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 李志绥(8)]
拈花时评
·丰台法院院长何其高贵?写给院长的约见信
·拈花一周微
·往事并不如烟(11)(章怡和)
·往事并不如烟(终)(章怡和)
·“死刑犯”撑不起中国器官移植市场上的蘑菇云(1)欧阳非等
·拈花一周微
·“死刑犯”撑不起中国器官移植市场上的蘑菇云(2)欧阳非等
·“死刑犯”撑不起中国器官移植市场上的蘑菇云(3)欧阳非等
·“死刑犯”撑不起中国器官移植市场上的蘑菇云(4)欧阳非等
·“死刑犯”撑不起中国器官移植市场上的蘑菇云(5)欧阳非等
·拈花一周微
·“死刑犯”撑不起中国器官移植市场上的蘑菇云(6)欧阳非等
·蒋经国日记(一)
·蒋经国日记(二)
·蒋经国日记(三)
·拈花一周微
·蒋经国日记(四)
·蒋经国日记(5)
·蒋经国日记(6)
·蒋经国日记(7)
·拈花一周微
·蒋经国日记(8)
·蒋经国日记(9)
·蒋经国日记(10)
·蒋经国日记(11)
·拈花一周微
·蒋经国日记(12)
·蒋经国日记(13)
·蒋经国日记(14)
·蒋经国日记(15)
·拈花一周微
·《伶人往事--写给不看戏的人看》(1) 章诒和
·《伶人往事--写给不看戏的人看》(2) 章诒和
·《伶人往事–写给不看戏的人看》(3) 章诒和
·拈花一周微
·《伶人往事–写给不看戏的人看》(4) 章诒和
·《伶人往事–写给不看戏的人看》(5) 章诒和
·《伶人往事–写给不看戏的人看》(6) 章诒和
·《伶人往事–写给不看戏的人看》(终) 章诒和
·拈花一周微
·灵山-高行健(1)
·灵山-高行健(2)
·灵山-高行健(3)
·灵山-高行健(4)
·拈花一周微
·灵山-高行健(5)
·灵山-高行健(6)
·灵山-高行健(7)
·灵山-高行健(8)
·拈花一周微
·灵山-高行健(9)
·灵山-高行健(10)
·灵山-高行健(11)
·灵山-高行健(12)
·灵山-高行健(13)
·灵山-高行健(14)
·灵山-高行健(15)
·灵山-高行健(16)
·灵山-高行健(17)
·拈花一周微
·灵山-高行健(18)
·灵山-高行健(19)
·灵山-高行健(20)
·拈花一周微
·灵山-高行健(21)
·灵山-高行健(22)
·拈花一周微
·灵山-高行健(23)
·灵山-高行健(24)
·拈花一周微
·灵山-高行健(25)
·灵山-高行健(26)
·拈花一周微
·灵山-高行健(终卷)
·中央党校专家解答周恩来之谜
·起底王立军(1)
·起底王立军(2)
·依稀大地湾(1)
·拈花一周微
·依稀大地湾(2)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2)
·强烈抗议广州公安机关的不法行为
·拈花一周微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3)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4)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5)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6)
·拈花一周微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7)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8)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9)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0)
·拈花一周微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1)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2)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3)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4)
·拈花一周微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 李志绥(8)

19
   
   林克告诉我,我去进修期间所发生的事。
   
   毛仍为“八大”所做成的各项决议–提倡集体领导、反对个人崇 拜、“反冒进”、毛思想不再是中国的指导纲领等–大为震怒。就在我开始去进修班进修,也就是一九五六年十一月中旬,中共八届二中全会在北京召开时,毛在 会上宣布,一九五七年开展整风运动,一整主观主义,二整宗派主义,三整官僚主义。

   
   林克说,一九五六年冬天起,毛在家精神抑郁,整 天躺在床上,除大小便外,不起床,甚至吃饭都在床上。毛虽形体衰弱,精神忧抑,他也是在利用这个时机思考下一步的政治行动。
   
   毛在 一九五七年二月二十七日发表的一篇演说便是他策略的一部分。毛以国家主席的身分,召开了扩大的最高国务会议。政治局委员、军事委员会高级干部、高级政府官 员,以及“民主党派人士”的几位领导都参加了。毛在此会上严厉批评了党官僚体系,又提出“大鸣大放”号召“民主党派人士”随意给共产党提意见帮助共产党整 风。毛认为社会主义改革已经成功。虽然还是有一小撮反革命分子,但数量太少,构不成威胁。人民内部的矛盾已不再是尖锐敌对、你死我活的阶级斗争。鉴于“匈 牙利事件”的大规模流血事件,内部矛盾问题要用整风的方法,而不是用武力来解决。
   
   共产党曾有过内部整风运动。毛曾在一九四二年于 延安展开整风运动(目的在审查干部、清除王明势力)。但这次的整风和延安整风不同之处在,这一次的整风运动不再只是党内部的事情。这时毛对党内高级干部歧 见已深,认为共产党整风,自己整,整不好。因此号召民主党派人士来批评共产党。这是毛非常不寻常的一个策略。
   
   中国共产党向来是个 体系严密,力量强大的排他性组织,非共产党人士一向不允许向其建言。敢这样做的人都被打成“反革命”。全中国的善良百姓都深深明白这个道理。
   
   再来,身为知识分子的毛,对知识分子却存有很大的疑虑。毛在公开言语上,虽然提倡“联合、利用”知识分子,骨子里实在并不信任他们。解放后,中共立即展 开知识分子的“思想改造”,在文坛上举行大规模的批判运动,指导他们与党站在同一线上。不愿接受改造的知识分子便会遭到严厉的攻讦。
   
   作家胡风在文艺界的整风中便成为被批斗的对象。胡风(一九三零年曾任中国左翼作家联盟宣传部长,解放后,曾任全国政治协商会议常委)一向耿直敢言,曾公 开批评毛的独裁,并对文化部提过不少建言。但他最大胆的言论是在与好友的谈话和私人通信中发言。胡的一些朋友将信交到了党里。一九五五年,胡风因做为“胡 风反党集团”的首领而锒铛入狱。自此后,知识分子记取胡风的教训,连在好友间多不说真心话。
   
   因此毛这次鼓励学术辩论,发动“百花 齐放,百家争鸣”是个赌博游戏。毛认为真正的“反革命”分子数量稀少,而象胡风这样的异议分子早就噤若寒蝉,其他的知识分子无非是跟着毛的指挥棒,向毛自 己认为最需要改造的党内人士(包括刘少奇和邓小平)和政策进攻。毛自信在这场赌局中,他稳操胜券。
   
   一九五七年二月,毛在扩大的最 高国务院会议中说,国家建设中,出现了马鞍形下降,是共产党领导的错误,也就是毛自己的错误。张治中在会中第一个为毛辩护。张治中原是国民党将领,一九四 五年国共和谈时的主要谈判代表。一九四九年,张在周恩来劝说下投向共产党,成为共产党的高级座上客。张说:“我常将主席与蒋介石比较,蒋介石是‘天下有 罪,朕躬无罪’,毛主席是‘天下无罪,罪在朕躬’。这就是区别。共产党有了错,自己承认,毛主席又承担了错误的责任,这最使人佩服的了。”
   
   虽然毛大力号召给党提意见,知识分子仍一再沉默。
   
   于是毛从床上爬起,又站到讲台上。一九五七年三月六日到十三日,中共中央召开 了中国共产党全国宣传工作会议。仍是由高级共党领导和民主党派人士参加。毛又重复了二月讲话的重点,号召“百花齐放,百家争鸣”,鼓励民主党派人士打破沉 默,直言敢谏。全国报纸转载了毛的讲话,地方工作单位的领导也大力响应毛主席的号召。
   
   刚开始的批评非常温和而且微不足道。四月 底,在一次天安门群众运动中,第三度号召群众给党提意见,帮助党整风。
   
   民主党派人士终于展开了热烈的鸣放运动。
   
   也就是在此时,于五月上旬,我回到了毛的身侧。
   
   一天一天的过去,人们给党提的意见越行尖锐,指出的“错误”越来越多。最后甚至 涉及到了国家该由什么人领导的问题。毛没有想到,民主人士提的意见越来越敏感,攻击的矛头逐渐指向毛本人,例如:“共产党念的这本经,因为大和尚念,小和 尚才念”,“国家的领导要由各党轮流担任”,“民主党派要有自己的军队”等等,形成了一个时期毛所说的“黑云压城城欲摧”的局势。
   
   林克的看法,毛这次是受到重大打击。他万万没有料到批评的箭头会转而指向他本人。毛的本意不是要共产党政权受到质疑。解放以来,毛对周围的人的阿谀奉承 已习以为常,认为他真正的敌人早就被歼灭或囚禁起来,因此他从未察觉知识分子的不满竟如此之深。
   
   到一九五七年五月中旬,大鸣大放 达到高潮,这是国务院参事室(参事们都是高级民主人士)的鸣放会上,一位姓卢的参事发言中反驳攻击共产党的言论。卢的发言没有在《人民日报》上刊出。当时 《人民日报》的总编辑是邓拓,中共中央宣传部秘书长胡乔木(我的朋友之一)主管《人民日报》。
   
   毛这步棋估计错了。最后毛几乎一天 到晚睡在床上,精神忧郁,患了感冒,把我叫回来。睡眠更加不规律。毛感觉上了民主党派的“当”,自信心受到极大挫折,因此毛准备狠狠“整”民主人士。
   
   五月十五日,我回一组后没几天,毛写了一信,并在党内高级干部间秘密传阅。整风运动的本质必须立刻改变。毛准备给那些发表猖狂言论的右派分子大大反击。 数天后,地方领导和各级编辑都知悉了毛的反击计划,各报继续刊登了批评党的“反动言论”和攻击“右派”的支持共产党文章。
   
   毛这阵 子告诉我,他的意思是要“引蛇出洞”,也就是“让毒草滋长出来,然后一一锄之,做为肥料”。知识分子仍在大鸣大放,但党内领导人皆知,反击运动即将展开。
   
   毛对我说:“原本想用民主党派、民主人士的力量,帮助整党。想不到他们这样不可靠,最坏是民主同盟,他们是男盗女娼。”毛认为一 九五六年二月赫鲁晓夫的“反史达林报告”和秋天的“匈牙利事件”形成全球性的反共风潮。中国许多共产党干部和人民都受到影响。毛认为他们是思想糊涂。
   
   毛将胡乔木叫来,臭骂一顿,并说:“没有能力办报,就应该辞职,给能办报的人让路嘛。”让胡住到人民日报去,从报纸上反击“右派”的猖狂进攻,并要新华 社社长吴冷西兼人民日报社社长,替换了原社长邓拓。
   
   一九五七年六月八日,《人民日报》发表了毛写的这篇社论显示鸣放运动的政策就 要有大幅度的转变。文中说:“少数的右派分子正在向共产党和工人阶级的领导权挑战,甚至公然叫嚣,要共产党”下台“。”毛号召群众起来反击右派。
   
   一九五七年六月十九日,毛在二月二十七日扩大的最高国务院会议中所发表的讲话,正式刊登在《人民日报》。许多民主人士看了正式出版的毛著都大吃一惊,说 内容上同一九五六年最高国务会议上的讲话完全不同了。
   
   毛在原本的开明讲话中提倡大鸣大放,知无不言,“百花齐放,百家争鸣”。但 在六月十九日这篇修正的文章中,却提到了原本没有的“毒草”和“引蛇出洞”。
   
   毛还在文中立下了几点批评限制–一、有利于团结各 族人民,而不是分裂人民;二、有利于社会主义改造和社会主义建设,而不是不利于社会主义改造和社会主义建设;三、有助于巩固人民民主专政,而不是破坏或削 弱这个专政;四、有利于巩固民主集中制、而不是破坏或削弱这个制度;五、有利于巩固共产党的领导,而不是摆脱或者削弱这种领导;六、有利于社会主义的国际 团结和全世界爱好和平人民的国际团结,而不是有损于这种团结。
   
   知识分子这下觉得上了毛泽东的“当”。毛也知道弥漫在知识分子间的 情绪,毛在一文正式出版后说:“有人说,你这是搞阴谋,让我们大鸣大放,现在又来整我们。我说,我是搞阳谋,我叫你帮助党整风,叫你鸣放,谁叫你反党,向 党进攻夺取政权。我叫你不要这么闹,闹了不好,这是事先打招呼,是阴谋还是阳谋?我们做事都是有言在先,出了安民告示的,你们不听,硬照你们的资产阶级政 治纲领办,怎么说我搞阴谋。”听了这一番话后,我终于了解毛是心口不一。原先毛想利用知识分子将他的党内敌手整一整的策略适德其反。
   
   六月底,通知我准备行装,随同毛外出视察,王敬先告诉我说,这次外出时间多久,他也不知道,到什么地方去,他不清楚。此时大鸣大放已经结束,反右派运动 正要展开。
   
   20
   
   专列的驶停,仍以毛的作息时间为转移。我在火车上发现,随行的人大大减少。
   
   我问王敬先为什么只出来这么几个人。他说去年毛连续批评警卫工作神秘化,脱离群众,警卫调派方法改了,以后多依靠各省市的警卫力量。这次南行,一中队只 出来十几个人,警卫处只派了一个人,其余就是秘书、卫士和我了。
   
   这时已经开始反右派运动。一路上谈话,讲的都是反右派问题,毛不 像在北京时的消沉,显得精神高昂,语言有力。毛在那期间跟我谈的许多话,直至今日,犹仍在我耳边回响。
   
   毛说:“我一向的办法是后 发制人。可以用三句话说明,一是老子不为天下先,老子指的是李耳,他的办法就是不首先发难。第二是退避三舍,这是晋文公重耳的办法,我们原来共事,对我有 过帮助,现在打起来了,你打,我先不还手,不但不还手,还要退兵三十里,让你以为得计,让你暴露一下,让大家看清你的面貌。三是来而不往非礼也,以其人之 道还治其人之身。这是孔老夫子的话,既然你打来了,我让了你,你还打,那么我也就动手了,你怎么打过来,我就如法炮制,照样打回去。”原来大家还不知道什 么是右派,右派是什么样子,说不清楚。现在大家明白了。什么右派啊,就是反革命派。我说不要叫反革命,不好听,戴上反革命帽子也不好看,就叫右派吧。
   
   “这次一整,可能整出几十万个右派吧。我们还是老办法,一个不杀,一开杀戒,类似的就都要杀掉,就没有界限了,这一条还是延安整风时,定下来的。王实味 向党进攻,写一篇文章叫后来一查,他是托派分子特务,就是这样,我也说不要杀。胡宗南进攻延安,我们从延安撤退,是保安机关将王实味杀了,报告我说,怕他 跑,所以杀了。我还批评他们不对。”第二条是大部分不捉,这也是延安时定下来的。除非不捉不足以平民愤,不能捉起来。他们是劳动力,捉起来养着,浪费劳动 力。他干不了领导,干不了这项工作了有可以劳动,还有生产价值。这条办法在中国历史上一直是这样办的。所谓“没官”就是给公家劳动。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