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
栏目在征集中 - 用EMAIL告诉你要创建的栏目名称即可:[email protected]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赤裸人生
[主页]->[原创文学]->[赤裸人生]->[下岗了,婚姻也下岗吗?!]
赤裸人生
·我和文学的不结情缘
·囚犯作家的自白
·献给我的英雄的中国
·自由真是太昂贵了
·自由是种很奢侈的享受
·三十年磨一剑,囚犯作家庄晓斌著《赤裸人生》(全本)出版发行
·作家的内质 余辔扶桑
·《多一点宽容,少一点恶心》
·有感于余秋雨教授“教市长怎么做人”
·人性癌变:小小两垄地
·鹦鹉学舌和痴人说梦
·《赤裸人生》弟二章
·《赤裸人生》弟三章
·《赤裸人生》弟四章
·《赤裸人生》弟五章
·《赤裸人生》弟六章
·《赤裸人生》弟七章
·《赤裸人生》弟八章
·《赤裸人生》弟九章
·《赤裸人生》第十章
·《赤裸人生》第十一章
·《赤裸人生》弟十二章
·《赤裸人生》第十三章
·《赤裸人生》弟十四章
·《赤裸人生》弟十五章
·《赤裸人生》作者敬告读者
·男士悖论――人类理想的生存模式是无性别差异
·我的哥哥庄彦斌
·挑红线”族窥秘
·怒向伪善投刀笔,愤把狼毫做吴钩
· 冷目鄙夷蔑暴虐,热胆刚正对凶奸
·滴滴点点皆血泪,笔端染处是殷红
·我的右派老师赵德通
·在法国看病
·男人说男人
·我的一段越狱经历
·由自留地、厕所和中国人的陋习说开去
·质疑革命
·“极品女人”遭遇“海归博士”:
· 七夕断桥边:一个跨洋越海的亲情传奇
·苍天无眼空垂泪,地狱有门谁作俑?
·科学的盲点
·百合传奇
·浅谈文化批判意识
·卧铺车里的斗鸡族
·北京街头“骗嫂”的“高超”技艺
·“倒掉的王朔和站起来的西蒙”
·除夕夜电话亭旁无家可归的男孩
·抱个日本弃婴回国,爱的天空里有片酸楚的云霞
·风光后的悲凉:权贵二奶:死磕公安局长
·只有婊子才没有敌人
·独拘
·人间真有天堂伞吗
·敢问亿万富姐,大男人当小丈夫的滋味如何?
·只要有勇气告别风尘,就有纯洁的爱恋在后
·四姑娘山绝唱:天堂里也有山峰吗?
·亿万富姐坠海身亡:超豪华的婚姻里有几许情真
·爱不重来啊!在灯清火冷的子夜遥想我妻
·500万打造伊甸园:硕士老总痴情“绝尘之爱”
·京城上访族写真
·下岗了,婚姻也下岗吗?!
·《文章做秀,读者做呕》
·女儿女婿蒸发,高知夫妇和三个外孙绝地呼救
·让爱穿越悲凉的荒漠—— 一位“问题少女”谅解妈妈的心路历程
·京都乞丐面面观
·我给“首骗”牟其中当总管
·劳斯莱斯:我最难侍候的“二爷”
·一个克格勃少校在中国的幸福生活
·一个“东方之子”那颗永远跪着的灵魂
·到天堂里去忏悔:一个女博士的情殇路
·猖狂一贪为红颜:4oo万巨款难偿情债如山
·“歇身”引发的惨剧
·我在《劳改报》当编辑
·我在监狱当“特情”
·监狱里的黑社会
·伊甸园墙
·浅议“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多干实事少折腾
·忏悔
·赤裸人生第十六章
·赤裸人生第十七章
·赤裸人生第十八章
·闹剧、玩偶、及斗士们的无知
· 陈广诚事件一个有不容推诿的法律后果
·由陈光诚事件言及中国的人权状况改善
·道具、托儿,和北京街头的残疾男孩
·《陈广诚事件》的喜剧效果
·《 陈广诚事件》的负面效应
·联想起“美国价值观”助纣为虐的一段惨痛史实
·《 对陈广诚事件再关注一次》
·答任先生质问再谈谈“担当”
·质疑平反
·拷问良知
·赤裸人生第十九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一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二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三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四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五章
·《老面兜》 长篇小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下岗了,婚姻也下岗吗?!)接上页博讯www.peacehall.com

   
   以此事为导火索,俞秀秀郑重地向法院起诉离婚。
   俞秀秀从家里搬了出来,干脆住回了娘家,她的态度很坚决。笔者采访她时,她说:“我真不敢想像,我怎么会嫁给这样粗俗的男人,他没文化,小市民。我们之间的差异是文化修养的差异,我敢发誓,此前我绝对没有做出过对不起他的事,但离婚我是下定决心了。”
   王浩则不同意和妻子离婚,他说:“那次我也是昏了头,不该动手打人。但这证明我是非常爱她的,我怕失去她才这样干的。我真不明白,我能挣钱养家,她为什么还要拼死拼活的非给人打工不可呢?女人,有个能挣钱的丈夫,把孩子侍候好,不就得了,她还想怎么的?”
   在探问到他们夫妇的感情基础时,俞秀秀说:“我承认,王浩是很爱我的,但这并不说明他爱我就完全适合我。以前,我并不觉得太困惑,下岗之后这一年多来我才认识到,以前的选择是太不理智了。女人不仅需要爱,也需要事业,他永远也不会理解我心里都想什么。他是个厨师,也许最适合他的妻子真的应该是个洗碗、涮盘子的。”
   王浩在谈到他们的夫妻感情时说:“我觉得我们挺般配的,过去在一个单位工作时我什么都没有想过。我是个厨师,在家里做饭都不用她动手,如果不是下岗了,她不到保险公司工作,我肯定什么事也不会有的。”
   笔者曾对王浩说:“你是不是可以尝试一下改变自己,多读点书,缩短一下你和妻子之间的文化差异,或者再谋求一份与妻子相同的职业。”
   王浩说:“我是个厨师,只会煎炒烹炸,除了开饭店,我还能干什么?至于读书吗?干我这一行的,只要认识油盐酱醋几个字就足够了。”
   俞秀秀和王浩之间的离婚拉锯战还在继续。这一对夫妇究竟会有什么样的终局,这是以后的事了。
   值得认真思考的是:下岗之后,为什么对原本合睦的婚姻家庭关系产生了如此强烈的冲击?
   看来,职工下岗,重新择业,不仅仅单纯的是个失业、就业问题。由此而引起理念的变化则是一个值得重视的社会问题。过去的计划经济体制淹没了个性理念的发展,人们在大锅饭里获得温饱,就不去寻找个性发展的机遇。随遇而安,就无须执著地去寻找自己在社会中的准确位置。所以一些潜在的矛盾也被计划经济大一统天下所遮蔽了。
   转轨到市场经济,人们必须在自由竞争的状态中争取生存的契机,个性张扬,使得某些家庭中潜在的矛盾、差异,浮升到现实中来,从而引发了婚姻家庭的危机。
   由职工下岗,重新择业而产生的一切社会问题,不但应该得到人们广泛地关注和思考,也应该得到人们足够的重视和警惕。
   社会的细胞是家庭,家庭安宁,社会才会稳定。
   这一串串沉甸甸的思绪,就是向社会,向人们透视出一个不容掉以轻心的实际问题:社会前进,理念也必须亦步亦趋。理念落后于变化了的现实,铜关铁锁的婚姻家庭关系,也会变得不堪一击!
   
    庄晓斌
   
(下岗了,婚姻也下岗吗?! 全文完博讯www.peacehall.com)

[上一页][目前是第2页]

此文于2011年02月11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