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宝强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孙宝强]->[中国走向世界?]
孙宝强
·红楼女囚(十七)押往提蓝桥
·红楼女囚(十七)杀人犯的控诉
·红楼女囚(十九)施虐者与被施虐者
·我的一段被‘雪藏’的历史
·红楼女囚(二十)溃烂的红苹果
·红楼女囚(二十一)外松内紧
·红楼女囚(二十二)无奈之举--唱歌
· 红楼女囚(二十三)自己拔自己的牙
· 拿什么尊重你,我的领导?
·红楼女囚(二十四)浴室斗殴
·“六四女暴徒”写给6•4的祭文
·红楼女囚(二十五)我不下地狱谁下
·红楼女囚(二十六)既生喻,何生亮
·动向杂志对我的报道
·女囚琐事(二十七)杀人犯贾母
·我和上海作协的一段情缘
·红楼女囚(二十八)二只小鼹鼠
· 红楼女囚(二十九)爱美的死囚
·红楼女囚(三十)形形色色的减刑
·红楼女囚(三十一)坚强的老狐狸
·红楼女囚(三十二)剪刀风波
·我的‘地老天荒’
·短兔(i3)
·红楼女囚(三十四)被释放的犬牙
·红楼女囚(三十五)同性恋
·一次月薪200元的面试
·红楼女囚(三十六)爱的极端
·红楼女囚(三十七)爱国主义与人道主义
·红楼女囚(三十八)罂粟花
·红楼女囚(三十八)辱中辱
·红楼女囚(四十)回家
·二呆(一)姐弟俩
·二呆(二)苦妹
·二呆(三)画画
·二呆(四)老党
·二呆(五)郊游
·二呆(六)回家
·二呆(七)黑夜
·二呆(八)杀狗
·二呆(九)抢劫
·二呆(十)破案
·二呆(十一)尘埃落定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一)獠牙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二)脑壳碎了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三)行贿
·嫖资该向谁报销
·谁制造了GDP的神话?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四)揭发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五)残了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六)索赔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7)拆迁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8)外遇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9)人选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十)好日子
·如果......
·我发表在动向杂志上的政论
·沐猴出笼,傀儡登场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文学之三:飘荡的幽灵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一)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二)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三)
·被遗忘的部落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四)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五)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六)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七)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一)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二)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三)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四)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五)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六)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七)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八)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九)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十)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十一)
·哭泣的母亲河
·中国走向世界?
·小花,我要告诉你一个秘密
·中宣部是什么?
·一个狂犬病患者的自白
·中国pk澳洲
·打工者
·来澳洲后我流的三次泪
·来澳洲后,我的三次感慨
·我们有权利知道真相
·缝衣针的哭泣和焚书坑儒者的叫嚣
·二十万和二十年
·第三章 逮捕—摘自《上海女囚》
·第三章:公判—摘自《上海女囚》
·第四章:关禁闭 --摘自《上海女囚》
·第八章“新岸集”组稿 --摘自《上海女囚》
·柴玲,你没有资格说‘宽恕’
·从民众的呐喊,看中国的政治大变革
·上海人之十二: 三个女人一台戏
·纪实小说《上海人之九》:信访处长的一天
·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
·同胞 请珍惜你手上这张选票
·上海人之一:巡逻队长吴光荣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走向世界?

    中国走向世界?

   ‘世界做客中国,中国走向世界’咋一看,还以为我的视网膜脱落;再一看,方知‘吉尼斯的谎言’出笼了。

   在鲜花盛开的五月,世界上耗资最大的政治秀世博会,在东海之滨拉开了帷幕。于是欢声四起:啊!世界做客中国!啊!中国走向世界!

   中国真的走向世界了嘛?中国人真的走向世界了嘛?

   21年前,因抗议屠城的我被判三年。开除公职的我,苦苦挣扎在生存线上。为了就近打工,我租了单位附近的民屋。世博会开幕前,我接到房东责令我搬家的电话。态度之绝断,口气之强硬让我惊诧。细问下,果然又拜国保所赐。联想起反战母亲在白宫前安寨扎营,真的百感交集。试问:中国有这样的政府,能走向世界嘛?

   我被迫搬家喘息未定,小脚缉私队就上门稽查;几天后警察上门访查;一星期后居委会上门盘查。老妪受尽迫害,病痛缠身,温饱不周,手无寸铁。联想起英王室对贫民病民的嘘寒问暖雪中送炭,真的百感交集。试问:中国有这样的政府,能走向世界嘛?

   警察问我:你这么大年纪还上班?我说我不上班怎么活?21年工龄被‘伟光正’贪污。世博用了4000亿,其中就有我被霸占的21年血汗钱。李小琳说她父亲李鹏正在‘安享幸福的晚年’。请问,我‘幸福的晚年’被谁剥夺?屠城20载,至今不平反,联想起波兰天主教会重新安葬哥白尼,真的百感交集。试问:中国有这样的政府,能走向世界嘛?

   周末去同学别墅度假。东道主神情有异,言笑怪诡。我正诧异,他沉下脸:国保找过我了,让我劝你停止回忆录‘红楼女囚’在香港的出版。不然,后果自负。联想起英国为了拉什迪的写作权,9年如一日地保护他的人生安全,真的百感交集。试问:中国有这样的政府,能走向世界嘛?

   从别墅回到陋室,痛苦地拎起电话想跟亲人倾诉,电话里传出的回音让我一怵。电话监听已非一日,于是舍了电话发邮件,猛见邮件转发功能已被开启,下面填着一个陌生的邮箱。联想起台湾在野党执政党竞争后拉琴庆贺,握手言和,真的百感交集。试问:中国有这样的政府,能走向世界嘛?

   哦!世博!世博!好一袭极权打造的华美袍子。掀开锦缎下摆,数不清的虱子飞出来。这种秀外陋内的世博会,只是一场准武力的炫耀,只是一次‘崛起’的贴金。

   中国走向世界?中国用什么走向世界?用连绵不断的水旱灾?用高居不下的矿难?用前仆后继的窑奴?用层出不穷的冤民访民?用跨省追捕?用滥杀无辜?用绿坝?用金盾?用剥夺64‘暴徒’的工龄?用赶走GOOGLE的丑闻?用没收香港民主女神像的强盗行径?

   依我看,能走向世界的,是剽窃的吉祥物,模仿的建筑物,偷盗的歌词。这不但走向了世界,还轰动了世界。

   注:原刊登于德国之声二零一零年七月刊

(2011/02/05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