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先强著作
[主页]->[大家]->[王先强著作]->[河水与井水╱散文 ]
王先强著作
·忘了、忘不了╱散文
·假之类……/散文
·南下扫货/散文
·老爸不是官/散文
·来香港产子的无奈/散文
·香港的秋天/散文
·香港的坚韧精神
·温总高歌政改曲
·永远跟党走?
·如何杜绝毒食品
·杀猪杀狗与杀人
·「六四」积怨 承上启下
·灾民苦得不明不白
·反抗压迫
·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
·特立独行,桀骜不驯
·动车相撞:救人与害人
·罪恶之手,为祸当今
·名牌之烦/散文
·辛亥百年,皇帝猶在……
·中共与辛亥革命……
·畸形的社会
·一张床铺/散文
·中共巨头的心慌
·对门一少年/散文
·对校车惨剧的沉思
·反对独裁,还我人权
·中共的秋后算账
·心系乌坎村
·哑巴吃黄莲/散文
·假与真/散文
·诚实做人/散文
·从王立军事件看共产党
·当今中国有个清亷的大官
·他人之妻/散文
·聊聊贪反贪
·香港唐英年的眼泪
·香港梁振英的忠贞与狡诈
·这也惹祸上身
·何来政改
·特殊党员
·备受欺压,顽强抗争
·香港候任特首梁振英的政治
·百姓撰著春秋
·香港人纪念「六四」
·香港人的良知
·天上地下
·香港人面对的是中共
·香港的梁振英与其班子
·偷情╱散文
·借种╱散文
·香港所谓的国民教育
·如今香港官场漆黑一片
·对连场好戏的浮想
·令人惊讶的周克华
·香港保钓该告一段落
·惬意的一天╱散文
·对钓鱼台还有啥招数
·哪来铁骨,以作铮铮
·无知,不识羞,还是日暮途穷
·一个倔强的女人╱散文
·中共应指令莫言拒绝接受诺奖
·香港人就是怕共产党
·坚决捍卫香港的一国两制
·香港人抗争路上的一大缺憾
·香港当仁不让的也会独立
·挂羊头,卖狗肉
·香港特首梁振英大屋的僭建事件
·香港特首梁振英必须「坦白、认罪」
·莫言带共产党形态到瑞典
·兄妹俩╱散文
·无知,不识羞,还是日暮途穷
·醉╱散文
·习近平走的路
·香港特首梁振英的重中之重
·香港的大危局
·狹窄難走的香港民主路
·香港中联办主任亮出老底
·谁在颠覆中共
·香港人也宣讲爱国爱港
·这样的老司机╱散文
·瘟疫大温床
·邓小平独孙从美国回中国做官
·习近平在重庆那边吹的风
·怎么正衣冠,如何治治病
·逃生无门
·方向盘上的一滴泪/散文
·中国梦与美国梦通不来
·官课搬上天,民童入学难
·香港人在走曼德拉等人的路
·中篇小说《从头开步》一、富人家庭
·中篇小说《从头开步》二、寻常百姓
·中篇小说《从头开步》三、社会变更
·中篇小说《从头开步》四、错综复杂
·中篇小说《从头开步》五、一塌糊涂
·中篇小说《从头开步》六、各走各路
· 中篇小说《从头开步》七、重大事件
·中篇小说《从头开步》八、游行示威
·中篇小说《从头开步》九、美好在前
·香港的乱
·烧香拜毛泽东神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河水与井水╱散文

    河水似乎有点精明,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井水不犯河水!意即各走各路,互不相干,以示自己是好人、清清白白。
   
    井水聚于井中,规规矩矩,永不冒头,哪怕是滂沱大雨,遍地流水,井水也无动于衷,不溢出地面,不与人争道,可谓老实本份,因此,说「井水不犯河水」,合乎事实。
   
    那么,河水到底又是怎样的呢?是不是真的循规蹈矩,走自己的路,不越界去犯人?

   
    乡下有一条小河,由西向东,蜿蜒而行,浅处水不及膝,深湾也只仅没顶,涓涓滴流,沿岸有些荒林山坡,田野园地,夹杂着零零落落的小村庄,自自然然的山地景象,没有起眼之处。
   
    特别的是,到了雨季,这小河可贪婪的吸取雨水,乘着暴风骤雨,可顷刻间周身暴涨,破顶越岸,横冲直撞,凝成一股巨大残暴的水流,狂奔而下,侵浸平野,一扫乡村人畜,危害千百家,这种时候,是另一样景致,常常令人目瞪口呆。
   
    乡村人为了饮水干净,便只是凿井取水;为保证井里有水,便又将井凿于低处,不少的井就凿在河边;到这小河露出凶性的时候,水井就被河水一滥而过,并入河水中了,这时,哪里还有井水?村人只好望着一片翻腾的河水兴叹:河水犯了井水啊!
   
    至于那条滚滚万里的大河黄河,更是水灾连连,想来也是并吞一切,不客气的冒犯井水的。
   
    认真看,仔细想,河水犯井水之事,还举不胜举、比比皆是呢!
   
    由此看来,河水口上说的是一套,用意在于粉饰自己,同时警告别人不要来犯它,做的却是另一套,凶相毕露,随意的去侵犯别人,胡作非为。这与「互不相干」毫无沾边!
   
    聪明人一眼便看穿这个伪善与险恶,但却是无可奈何,因为河水凭孔武有力控制局面,专制独裁,横行霸道,无所不用其极,而井水到底卑微纤弱无以翻转,只得承受灭顶之灾。
   
    料想不到的是,过了些年,乡下的那条小河居然干枯了去,两岸的土地也作了平整,掀落不少泥土到小河底里去,小河面目全非,做不成小河了。这么一来,就是倾盆大雨,也积不起水,成不了泛滥的河水。至于那些水井,却是依然如故,井水充盈清。
   
    那条滚滚万里的大河黄河,也有了断水期呢!
   
    此时,村人无忧河水犯境,可长年四季饮着甜津津的井水,不免心中窃喜:世道要变了!
   
    骄横的河水盘弄「井水不犯河水」,扬扬得意,不可一世,断想不到天网恢拻,天理不容,最终是石头砸了自己的头上,四脚翘天去。这是另一样的变更;世道终是要变的,这是事物发展的结果。
   
    坦白的讲,「井水不犯河水」是常人说的话,只有常人说来才意思分明。
   
    不幸地,遇到荒谬年代,河水与井水是被利用、被愚弄了。不过,这不要紧,只要人们保持头脑清醒便妥。
(2011/02/06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