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
栏目在征集中 - 用EMAIL告诉你要创建的栏目名称即可:[email protected]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赤裸人生
[主页]->[原创文学]->[赤裸人生]->[猖狂一贪为红颜:4oo万巨款难偿情债如山]
赤裸人生
·《赤裸人生》第十一章
·《赤裸人生》弟十二章
·《赤裸人生》第十三章
·《赤裸人生》弟十四章
·《赤裸人生》弟十五章
·《赤裸人生》作者敬告读者
·男士悖论――人类理想的生存模式是无性别差异
·我的哥哥庄彦斌
·挑红线”族窥秘
·怒向伪善投刀笔,愤把狼毫做吴钩
· 冷目鄙夷蔑暴虐,热胆刚正对凶奸
·滴滴点点皆血泪,笔端染处是殷红
·我的右派老师赵德通
·在法国看病
·男人说男人
·我的一段越狱经历
·由自留地、厕所和中国人的陋习说开去
·质疑革命
·“极品女人”遭遇“海归博士”:
· 七夕断桥边:一个跨洋越海的亲情传奇
·苍天无眼空垂泪,地狱有门谁作俑?
·科学的盲点
·百合传奇
·浅谈文化批判意识
·卧铺车里的斗鸡族
·北京街头“骗嫂”的“高超”技艺
·“倒掉的王朔和站起来的西蒙”
·除夕夜电话亭旁无家可归的男孩
·抱个日本弃婴回国,爱的天空里有片酸楚的云霞
·风光后的悲凉:权贵二奶:死磕公安局长
·只有婊子才没有敌人
·独拘
·人间真有天堂伞吗
·敢问亿万富姐,大男人当小丈夫的滋味如何?
·只要有勇气告别风尘,就有纯洁的爱恋在后
·四姑娘山绝唱:天堂里也有山峰吗?
·亿万富姐坠海身亡:超豪华的婚姻里有几许情真
·爱不重来啊!在灯清火冷的子夜遥想我妻
·500万打造伊甸园:硕士老总痴情“绝尘之爱”
·京城上访族写真
·下岗了,婚姻也下岗吗?!
·《文章做秀,读者做呕》
·女儿女婿蒸发,高知夫妇和三个外孙绝地呼救
·让爱穿越悲凉的荒漠—— 一位“问题少女”谅解妈妈的心路历程
·京都乞丐面面观
·我给“首骗”牟其中当总管
·劳斯莱斯:我最难侍候的“二爷”
·一个克格勃少校在中国的幸福生活
·一个“东方之子”那颗永远跪着的灵魂
·到天堂里去忏悔:一个女博士的情殇路
·猖狂一贪为红颜:4oo万巨款难偿情债如山
·“歇身”引发的惨剧
·我在《劳改报》当编辑
·我在监狱当“特情”
·监狱里的黑社会
·伊甸园墙
·浅议“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多干实事少折腾
·忏悔
·赤裸人生第十六章
·赤裸人生第十七章
·赤裸人生第十八章
·闹剧、玩偶、及斗士们的无知
· 陈广诚事件一个有不容推诿的法律后果
·由陈光诚事件言及中国的人权状况改善
·道具、托儿,和北京街头的残疾男孩
·《陈广诚事件》的喜剧效果
·《 陈广诚事件》的负面效应
·联想起“美国价值观”助纣为虐的一段惨痛史实
·《 对陈广诚事件再关注一次》
·答任先生质问再谈谈“担当”
·质疑平反
·拷问良知
·赤裸人生第十九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一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二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三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四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五章
·《老面兜》 长篇小说
·《老面兜》 之二
·《老面兜》 之三
·《老面兜》 之四
·我的狱警兄弟丁春田
·《老面兜》 之五
·《老面兜》 之六
·《老面兜》 之七
·《老面兜》 之九
·《老面兜》 之十
·赤裸人生第二十六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七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八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九章
·赤裸人生第三十章
·囚犯作家向党国的“认罪”书
·自由亚洲的文学禁区节目
·不怕黑社会 就怕社会黑
·答复读者咨询
·庄晓斌再次向“党国认罪”的声明
·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猖狂一贪为红颜:4oo万巨款难偿情债如山

猖狂一贪为红颜:
   4oo万巨款难偿情债如山
   撰文\丁子
   
   2003年6月25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依法驳回了上诉人(原审被告人)林源的上诉。终审裁定维持原审判处林源犯贪污罪和虚报注册资本罪无期徒刑。林源是一位厅局级领导干部。他大学毕业之后,仕途一帆风顺,28岁就担任了吉林省东辽县的副县长,30岁就担任吉林省东辽县的县委书记,后一步步从辽源市的副市长上调到到北京,成为了中央部委下属的厅局级国有企业中国国际体育旅游公司的总经理。有别于其它腐败贪官的是:林源为官的口碑极好,他在基层当县长,县委书记时,体恤民情,经常深入到群众之中,与老百姓同甘共苦,上调到北京以后,也是一身清廉,从不收礼吃请.翻开林源的卷宗,认定的贪污罪也仅有一笔400万之巨款,一位一向谨言慎行的高官,为何能张开鲸吞之口,而且这猖狂一贪,就是400万,其人性的蜕化令人叹为惊止!那么,这仅仅是偶然的吗?铺展开林源堕入罪恶泥潭的足迹,我们会看到这偶然其实是必然的结局……

   廉政县官遭遇“不为钱权”的挚爱情人,
   林源的廉洁奉公在吉林省东辽县是很有名气的。1989年末,刚刚升任为东辽县县委书记的林源就为拒贿而名声大振。那是东辽县某局的一位副局长,为了讨好新任县委书记,给林源送来了1万元钱。林源不仅把这1万元钱交到了县纪检委,还把这个副局长当众免职。还在全县的干部大会上,公开批判此事。他义正词严地说:“共产党的官,并不是用钱能买到的!为官者,一不贪财,二不贪色,就没有什么人能把你拉下水。”
   1990年6月, 林源在一次参加朋友的婚礼时认识了在东辽县工商银行某营业所工作的出纳员王伟. 王伟是个身材苗条的妙龄少妇,她面容姣好,一颦一笑都有一股摄人心魄的魅力。她的丈夫李林(化名)是一所小学的体育教师.他们在三年前结的婚,婚后生有一个男孩,已满周岁. 王伟一家三口,小日子过的平静而温馨.没想到的是这种温馨在一次不期而遇的婚宴之后被打破。
   6月份的一个周日的上午, 王伟在老同学婚礼的酒桌上和林源相邻而坐,当王伟知道了坐在她身边的就是东辽县的县委书记时,她的一颗年轻的心便狂跳不已。她没有想到的是,林源竟然是这样的年轻。看模样他也就是30岁刚出头,可他是东辽县几十万人口的父母官啊!这真的令她感叹不已。席间,脸色绯红的王伟向林源敬了一杯酒,因为慌乱,她一不小心把酒杯碰翻了,儒雅倜傥的林源向王伟投去了深情的一瞥,就是这深情一瞥让王伟面如红纸,心里像有头小鹿样乱撞乱踢。认识之后不久,王伟就时常能收到从县委办公室打来的电话。在那个年代,手机还是个奢侈品,林源和王伟都没有手机,他们只能用普通的座机电话倾诉彼此之间的好感。1990年8月的一天晚上,林源在县委办公室值班,他拨通了王伟家的电话,恰巧,王伟的丈夫在暑假期间外出不在家,两个彼此心仪的有情男女就情不自禁地突破了道德的底线。那一天事毕,王伟依偎在林源的怀抱里,幸福的微笑还挂在脸上,脑门上有细汗珠沁出,林源用手轻轻地抚摸着王伟的脸颊,情意绵绵地说道:“伟,我虽然不能明明正正地娶你为妻,但你是我的了,我就要终生呵护你,我就是你的大树,你的港湾,你感觉到累了的时候,就在我的肩头靠一靠,那怕是只休憩一小会儿,我也会感到幸福无比。” 王伟听到这话,心里特感动,她也深情地说到:“虽然人们都说,爱一个人,就是在想哭的时候,靠在他的肩膀上默默地掉眼泪,让那泪淌进他的心田里去。但我决不会给你制造一点麻烦。我爱你,决不是因为你是县委书记,我一不爱钱,二不爱权,我只爱你这个人,只要你对我好,我永远也不会向你提出任何非份的要求的。”
   因为此时的林源也是有了家庭的人了,他的妻子是他的大学同学,也在东辽县的一家国企工作,他们已有了一个女孩,林源不可能离婚再娶,所以他对王伟的这一番表白,也异常感动,他说:“我是一个廉洁奉公的人,我决不会以权谋私,情是情,我不会有很多钱的。但我是个负责任的男子汉,只要我们注意保密,不造成负面影响,我会一辈子对你好的……”
   情话绵绵,王伟一下子就陶醉了,她从此成为了林源的情人,他们沐浴在隐蔽的爱河里,一有机会,就悄悄地品尝爱的琼浆,王伟果真像她表白的那样,她从来不向林源提出非份的要求,也从不在公开的场合暴露他们的关系。天凉时,她买来毛线,悄悄地打好毛衣,她知道林源工作繁忙,饮食起居都不太注意,就经常买些补品给林源滋补身体。林源出差到外地时,也不忘了买些女人喜欢的礼品和时装送给王伟。两个人为方便交往,还坦率地把彼此介绍给自己家人,王伟很聪明,她和林源的妻子以姐妹相称,两个人好的像一个人似的。以至于两三年间,林源的妻子和王伟的丈夫都没有对他们的交往产生过歧义。
   1992年4月份,林源因为政绩突出,升任到辽阳市担任市委秘书长,后又担任副市长。离开了东辽县之后,林源在忙碌的工作之余,想念更多的并不是他的妻子,而是情人王伟。而王伟也是饱尝相思之苦,他们在电话里倾诉,王伟说:“我愿意做你的小女人,可我忍受不了的就是拆离,我什么也不要,我就是要能天天见到你,我想你都要想疯了,你快想办法把我调到辽阳去吧。” 林源也耐不住拆离之苦,他寝食不安,刻骨铭心的爱恋让他在夜晚一躺在床上,眼前就都是王伟的倩影,一向奉行不以权谋私的他动摇了。终于,他施加影响,暗中操作,利用职权将王伟调入了辽阳市的金融机构工作。
   王伟调到辽阳之后,她在市郊秘密地租赁了一套房子,这一套房子成了他们的爱巢,他们在爱巢里颠倒鸾凤,倾心投入,俨然就是一对情深意笃的夫妻。林源一连几个月不回家,他的妻子便有所警觉,后来发现了是王伟调到辽阳的缘故,便委婉地给丈夫打电话说:“老林,你一生清廉,可要谨言慎行,可不能因小失大,毁了自己的前程。” 林源是个聪明人,听到妻子的告诫,心里也曾有一丝愧疚,但与王伟的感情已再难割舍,也只好采取更加隐蔽的方法与王伟保持关系。他与王伟约定好,他们俩的关系不向任何人泄露,包括彼此的父母。而王伟的丈夫虽然对妻子和林源的关系有所怀疑,但没有任何证据,而且林源又是个位尊权重的高官,他也不好猜疑了。两人的家属都相对的宽容,这更使林源和王伟的情人关系越缠越紧密,林源曾不止一次对王伟说:“我们不是夫妻,胜似夫妻,今生今世,我们谁也离不开谁了……”
   小女子诀窍:套牢高官的绳索就是为他生个孩子”
   1994年11月份,林源上调到北京,任国家体委下属的中国国际体育旅游公司的总经理。费尽心机调到一起的林源和王伟只好又噙泪别离。随着林源的步步高升,王伟心中的欲望更强烈了,尽管有言在先,她说过永远不向林源提出非份的要求,但是看到了自己傍靠的男人有了更高的职位,王伟的心里也插上了飞翔的翅膀。到首都北京生活,当上皇城根里的一等公民,这毕竟是很多人的梦想啊!现在这个梦离自己越来越近,王伟岂能不怦然心动。自从林源上调到北京,她几乎是一天一个电话,向林源倾诉相思之苦,她恳求林源无论如何也要把她弄到北京去。北京毕竟不同辽阳,想把王伟调进北京,这毕竟不是件轻而易举的事。林源考虑再三,只好在电话里劝王伟暂且忍耐。但王伟等不急了,她信誓旦旦地表示:那怕是她辞职不要工作,也要和林源朝夕厮守。
   1995年9月,王伟没有事先征求林源的意见,就只身一人来到北京,这次她是有备而来,在来之前,她就悄悄地到医院里摘除了节育环,而这是林源并不知情的。林源和王伟在通县租赁了套房子,又在北京过起了同居生活。林源也通过朋友关系,将王伟介绍到一家民营公司做出纳工作。
   来到北京的王伟很快就融入了大都市灯红酒绿的生活,她太喜欢这座城市了,每日与林源共浴爱河,她都特别投入,工于心计的她想尽快怀上林源的孩子,可是她的肚子就是不争气,她精心计算,那几天是受孕期,到了那几天,她就像企盼幸运降临的少妇一样,心里暗中祷告,乞求送子娘娘给她送来幸运。可是一连几个月,她的企盼都落了空,急得她又背着林源独自到医院作妇科检查。医生告诉她,她一切正常,只是摘掉节育环后,要有半年或一年的恢复期,她要注意饮食和精神上的调剂,这样的事急是急不来的,要放松情绪,适当地节制,并且要男女之间作好配合。医生并适度地给她开了些保养药物。
   1996年5月份,王伟终于如愿以偿地怀了孕,她为了安全地生下孩子,决定先对林源保密。怀孕快两个月的时候,她的妊娠反应特别强烈。有一天她在卫生间里不停地呕吐,林源问她怎么了?,她答到:“没什么事,我吃了点减肥药,一会儿就好了。”粗心的林源竟然没有发现她的猫腻。直到1996年10月末,王伟的身形再也掩饰不住了,林源才发现王伟是怀上了自己的孩子。他很惊诧,惊疑地问道:“你不是一直戴着环吗?这是怎么回事?” 王伟见瞒不下去了,只好说:“我的环早就摘了的,我就是想要个咱们的孩子嘛。”
   “胡闹,这怎么行!” 林源严肃地说:“赶紧把孩子打掉,这可不是闹着玩的!弄不好,我会受到处分的。”
   王伟眼泪汪汪地说:“不嘛!我就是想给你生个孩子,那样,我才是真正的得到了你,也不辜负我们刻骨铭心地爱过一回。”
   
   看着泪眼迷蒙的王伟,林源的心禁不住颤动,林源觉得有一股暖流直入心田,他俯下身去,一下子就把王伟拥在了怀中……
   1997年3月,王伟在通县的潞河医院妇产科顺利分娩,产下了一个健康的男婴,林源以丈夫的身份在产妇的住院单上签了名。虽然此时他们都还没有离婚,但以前的婚姻早已名存实亡了。有了孩子之后,王伟觉得在林源面前的地位变了,便不再遵守“从不提任何非份要求的承诺”开始不断向林源吹枕边风,提醒他要为她们母子考虑以后的生活保障。情网罩住了高官,大张鲸吞之口就是情势所趋的事了。
   高官大手笔:猖狂一贪,出手就是400万
   自从王伟为林源生了孩子之后, 林源也明显地感觉到生活的压力,他过去廉洁奉公,本来就没有许多积蓄,在王伟强劲的枕边风的吹拂之下,他开始思谋怎么样搞钱了.
   林源身居高位,手中有权,而且中国国际体育旅游公司又是著名的国营企业,许多国外企业都巴不得能与中国国际体育旅游公司搞合资.当时,日本的泛亚株式会社与体旅公司的合资项目北京高尔夫球俱乐部已运营多年.作为中方股东, 北京高尔夫球俱乐部在北京的有关土地使用权的承租运作,一直是由体旅公司办理。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