陈毅然:我的质疑——驳斥多伦多民阵调查组所谓事盛雪”真相”
·陈毅然:盛雪的马仔罗乐是个什么人?
·无耻之尤——陈毅然致盛雪公开信
·陈毅然:无趣——评潘晴奇文
·陈毅然:盛雪何时能讲真话?(多图)
·陈毅然:究竟是盛雪自己抹黑自己还是揭露人抹黑她?
·陈毅然:反驳台湾《焦点访谈》主持人杨宪宏的不实访谈
·陈毅然:再揭盛雪
·陈毅然:是揭穿罗乐的时候了(外一章)
卫珍政论
·陈卫珍:不得不再说几句——驳斥共谍李方(图)
·陈卫珍:浅谈民众的舆论监督权——兼谈张健先生对民众舆论监督权的模糊和解
·陈卫珍:再读彭小明“从祭母宣传看盛雪指鹿为马”有感
·陈卫珍:再读费良勇先生“盛雪当主编──浊世留丑”有感(图)
·陈卫珍:廖天琪会长有错吗?
·陈卫珍:六四27周年感言(图)
·陈卫珍:盛雪遭长久质疑是什么原因?
·陈卫珍:晒一晒盛雪主席的仙范儿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辛子陵:形势和前途

平头按:各位,这是前天从国内网上流出的辛子陵老先生的文章,学识和观点都有独到之处。是继谢韬之后,对民主社会主义有清醒认识之士。说明民主社会主义在贪腐横行的当下,在国内有广泛的群众基础和极强的号召力!给力的观点我用粗体标出。在中国变革的历史前夜,社民党人任重道远。
   
   
   形势和前途
   

   --2011年2月10日在科技部离退休老同志座谈会上的讲话
   
   辛子陵
   
   [1] 薄一波:《若干重大決策與事件的回顧》中共中央黨校出版社1993年版,下卷第712頁。
   
   [2] 2006年中国钢产量41750万吨﹐包括英国的欧盟25国钢产量19890万吨﹐包括美国的北美自由贸易区钢产量13350万吨。见MEPS《世界钢铁总览》。
   
   [3] 《資本家冠名案二審》2003年11月13日 《中國青年報》。
   
   [4] 毛澤東:《關於陝甘寧邊區的教育文化問題》(1944年3月22日)《毛澤東文集》網路版第3卷。
   
   [5] 威尔·杜兰着:《世界文明史》,东方出版社1999年版第11卷〔下〕第1180页
   
   [6] 恩格斯:《<英国工人阶级状况>美国版附录》《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1卷第297页。
   
   [7] 关于与德国社会民主党“青年派”的斗争,见《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7卷第593页注释353。
   
   [8] 恩格斯:《给“萨克森工人报”编辑部的答复》,《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2卷第81页。
   
   [9] 马克思这句话是恩格斯转述的。原文见恩格斯1890年8月27日致拉法格的信,见《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7卷第446页。
   
   [10] 《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2卷第595。
   
   [11] 陈玉琼 高建国:《中国历史上首位一万人以上的重大气候灾害的时间特征》,《大自然探索》1984年第10期。
   
   [12] 《毛泽东选集》第4卷第1476页。
   
   [13] 别尔嘉耶夫:《俄罗斯思想》,三联书店1995年版,第118页。
   
   [14] 普列汉诺夫《政治遗嘱》。
   
   [15] 列宁:《战争和俄国社会民主党》,《列宁选集》第3版第2卷第409页
   
   [16] 祖波夫主编:《二十世纪俄国史(1894—2007) 》,阿斯特(ACT)出版社出版上册,第127页。
   
   [17] 列宁:《论欧洲联邦口号》,《列宁选集》第3版第2卷第554页
   
   [18] 普列汉诺夫《政治遗嘱》。以下引用普列汉诺夫的话均出自这篇遗嘱。
   
   [19] 马克思:《共产党宣言》,《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2版第1卷第277页。
   
   [20] 马克思:《<政治经济学批判>序言》,《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2版第1卷第33页。
   
   [21] 列宁:《社会民主党在革命中的两种策略》,《列宁选集》第3版第1卷第556页。
   
   [22] 见刘仲藜主编:《奠基》中国财政经济出版社1999年版第151页 。
   
   [23] 宋则行、樊亢主编《世界经济史》下卷 经济科学出版社1994年版第24页 。
   
   [24] 辛子陵:《‘腐败黑数’知多少》,《中共兴亡忧思录》,香港天行健出版社2009年12月版第538~542页。
   
   [25] 《一靠理想二靠纪律才能团结起来》,《邓小平文选》第3卷第110~ 111页。
   
   [26] 香港《信报》2009年8月11日薛理泰文章。
   
   
   
    今天是老同志座谈会,我们年龄相近,都在七十以上,都是老干部,老党员, “老员外”,对国事仍然很关心。京戏里面经常出现的一个角色是“员外”,所谓“员外”就是定员以外的人员,不在编,但还拿朝廷的俸禄,就是告老还家的官员。我们就都是“老员外”。头上没有乌纱帽,不求升迁了,可以讲真话,讲心里话,不需要跟风,不戴假面具讲话。现在科技发展了,到处有摄像头,有监听设备,我们吃饭的这个地方,可能也有。但我们不怕。我希望我们的一些意见,一些见解,传到中央去。我们对时政的一些评论,实际上是给中央当“编外参谋”,刘帅晚年就经常说给中央当“编外参谋”。我们出于善意,出于好心,该说的要说,听不听在他们,在当权的领导人。大家希望听我讲讲形势和前途。我就讲讲我的观察和理解。分八个问题来讲。有些问题可能和大家想的一样,有些问题可能不同,大家可以补充纠正。
   
   一、我们的经济形势很好
   
    说形势好,主要是我们经济发展起来了。中国2010年GDP总量是397983亿元, 约合6.04万亿美元。按国际汇率计算的GDP已经超过日本名列第二,相当于美国的39.3%。中国2010年人均GDP大约在4283美元,排名全球第95位,2009年是第106位。
   
    这是个宏观的概念。我们再看一个单项指标:钢铁生产。这是个具体的概念。1958 年大跃进时我们想钢都想疯了。毛泽东发动大跃进,放出豪言两年要在钢产量上超过英国。英国1957年钢产量是2000万吨,中国是535万吨。1958年他下命令钢产量翻一番,达到1070万吨。命令9000万人“土法炼钢”,巨大的资源浪费和自然环境的破坏不算,还赔了(贴补)40亿人民币,占1958 年财政支出的1/10,[1] 年终发表公报,说胜利完成了1070万吨。实际上包括400万吨无法利用的铁垃圾,上演了一出劳民伤财的大闹剧。而真正在钢铁产量上实现超英赶美,是在改革开放后的 2006年,那一年的钢产量,不仅超过了英国,超过了美国,而且超过了他们两家的总和。2006年中国钢产量41750万吨(四亿一千七百五十万吨),包括英国的欧盟25国钢产量是19890万吨(一亿九千八百九十万吨),包括美国的北美自由贸易区(美国、加拿大、墨西哥三国)钢产量13350万吨(一亿三千三百五十万吨)[2]。英国加美国,欧盟加北美,总共产钢33240万吨(三亿三千二百四十万吨)。中国一国的钢产量,超过了英美加上欧盟和北美自由贸易区28个国家。这要在毛时代得乐疯了,尾巴要翘到天上去。毛泽东那是就想赶超英国,再进一步赶超美国,他老人家那个思想解放的程度,没敢想过钢产量超过整个欧洲25个国家,更没想过超过欧洲还加上北美三国。
   
    应该承认30 年来我们的经济成就确实很大,很了不起。但这个成绩怎么来的我们得搞清楚,得保持清醒头脑。说到这里,我们和主旋律、和领导人的讲话就不一致了。他们说,这是坚持社会主义道路,社会主义的优越性发挥出来了,是党的英明领导的结果。我说,不对,这是放弃了社会主义道路,走了修正主义道路,或者干脆说走了资本主义道路的结果。党的英明领导,不是坚持了社会主义,而是放弃了社会主义,放弃了人民公社制度,放弃了计划经济,放弃了一大二公,放弃了消灭私有制的国策。邓小平的英明就英明在这“放弃”二字上。这个转轨是非常艰难的,是靠邓小平那样的政治强人掌舵,才转过来的。反对声音大得很,他说不争论,硬是压下去了。但是从策略上考虑,也不要刺激毛派,一开始还举毛的旗帜,叫做“准确的、完整的掌握毛泽东思想”,逐渐淡化,提出新的理论来,包括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科学发展观等。在社会性质的认定上,叫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社会主义旗帜不丢,和过去保持一点连续性。
   
   二、只有走资本主义道路,经济才能发展起来
   
    当需要走出空想社会主义误区实行新资本主义政策的时候,要像列宁实行新经济政策那样,理直气壮地说服全党和全国人民,光明正大地发展资本主义。改革开放以来,每推出一项有利于发展生产的世界通用的(资本主义)政策,必进行一层社会主义理论包装,“打左灯,向右拐”,开始还有减轻阻力的作用,越往后副作用越大,施政官员没底气,老百姓看不起,毛派批评打着红旗反红旗。如此怎样凝聚民心,树立对改革开放的信仰呢?!许多光明正大的事情被扭曲成偷偷摸摸的事情。私有制不叫私有制,叫非公有制;资本家不叫资本家,叫社会主义建设者;发展资本主义经济不叫发展资本主义经济,叫发展社会主义国家的综合国力。2003年年轻创业者陆煜章创办“上海资本家竞争力顾问有限公司”,因为违背了“能做不能说”的潜规则,把“资本家”三个字上了企业名称,注册时被上海市工商行政管理局驳回。陆煜章不服,向徐汇区人民法院状告工商局,工商局官员拿着《辞海》对簿公堂,说“我国是工人阶级领导的社会主义国家,资本家是工人阶级的对立面,与我国社会主义的本质相悖。”[3] 当时上海的资本家起码有几十万。工商局官员可以和张总、李总在大饭店里喝酒,没感到有什么“相悖”,一扭脸到了庄严的法庭,就“相悖”了,不承认中国有资本家。法院一审判决工商局胜诉。这个惶遽、尴尬的镜头是我们整个上层建筑领域的一个缩影。
   
    在承认市场经济和私有制,按照资本主义经营方式组织社会生产问题上,中央领导人说七分或八分,剩下的二三分要靠下面去理解阐发,靠中宣部、社科院和主流媒体去解说,让大家接受现实,拥护转变,在新的理论的基础上统一思想。令人遗憾德是,中央说七八分,他们只说五六分,总比中央还左一点,还保守一点。中央领导人一些解放思想的话,他们还给过滤一下,给屏蔽掉,不让群众知道。他们宣传正统的马列,对私有制,对资本主义的经济基础,起一个否定、反对的作用。在我们党的统一领导下面,自己的经济基础对抗自己的上层建筑,自己的上层建筑否定自己的经济基础,左手跟右手打架,左脚绊着自己的右脚。改革开放30 年,争论了30年姓资姓社。人民群众对国家的现状,对国家的前途,长期形不成统一的认识。群众越来越分裂,思想越来越混乱。毛派见你理不直气不壮,就抓住理了,说你复辟了资本主义,走了资本主义道路。你们是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GDP发展到多少,也不是成绩,是负数,是罪过。
   
    中国的改革开放,打开天窗说亮话,就是改弦易辙,走资本主义道路,不过我们的资本主义是共产党领导的,是新资本主义。
   
    新资本主义这个词是毛泽东发明的。早在1941年,毛泽东就有了新资本主义和老资本主义的概念。他说:“现在我们建立新民主主义社会,性质是资本主义的,但又是人民大众的,不是社会主义,也不是老资本主义,是新资本主义,或者说是新民主主义。” [4]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新民主主义的完备形态,理所当然地包括更多的资本主义。我们要套用毛泽东的话坦然告诉毛派:“现在我们建立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性质是资本主义的,但又是人民大众的,不是苏式社会主义,也不是老资本主义,是新资本主义。” 要区分新资本主义和老资本主义,不要一提资本主义就腰杆子不硬,新资本主义是个富民兴邦的好东西,是和谐社会的经济基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就是要脱离苏联模式,创立新社会主义,这个新社会主义也可以叫做新资本主义,因为两者的经济基础是相同的。把这层窗户纸捅破,就夺取了宣传工作的完全的主动权。理论只有彻底才能说服人。把问题讲透彻,讲明白,毛派就没什么好攻的了,有利于团结全党和全国人民,同心同德,心明力定,共创美好的未来。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