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
栏目在征集中 - 用EMAIL告诉你要创建的栏目名称即可:[email protected]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赤裸人生
[主页]->[原创文学]->[赤裸人生]->[到天堂里去忏悔:一个女博士的情殇路]
赤裸人生
·《赤裸人生》弟六章
·《赤裸人生》弟七章
·《赤裸人生》弟八章
·《赤裸人生》弟九章
·《赤裸人生》第十章
·《赤裸人生》第十一章
·《赤裸人生》弟十二章
·《赤裸人生》第十三章
·《赤裸人生》弟十四章
·《赤裸人生》弟十五章
·《赤裸人生》作者敬告读者
·男士悖论――人类理想的生存模式是无性别差异
·我的哥哥庄彦斌
·挑红线”族窥秘
·怒向伪善投刀笔,愤把狼毫做吴钩
· 冷目鄙夷蔑暴虐,热胆刚正对凶奸
·滴滴点点皆血泪,笔端染处是殷红
·我的右派老师赵德通
·在法国看病
·男人说男人
·我的一段越狱经历
·由自留地、厕所和中国人的陋习说开去
·质疑革命
·“极品女人”遭遇“海归博士”:
· 七夕断桥边:一个跨洋越海的亲情传奇
·苍天无眼空垂泪,地狱有门谁作俑?
·科学的盲点
·百合传奇
·浅谈文化批判意识
·卧铺车里的斗鸡族
·北京街头“骗嫂”的“高超”技艺
·“倒掉的王朔和站起来的西蒙”
·除夕夜电话亭旁无家可归的男孩
·抱个日本弃婴回国,爱的天空里有片酸楚的云霞
·风光后的悲凉:权贵二奶:死磕公安局长
·只有婊子才没有敌人
·独拘
·人间真有天堂伞吗
·敢问亿万富姐,大男人当小丈夫的滋味如何?
·只要有勇气告别风尘,就有纯洁的爱恋在后
·四姑娘山绝唱:天堂里也有山峰吗?
·亿万富姐坠海身亡:超豪华的婚姻里有几许情真
·爱不重来啊!在灯清火冷的子夜遥想我妻
·500万打造伊甸园:硕士老总痴情“绝尘之爱”
·京城上访族写真
·下岗了,婚姻也下岗吗?!
·《文章做秀,读者做呕》
·女儿女婿蒸发,高知夫妇和三个外孙绝地呼救
·让爱穿越悲凉的荒漠—— 一位“问题少女”谅解妈妈的心路历程
·京都乞丐面面观
·我给“首骗”牟其中当总管
·劳斯莱斯:我最难侍候的“二爷”
·一个克格勃少校在中国的幸福生活
·一个“东方之子”那颗永远跪着的灵魂
·到天堂里去忏悔:一个女博士的情殇路
·猖狂一贪为红颜:4oo万巨款难偿情债如山
·“歇身”引发的惨剧
·我在《劳改报》当编辑
·我在监狱当“特情”
·监狱里的黑社会
·伊甸园墙
·浅议“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多干实事少折腾
·忏悔
·赤裸人生第十六章
·赤裸人生第十七章
·赤裸人生第十八章
·闹剧、玩偶、及斗士们的无知
· 陈广诚事件一个有不容推诿的法律后果
·由陈光诚事件言及中国的人权状况改善
·道具、托儿,和北京街头的残疾男孩
·《陈广诚事件》的喜剧效果
·《 陈广诚事件》的负面效应
·联想起“美国价值观”助纣为虐的一段惨痛史实
·《 对陈广诚事件再关注一次》
·答任先生质问再谈谈“担当”
·质疑平反
·拷问良知
·赤裸人生第十九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一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二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三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四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五章
·《老面兜》 长篇小说
·《老面兜》 之二
·《老面兜》 之三
·《老面兜》 之四
·我的狱警兄弟丁春田
·《老面兜》 之五
·《老面兜》 之六
·《老面兜》 之七
·《老面兜》 之九
·《老面兜》 之十
·赤裸人生第二十六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七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八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九章
·赤裸人生第三十章
·囚犯作家向党国的“认罪”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到天堂里去忏悔:一个女博士的情殇路

决意去追寻,倘使我的灵魂能由此拯救,那我就算对得起我的丈夫和儿子了……”
   ——摘自女主人公遗书
   到天堂里去忏悔:
   一个女博士的情殇路
   

   
   撰文 丁子
   2005年3月上旬,武汉一所全国著名高校的附属医院爆出了一条惊人消息:该院传染科副主任医师、美丽贤淑的在读女博士谭薇在获悉她的前夫刚刚荣任湖北另外一所著名高校的副校长之后,在老家湖北英山县上吊自杀了!一个事业有成的女博士在人们的眼里是“钻石级”幸运女人,究竟是什么原因叫这样一位高智商的女博士选择了香消玉殒的自我毁灭之路呢?
   2005年 4月下旬,本刊特约作者经过了近一个月的艰难寻访,终于了解到这一出让人感慨唏嘘的悲剧的幕后故事……
   拒绝平庸:
   女硕士的婚姻亮起了红灯
   36岁的谭薇是湖北英山县人,其父母都是当地有头有脸的干部,她自幼天资聪颖,一直备受家人宠爱。1989年谭薇从湖北一所医科大学毕业后,又被本校录取为研究生,学成期满后她如愿留在该医科大学的一家附属医院传染科当医生。
   1996年,年近30的谭薇还孑然一身,她的父母也为她着急了,劝她说:“你也该考虑一下个人的婚姻大事了。”这年秋天,谭薇父亲的一位老朋友给谭薇介绍了一位名叫刘伟的男朋友,刘伟比谭薇年长几岁,是湖北某高校财务处的干部,刘伟曾经有过一次失败的婚姻,相貌堂堂的他各方面条件都很优秀,只是学历比谭薇矮了一大截,仅仅是个本科生。起初,谭薇听说刘伟有过婚史,而且还是个本科生,连连摇头说:“不行,我怎么能嫁给个本科生,最起码也应该是个硕士吧?”可谭薇的母亲说:“选对象又不是高考,你也老大不小了,就别再挑三捡四了。再说,只要他肯学,说不定将来能自学成个博士呢。”在父母的极力劝说下,谭薇和刘伟见了面,没想到的是,谭薇与诚稳精干的刘伟一见钟情。
   第二年春天,谭薇与刘伟结婚了,一年后,他们可爱的儿子就呱呱坠地。刚刚结婚的头几年,夫妻俩相敬如宾,小日子也过得也有滋有味。但谭薇毕竟是个心高气傲的女人,她始终把高学历看得很重要,便时常叮咛丈夫,要他定个目标,争取在几年之内拿到博士学位。谭薇认为,只有刘伟考取了博士,他们才算匹配,她的心中才没有遗憾。刘伟是一位对工作兢兢业业的人,结婚之后,为了弥补和谭薇在学历上的差距,他一度苦学英语,补习功课,阅读大量的非专业书籍,想通过自学考上博士学位,但是他有本职工作,还要为家庭分担精力,久而久之,他就感到力不从心了。他曾对谭薇说:“我看考博的事我还是往后放放吧,我觉得,考不考博都不重要,我能把本职工作做好,将来如果有了充裕的时间,我再潜下心来攻博也不迟。”
    谭薇对刘伟的这种态度却表示了强烈反对,此后,夫妻俩就常为考博的事发生口角。有一天晚上,刘伟刚刚打开电视机准备看一场他最喜欢看的足球比赛,谭薇走过去冷不丁就关了频道,刘伟很恼火,他面带怒气说道:“难道我连看一场球赛也算是奢侈吗?你太不近人情了!” 谭薇不温不火地反驳道:“看什么看,有功夫求点上进,难道你想一辈子捧个本科生的饭碗不思进取?你太叫我失望了。” 刘伟一时性起,也大声吼起来:“难道本科生就不如你吗?有什么了不起的,我今后还就是这样了!”这些话把谭薇呛得眼泪一下子就掉下来了,她捂着脸跑回了卧室。
   1999年底,刘伟因为工作勤奋,被提升为校财务处的处长,他满以为这件事能让谭薇心里有一点点安慰。正式公布提升任职文件那天,刘伟特地早一点下班,到市场去买了好多时令菜蔬,并亲自下厨烹调了一桌菜,想让妻子有一份意外的惊喜。没想到的是,当谭薇下班回来,听说刘伟是为了荣升处长而庆贺时,竟冷言冷语地说:“这有啥好庆贺的,你以为你当了官就算有出息了?你也太市侩了!” 谭薇的话像一盆凉水迎头浇下,把刘伟的一肚子激情都浇灭火了。此后,刘伟因为职务提升,对本职工作更尽心尽力,有时候忙起来,分担家务的时间就更少了,谭薇对此也渐有微词,她当着刘伟的面直言不讳地说:“你别以为你当了处长就可以在家里颐指气使,你不思进取,我还不甘居平庸呢,我要考博,你今后想让我当个家庭保姆没门!”
   果然,谭薇以后一有时间就补习功课,丈夫和孩子的衣食都无暇顾及。谭薇的孜孜苦学也终获成果,很快,她因业务能力突出被提升为传染科的行政副主任。2000年,这所医科大学和一所全国著名高校合并,谭薇所在医院也名正言顺变成了这所著名高校的附属医院。
   2000年4月,她报考了所属著名高校在职博士生考试,以优异的成绩被录取,成了一名在读女博士,谭薇的博士梦终于圆了。
   遭遇高学历情人,
   两博士想冲出围城觅真爱
   在职博士班是这家医院为培养高精尖医学人才而开设的一个不脱岗的进修班,是附属医院医学精英的摇篮。谭薇在这个班里和本院中医科的副主任医师陈明辉是同桌。
   陈明辉相貌平平,性格内向,出身农家,自幼家境贫寒,研究生毕业后分配到本院中医科当医生,一步步由医生晋升为副主任医师,如今在本院已是知名的中医学科专家。他的妻子叶琳长得非常漂亮,是本院高干病房的护士,是个自幼就生活在城市的时尚女孩。结婚后,叶琳对陈明辉管得很严,几乎不准他与异性交往,陈明辉每个月的工资都是由老婆一手经管,后来实行了工资卡,叶琳干脆和财务室打好了招呼,陈明辉的工资每个月发下来,他只能见到一张工资条,钱都是直接划到叶琳的工资卡上去的。陈明辉怕老婆和叶琳的泼辣在院内都是出了名的。
   
   陈明辉每逢想起自己的窝囊,也觉得很郁闷,但习惯了,也就逆来顺受,不以为然了。这次参加了在职博士班,恰巧和谭薇同桌,开始的一段时间,陈明辉也是像个闷葫芦似的,从不和谭薇交谈。有一天,陈明辉因为琐事被妻子叶琳挠得脸上挂了彩,晚上到博士班上课的时候,右脸颊上还贴着块创可贴。课间时,谭薇觉得陈明辉的模样很滑稽,便关切地问了两句,不知是触动了陈明辉的哪根神经,他一股脑地把心中的苦闷和压抑都对谭薇倾吐出来,讲着讲着,一个大男人竟禁不住流下泪来,谭薇不禁忿忿不平地说道:“一个只有专科文化的小护士竟把个博士老公压迫得如此凄凉,你也太没骨气了,干嘛呀!你要这样让着她。” 陈明辉的一肚子苦水被谭薇这一点拨,竟一发而不可收,说到伤心处,陈明辉显得那么悲凄无助,谭薇陡然萌发出想拯救这个男人的想法。那晚,他们竟像遇上了知己一样相言甚欢。
   这以后,谭薇和陈明辉的关系越走越近,一个星期两个下午的上课时间他们都觉得不够,为了避人耳目,他们偷偷约到外面去幽会,几乎每天晚上他们都要见面聊上一两个小时,那种洞悉彼此灵魂的感觉让两个人的心越贴越近。特别是对知识的追求和渴望,使他们感到彼此才是志同道合的一对。
   2000年五一长假,他们约定好撇开彼此的丈夫和妻子,俩人结伴去罗田天堂寨旅游。从罗田回来,两个人的关系有了突破性的飞跃,但是他们都是很注重声誉的博士,虽然激情如火,但也不敢太放肆,他们从来不敢在医院内幽会,总是约到离医院很远的郊区见面。
   本来,“偷情”就是被人所不齿的,同一家医院两个受人尊敬的医学博士“偷情”,就更难被人包容,谭薇的心里也常常有一种罪孽感,想到丈夫和可爱的儿子,她也一度觉得自己的言行很可耻,但是那种浪漫的激情又让她欲罢不能。
   这时,谭薇在家里竭力做出一副贤妻良母的样子,有时还主动对刘伟表示温柔。谭薇还时常告诫陈明辉,叫他在家里对妻子叶琳更好一点,说这样他们的关系才能长久维持下去。在他们刚刚成为情人的那一段日子里,也许他们谁都没有想到冲出围城,只是把这份与道德相悖的婚外情当作对自己乏味婚姻的一种补充。然而,随着他们交往的日益深笃,长相厮守的念头便顺理成章地萌生了。
   2001年初,因为工作业绩突出,陈明辉被提拔担任了这家医院科研处的处长,这时,谭薇产生了离婚与陈明辉结合的愿望。2001年夏天,他们又相伴去咸宁温泉,在温馨的游泳池里,谭薇一边划水,一边试探着说:“我们是不是要考虑应该有一个自己的暖巢了,一个永远只属于我们两个人的暖巢。” 陈明辉并没有完全领会谭薇的话,他有点迷惘地问:“你是说我们要买个房子……” 谭薇游到池边,哀怨地看着陈明辉说:“暖巢就只是房子吗?我要的是长相厮守,我不想再这样偷偷摸摸的了。” 陈明辉惊诧地说:“你是说我们都去离婚?这绝对不行!你和我都冲不出围城的,吐沫星子也会淹死人的。”
   “那我们就干脆断了算了。” 谭薇将了陈明辉一军。陈明辉怔怔地呆在那里,半晌没有言语。
   从咸宁回来,谭薇故意有一个星期没有理陈明辉,几天后,谭薇又把持不住了,他们又偷偷地幽会。此时渐渐有风言风语传到了叶琳的耳朵里,她和陈明辉大闹了一场,把陈明辉赶出了家门,陈明辉只好卷起铺盖搬到了办公室去住。这件事张扬开来,谭薇的处境很尴尬,因为叶琳的泼辣是院里出了名的,三个人又同在一个单位里,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万一叶琳来找谭薇的麻烦,谭薇自忖自己决不是叶琳的对手,所以,那一段时间,谭薇就像老鼠躲猫一样害怕在路上撞见叶琳,有一天,谭薇刚刚从卫生间出来,她一探头,见到叶琳也正朝卫生间走来,她赶紧缩头又退回来,躲进一个便位里,把门销插得紧紧的,她生怕叶琳进来。叶琳其实也看到她了,她站在卫生间门外轻蔑地说:“哼!有胆偷人家老公,没胆露个头让人瞧瞧?” 谭薇躲在里边一声没敢吭,呆了半个多小时,直到叶琳走了,她才匆匆忙忙逃出卫生间。
   谭薇的丈夫刘伟也知道了这件事,但刘伟没有像叶琳这样冲动。他只是旁敲侧击地点了点谭薇,但谭薇却明确地对刘伟讲:“不管别人说什么,你如果怀疑我,那我们就离婚。”刘伟念及年幼的儿子,对这件事就没有深究。这以后,谭薇怕叶琳再找她的麻烦,便推说治病向院里请了几个月假,她想回到英山老家去避避风头。在英山的那段日子,她办了个医学培训班,想借此调剂一下心态,也能有些额外的收入。不知是什么原因,她的培训班并没有多少人捧场,最终只得黯然收场。
   
   活的就是这张脸,
   感情无望后走上了不归路
   
   陈明辉那段时间一直借住在办公室。 叶琳把陈明辉和谭薇相好的事吵得沸沸扬扬,闹得他颜面扫地,这样他对叶琳厌恶不已,而对谭薇更生出浓厚的依恋。谭薇回到英山这一段时间,他不断给谭薇发短信,表示他一定和叶琳离婚,叫谭薇一定要相信他。.2002年10月,陈明辉终于和叶琳离婚了。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