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
栏目在征集中 - 用EMAIL告诉你要创建的栏目名称即可:[email protected]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赤裸人生
[主页]->[原创文学]->[赤裸人生]->[亿万富姐坠海身亡:超豪华的婚姻里有几许情真]
赤裸人生
·《赤裸人生》弟五章
·《赤裸人生》弟六章
·《赤裸人生》弟七章
·《赤裸人生》弟八章
·《赤裸人生》弟九章
·《赤裸人生》第十章
·《赤裸人生》第十一章
·《赤裸人生》弟十二章
·《赤裸人生》第十三章
·《赤裸人生》弟十四章
·《赤裸人生》弟十五章
·《赤裸人生》作者敬告读者
·男士悖论――人类理想的生存模式是无性别差异
·我的哥哥庄彦斌
·挑红线”族窥秘
·怒向伪善投刀笔,愤把狼毫做吴钩
· 冷目鄙夷蔑暴虐,热胆刚正对凶奸
·滴滴点点皆血泪,笔端染处是殷红
·我的右派老师赵德通
·在法国看病
·男人说男人
·我的一段越狱经历
·由自留地、厕所和中国人的陋习说开去
·质疑革命
·“极品女人”遭遇“海归博士”:
· 七夕断桥边:一个跨洋越海的亲情传奇
·苍天无眼空垂泪,地狱有门谁作俑?
·科学的盲点
·百合传奇
·浅谈文化批判意识
·卧铺车里的斗鸡族
·北京街头“骗嫂”的“高超”技艺
·“倒掉的王朔和站起来的西蒙”
·除夕夜电话亭旁无家可归的男孩
·抱个日本弃婴回国,爱的天空里有片酸楚的云霞
·风光后的悲凉:权贵二奶:死磕公安局长
·只有婊子才没有敌人
·独拘
·人间真有天堂伞吗
·敢问亿万富姐,大男人当小丈夫的滋味如何?
·只要有勇气告别风尘,就有纯洁的爱恋在后
·四姑娘山绝唱:天堂里也有山峰吗?
·亿万富姐坠海身亡:超豪华的婚姻里有几许情真
·爱不重来啊!在灯清火冷的子夜遥想我妻
·500万打造伊甸园:硕士老总痴情“绝尘之爱”
·京城上访族写真
·下岗了,婚姻也下岗吗?!
·《文章做秀,读者做呕》
·女儿女婿蒸发,高知夫妇和三个外孙绝地呼救
·让爱穿越悲凉的荒漠—— 一位“问题少女”谅解妈妈的心路历程
·京都乞丐面面观
·我给“首骗”牟其中当总管
·劳斯莱斯:我最难侍候的“二爷”
·一个克格勃少校在中国的幸福生活
·一个“东方之子”那颗永远跪着的灵魂
·到天堂里去忏悔:一个女博士的情殇路
·猖狂一贪为红颜:4oo万巨款难偿情债如山
·“歇身”引发的惨剧
·我在《劳改报》当编辑
·我在监狱当“特情”
·监狱里的黑社会
·伊甸园墙
·浅议“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多干实事少折腾
·忏悔
·赤裸人生第十六章
·赤裸人生第十七章
·赤裸人生第十八章
·闹剧、玩偶、及斗士们的无知
· 陈广诚事件一个有不容推诿的法律后果
·由陈光诚事件言及中国的人权状况改善
·道具、托儿,和北京街头的残疾男孩
·《陈广诚事件》的喜剧效果
·《 陈广诚事件》的负面效应
·联想起“美国价值观”助纣为虐的一段惨痛史实
·《 对陈广诚事件再关注一次》
·答任先生质问再谈谈“担当”
·质疑平反
·拷问良知
·赤裸人生第十九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一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二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三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四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五章
·《老面兜》 长篇小说
·《老面兜》 之二
·《老面兜》 之三
·《老面兜》 之四
·我的狱警兄弟丁春田
·《老面兜》 之五
·《老面兜》 之六
·《老面兜》 之七
·《老面兜》 之九
·《老面兜》 之十
·赤裸人生第二十六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七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八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九章
·赤裸人生第三十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亿万富姐坠海身亡:超豪华的婚姻里有几许情真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亿万富姐坠海身亡:
   超豪华的婚姻里有几许情真
   ——华中某科技网络公司财务总监杨婧坠海事件的幕后调查
   撰文 丁子
   2004年8月10日下午,香港湾仔金紫荆广场上游人如织, 14点15分,突然有一位女士攀过一米多高的安全栏杆,纵身跳入大海。游人见到此情景,纷纷惊呼:“不好!有人跳海了!”只见跳海的人在波浪滚滚的维多利亚港湾里挣扎着,几度沉没。救护人员很快赶来,把跳海者救起后迅即送往香港玛丽医院抢救,遗憾的是,在送往医院的途中,跳海者就气绝身亡了。经香港警方查明,该跳海者是一名来自中国大陆的女游客,名叫杨婧,36岁,是武汉华中某科技网络公司的财务总监,其夫魏汉明是该公司的董事长。华中某科技网络公司是私营企业,杨婧夫妻俩拥有的个人资产高达数亿元。

   一位拥有超豪华婚姻和财富的美丽少妇为何会纵身跳入大海?一时间引得人们众说纷纭,本刊特约记者经过几个月的艰难寻访,终于探悉出惊人内幕……
   
   不经不觉,婚姻成了变味的空壳
   
   杨婧和丈夫魏汉明都是武汉人,两人在高中是同班同学。魏汉明高大英俊,是女生心目中的白马王子,但他只对娇柔美丽的杨婧情有独钟。高中毕业时,魏汉明考取华南一所名牌大学,而杨婧却只考上了北方的一所普通专科师范学院。从此一对情侣借鸿雁传书。因为杨婧读的是大专,她比魏汉明早一年毕业。杨婧毕业后,回到了武汉一所中学教书。魏汉明大学学的是有色金属分析专业,他毕业后分配到武汉一家钢铁企业工作。他刚参加工作不到一年,就通过一位有权势的亲戚关系,把杨婧也调到本企业的子弟中学任教。
   1993年10月,相恋已经整整五年了的一对情侣终于牵手走上了婚姻的红地毯,一年后,他们的宝贝女儿就呱呱坠地,新生命的到来,给这个温馨的家更增添了无限乐趣。
   1995年初,魏汉明见到他的许多大学同学下海经商都挣了大钱,心也活了,他义无返顾地辞掉工作,靠着从亲友和同学处筹借到的十几万元资金,开始做起了钢材生意。因为他头脑活泛,又有丰富的专业知识,不到一年时间,就掘到第一桶金。有了资本之后,他的钢材生意越做越大。几年之后,他就成了拥有几百万资产的老板。1998年夏天,杨婧干脆辞职帮助丈夫打点生意。那段时间,魏汉明和杨婧俩人几乎把身心全都倾注在生意上了,把女儿托付给一个不满20岁的小保姆,夫妻俩在风云变幻的商海勤奋打拼,资产也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资产达到数千万元。后来,随着国家产业结构的调整,他们赖以发家的钢材生意日见萧条,他们便及时转向,把资金回笼后投向高精尖的新技术产业。他们在武汉注册创办了华中某科技网络公司,魏汉明担任公司的董事长,杨婧担任公司的财务总监。他们公司专门经营技术含量高,利润空间大的项目,几年之后,他们的资产又连翻了几番,成了名副其实的亿万富翁。
   有了钱之后,他们买了几幢豪华别墅和名车,过上了富裕的生活。但是随着物质生活的丰富,两个人的感情却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2000年以后,杨婧明显地感到她和丈夫魏汉明之间的交流变得越来越少了。魏汉明时常一连几个星期不回家,偶然难得的一次夫妻欢聚,丈夫魏汉明也没有了往日的激情,只是像例行公事样走走过场,然后就倒头呼呼大睡。他们住进别墅后,夫妻俩各自有了自己的房间,夫妻欢聚的机会更少了。魏汉明即使回家来,也从不主动到杨婧的房间来。
   杨婧独守空房面对漫漫长夜时,时常黯然神伤。不过她并没有发现丈夫在外出轨的蛛丝马迹。她以为,这一定是丈夫忙碌于纷杂的事物,身心过于疲惫的缘故。这以后,她就关照小保姆时常煲一些汤料为丈夫滋补身体,还不时提醒丈夫多注意休息。见到妻子如此体贴入微地关心自己,魏汉明在一段时间里也非常感动。日子就这样不温不火地延续下来了。
   
   当财富成了婚姻的枷锁,情感走私就心照不宣
   
   2002年10月,因为一笔数额巨大的货款回收业务,杨婧到上海住了整整一个月,返回武汉时,因为班机误点了几个小时`,已经是晚上10点多了。杨婧事先没有通知公司里派车到机场接她,下了飞机后,她打的回家。回到自己家所在的小区已经临近午夜了,远远地她就看到自家别墅里属于丈夫的那间屋的灯光还亮着。敲开别墅的院门,来开门的小保姆的神情有点惊慌,但杨婧也没有在意,当她进入了客厅,却发现丈夫房间的灯光已经熄灭了。她问小保姆“|董事长在家吗?” 小保姆说:“在,但是可能已经睡了。” 杨婧心里顿生疑虑,不禁走上二楼敲响了丈夫卧室的房门。大约敲了有两三分钟,魏汉明才在里边搭话:“敲什么敲,我已经睡下了,有事明天早上再说。” 丈夫越是这样,越叫杨婧疑心更甚。她在门外大声说:“你必须打开房门,我怀疑里边还有别的人。”大约僵持了有5分钟,魏汉明把卧室的房门打开了,果然不出杨婧的所料,房间里真的有一个年轻的女人,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他们公司在半年前招聘来的一位女大学生舒婷。
   房间里的气氛尴尬极了,杨婧用似若喷火的目光盯着舒婷,舒婷则满脸惊恐的神色,魏汉明倒是一副无所谓的神情。杨婧对着萎缩在墙角的舒婷咬牙切齿地从嘴里蹦出来几个字:“你给我滚出去!” 舒婷闻言,一声未吭就赶紧捂着脸跑出了这栋别墅。舒婷走后,杨婧转过脸来问魏汉明:“这怎么解释?是你危逼利诱,还是她投怀送抱勾引了你?” 魏汉明不以为然地说:“这有什么好解释的?我只是想证明一下我是个称职的男人。如果你不介意这件事,我是永远也不会和你离婚的。”“你无耻!” 杨婧吼叫了一声。夫妻俩几乎吵了整整一个通宵,最后魏汉明为了平息杨婧激怒的情绪,还是做了妥协,答应立即将舒婷辞退,并保证今后不再发生类似事情。这件事才算平息了。
   但此事给杨婧心理上制造的危机和恐慌感却远远没有消除,事发后的第二天,杨婧把小保姆叫到自己的房里细细盘问,在女主人的威逼下,小保姆说出了许多杨婧不知道的隐情。原来,从2000年初开始,每逢杨婧不在家时,魏汉明就带女人回家来住,都是些年轻漂亮的女孩,这样的事已经发生过十次了,女孩也换过几个了。魏汉明曾经用威胁的口气交代过小保姆。如果她向女主人露了口风,就炒了她的鱿鱼。所以小保姆一直未敢把真相告诉她。
   知晓了这些隐情之后,颇有心计的杨婧经过一番痛苦的思考之后,知道自己再和丈夫吵闹,只能使已经和自己貌合神离的丈夫离自己越来越远,这多年来,她和丈夫打拼下来的亿万家业,怎么能允许让别的女人来坐享其成呢?但既要想保住亿万家财不流失,又想要拢住丈夫的心,谈何容易?她几乎冥思苦索了整整一夜,也没有想出个好办法来。
   第二天,心情特烦的她来到了常去的绿夫人美容院,这家美容院的美容师刘雪梅是她的知心姐妹。杨婧把心中的烦恼毫无保留地向刘雪梅倾诉了,刘雪梅开导她说:“你呀!脑袋太不开窍了,你家魏总算是不错的了,他就公开给你找个二奶,三奶的你能怎么办?这事我要劝你装做不知道,别戳破了,他顾及脸面还不会太乱来。最要紧的是你要管住他的钱,平时你多留点心眼,抓住把柄也不点破。只要他不离婚,你的位置绝对不会动摇!”
   刘雪梅的一番话说得杨婧茅塞顿开,她的心情开朗了许多。回到家后,她把小保姆 叫到客厅里,郑重地嘱咐说:“你告诉我的那些话,我不会对任何人讲的,但今后你必须和我一个心眼,将来你发现什么事,都要用笔记录下来,然后如实告诉我,我会替你保守秘密,而且我今后会发给你双倍的工资。” 小保姆这两天正惶诚惶恐害怕女主人在与丈夫吵闹时,把她泄密的事当面揭开,见到女主人这样嘱咐,她心里的一块石头也落了地,马上满口答应,诚心甘当女主人安在家中的一个耳目了。
   杨婧所采取的另一个步骤就是将家里的所有存折都换了新密码,并将公司的所有财务帐号的拨划款密押重新设置一遍,并明确地指示公司的财务主管,今后即便是董事长批准同意拨划的款项,也必须拿过来由她签字,没有她的签字,绝对不许擅自划款。她的口气很威严,使得财务主管只好唯唯诺诺,俯首听命。做完了这件事,杨婧心里似乎踏实一些,但她知道当董事长的老公对她这种严格控制财权的做法肯定不会满意的。果然,杨婧给财务主管下令没几天,老公就向她兴师问罪了。
   有一天,魏汉明把杨婧叫到董事长办公室,劈头就问:“听说你把所有的密押都换了有这回事吗?”
   杨婧说:“是呀”她见到魏汉明满脸的不高兴,莞尔一笑接着说:“我还不是为了安全考虑,有老婆为你管钱,难道你还不放心吗?” 魏汉明说:“我看是你对我不放心,怕我把钱给了别的女人。” 杨婧听到此话,马上故意笑着说:“这是那里话,我的老公是个什么样的人,我心里还不清楚吗?” 杨婧说这话时心里有一丝说不出来的酸楚。但魏汉明却被杨婧的这句话打动了,他自言自语地说:“可也是的,我们风雨同舟十几年了,谁也取代不了的,钱还是交给老婆管最稳妥。”这件事就这样毫无波澜的过去了。但是不久,杨婧就发现,如此规模的公司,现金的往来都动辄几十万,要想完全管住老公的钱袋几乎是根本不可能的。而且魏汉明习惯随身携带大量现金,在他专用宝马车的后备厢里,就常装有几十万的现金。
   有一天,杨婧看到魏汉明心情不错,便主动来到丈夫的卧室,那天,魏汉明也没有找借口推辞,两个人温存之余,杨婧宽宏地对丈夫说:“其实我知道,男人都喜新厌旧,喜欢年轻漂亮的,如果你觉得我人老珠黄了,找个年轻的侍侯你,我也并不坚决反对,只要她不觊觎我家的财产,我绝对给你这点自由……”
   杨婧没说完,魏汉明一语道破杨婧的心机说:“我知道你整日里最担心的是什么?坦率地告诉你,性和婚姻是两回事,我还不至于傻到把辛苦攒下的家业打水漂似地都糟蹋在女人身上,你就别再挖空心思地琢磨了,我不会和你离婚,也不会把那些只认得我的钱的女人插手包养成我的二奶三奶的。”这番话说得杨婧几乎目瞪口呆,在如此精明的老公面前,杨婧觉得自己面前的道路真的是如履薄冰……
   
   出了轨的隐情走光泄密,
   豪华婚姻里究竟有几许情真
   
   戴着财富枷锁的杨婧就这样战战兢兢地守候着已经成了空壳的婚姻,她活得很累,常常在夜静更深的时刻,对镜自瞩,看着自己脸上日益多起来的皱纹,一边默默地流泪,一边长吁短叹。心中的悲凉难于排解,美容院的刘雪梅又成了她说悄悄话的知音了。当和她年龄相仿,而且也是单身的刘雪梅听她吐露出心中的隐秘之后,笑呵呵地开导她说:“你呀!真是太痴太傻了,你干嘛要这样苦苦地煎熬自己呢?他有年轻美貌的女人陪,你不会也找个帅哥潇洒潇洒,你又不是没有这个经济实力,现在这很时尚的。”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