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
栏目在征集中 - 用EMAIL告诉你要创建的栏目名称即可:[email protected]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赤裸人生
[主页]->[原创文学]->[赤裸人生]->[劳斯莱斯:我最难侍候的“二爷”]
赤裸人生
· 冷目鄙夷蔑暴虐,热胆刚正对凶奸
·滴滴点点皆血泪,笔端染处是殷红
·我的右派老师赵德通
·在法国看病
·男人说男人
·我的一段越狱经历
·由自留地、厕所和中国人的陋习说开去
·质疑革命
·“极品女人”遭遇“海归博士”:
· 七夕断桥边:一个跨洋越海的亲情传奇
·苍天无眼空垂泪,地狱有门谁作俑?
·科学的盲点
·百合传奇
·浅谈文化批判意识
·卧铺车里的斗鸡族
·北京街头“骗嫂”的“高超”技艺
·“倒掉的王朔和站起来的西蒙”
·除夕夜电话亭旁无家可归的男孩
·抱个日本弃婴回国,爱的天空里有片酸楚的云霞
·风光后的悲凉:权贵二奶:死磕公安局长
·只有婊子才没有敌人
·独拘
·人间真有天堂伞吗
·敢问亿万富姐,大男人当小丈夫的滋味如何?
·只要有勇气告别风尘,就有纯洁的爱恋在后
·四姑娘山绝唱:天堂里也有山峰吗?
·亿万富姐坠海身亡:超豪华的婚姻里有几许情真
·爱不重来啊!在灯清火冷的子夜遥想我妻
·500万打造伊甸园:硕士老总痴情“绝尘之爱”
·京城上访族写真
·下岗了,婚姻也下岗吗?!
·《文章做秀,读者做呕》
·女儿女婿蒸发,高知夫妇和三个外孙绝地呼救
·让爱穿越悲凉的荒漠—— 一位“问题少女”谅解妈妈的心路历程
·京都乞丐面面观
·我给“首骗”牟其中当总管
·劳斯莱斯:我最难侍候的“二爷”
·一个克格勃少校在中国的幸福生活
·一个“东方之子”那颗永远跪着的灵魂
·到天堂里去忏悔:一个女博士的情殇路
·猖狂一贪为红颜:4oo万巨款难偿情债如山
·“歇身”引发的惨剧
·我在《劳改报》当编辑
·我在监狱当“特情”
·监狱里的黑社会
·伊甸园墙
·浅议“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多干实事少折腾
·忏悔
·赤裸人生第十六章
·赤裸人生第十七章
·赤裸人生第十八章
·闹剧、玩偶、及斗士们的无知
· 陈广诚事件一个有不容推诿的法律后果
·由陈光诚事件言及中国的人权状况改善
·道具、托儿,和北京街头的残疾男孩
·《陈广诚事件》的喜剧效果
·《 陈广诚事件》的负面效应
·联想起“美国价值观”助纣为虐的一段惨痛史实
·《 对陈广诚事件再关注一次》
·答任先生质问再谈谈“担当”
·质疑平反
·拷问良知
·赤裸人生第十九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一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二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三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四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五章
·《老面兜》 长篇小说
·《老面兜》 之二
·《老面兜》 之三
·《老面兜》 之四
·我的狱警兄弟丁春田
·《老面兜》 之五
·《老面兜》 之六
·《老面兜》 之七
·《老面兜》 之九
·《老面兜》 之十
·赤裸人生第二十六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七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八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九章
·赤裸人生第三十章
·囚犯作家向党国的“认罪”书
·自由亚洲的文学禁区节目
·不怕黑社会 就怕社会黑
·答复读者咨询
·庄晓斌再次向“党国认罪”的声明
·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
·著书只为稻梁谋
·身正不怕影子歪
·线人”给“特务”画画像
·《哀悼刘晓波》
·关于郭文贵爆料的真与假
·《王岐山美国追杀郭文贵内幕》
·《王岐山美国追杀郭文贵内幕》第一章
·《王岐山美国追杀郭文贵内幕》第二章
·《王岐山美国追杀郭文贵内幕》第三章
·海外民运圈的水真深啊!我要崩溃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劳斯莱斯:我最难侍候的“二爷”

劳斯莱斯:我最难侍候的“二爷”
    ── 一位富豪座车司机独特的心灵感悟
   
    •丁子•
   

    劳斯莱斯是世界上最豪华、最名贵的汽车。自从它问世以后始终是财富和高贵的附庸品。拥有它的主人或是权倾于世的王室贵胄,或是富甲天下的巨贾大享。
    据称:劳斯莱斯汽车的每一个零部件,都是用手工打磨制作的。组装好的劳斯莱斯汽车宽四米、长十二米、重量达十几吨,可在两米深的水面上悬浮不沉。标准型劳斯莱斯汽车单车售价273万美金,特高档,特豪华的劳斯莱斯简直就价值连城了。这种奢侈品牌的汽车,以英国王室拥有量最多。传称,绝代佳丽戴安娜王妃最钟爱的物件就有两样,一件是镶有天然钻石的项链,另一样就是劳斯莱斯汽车。世界上几乎所有的超级富豪都以拥有劳斯莱斯为荣耀,以劳斯莱斯为身价的标志。
    在中国大陆,几年以前除了北京、上海、广州等少数几个超级城市之外,其它地方很难寻觅到劳斯莱斯的踪影。在一些省会级的大都市,劳斯莱斯汽车更是鳞毛凤角。许多司机开了一辈子车,一提起劳斯莱斯都用一种神往的口吻津津乐道,但真正见识过这种车的人确微乎其微。
    2001年5月份,记者在北京有幸采访到一位为某超级富豪开过劳斯莱斯座车的司机,他独特的心灵感悟耐人寻味。财富并不是人格的标尺,这位有幸开过世界上最豪华的老爷车的司机,曾经是同行中令人羡慕的佼佼者,为某位富翁开座车时月薪即达四千元人民币。他所叙述出来的这一段尴尬的打工遭历里的许多细节,不仅仅是一面镜子,能折射出人世间各类人等虚荣、贪婪、冷酷、骄奢的本性,也能强烈地透视出一种无奈、一种愤慨,一股令人寒心彻骨的悲凉……。
   应被采访者的要求,本文所涉及的人物和事件,均没有使用真名。
   有幸成为座车司机,启蒙训练是先聆听劳斯莱斯的故事
    我是一位有二十多年驾龄的老司机了,是在部队里学会开车的。我1989年入伍,在部队里当运输兵,练就了一身过硬的开车本领。复员之后,来到首都出租汽车公司工作,成为首汽国宾车队的一名车手。因为我身材魁伍,开车素质好,又是共产党员,到国宾车队不久,就荣任为主车手,国宾车队是首都出租汽车行业中一支特殊的队伍,它的主要任务是迎来送往外国政府首脑。在国宾车队开车这几年间,美国前总统布什和夫人、日本首相竹下登、前联合国秘书长加利等许多大人物都曾经坐过我开的车。在同行看来,开迎送国宾的车出车时,前面有警车开道,有卫队护送,威风凛凛,用不着等红灯和躲避警察,真是风光无限。其实不然,作为国宾车队的车手,不仅要驾驶技术过硬,行车时做到“车稳一条线,转弯不晃动,刹车不点头”。而且装束,礼仪都必须经过严格训练,举手投足,一招一式,驾驶姿式都必须符合标准。
    我在国宾车队当主车手八年,从来没有出过任何差错。后来年龄超过了四十岁,按规定就必须退役了。也许正是因为我有过这一段荣耀的驾驶履历,才被某位富豪选中,在众多应聘者中脱颖而出,成了他的座车司机的。
    1996年6月份,已经转行开普通的士的我收到同行好友的一个电话。在电话里,我的朋友问我:“老刘,你想不想去开劳斯莱斯,月薪四千元”。这样高的薪水,对我的诱惑当然是不可抵御的。
    在好朋友的举荐下,我来到富豪的公司。 接待考核我的并不是富豪本人,而是一位长相十分妩媚的小姐,这位姓朱的小姐是富豪的生活秘书。朱小姐听完我朋友介绍我的开车履历后,感到比较满意。她随即用一种颐指气使的口吻问我:“你知道什么人才有资格坐劳斯莱斯车吗?”
    我茫然地望了引荐我来的朋友一眼,不知道该怎样回答这位小姐的问题,真没想到,我这位国宾车队的主车手,还真的被这位小姐问住了。
    我的朋友对此问题理解得也非常浅薄,他代我答道:“当然,有资格坐劳斯莱斯车的人身价该是亿万富翁了”。小姐矜持地微微一笑说:“哼,岂止是亿万身价,并不是所有能买得起车的人都有资格拥有它。
    这位小姐把一份精制的资料从抽屉里拿出来甩给了我说:“你要开好这辆车,必须先熟悉一下有关劳斯莱斯车的品牌和它的销售原则,这是必须知道的。”
    我接在手里的是一份劳斯莱斯销售商印制的宣传资料。这里边除了介绍劳斯莱斯品牌的历史沿革和机械性能之外,还有拥有这种品牌的车主的身价资格介绍和大幅的彩色照片。
    原来,要想成为劳斯莱斯的主人,必须履行一定规格的手续。要想买这辆车得在半年之前向劳斯莱斯汽车公司提出购车申请,由劳斯莱斯公司对购买者的资产、信誉、包括人格等进行一番严格挑剔的评估和审查。认为具备了资格,才由公司根据购车者的申请以及消费特点专门生产这部车。而且每一部车都是量体裁衣式地制作,连购车者的身高、体重、性别、年龄这些个人资料在购车档案里也记录完备。购车几乎同做时装一样,因为这是专为您一个人定做的。从申请购车到真正拥有了它大约得几个月的时间,审核起来几乎和获得国外财团的贷款一样的严格。
    我在朱小姐的注目下浏览这一份资料时,这位朱小姐又用叙述童话般的语调向我描述了一个关于购置我将驾驶的这部车的故事。
    她说:“哼!我们总裁买这部车时也有竞争者,东北有一个土得掉渣的大款,也自不量力地跑到北京来,向劳斯莱斯北京销售处提出愿意出双倍的价格竞买这部车。这种愚蠢可笑的提议理所当然地被劳斯莱斯公司拒绝了。主管劳斯莱斯销售的业务人员说,您如果真想获得拥有劳斯莱斯的资格,您除了有钱之外,还得在社会信誉方面有所建树,直到劳斯莱斯认可了您,您会拥有劳斯莱斯的”。
    这位朱小姐说完这些话,又用一种鄙夷的口吻说:“听说后来这位大款便向某国际福利项目捐款,捐出了几百万美金,劳斯莱斯公司后来决定,为了褒奖这位中国富豪钟爱劳斯莱斯的诚意,决定卖给他一辆普通型的劳斯莱斯车。当然这种普通型的劳斯莱斯是没法与我们总裁订制的这辆相比的!”
    听完了朱小姐讲述的故事,我心里倒滋生了一种憎恶的情结。这些中国大款真的是钱太多了,玩票玩得太离谱了。英国佬也他妈的真不是个东西,明明是卖车赚钱,倒装成一副特有爱心的绅士风度,把卖车搞成像发勋章似的,真好像谁拥有了劳斯莱斯车,谁就成了上帝的宠儿似的”。我心里这样想,表面上却不动声色。
    小姐把一柄金灿灿的车钥匙拿出来,歪着头说:“怎么样,现在你明确了你今后所要承担的职责了吧?”我胸有成竹地表示:“是的,我会兢兢业业,尽职尽责的”。“我不是交待你怎样开车”小姐对我的回答不甚满意,她强调说:“我只是在告诫你,你必须时刻牢记着,这是为总裁开专车,这辆车只有总裁一个人才有资格坐!其它任何人都没有动用这辆车的资格!”“噢!”我点了点了头说:“我知道了,我会牢记着的”。
    朱小姐这才把那柄金灿灿的钥匙和一部传呼机递过来了“那好,你被录用了,这是专用呼机,你的职责是保养好车辆,按时上班,有紧急出车任务时,我会用呼机通知你的”。
    从朱小姐的办公室里出来,举荐我来这里的朋友对我说:“以前的那个司机就是因为私自让朋友搭了一次车被辞退的。”
    “噢”,我恍然大悟,原来我今天所受到的一番训诫,只是为了一件事,就是让我明确知道,只有谁才配坐这辆车。
   一个脚印 三万人民币 小姐的脸都吓白了
    我正式当上了劳斯莱斯座车的司机,才领略到开这种奢华的汽车,其实并不是件轻松事。我的总裁是一位四十岁刚出头的中年人,仪表堂堂,倒是挺平易近人的。他的业绩斐然,在中国企业界确实口碑极佳。刚为他开车时,我心里真的感到很荣幸。他不太善于言辞,行车时,只偶尔和你聊上一两句,绝没有秘书小姐颐指气使的口气。但是上班不久,我才意识到侍候一位亿万身价的老板绝不是件随随便便的差事。本来我是军人出身,又在国宾车队开了几年车,标准礼仪是非常规范的。但我时下所担任的工作,不但有位亿万身价的老板大爷,还有一位虽不会说话但也需要精心侍候的“二爷”,这台骄贵的劳斯莱斯车,我只凭着一身过硬的驾驶本领,就力不从心了。
    我的老板是一个有爱车嗜好的人,他有好多辆高档品牌的车。但最娇贵的就是这辆劳斯莱斯。平时,一般的外出,他不用这辆车,但我绝不会闲着没事。上班的头一个月,我才领悟到保养擦试这辆车,实在是比开这辆车还复杂十倍。
    这辆娇贵的车,有一间专用车库。这间车库里几乎可与高级宾馆媲美。光滑的大理石地面上面铺着红色的地毯,虽然汽车不会呼吸,但车库里的空调是恒温的,车库里间放置了一张床,是我平时休息的位置,没有出车任务,我就坚守在车库里保养车辆。最难干的事是擦试这位“二爷”,这位二爷是绝对不可以用水擦试的,所用的都是非常高级的清洁剂,擦试的抹布也全是丝绸质的布料,每天擦一遍车得像擦皮鞋一样,擦得油光锃亮,才算可以。用的上光剂也不是一般的,都是高级的,一小瓶的价格比时尚青年用的摩丝还贵。我当时家住在外地,每天二十四小时除了吃饭、上厕所,几乎全坚守在车库。朱小姐规定,呼机一叫,我必须在10分钟内做好一切出车准备。有几次半夜里呼叫,我做好了一切准备后,朱小姐又通知我是做出车演习,真是叫我哭笑不得。我这时才意识到,我的雇主不仅仅把我当司机使用,而且是当清洁工、更夫和一位侍候不会说话的二爷的佣人在使用。如果不是贪羡那一个月四千元的高薪,我真想辞工不干了。可是这份高薪却又让我舍不得这份工作。
    其实,我出车的次数并不多,不是特别重要的场合和会见特别有身份的贵客,我们老板轻易不用这辆车。他本人也会开车,一般性的外出,他最常用的是那辆黑色的奔驰600。有时连那位20岁刚出头的贴身保镖兼司机都不带,常常是只叫上朱小姐驾车就出去了。我上班后的第一个月,我的车里程表都没行驶超过百公里。按老板发给我的薪水折算,每公里不计算油价,光支付给我的工资都比坐任何昂贵的交通工具成本高多了。可是亿万富翁在这方面是不吝啬的。如果不是后来所遭遇的那件事,我对我亿万身价的老板是不会心有异念的。
    1996年7月初的一天上午,朱小姐通知我老板要去北京饭店会见一位贵宾。我驾车载着老板和朱小姐去了北京饭店。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