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
栏目在征集中 - 用EMAIL告诉你要创建的栏目名称即可:[email protected]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赤裸人生
[主页]->[原创文学]->[赤裸人生]->[爱不重来啊!在灯清火冷的子夜遥想我妻]
赤裸人生
·《赤裸人生》作者敬告读者
·男士悖论――人类理想的生存模式是无性别差异
·我的哥哥庄彦斌
·挑红线”族窥秘
·怒向伪善投刀笔,愤把狼毫做吴钩
· 冷目鄙夷蔑暴虐,热胆刚正对凶奸
·滴滴点点皆血泪,笔端染处是殷红
·我的右派老师赵德通
·在法国看病
·男人说男人
·我的一段越狱经历
·由自留地、厕所和中国人的陋习说开去
·质疑革命
·“极品女人”遭遇“海归博士”:
· 七夕断桥边:一个跨洋越海的亲情传奇
·苍天无眼空垂泪,地狱有门谁作俑?
·科学的盲点
·百合传奇
·浅谈文化批判意识
·卧铺车里的斗鸡族
·北京街头“骗嫂”的“高超”技艺
·“倒掉的王朔和站起来的西蒙”
·除夕夜电话亭旁无家可归的男孩
·抱个日本弃婴回国,爱的天空里有片酸楚的云霞
·风光后的悲凉:权贵二奶:死磕公安局长
·只有婊子才没有敌人
·独拘
·人间真有天堂伞吗
·敢问亿万富姐,大男人当小丈夫的滋味如何?
·只要有勇气告别风尘,就有纯洁的爱恋在后
·四姑娘山绝唱:天堂里也有山峰吗?
·亿万富姐坠海身亡:超豪华的婚姻里有几许情真
·爱不重来啊!在灯清火冷的子夜遥想我妻
·500万打造伊甸园:硕士老总痴情“绝尘之爱”
·京城上访族写真
·下岗了,婚姻也下岗吗?!
·《文章做秀,读者做呕》
·女儿女婿蒸发,高知夫妇和三个外孙绝地呼救
·让爱穿越悲凉的荒漠—— 一位“问题少女”谅解妈妈的心路历程
·京都乞丐面面观
·我给“首骗”牟其中当总管
·劳斯莱斯:我最难侍候的“二爷”
·一个克格勃少校在中国的幸福生活
·一个“东方之子”那颗永远跪着的灵魂
·到天堂里去忏悔:一个女博士的情殇路
·猖狂一贪为红颜:4oo万巨款难偿情债如山
·“歇身”引发的惨剧
·我在《劳改报》当编辑
·我在监狱当“特情”
·监狱里的黑社会
·伊甸园墙
·浅议“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多干实事少折腾
·忏悔
·赤裸人生第十六章
·赤裸人生第十七章
·赤裸人生第十八章
·闹剧、玩偶、及斗士们的无知
· 陈广诚事件一个有不容推诿的法律后果
·由陈光诚事件言及中国的人权状况改善
·道具、托儿,和北京街头的残疾男孩
·《陈广诚事件》的喜剧效果
·《 陈广诚事件》的负面效应
·联想起“美国价值观”助纣为虐的一段惨痛史实
·《 对陈广诚事件再关注一次》
·答任先生质问再谈谈“担当”
·质疑平反
·拷问良知
·赤裸人生第十九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一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二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三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四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五章
·《老面兜》 长篇小说
·《老面兜》 之二
·《老面兜》 之三
·《老面兜》 之四
·我的狱警兄弟丁春田
·《老面兜》 之五
·《老面兜》 之六
·《老面兜》 之七
·《老面兜》 之九
·《老面兜》 之十
·赤裸人生第二十六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七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八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九章
·赤裸人生第三十章
·囚犯作家向党国的“认罪”书
·自由亚洲的文学禁区节目
·不怕黑社会 就怕社会黑
·答复读者咨询
·庄晓斌再次向“党国认罪”的声明
·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
·著书只为稻梁谋
·身正不怕影子歪
·线人”给“特务”画画像
·《哀悼刘晓波》
·关于郭文贵爆料的真与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爱不重来啊!在灯清火冷的子夜遥想我妻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爱不重来啊!在灯清火冷的子夜遥想我妻
    文/庄晓斌
    这是一个灯清火冷的苦夜,我正为这期刊物赶编一篇爱情稿件。武昌虽地处江南,但在隆冬时节,室内的温度仍令我这个从小生活在南方的人感到难以承受,没有暖气,嘴里呵出来的气都是白色的,我搁下笔,使劲地搓着手,在不到20平米的房间里来回踱步。不知是被稿件里哪种缠绵悱恻的情绪所困扰,还是自己突然间想起了什么,我竟有一种要哭的感觉,好像此刻能痛痛快快地大哭上一场,心里一定能畅快许多的。
   要是三年以前,还在南方的那个小渔村的那所二层阁楼里,此刻,肯定会有一杯热牛奶递到我手里,那杯牛奶会把我的心暖烘得热乎乎的,再难再苦的生活都将会被这杯牛奶化解。然而,此时此刻,我只能自己一个人独对这凄清如许的苦夜了,这也许就是上苍对我的惩罚,心念如此,眼泪不知不觉就流下来了……
   

    青梅竹马,
   站在一个台阶上时,我们爱得如醉如痴
   
   1973年,我出生在广西北海市靠近海边的一个小渔村里,伴着海涛和海浪长大的孩子偏偏会不喜欢海,我一登船就头晕脑胀。小时候,我就被小伙伴们讥笑为“旱鸭子”,我喜欢在金色的黄昏,眺望渐渐沉到大海里的红日,喜欢光着脚丫踩着刚被潮水打湿过的松软的沙滩,去捞海星、拾贝壳。但就是不喜欢在海水里游泳,在波涛连天的海面上驾船。
   我的父亲是一位非常出色的渔民,他也曾试着叫我适应海上的生活,他出海的时候几次特地把我带上,可是船一驶出港湾,稍微有一点风浪,我就晕船,呕吐得不得了,几乎像要把胆汁都吐出来,折腾得我死去活来。后来一听说要出海,我的心里立即就有一种翻江倒海的感觉。
   见到这种情况,父亲便说:“这娃不是个捞海的料儿。”以后也就不再打磨我了。
   我捞海不行,但在学校里书却念得出奇地好。年年期考,我都拔头筹。我尤其喜爱文学,我的梦想是将来当一名作家。
   我高中同桌的女生,名字叫刘玉梅,是个活泼好动的女还。和我相反,她恰恰是个天生就喜欢在大海里劈波斩浪的弄潮儿。她的绰号是美人鱼,不仅她泳技高超,而且人长得也漂亮,高高瘦瘦的魔鬼般身材,五官搭配得别无挑剔,特别是一双摄人魂魄的明眸,谁见了都不禁心生爱意。我和她同桌,很招男生的羡慕。
   那时候,她在学校里是众星簇拥的皎月,而我则是个默默无闻的小草,我根本不敢奢望刘玉梅将来有一天会成为我的妻子。
   然而,人生的际遇往往是完全出乎意料的。
   1992年,我高中毕业之后,我和刘玉梅都没有考上大学。刘玉梅的亲娘舅是我们这个镇的镇长,她很快就在镇里的一家最大的宾馆当上了收银员,而我,只好回到小渔村。我不能随船出海,只能是帮助父亲把每日捕来的鱼运到市场出卖。这可是既失体面又令人厌烦的简单劳动。每天清晨,我要老早就等在海边,等着半夜出海的父亲的归来。船泊岸后,我要把父亲捕来的鱼分拣。杂鱼都用包装箱装好,父亲负责把鱼送到附近的鱼制品加工厂,我只挑拣些名贵的鱼种挑到镇子里的早市上去。
   我们这里的居民吃鱼是很挑剔的。鱼一点不新鲜都卖不出去,我担一担鱼要装进大半担水,每一担水大约有百十斤重。从海边到早市有四里多远,这一趟担过去,早把我累得大汗淋漓。况且,到了早市上,还要高声叫卖,这是让我最头疼的事。一个大小伙子,高声喊叫“卖鱼罗,新鲜个大的黄鱼罗!”这话别人喊出来很顺畅,而我则像撒了气的皮球一样有气无力的模样。常常是刚叫上一两声,就再也不想张口了。所以我的黄鱼卖得最不好,经常是早点收了摊,我的一担鱼还剩下大半。也只好又担到加工厂去,好鱼卖了个烂价钱。
   有一天,我刚担一担黄鱼来到早市,市场上人流如潮,我捱了一个多小时,一条鱼也没有卖出去。正在我百无聊赖之际,一个熟悉的身影跳进我的眼帘,是刘玉梅。在此潦倒之时,我最怕见的就是熟悉的人,况且又是自己心仪已久的女孩呢?我扭过脸,不想让刘玉梅认出来。但是,我还来不及躲藏,她就先把我认出来了:“哎,老同学,在卖鱼啊?”她仍然像在学校里一样爽朗,我却燥得恨不得有个地缝钻进去。刘玉梅走近我的鱼摊,她甚至连看都没看,就说:“这鱼我全包了,挑起来跟我走吧。”我疑惑地望着她,她见我不动,便说:“啊,你怎么不动?我说的是真的,我这是给我们食堂采购。”
   原来,刘玉梅沾镇长亲戚的光,来到宾馆不到半年,就提升为餐厅领班兼采购员,每天宾馆所用原料,都由她到市场上来买,这是个肥差,刘玉梅一到市场来,卖菜的、卖鱼卖肉的都像见了亲人一样和她打招呼,一口一口“小刘”叫得比蜜都甜,有刘玉梅这一层关系,今后我的鱼不用再到早市上卖了,每日从父亲的渔船拣出来,我直接送到刘玉梅宾馆的餐厅里就行了。而且,准能买个好价钱。
   我对刘玉梅心存感激,但这种感激并没有使我产生奢望,因为,我的身份太卑微了,一个小鱼贩子,怎敢奢望能娶上刘玉梅这样的妻子?她在我们那个小县城里几乎是明星级的人物,追逐她的追求者成群结队,其中还有县长的公子,也有有钱人家的子弟。我一个贫苦渔民的儿子,是连想都不敢想娶她的妻子的。可是,爱情往往能出现奇迹。
   1993年夏天,县里要通过考试招聘一批代课教师,恰巧是主抓教育的副县长,刘玉梅的舅舅担任招聘办主任。刘玉梅找到我,对我说:“海生,你赶快报名吧,这件事只要你报上名,录取是不成问题的。”尽管我自幼的理想并不是想当一个教书先生,但教师毕竟也是从事文化事业的,我连夜赶回村子里,托父亲求村长才把我的名字报上去。果然不久,我就被批准当上了一名代课教师。为了表示感谢,那天,我特别花了100多元钱买了一套橘黄色的连衣裙,当我拿着这件连衣裙到宾馆里去找她,踏上宾馆的台阶时,我的心里倒产生了恐惧。这是我第一次给一位女孩买东西啊,她要是不接受这件礼物,我岂不是太冒昧了吗?但是既然已经买了,我还是鼓足勇气把我精心挑选的这件礼物给他送了去。我发现她接受我这件礼物时,眼睛里神采飞扬,特别高兴。我心里突然产生了一种特别舒畅、特别惬意的感觉。第二天,我发现她就把我送的这件连衣裙穿在身上了。
   当天晚上,刘玉梅买了两张电影票约我去看电影。电影的名字是《摘苹果的时候》,是部朝鲜电影。我真的有点受宠若惊。
   在影院的长椅子上,她依偎在我的肩头,一股如芳如兰的气息袭入我的心扉,我真的陶醉了。
   电影散场之后,我牵着她的手,一直把她送到家里。一路上,我们说了许多悄悄话,她说:“其实,在学校时,我就觉得你将来一定能有出息。你很有天赋,在学校的时候,我就对你有一种好感,觉得你将来肯定能有一个飞黄腾达的好前程。”
   这一后,我们便双双堕入爱河,我在学校里代课,时间也很宽裕,我常常在她下班的时候去接她,然后,我们一起去她家,她父母对我也很好,她是独生女,父母宠着她,但她一点也不娇气,回到家,忙里忙外,洗衣做饭,就像个女佣一样。那时侯,我们在一起有着无穷无尽的乐趣。我常常把我们之间的趣事写成文章,试着向报刊投稿。没想到,竟有几篇被报刊选用。这更坚定了我写作的决心。刘玉梅对我写作非常支持,她常这样对我鼓励:“你就一心写作吧,我永远是你最忠实的读者。”
   在这种相互理解的交往中,我俩的心越贴越近。1996年春节,我们牵手走进了婚姻的殿堂。
   
   我又登上了一层台阶,她把我看成了是她的专利
   
   结婚以后,她对我体贴入微。从早晨上班去穿什么样的衣服,配什么样的领带,到晚上洗头洗脚,都安置得井井有条。
   那时候,她所有的家务活都不用我干,我这个丈夫除了上班,每天就是笔耕不止。我自幼就怀有一个深深的文学梦,现在结了婚,在爱情的甘泉里滋润着,我创作的灵感如涌泉般旺盛。
   妻子对我搞创作非常支持,她和我约定,3年之内,不要孩子,她当好我的后勤部长。
   我有个习惯,就是爱在晚上写作,常常一写就是大半夜。夏天,她手里拿个大蒲扇,在我身边为我扇风纳凉,替我驱赶蚊蝇,冬天,她默默无声地坐在床头一边打毛衣一边悄悄地注视着我写作。每当我觉得渴了,一伸手就会有一杯热饮递到我手里。到了半夜时分,总会有可口的夜宵摆在案头,她把我当成个大孩子一样地呵护着。我时常在心里暗自感叹,我哪辈子修来的福啊,让我娶了个这么贤惠、善解人意的好妻子啊!
   我的文章在报刊上发表了,妻子比我还高兴。她最乐意做的事情就是到邮局去代我领稿费。每逢有汇款单寄来,她无论怎样忙,都能抽出时间去跑邮局,而且向领导请假时,一点都不拐弯抹脚,直接就说:“我老公来了一笔稿费,我得请会假去替他取。”
   她有一本专门登记我发表文章的记事本,那里面记得非常详细。哪一年,哪一期,什么刊物,什么标题,得了多少稿费,记得一丝不苟。闲着没事,她还会拿出来,独自一个人饶有兴致地像看画册一样翻阅这个记事本。有同事到家里来谈起我,她更是眉飞色舞地津津乐道,好像我不仅仅是她的丈夫,更像是她的一个品牌,就像她所钟情的丽花丝宝一样,可以使她更亮丽,更潇洒,更光艳照人。
   “我老公绝对是天底下最棒的男人。”她说起我来如数家珍,一边说着,一边用流莹飞盼的目光看着我:“我相信他今后一定能成为一流的作家的。”
   在她无微不至的关怀体贴下,我的创作也确实突飞猛进。不仅散文、随笔频频见诸报端,1997年,我的一篇小说也在一家大型为学期刊上发表,随即被多家刊物转载。
   随着名气越来越大,学校领导也对我倍加赏识。不仅提前给我转为正式教师,还提拔我当上了初中部语文教研室主任。
   1998年10月,广东省作家协会吸收我为会员。多年梦寐以求的愿望终于实现了,那天,妻子特地为我买来了一瓶长城干红葡萄酒。她炒了几个平时我最爱吃的小菜与我对酌。她说:“我这几年苦熬苦盼的心血终于结出了硕果,今后你要更上一层楼,争取两年之内加入全国作协。”
   1999年初,我的一篇纪实文学稿在河南省的一家文学期刊获了个一等奖,得了3000元奖金,我专程到郑州 去参加了颁奖大会。这是我第一次获奖,拿到奖金后,我心中想办的第一件事就是用这笔钱给妻子买点什么东西。我在大商场里转了大半天,最后选中了一枚镶着蓝宝石的钻戒。
   我回到家,亲自把这枚钻戒戴在了妻子的手上。她高兴得捧着我的头,在我脸颊上重重地亲了一口,她说:“老公,等明年你再拿个大奖,我将给你最高的犒赏,那就是给你生个儿子!”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