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拈花一周推]
拈花时评
·摘自新华网:问诊中国式警民冲突:社会怨气积聚点燃导火索
·古今中外最大的极权暴政!(继绳语录)
·继绳文摘(二):惨不忍睹的信阳事件
·肖扬自杀的传闻与肖扬被双规的传闻
·被绑架的历史有多长-作者狄马
·中国新闻自由度排名倒数第六
·郎咸平重庆演讲:严冬才刚开始(上)
·杨佳上午被执行死刑
·5毛党特写
·5毛党最新动向
·新型职业“5毛党”课题研究
·直击甘肃陇南事件:30多人上访导致上千人聚集
·新型职业“5毛党”课题研究
·纳粹、法西斯和共产
·富新二小死难者家属今天起诉挣腐
·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沙叶新
·中国2008年连续第10年成为全球囚禁记者人数最多的国家
·从儒学热谈当今社会的政治纲常伦理
·前公安部部长陶驷驹买卖豪宅腐败案
·零八宪章并评论
·来自朋友的举报信。
·那就他妈的再签一次-摘自三级宪政博客
·“带病官员”纷纷复出大头娃娃事件令人“头大”-搜狐新闻
·现任“国家领导人”承认五十年代至少饿死一千七百万人
·曾金燕就胡佳获得萨哈洛夫奖的致谢辞
·结石宝宝网受严重攻击 家长谴责丧尽天良(转)
·文摘并评论:派出所不能成为公民非正常死亡高发地
·美国对中国压制人权人士表示关注
·湖南涟源收容站扣人索钱并致死 站长今成副局长
·恶魔教室:民粹运动的公式与配方
·文摘并评论:有毒餐具横行,谁来为生命把关?
·触目惊心的人民检察院刑讯逼供三十一大法
·周久耕只是被免局长职位 书记职务继续当
·一个村干部惊人的酒后话
·换种心情,帖个笑话,可把我笑得不轻
·换种心情,帖个笑话,可把我笑得不轻
·在北京叫鸡的成本(个案)
·赵本山范伟2009春晚小品《抄底》台词曝光
·武汉计生部门当众处死一超生男婴
·从高太尉到高衙内,评“醉酒男子自称检察长打伤两名保安"
·为何网民喜闻和乐见“官员死于失火、天灾”的新闻?(黎明作品)
·对火烧县级官员事件的回帖
·讨伐中宣部
·卿本佳人,奈何从贼-撩倒高官一片
·中国亿万富翁91%是高干子女
·古今少有惨绝人寰看威县检察院对殷解放是怎么刑讯逼供的
·法院称接上级指示所有三鹿奶粉索赔不立案
·致山西省代省长王君的一封举报信(转)
·文摘并评论:为了让中央干部们吃上安全食品
·人权斗士黄琦仍遭关押
·中国人为什么变得如此愚蠢?
·刘晓波的代理律师向公安局递交律师函
·08宪章与中国未来
·中国人权报告是否客观公正?
·穿透封锁线
·灾区部分官老爷,你要瞒骗胡锦涛到多久?
·四万亿救市资金的黑箱作业与股票强劲上扬
·闻一多归来?文摘并评论:钱烈宪遇刺
·触目惊心的《吴官正离职报告》
·黄光裕案震动京城:公安高官争相落网
·浙江桐乡五千民工与上千警察冲突2009-02-16
·文摘并评论:中国律师维护自己权利都难
·八旬老太追求自由民主
·TNND-还有天理没有了?
·草泥马的挣腐败-文摘并评论:中国称不能接受俄对新星号事件表态
·文摘并评论:四川地震灾区民众大暴动
·最新消息-来自瓮安居民
·文摘并评论:成都警察扬言将击毙维权业主
·中国政府投入的医疗费用中,80%是为了850万以党政干部(高级)为主的群体服务的
·文摘并评论:我国“民告官”案一年10万件以上 胜诉率不足三成
·他们实在活不下去了吗?-三访民自焚北京市中心
·原来上海的经济建设是这样“折腾”起来的
·今天我遭到袭击
·中华自有赤心人-两会政协委员炮轰胡温政府胡作非为
·如何侵占国有资产-路线图
·文摘并评论:北京群众砸押解访民的警车 打截访警察
·文摘并评论:北京群众砸押解访民的警车 打截访警察
·青海藏民区爆发冲突警车被炸
·文摘并评论:天安门6老人服毒自杀
·文摘并评论:隐瞒四川震死难真相 高官瞎说塌校不涉豆腐渣工程
·今天再次遭到恐吓
·无国界记者谴责对西藏言论自由的压制
·文摘并评论:年纪最小的访民到天安门散发给胡爷爷的信被抓
·拒绝被强奸算是公民权力吧?文摘并评论
·文摘并评论:《零八宪章》签署者崔卫平、徐友渔、莫少平出席并领取捷克人权奖
·关于《08宪章》的签署
·文摘并评论:豆腐砖 四川地震灾区惊传豆腐砖
·引文并评论:“天安门母亲”给两会的公开信
·关于《08宪章》的签署-2
·广东高院院长杨贤才等人的一件鲜为人知的罪恶/郭伟
·文摘并评论:今年一、二月中国外资总额急降
·文摘并评论:公示
·文摘并评论:劳教人员陈友仁讲述管教干部殴打劳教人员马炳良致死全过程
·文摘并评论:北川地震灾区受害学生家长示威
·难道执政者是个婊子?文摘并评论:吉林市截访一个访民开价一万
·惨不忍睹、人性尽丧- 视频:一名藏人所受到的军警酷刑(慎入)
·引文并评论:重庆又发生2名士兵被袭击致死
·引文并评论:藏人袭击中国警察局六人被捕
·中共中央权力斗争系列文章6
·引文并评论:拉加寺主持喇嘛祥萨仁波切的呼吁书
·共娼裆患神经病了?文摘并评论:关于全国所有QQ号必须备案的通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拈花一周推

拈花时评 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2月12日报道,自11日夜间起,千余名也门民众开始在该国首都萨那的塔利尔广场集会示威。 报道称,集会者一开始表示是为了支持埃及示威民众,但随后将焦点转向也门自身,抗议政府及相关政策。评:连锁反应?咋没连到瓷器国呢?
   
    拈花时评 #钱云会#这样的证据都能作为呈堂证供,说中国的法律很混账,也算是言之不虚了! 怪不得央视要这么维护温州呢,真是活见鬼了。
   
    拈花时评 #钱云会#钱云会死就死了吧,咋人家死了都不得安生?和谐社会,难道连鬼都要和谐的吗? 对关乎本案如此至关重要的证据,法官竟然都审查不明,说不是伪造,糊弄鬼呢?发生在车祸之后的刹车声,关钱云会什么事?难道那个地方每发出一次刹车声,钱云会都必须都再死一次吗?

   
    拈花时评 #钱云会#这真是个荒唐的社会,用来证明时间的时间竟然错了;用来证明自己掌握着绝不真理的真理可以是谎言。只要需要,真精神病可以变成正常的杀人犯;正常的人可以随时被精神病后劳动教养。当局可以随便扯淡撒谎、贪污腐败,老百姓却连个说话的权利都没有。
   
    拈花时评 #钱云会#当然,人家会说钱云会的时间记录装置肯定出了问题,他的表走在了时间的后面,警察这么说也就罢了,法官怎么可以四六不分?一份发生在死亡事件之后的证据也能用来证明钱云会死于车祸?果然如此,法院就自己伪造证据自己审判不是更便当?费这么多周折做什么?
   
    拈花时评 #钱云会#乐清法院的那些狗屁法官们都是干什么吃的,怎么连这么一个用来证明时间的证据都审查不明白?那个钱云会更是混账,竟然连自己已经在两分钟前死了都不知道?温州钱多人傻,可以抛弃牛顿的什么惯性啊人性的狗屁定律,单轮刹车完全比四个轮子刹车更稳当,也罢了,咋还让一个死人打着雨伞过马路呢?
   
    拈花时评 #钱云会#在嘴伟大的央视连续两次为钱云会洗脱谋杀嫌疑的供述中,温州警方已经向公众交代了费良玉肇事后的报案时间,12月25日9时46分。可在钱云会的录像中,在9时48分的时候,他还在过马路。搞什么搞啊,一个死人过马路就过马路吧,咋还打着伞呢?难道死人还怕被雨淋?
   
    拈花时评 据知情人透露,史剑为有妇之夫,仗着其警察身份2年多来长期骚扰受害人,稍有不从就上门打砸辱骂,一年多来数十次酒后到受害人家中闹事,上百次打电话辱骂、威胁受害人父母。   史剑还叫嚣“我爸是伊川公安局副局长史站立”,告到哪里也没人管。
   
    拈花时评 后又将少女强拉至其驾驶的豫CDA058号越野车上。非法拘禁至晚上10点多放回,并胁迫其写了莫须有的“欠条”,当晚史剑又带4名光头黑社会成员到医院辱骂殴打受害人和其父亲,持“欠条”逼迫还款。
   
    拈花时评 2月7日下午,在伊川某小区(伊滨小区)门口,笔者看到了惊人而残忍的一幕。伊川公安局交警大队民警史剑酒后带2名协警,将一少女从小区内追到大街上,当街、当众踢倒,史剑带人用脚猛跺少女头部和身上,少女满脸是血。
   
    拈花时评 2月7日伊川一交警带领两名协警当众殴打一少女后,史剑还叫嚣“我爸是伊川公安局副局长史站立”,告到哪里也没人管。然而追打少女的这一幕恰恰被小区家属院的摄像头给录了下来。今天下午,记者从伊川县公安局核实,当事人已被停止执行职务,其父曾任伊川县公安局治安中队中队长。http://url.ifeng.com/8kjJ
   
    拈花时评 奥巴马总统指出:埃及人民给我们以启迪和激励,他们的行动表明,追求社会正义无须通过暴力手段;在埃及是非暴力的道德力量—不是极端主义,不是滥杀无辜,再一次使历史的轨迹转向正义。奥巴马总统最后说:今天属于埃及人民。美国人民为开罗和全埃及展现的景象深深感动,因为这正是美国人民的诉求。
   
    蓝天上的疯狂 索尔仁尼琴:世界正在被厚颜无耻的信念淹没,那信念就是,权力无所不能,正义一无所成。然而,在这个世界上,最令人悲哀的莫过于一个民族的文学生命被暴力所摧残。它不单是禁止舆论自由,而是强制性地桎梏一个民族的心灵,并根除其记忆。在这种情况下,整个民族就如同行尸走肉一般。
   
    重庆唱红歌假新闻被揭穿。《重庆日报》2月3日报道《2010年知名专家“热评”重庆:很现代很亲民》,引述吴祚来的话称:红歌是精神食粮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源泉。吴祚来当日发微博,说自己没说过上述话,“完全是欺骗,请重庆市委宣传部核实”并说“重庆媒体,你不能这样公然造谎啊”
   
    拈花时评 他说,厂里、村里都已经开过会,警告他们不准和记者接触,禁止相互谈论此事。自事故发生后,民间谣言流传甚广,有人甚至称死亡人数过百人,厂里曾用卡车偷偷拉运尸体。事故发生后,有知情人在网上发帖,议论爆炸事件,但相关内容帖子都被删除。
   
    拈花时评 在一路上,先后出现了三辆盐城牌照的车辆时前时后出现在我们的视线中,司机小韩断定是跟踪车辆,直到我们进入扬州市,跟踪车辆才消失。1日晚19时30分,记者再次返回,担心车辆目标太大,主在连云港市灌南县,包车到响水县,2日0时,终于见到了幸者,讲述了事故发生经过。
   
    拈花时评 当晚,包括司机在内,我们三人又一次遭到骚扰,宣传部一再提出要把小姐送到房间来,最终没有得逞。12月1日本报记者与新华社记者商定,暂时撤离响水县,彻底甩掉他们后再回来采访。盐城市委、响水县委两辆车护送记者离开了盐城,并送记者上了通往扬州的高速路
   
    拈花时评 约好了一个采访对象,但无法脱身,只好让新华社司机小韩去见采访对象。18时,小韩下楼看车,响水县委有人跟在他身后,转了几个弯还是甩不掉,小韩突然撒腿就跑,两人在马路上展开长跑大赛,侦察兵出身的小韩终于在跑了2000多米之后成功的甩掉了跟踪者,与采访对象接上头,重新约定了采访时间地点
   
    拈花时评 新华社记者刘兆权也有同样遭遇,前后有几拨女子进入房间要为他做按摩,最终没有得逞。11月30日早晨起床后发现,新华社的采访车被两辆车彻底堵住,无法出车。整整一天,记者被困在宾馆,当天下午,应记者多次要求,响水县召开第二次新闻发部会,记者采访当事人的要求被拒绝。
   
    拈花时评 邓华宁发短信说,盐城市委宣传部副部长姜友新十分恼火,命令盐城市交警查新华社车牌,看记者到底去了那里。采访结束后,记者晚上返回宾馆,在正常洗浴后,记者正在休息,几名浓妆艳抹的女子进入房间,响水县宣传部副部长极力撺掇让记者选一个,到其他房间去做按摩,被记者拒绝。
   
    拈花时评 趁着混乱,新华社记者刘兆权与本报记者上了停在宾馆后院的新华社的采访车。十几个人立即蜂拥过来,拦截、试图打开车门上车,有人拉上了一扇大门,趁着另一扇大门还没关上,采访车冲出了宾馆。恰逢没车,十几个人慌了神,一路狂奔,到处拦车追踪。采访车连拐了三个弯,穿过了一个农贸市场彻底甩掉了他们
   
    拈花时评 这是事故发生后,新闻媒体发出的唯一现场图片。整整一上午,都被堵在宾馆房间,打私人电话都有人旁听,宾馆固定电话记者压根不敢使用。本报记者与新华社记者双方商定联合行动。对方预谋强行隔离两家新闻单位记者,他们担心记者互通信息。下午,新华社记者邓华宁要回南京,对方护送他回去。
   
    拈花时评 早晨9时,记者要离开酒店,但被对方强行堵在房间内,对记者的采访要求仍以正在联系之中为由拖延。记者就他们干涉独立采访向盐城市委宣传部副部长姜友新提出强烈抗议,对方不予理睬。在强烈要求之下,宣传部门带新华社记者进入厂区,在距离爆炸现场50米远的地方拍了照片
   
    拈花时评 11月29日5时30分,记者悄悄离开了房间,刚走到宾馆大堂内一名保安在值班,宣传部两名工作人员睡在大堂的沙发上。看到记者要走,保安立即叫醒了宣传部工作人员,来不及穿鞋,两人扑上来死死拉住记者,无奈,记者只好重新回到房间。
   
    拈花时评 他们同时开了三间房,记者被安排在最里面的房间。晚上,不断提出请记者去洗澡、洗脚、按摩、唱歌、打牌、吃饭,多次提出要给记者找小姐。记者严词拒绝了他们。四个人一直呆在记者房间,使记者无法工作,直到晚上一点,其中一人直接住在记者房间。在记者再三要求下,他才离开了房间。
   
    拈花时评 回到宾馆,记者立即向响水县县委宣传部、盐城市委宣传部负责人通报此事,对方不予理睬。记者提出到事故现场、到医院采访,对方以联系采访为托词,限制记者离开房间。28日晚,记者以无法上网为由,提出换酒店,多次交涉,对方四名工作人员以为记者服务、保护记者安全为由,陪同去了另一家酒店。
   
    拈花时评 下午,记者以寻找亲友名义到灌南县殡仪馆,联化公司一名管理人员要求看记者身份证,并强行扣留了记者和所乘的出租车,撕扯记者衣领,强行搜身、搜车,威胁出租车司机,记下牌照以后收拾你。恰逢宣传部打来电话,记者要求报警,对方才放行,但一直驾车跟踪。
   
    拈花时评 在联化公司门口,警察驱赶记者离开,有三个人跟着记者,禁止记者拍照、寻找当事人,直到记者离开园区。一上午,响水县委宣传部、盐城市委宣传部拨打30多个电话,询问具体位置,以召开新闻发布会为由,要接记者回宾馆。
   
    拈花时评 9时,记者溜出了宾馆。警察在医院门口把守,盘问每一个进入医院的人,记者以亲友看病人的名义进入病区,住院部过道里都住满了伤员,穿制服的人来回巡逻,记者刚和一个伤员搭上话,就被医院医生和保安轰走。
   
    拈花时评 11月28日8时,周庆大来到房间,拿出一个信封,说是新闻通稿。信封内一张纸裹着一叠钱。这是给你们的辛苦费,再三推辞,记者都没能把这个信封退还给对方,清点数目,正好一千元,据了解,所有记者都收到了1000元辛苦费。
   
    拈花时评 23时40分,本报记者到达响水县五洲宾馆,这里是响水县事故处理新闻发布会所在地,响水县委宣传部副部长周庆大接待了本报记者,并安排住在了五洲酒店。让本报记者没想到的是,从见面开始,本报记者就被他们全面监控,被软禁在宾馆之内。
   
    拈花时评 当天下午3时30分,新华社、扬子晚报、金陵晚报等多家媒体到达事故现场,路口已被数十名警察和保安封锁,记者采访、拍摄时,遭到警察阻拦,并强制他们离开现场。当晚,江苏省各家媒体记者均接到单位电话,要求他们撤离,统一发新闻通稿。响水县委宣传部当晚邀请各家记者到一家娱乐城去唱歌。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