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
栏目在征集中 - 用EMAIL告诉你要创建的栏目名称即可:[email protected]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赤裸人生
[主页]->[原创文学]->[赤裸人生]->[下岗了,婚姻也下岗吗?!]
赤裸人生
·自由是种很奢侈的享受
·三十年磨一剑,囚犯作家庄晓斌著《赤裸人生》(全本)出版发行
·作家的内质 余辔扶桑
·《多一点宽容,少一点恶心》
·有感于余秋雨教授“教市长怎么做人”
·人性癌变:小小两垄地
·鹦鹉学舌和痴人说梦
·《赤裸人生》弟二章
·《赤裸人生》弟三章
·《赤裸人生》弟四章
·《赤裸人生》弟五章
·《赤裸人生》弟六章
·《赤裸人生》弟七章
·《赤裸人生》弟八章
·《赤裸人生》弟九章
·《赤裸人生》第十章
·《赤裸人生》第十一章
·《赤裸人生》弟十二章
·《赤裸人生》第十三章
·《赤裸人生》弟十四章
·《赤裸人生》弟十五章
·《赤裸人生》作者敬告读者
·男士悖论――人类理想的生存模式是无性别差异
·我的哥哥庄彦斌
·挑红线”族窥秘
·怒向伪善投刀笔,愤把狼毫做吴钩
· 冷目鄙夷蔑暴虐,热胆刚正对凶奸
·滴滴点点皆血泪,笔端染处是殷红
·我的右派老师赵德通
·在法国看病
·男人说男人
·我的一段越狱经历
·由自留地、厕所和中国人的陋习说开去
·质疑革命
·“极品女人”遭遇“海归博士”:
· 七夕断桥边:一个跨洋越海的亲情传奇
·苍天无眼空垂泪,地狱有门谁作俑?
·科学的盲点
·百合传奇
·浅谈文化批判意识
·卧铺车里的斗鸡族
·北京街头“骗嫂”的“高超”技艺
·“倒掉的王朔和站起来的西蒙”
·除夕夜电话亭旁无家可归的男孩
·抱个日本弃婴回国,爱的天空里有片酸楚的云霞
·风光后的悲凉:权贵二奶:死磕公安局长
·只有婊子才没有敌人
·独拘
·人间真有天堂伞吗
·敢问亿万富姐,大男人当小丈夫的滋味如何?
·只要有勇气告别风尘,就有纯洁的爱恋在后
·四姑娘山绝唱:天堂里也有山峰吗?
·亿万富姐坠海身亡:超豪华的婚姻里有几许情真
·爱不重来啊!在灯清火冷的子夜遥想我妻
·500万打造伊甸园:硕士老总痴情“绝尘之爱”
·京城上访族写真
·下岗了,婚姻也下岗吗?!
·《文章做秀,读者做呕》
·女儿女婿蒸发,高知夫妇和三个外孙绝地呼救
·让爱穿越悲凉的荒漠—— 一位“问题少女”谅解妈妈的心路历程
·京都乞丐面面观
·我给“首骗”牟其中当总管
·劳斯莱斯:我最难侍候的“二爷”
·一个克格勃少校在中国的幸福生活
·一个“东方之子”那颗永远跪着的灵魂
·到天堂里去忏悔:一个女博士的情殇路
·猖狂一贪为红颜:4oo万巨款难偿情债如山
·“歇身”引发的惨剧
·我在《劳改报》当编辑
·我在监狱当“特情”
·监狱里的黑社会
·伊甸园墙
·浅议“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多干实事少折腾
·忏悔
·赤裸人生第十六章
·赤裸人生第十七章
·赤裸人生第十八章
·闹剧、玩偶、及斗士们的无知
· 陈广诚事件一个有不容推诿的法律后果
·由陈光诚事件言及中国的人权状况改善
·道具、托儿,和北京街头的残疾男孩
·《陈广诚事件》的喜剧效果
·《 陈广诚事件》的负面效应
·联想起“美国价值观”助纣为虐的一段惨痛史实
·《 对陈广诚事件再关注一次》
·答任先生质问再谈谈“担当”
·质疑平反
·拷问良知
·赤裸人生第十九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一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二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三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四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五章
·《老面兜》 长篇小说
·《老面兜》 之二
·《老面兜》 之三
·《老面兜》 之四
·我的狱警兄弟丁春田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下岗了,婚姻也下岗吗?!


   
   
   
    下岗了,婚姻也下岗吗?!

   
    —庄晓斌—
   
   下岗是现今城市居民最敏感的热点话题。下岗,既意味着再不能按月领到工资。失去了可靠的生活保障。由此,引发了一系列的生存危机。
   多少年一如既往地上班、下班,惯常的生活秩序被突发而至的现实打乱,人们的心态难免会有一种猝不及防的烦燥和闷郁。
   无论是男士,还是女士,捧惯了大锅饭的金碗,一旦两手空空,一种失落感当头压下,惶恐中几乎无法自恃。婚姻这艘泊倚在风平浪静的港湾里的小船一旦被现实社会涨落的潮汐推到市场经济的风雨中洗礼,一切浪漫和潇洒都将变得非常单纯和现实。市场上的菜价一日三涨,人们不能饿着肚皮去谈什么山盟海誓。
   下岗给婚姻家庭带来了冲击。
   没有了工资收入的男人还是不是家长?
   能赚大钱的妻子会怎样地颐指气使?
   下岗了,婚姻会不会也下岗、变异?
   带着这一串问号,记者调查了东北某重工业城市几个下岗家庭的婚姻现实。
   
   不能挣钱的男人就得憋着
   
   刘喜和国华本来是一对非常合美的夫妻,他们结婚快十年了,一个女孩已经上了学。
   刘喜原是一家国有大军工企业的四级车工,他技术娴熟,工作中几乎从没有出过废品。但他参加工作十几年了,所从事的工作却非常单调,从他学徒的那一天起,就是用一台五十年代生产的老式311K车床加工这一种规格的标准镙丝。这十几年间,究竟加工成多少个镙丝,他自己已经数不清了。
   他的妻子国华生过孩子以后,就没有再出去工作。她长相清纯秀丽,持家是一把好手。这些年,仅凭着刘喜一个人每月四五百元的工资,她把一个小家里里外外收拾得井井有条。虽然生活不富裕,没有多少积蓄,但只要刘喜能按月领到工资,这个家也是衣食无虑。
   九八年夏天,刘喜所在的国有企业经济大滑坡,企业由生产军工产品转型到市场经济,一下子要裁减二分之一的职工,刘喜也在下岗之例。
   这突发的事变,给这个家庭带来了危机。过去刘喜下班饭来张口,衣来伸手,几乎从来没有做过家务。小日子合合美美,夫妻俩从来都没有吵过架,拌过嘴。
   而今,刘喜下岗了,没有了工资收入,生存危机迫使这一对夫妻重新审视自己在家庭中的位置。
   刚下岗的时候,刘喜便试着外出求职,每日都是高兴而去,败兴而归。他从小就身子骨单薄,出力气的活他根本就干不了。刘喜好容易在一个建筑工地谋到一份当力工的差事,这力工活是用铁锹往脚手架上送和好的水泥。刘喜只干了一天,回到家腰酸腿痛,整整歇了一个星期。
   头两个月,靠着过去还有点积蓄,节衣缩食,勉强还能过得下去。可是总不能坐以待毙,小两口合计,总得找个出路吧?做小生意,既没本钱,刘喜又天生不是那块料,无奈之中,国华提出她外出谋职业。
   他家的巷道口处有一家舞厅,正好招聘伴舞小姐。国华虽然三十岁出了头,但打扮起来仍很倩丽,生活所迫,刘喜只好同意国华去应聘,国华一去便被舞厅录用了。国华每晚有了三十元工资。而且舞厅规定客人给的小费全部归自己。
   国华干了半年,不仅解脱了家庭的困境,而且人也变得格外地潇洒、神气。她添置了高档时装,买了金银首饰,每晚都要浓妆艳抹、珠光宝气地上班去。
   而刘喜自从国华上班后,则变成了个标准的家庭妇男。做饭、洗衣、接送孩子,每晚还要到舞厅去接妻子。
   国华工作时间是在夜间,每晚都半夜以后,甚至是凌晨才能下班。刘喜白日里做饭接送孩子,夜晚妻子下班回来,他都要热汤热水地侍候着,洗脚水都要端到床头。每日上午,照顾国华休息,他走道都要慑手慑脚地。
   刘喜没有别的嗜好,只是喜欢抽烟渴酒。过去上班时,廉价的烟酒是由国华每月都事先买好了的。他下岗之后,首先是把烟戒掉了,酒也不常喝了。
   近日刘喜心情闷郁,有时乘国华上夜班,他便自己炒个鸡蛋喝两口闷酒。
   可是有一次,不知道为什么国华下班早了点。进门后见到刘喜在喝闷酒,国华不由分说就把刘喜的酒瓶子给摔了。她对刘喜吼道:“你挣来酒钱了吗?不能挣钱,你就得眯眯着。”
   刘喜天生好脾气,知道妻子在舞厅上班不容易,便不敢与国华争吵、惹她生气,只好把天大的委屈咽到肚子里。每日他对国华体贴备至,清晨,国华还睡在梦里,他就把早餐做好,热在锅里。天凉了,下雨了,他再乏再困也忘不了到舞厅去给国华送雨伞、毛衣。
   可他的这种小心谨慎并没有得到国华的理解,反而认为他太窝囊,太不争气了。
   终于有一天,国华对刘喜说:“今后,你不许再到舞厅去接我了,让别人知道了我有你这样的丈夫,谁还肯给小费了。”
   刘喜一肚子委屈,但是他无可奈何。笔者采访时,刘喜唉声叹气地说:“不能挣钱养家的男人,就得憋着。我不低声下气的,行吗?如果不这样维持,我想我们的婚姻也只有一条路,那就是也要下岗了。”
   
   无钱怨下岗,钱多了也怨下岗,下岗成了婚姻破裂的罪魁祸首
   
   年过四十的郑刚和李丽夫妇是另外的一种类型。
   郑刚和李丽两人是文科大学同学,婚姻有很深厚的感情基础。大学毕业之后,两个人又都分配到同一家国有企业,郑刚分配到政工处当了科员,李丽则分配到厂长办公室当了文秘。
   十几年熬过去了,郑刚当上了科级政工师,李丽则由秘书升任为厂长助理。
   一九九六年,郑刚和李丽所在的企业在经济转轨、改变机制的大气候下,被一家外国公司收购。
   黄头发、蓝眼珠的外国老板接管企业后,第一项英明决策,就是原企业的党、政、工、青部门的干部一律下岗,另谋高就。因为是有协议在先,所有这些与原企业脱钩的职工不论工龄多长,一律发给三万元遣散费。这种做法,有没有法律依据,没有人考究,脱离企业的职工领到这样一大笔钱后,做个小本生意足够了。只要没有人流离失所,到政府机关去请愿、闹事。这种行为就算是合法了。
   郑刚是党办的政工师,自然在下岗之列。李丽因为是厂长助理,有多年的工作实践经验,被外国老板录用为白领阶层,工资比原来上涨了几倍、当然也不愿失掉这份工作。
   郑则领到三万元遣散费,他又是不甘寂寞的人,便与李丽合计,想外出下海闯一闯,自己也筹办个公司。
   李丽觉着,四十多岁的男人正是干事业的时候,郑刚也不能总在家闲着,便支持郑刚的想法。两人又拿出自家十几年攒下的积蓄,由郑刚注册了一家文化公司,做起了书商这一行当。
   郑刚本人文化素质高,不到一年,他的公司就发展壮大了。郑刚瞄准市场,利用他多年作政工的工作经验,熟知人们的阅读心理,一年来,连盘炒作了几本畅销书,大赚了一笔。
   有了钱,有了汽车,公司配置了小蜜,郑刚整日西装革履,手提大哥大,以应酬多、业务忙为借口,回家的时候少了。二渠道的书商订货会是一个月一次,这月在长沙,下月在西安,郑刚携小蜜在全国各地飞来飞去,原本情深意笃的夫妻关系出现了危机。
   一九九九年初,郑刚向法院起诉离婚。面对这场做梦也想像不到的婚变,李丽把根由归结为下岗。
   她说:“是下岗才铸成了今天的结局,郑刚如果不是下岗,还是当他的政工师,有党管着他,他敢这样花天酒地吗?如今,他有钱了,是大老板了,连法律都奈何不了他,他当然敢胡作非为了。”
   李丽的结论未免牵强,但也透视出一种深刻的忧患意识。由国家干部变成了个体户,这是下岗职工竞业选择的一种必然趋势。身份的变化就能完全改变人的一切行为观念、道德观念吗?
   这倒是个值得深刻考究的问题。
   李丽最终接受了离婚的判决。目前,一座豪华的别墅留给了她,成了暴发户的丈夫携着新婚的少妻迁居到另一所城市。
   我的采访结束时,李丽又由衷地对我说:“我也决定辞职了。我自信,我要是下海经商,我会比郑刚干得更出色。”
   
   下岗后,各自才找准了位置
   
   同在百花宾馆工作的王浩和俞秀秀曾是对人人羡慕的小夫妻。
   王浩和俞秀秀两家是邻居,父辈间就有深厚的交谊,他俩从小一起长大。
   初中毕业之后,王浩秉承父业,学了厨师,几年之后,成了本市最年轻有为的一级厨师。俞秀秀高中毕业考取了商业系统的企业管理学校,毕业之后,分配到百花宾馆工作,从前厅领班做起,一直升任为宾馆公关部经理。
   俞秀秀天生丽质,求亲索爱者络绎不绝。可在两家父母亲的主持下,俞秀秀和同在百花宾馆担任厨师的王浩缔结了姻缘。
   结婚以后,两人相亲相爱,上班一起来,下班同时走,小日子过得甜甜蜜蜜。不到一年,俞秀秀生下了个白白胖胖的大小子,取名王俞和。孩子的名字昭示他们夫妻天长地久永远合睦相爱,白头偕老的意义。
   结婚六七年了,小俞和已经进了幼儿园。如若不是下岗,这对夫妻工资收入都属于高水准的家庭,可能永远也不会爆发危机。
   九五年初,国有商业经济状况极不景气,百花宾馆也因为亏损严重终于破产解体。
   百花大厦被某大型企业集团兼并,原百花宾馆的职工择优录用,王浩和俞秀秀同时下岗了。
   下岗之后,王浩和俞秀秀都面临着重新就业的选择。
   俞秀秀很快就被一家保险公司录用,成为这家保险公司的一名业务员。
   而王浩也自筹资金,开办了一家小饭店,自己烹调上灶,既作老板,又做厨师。
   俞秀秀的职业特点是必须经常外出。拉保险,不仅需要相当的公关才能,而且还要注意仪容外表。所以,俞秀秀每天仍要保持她在宾馆当经理时的特点,每日上班前都要梳妆打扮一番。
   王浩则忙于饭店生意,顾了店,顾不了家,要经常留宿在店里。为了生意,王浩还招聘了两名年青的女服务员。
   时间久了,夫妻俩心生疑念。起初是言语相讥,每逢俞秀秀临上班前打扮,王浩就说:“你也不是去会情人,干嘛每天都要这样精心妆点?”
   俞秀秀则反唇相讥说:“看不惯我,你店里不是有比我还年轻漂亮的小服务员吗?”
   心存梗芥,两个人便由小吵变大吵,以至于发展到俞秀秀有时外出跑业务,王浩竟丢下店里的生意不做,去暗中盯梢。
   俞秀秀心中气恼,也有几次看到王浩夜不归宿,赶到饭店去突然袭击。
   虽然,彼此都没有抓到真赃实据,可夫妻间的感情却一泻千里。吵闹、争执成了家常便饭。王浩为了阻止俞秀秀再外出,竟然对她说:“我不希望你再到保险公司去上班了,你就给我呆在家里,你想干,就到我们的饭店里去干吧。”
   俞秀秀说:“让我到饭店去洗碗、涮盘子?这不碍你的眼吗?再说我天生就不是干那种粗活的人。你想找服务员?劳务市场多的是,你尽管找能干的挑去。”
    感情一旦产生了裂痕,就难免不发生些过激的言行。有一天,俞秀秀和本单位的另一名男业务员俩一同承揽到一个大客户,签完保单后,同事提议一同吃晚饭,饭后又提出同去舞厅轻松轻松。俞秀秀没有拒绝,两个人便一同到舞厅去跳舞。王浩不知是怎么得到了消息,他领着几个哥们闯进舞厅,当着妻子俞秀秀的面,把那位男同事打了个鼻青脸肿。这件事不仅叫了俞秀秀丢了面子,也深深地伤了她的心。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