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钱云会是被政府杀害的吗?]
拈花时评
·蒋中正文集(91)
·蒋中正文集(92)
·蒋中正文集(93)
·蒋中正文集(94)
·蒋中正文集(95)
·拈花一周微(上周)
·拈花一周微(本周)
·蒋中正文集(96)
·谁是造谣者-拈花蒙冤记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97)
·蒋中正文集(98)
·蒋中正文集(99)
·蒋中正文集(100)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01)
·蒋中正文集(102)
·蒋中正文集(103)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04)
·蒋中正文集(105)
·蒋中正文集(106)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07)
·蒋中正文集(108)
·蒋中正文集(109)
·蒋中正文集(110)
·蒋中正文集(111)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12)
·蒋中正文集(113)
·蒋中正文集(114)
·蒋中正文集(115)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16)
·蒋中正文集(117)
·声援失去自由的维权律师-唐吉田
·营救失去自由的人权律师-唐吉田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18)
·蒋中正文集(119)
·蒋中正文集(120)
·蒋中正文集(121)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22)
·蒋中正文集(123)
·蒋中正文集(124)
·蒋中正文集(125)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26)
·蒋中正文集(127)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28)
·蒋中正文集(129)
·蒋中正文集(130)
·蒋中正文集(131)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32)
·蒋中正文集(133)
·蒋中正文集(134)
·蒋中正文集(135)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36)
·蒋中正文集(137)
·蒋中正文集(138)
·蒋中正文集(139)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40)
·蒋中正文集(141)
·蒋中正文集(142)
·自由亚洲电台对我的采访和报道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43)
·蒋中正文集(144)
·蒋中正文集(145)
·各地媒体对我案件的报道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46)
·蒋中正文集(147)
·蒋中正文集(148)
·蒋中正文集(149)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50)
·蒋中正文集(151)
·蒋中正文集(152)
·蒋中正文集(153)
·蒋中正文集(154)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55)
·蒋中正文集(156)
·蒋中正文集(157)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58)
·蒋中正文集(159)
·蒋中正文集(160)
·蒋中正文集(161)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62)
·蒋中正文集(163)
·蒋中正文集(164)
·蒋中正文集(165)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钱云会是被政府杀害的吗?

   钱云会是一个小人物,是一个彻彻底底的小人物,一个浙江农村的村长。默默无名,坐过大牢,跑过上访,一辈子做的最大的事情,也许就是这两件了。钱云会是个大人物,是一个顶天立地的大人物。一个浙江农村的村长,默默无名,却用自己的生命为代价,替中国掀起了一次网络狂飙,惊醒了至少一千万沉睡的中央帝国国民,中国一次新的民族自觉运动由他发起。
   
   钱云会、杨佳这两个小人物,两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给了我们振聋发聩的启示。杨佳告诉我们共产党不是不能捅的,钱云会告诉我们我们的头是可以断的。杨佳告诉我们有些事情是不可以忍的,如果要我忍一辈子,我宁愿犯罪。钱云会告诉我们中国是时候开始有一场的和平革命,一次没有领袖的革命。信息科技给了我们一次机会,给了中国一个机会,给了中国自由民主一个机会。
   
   钱云会告诉我们这个政党这个政府有多么糜烂腐朽不堪。这还需要他告诉我们吗?我们早知道了。是的我们早知道了,可是我们还是太缺乏想象力了,实在想象不出这个政府和政党的不堪的程度。真的是见过无耻的,没见过中国共产党这么无耻的。一个天天宣传自己如何伟大、光荣、正确的政党,光天白日之下居然派出自己的警察谋杀一个上访的合法公民。一个政府在自己的国土上使用国家机器谋杀一个公民,这一点已经毫无疑问地被他们自己公布的证据视频证明了。可他们居然还能装傻,居然还能道貌岸然地继续安坐在执政的位置上吆五喝六,实在是佩服他们的无耻。

   
   有人用这样的理由质疑谋杀的可能性,乍看起来是绝对成立的理由。假如当地政府要谋杀钱云会,怎么会傻到光天白日众目睽睽之下杀他?没人会这么杀人的,找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四地无人的暗处神不知鬼不觉地把他解决掉就是了。这个理由看起来实在太简单直白了,简直无法推翻,但是如果仔细地思考一下,果真如此吗?谁说当地政府不想悄悄找个没人的地方把他解决掉?他们太想了,无奈做不到呀。
   
   钱云会不是傻子,他能让一千多人一致选做村长,进了监狱还等他回来,自然有其过人之处。他精明得很,而且早就受到多次死亡威胁,所以偏僻的地方他不去,不熟悉的人找他他不理。何以见得?首先他的朋友的证词都是这么说的,其次他买了那块可以录象的表就是最好的证明。再说一个时刻防备着被谋杀的人怎么会不这么做?估计他没事根本就不出他的村子。试想一下假如我们自己受到真实的死亡威胁的第一个反应是不是偏僻的地方不去不熟的人不见?当天打电话找他的是他最信任的官员-许姓副镇长,否则他根本不会到现场去,只要不出寨桥村,就杀不了他。
   
   晚上就更没法杀他了,他只要不出村子就可以了,寨桥村一千多村民就是他最好的保镖。要晚上进村在他的人民中间杀掉他,难道简直赶上当年暗杀希特勒了,除非乐清市政府找一队兰色贝雷帽去杀他。所以,月黑风高的夜晚,四下无人的地方根本就没有,又实在非杀他不可,怎么办?那就只好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之下杀人了,也只有政府敢这么杀人,因为只有他们自己能罩得住。有六亿赔偿金做动机,有李小琳和李鹏他们全家加上京城的太子党势力罩住,杀一个籍籍无名的村长有什么不敢的?杀八个都敢。
   
   还有一个看起来绝对无法推翻的反对理由,就是即便真的是政府杀人,何必穿着警服杀人?为什么不穿便服?他们又不是傻子,为什么要身上带着幌子杀人?也对,找几个穿乞丐服的,假扮抢劫杀人,捅他几刀就跑呀,上哪找凶手去?指望凶手找凶手?可能吗?按照常理推断,绝对是这样的,可有些事情偏偏就是不能按照常理推断。为什么?因为事易时移。在那个特定时空特定地点特定人情发生的事情,就必须要放会那个时空地点和人情下去分析。常理往往是欺骗者最好的工具,而中共从来都是运用这一工具的最佳人选。
   
   根据当地网友发表的信息,当地附近的民情最是剽悍了,吃个饭发生个口角都能把人杀死的。即便能把钱云会调出寨桥村,也出村不远,远了钱云会根本就不去。所以即便能杀了钱云会,行凶的人也根本逃不掉,寨桥村一千多村民追出来能把凶手给融化掉。即便买凶杀人也得让凶手有逃脱的机会不是?不然谁干呀?乐清的杀人凶手也不是傻瓜,你不能当他们是中东的伊斯兰小孩子,忽悠一下说天堂上有五十个贞女等你有鲜花黄金给你他们就去拼命了。或者是车臣的黑寡妇,人家那是替夫报仇。中国人太实际了,你给他一千万也要替他把命留着享用的,否则他根本不会去。
   
   怎么才能在众目睽睽光天化日之下杀了钱云会又能从容迅速地逃走呢?谁才能在杀了当地最受敬重的人的情况下还能在短时间内一定程度上威慑当地村民从而获得逃生的机会呢?答案显而易见,警察。谁都知道在中国警察凶得跟大狼狗似的,有几个人见了警察不害怕的?即便不害怕总有几分忌惮的,几分忌惮就够了。对付剽悍的寨桥村民,有那么几分忌惮就能赢得逃生所需要的几分钟时间,于是他们就逃脱了,人间蒸发了,甚至大家都认为他们从来不曾存在过。这也算是高明的一招棋子,看起来根本不可能的事情就是最好的掩护。他们这么做了,然后告诉你们他们根本不可能那么做,然后躲进被窝里得意呢。
   
   还有一个被公开了的却被用来欺骗了大家的细节,就是为什么当地警察那么快地到达了现场。在钱云会被谋杀以后数分钟内就有大量警察到达现场,很多人说他们根本就是预备好了在现场的。但是为什么呢?为什么要实现预备那么多警察在现场附近呢?凶手不是逃了吗?难道是为了保护钱云会的遗体?似乎根本没有必要,所以这也是这场事件被斥为谣言的根据之一,没有必要地泄露秘密,策划者有那么傻吗?真的没有必要吗?太有了,不要忘了现场还有一个凶手是绝对不可以逃也不可以死的,就是司机费良玉,那些警察是来来保护费良玉的。
   
   这也同时带出了另外一个反对这是一场谋杀的理由,为什么要那么费事假扮成一场众目睽睽下的假车祸呢?既然是白日杀人,又何必假扮车祸?因为凶手要逃跑就必须穿警服,穿了警服就不能假扮抢劫了,只能用车祸了。车祸用来骗谁?骗公众和他们的上级。因为穿了警服就根本无法欺骗当地村民,所以他们也根本没打算骗村民,这根本不是一场暗杀,而是一场公开的斩首行动。车祸是用来骗我们的,用来骗北京的。
   
   大家试想一下,那些根本没见到大官,只是见到几个记者就能跪倒一大片的村民们。想想那些图片,那些令人心酸的图片,面对黑暗的官场他们是何等懦弱胆小?为什么当天他们竟然敢一大群人攻击警察呢?为什么隔了几天他们又敢数百上千人去政府示威从而跟大批警察发生武力冲突呢?因为在那一刻他们彻底爆发了,因为他们所敬重的带头人他们唯一的希望居然以这种方式斩杀在他们的家门口。他们的民风是剽悍的,可惜他们剽悍不过那些乐清的大狼狗,那些警狗,所以他们生生被镇压下来了。可是他们冤啊,实在是冤啊,可又实在是没有办法呀,怎么办呢?只有跪倒了。他们期望那些记者们把北京被杭州的青天大老爷们请来,替他们申冤做主。他们只有失望,只能失望,于是说以后都不跪了。可那又能怎样呢?只有把怒火藏在心里面,等着张麻子有一天去重新勾出来。
   
   但是费良玉是无论如何不能死的,在审判他的时候有很多朋友说他有明显的逃逸企图,我可以给他证明,天理良心,他根本就没想逃。他压根就不必逃,因为有几百个警察赶过来保护他。他也不可以逃,他逃了谁向全国人民证实这是一场车祸呢?这些都是事先盘算好了的,他不能死,也不可以逃,只能靠警察保护,所以乐清警察才以乐清速度赶到了现场,在数百村民的追打下把他抢救出来。事先让他死他肯定不干,让他逃整个局就做不下去了,这就是机关所在。
   
   至于那位许志永博士说他不可能蓄意杀人,理由就显得太荒唐可笑了。他的报告说费良玉家里放着佛经,播放着佛经,然后有不错的收入,所以他不可能蓄意杀人。佛经可以是假的,明知道你要来,做场戏有什么奇怪的?即便是真的吧,我也佞佛,我也天天听佛经几个小时,家里放着很多本经书。可要是有人伤害了我儿子,我相信我杀八个人都不眨眼。费良玉最大的弱点是非法营运,他的车是非法的,他连驾驶执照都没有。车还是借了几十万买的,有足够理由没收他的车然后拘留他,那他还怎么生活?然后再给他一百几十万,杀人坐牢的动机就全有了。实在难以相信一位著名的大博士居然弱智到那种程度,于是我只能怀疑他的动机。
   
   钱成宇怎么回那样造谣?怎么敢那样造谣?更别说隔壁村的那位妇人了,非亲非故的,平白无故地造政府的谣言?那不是找死吗?当地政府有多么凶狠,为了利益有多么肆无忌惮,大家已经看得非常清楚了。平白无故跟这样的政府作对?动机何在?而当地政府有动机,有能力,有资源,而且有那么多的证据证明了他们的行为,还有什么值得怀疑的地方吗?我想结论已经呼之欲出了,不需要我赘言。我相信我的逻辑是精密的,也欢迎各路朋友质疑,也相信在逻辑上我能把所有的反对者驳倒。逻辑是我所擅长的,谩骂和吵架不是。
   
   其实这场事件,损失最大的是共产党,共产党几乎把自己所有的所剩无几的声誉、公信力、形象全部搭进去了。胡温可以装聋卖傻,可当今的中国人不是那么好骗的了,大概除了部分政府人员,全中国没几个人还在继续相信这个政党这个政府了。胡温之流的行为,短期看是换回来了稳定,可是却输掉了中共的未来,所做所为尽显短视和无能。即便是李小淋之流又如何呢?你得到了金蛋,却要了母鸡的大半条命,是得是失呢?
   
   最大的赢家是谁?是钱云会。他输掉了性命,却得到亿万国人的尊敬,还有青史留名。那幅几乎家喻户晓的”钱云会去上访“图片,是他最大的安慰,他可以含笑九泉了。
(2011/02/15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