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
栏目在征集中 - 用EMAIL告诉你要创建的栏目名称即可:[email protected]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赤裸人生
[主页]->[原创文学]->[赤裸人生]->[《文章做秀,读者做呕》]
赤裸人生
·“极品女人”遭遇“海归博士”:
· 七夕断桥边:一个跨洋越海的亲情传奇
·苍天无眼空垂泪,地狱有门谁作俑?
·科学的盲点
·百合传奇
·浅谈文化批判意识
·卧铺车里的斗鸡族
·北京街头“骗嫂”的“高超”技艺
·“倒掉的王朔和站起来的西蒙”
·除夕夜电话亭旁无家可归的男孩
·抱个日本弃婴回国,爱的天空里有片酸楚的云霞
·风光后的悲凉:权贵二奶:死磕公安局长
·只有婊子才没有敌人
·独拘
·人间真有天堂伞吗
·敢问亿万富姐,大男人当小丈夫的滋味如何?
·只要有勇气告别风尘,就有纯洁的爱恋在后
·四姑娘山绝唱:天堂里也有山峰吗?
·亿万富姐坠海身亡:超豪华的婚姻里有几许情真
·爱不重来啊!在灯清火冷的子夜遥想我妻
·500万打造伊甸园:硕士老总痴情“绝尘之爱”
·京城上访族写真
·下岗了,婚姻也下岗吗?!
·《文章做秀,读者做呕》
·女儿女婿蒸发,高知夫妇和三个外孙绝地呼救
·让爱穿越悲凉的荒漠—— 一位“问题少女”谅解妈妈的心路历程
·京都乞丐面面观
·我给“首骗”牟其中当总管
·劳斯莱斯:我最难侍候的“二爷”
·一个克格勃少校在中国的幸福生活
·一个“东方之子”那颗永远跪着的灵魂
·到天堂里去忏悔:一个女博士的情殇路
·猖狂一贪为红颜:4oo万巨款难偿情债如山
·“歇身”引发的惨剧
·我在《劳改报》当编辑
·我在监狱当“特情”
·监狱里的黑社会
·伊甸园墙
·浅议“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多干实事少折腾
·忏悔
·赤裸人生第十六章
·赤裸人生第十七章
·赤裸人生第十八章
·闹剧、玩偶、及斗士们的无知
· 陈广诚事件一个有不容推诿的法律后果
·由陈光诚事件言及中国的人权状况改善
·道具、托儿,和北京街头的残疾男孩
·《陈广诚事件》的喜剧效果
·《 陈广诚事件》的负面效应
·联想起“美国价值观”助纣为虐的一段惨痛史实
·《 对陈广诚事件再关注一次》
·答任先生质问再谈谈“担当”
·质疑平反
·拷问良知
·赤裸人生第十九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一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二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三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四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五章
·《老面兜》 长篇小说
·《老面兜》 之二
·《老面兜》 之三
·《老面兜》 之四
·我的狱警兄弟丁春田
·《老面兜》 之五
·《老面兜》 之六
·《老面兜》 之七
·《老面兜》 之九
·《老面兜》 之十
·赤裸人生第二十六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七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八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九章
·赤裸人生第三十章
·囚犯作家向党国的“认罪”书
·自由亚洲的文学禁区节目
·不怕黑社会 就怕社会黑
·答复读者咨询
·庄晓斌再次向“党国认罪”的声明
·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
·著书只为稻梁谋
·身正不怕影子歪
·线人”给“特务”画画像
·《哀悼刘晓波》
·关于郭文贵爆料的真与假
·《王岐山美国追杀郭文贵内幕》
·《王岐山美国追杀郭文贵内幕》第一章
·《王岐山美国追杀郭文贵内幕》第二章
·《王岐山美国追杀郭文贵内幕》第三章
·海外民运圈的水真深啊!我要崩溃了
·英雄情结和爱惜羽毛
·《王岐山美国追杀郭文贵内幕》第四章
·《王岐山美国追杀郭文贵内幕》第五章
·《王岐山美国追杀郭文贵内幕》第六章
·《王岐山美国追杀郭文贵内幕》第七章
·《王岐山美国追杀郭文贵内幕》第八章
·信仰和良知
·谈谈网络时代的话语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文章做秀,读者做呕》

    《文章做秀,读者做呕》
   
    庄晓斌
   
   我这个人肠胃特好,既使是不经意间吞咽下去一只苍蝇,也不至于翻肠倒胃的呕吐不止。

   这些年,几乎“从未认真读过一本书,但却常在杂志中间左顾或盼,搔首踌躇”。
   虽然从“小学开始作文”,把玩文字几十年,“可能仅仅是为表示自己还有一点点文化和一点点文化关怀。”
   落魄至成为自由撰稿人,虽敢于肩担“写手”的恶名,确不敢“冒着从不再发我的稿件,不再给我寄稿费的危险。”
   所以,读罢《文学自由谈》九八年第五期聂作平君所撰写的《杂志做秀,读者作呕》一文后,颇想与聂君商榷,仅以一字之差,聊为续貂之作。虽没有“多少真性情,真思想的流露”或曾“与我们的生活相去十万八千里,只是一些小感觉以及装感觉的小散文。”然而肺腑之言或恐不被聂君归纳为“风花雪月,闲愁别绪”之例,这倒徒增了我商榷的勇气。
   聂君言:“在这六千多种杂志中,除了应用性和技术性,以及真正有品位的杂志有存在理由外,相当一部分杂志的存在不过是为了养活一大批认识三二千个汉字的编辑和一大批从小学开始作文就文理不通的所谓作家或是写手。”
   “如果不怕得罪这些杂志的编辑,我愿意冒着从此不再发我的稿件,不再给我寄稿费的危险,列出其中若干种堪称做秀经典的假大空杂志典型;它们是……(〈文学自由谈〉责编注:作者聂先生指名道姓地点12家杂志,本责编出于种种老虑,删去了这串名单)以及那家据说发行量高达数百份以上,号称中国第一期刊的(××),诸如此类,前赴后继,你方唱罢我登台。”
   聂君以此识见,还谴责了“比如今夜我很孤独,孤独是一种好心境,昨天我在街上遇见我的老情人,相对无言,唯有泪千行。而忘却是一种美丽,比如朋友夺走我的妻,想说爱你不容易,想说不爱你也不容易。家有丑妻是大福,平平淡淡才是真。以及只偷看过一回女生洗澡就能虚构出一次又一次意淫式的艳遇。”等内容的做秀文章,还把一位笔名叫“彼得•车、约翰•刘,整个一个汉奸模样的小男人”抨击得体无完肤。
   我不想考究聂君的胆量,敢于这样指名道姓的抨击12家杂志,毕竟是凛然气概。然而,虽或不“像是同一个蹩脚的老师所教”的“遣词造句,”毕竟是透了底。
   “如果不怕”这样的口气,显然就是胆气不足,心有忌恐。我倒是为聂君捏着一把汗了,既然您还是心有余悸,又何必“冒着不再给您寄稿费的危险,”脱群出俗地干一件诋毁自己衣食父母的事呢?
   别的不敢猜测,那家发行量高达数百万份以上,号称中国第一期刊(××)当然是《知音》了。姑且不论那数百万订购《知音》杂志的读者们是否应该相信聂君的好心奉劝,在翻阅《知音》杂志之前可要先置放好止呕药。仅以其发行量之大论析,就无法怀疑这本杂志存在的理由。尽管它诚如聂君所指“不过是为了养活一大批认识三二千汉字的编辑和文理不通的写手。”但养活了何尝不是理由。在中国,在世界,能拥有数百万份发行量的杂志堪称鳞毛凤角。这本身就是个奇迹!就是楷模!尽管它可能不尽善尽美,文章的选取,采编的风格特点,栏目结构的谋篇布局,包蕴的内涵及信息量的广博,都可能不是无懈可击。但它能拥有数百万读者总还是比那些装帧虽然华美,但一出版就须送到废纸站做垃圾卖的刊物好活些。
   我倒不完全赞同黑格尔“存在就是合理的”哲言。但客观存在,有目共睹的事实是不能充耳不闻,视而不见吧?
   我不知道,未经读者们推选就充任了数百万读者代言人的聂君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火气?为民请命,仗义执言,万万不可强奸民意。如果不是百万的读者作呕,而倒是聂君自己患了呕吐症,以君子之心,度小人之腹,自甘堕落。我奉劝聂君别那么心高气盛,安心做您的高品位文学,做有“真性情,真思想”的高雅学者。为我们这些俗民担心什么呢?因为,我们这些“已经脱盲的识字的人”的思想和灵魂,几千年来,早就被那些学必高雅,食不厌精的大学人们当成厕所了。再腐朽,再肮脏的文字,都向着我们宣泄,清扫已应接不暇,心力交瘁。以聂君列举的这点点“风花雪月,闲愁别绪”,对于我们只是毛毛雨了。聂君大可不必杞人忧天,自做烦恼的。
   其实文艺欣赏和文化阅读的规范是来不得用个人的喜恶爱憎做标准的。
   世界是万紫千红,气象万千的,读者们的层面也是赤橙黄绿青蓝紫,远近高低各不平的。自己不喜欢,你尽可闭上眼睛。如果以个人的欣赏,阅读的习惯和嗜好做标准,这也看不惯,那也恶心做呕,您早晚就会成为病态的。
   如果说扪心自问,摸一摸自己的良心,首先应该做到的,是自己不去写,那些无病呻吟,诲淫诲盗,低级下流的文字垃圾。多一点社会责任感,多一点恪守廉洁的廉耻心。我们应该抨击的,首先也不是所谓“做秀”的杂志,而应是“做秀”的无耻文人。
   推敲文字,“做秀”也全无贬义。我把做秀当贬义词用,当是受了聂君的启迪。
   锦绣文章血写成,当然不是这个秀字。杂志做的精美,用佳丽倩女做封面。虽有做秀之嫌,但这是基于人性的自然本质需要而衍生为市场经济搏杀的一种筹码。寻找卖点,是市场逼之所然,这无可厚非。拷问自己的灵魂,聂君恐怕也不会拒绝美吧?
   因为,人性的本质使然,对美好的事物总是有赏心悦目的体验,这不是意淫,这是人类的本性!
   如果,以此来断言“说明群体文化素质在整体下降”认为是“更加的不可救药”并大有振臂一呼的勇敢,呼吁“同志们,怎么办?”
   我应予回答:不要“唯恐天下大乱”不要以为自己掉进“欲海横流”的旋涡中了。
   要明确自己的道义责任,要增强社会责任感,不要选错了抨击的目标。
   其实“有着汉奸模样的小男人”并不是我们的敌人,做秀的杂志也不应是“必欲杀之而后快”,不予以“存在的理由”的抨击对象。
   《杂志做秀读者作呕》是差强人意。文章做秀,读者才作呕!风花雪月,闲愁别绪,也是文学,他们的存在,才足可见文学植被的广大博深,不至于那么乏味,那么单薄。
   对于那些不堪入目,无病呻吟,矫情炒作,把读者们的思想和灵魂当成厕所,只为掏读者腰包,而不惜出卖自己人格和灵魂的无耻文人宣泄出来的文化垃圾,才是我们谴责和抨击的目标。
   我这篇或曾是“文理不通”的,“小感觉的并无哲理性”的随笔,倘若有幸的被某个认识得三二千个汉字的编辑选中刊发,聂君看了,有何断想?
   我当购备好止呕药以便随拙文一起寄赠。
   
   

此文于2011年02月11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