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中国共产黑社会党白昼斩首钱云会,铁证如山]
拈花时评
·墓碑(九-2)
·温先生是演技派还是偶像派?
·中共政府有打击楼价的诚意吗?
·白痴外长-杨洁篪
·中国地产业存在大崩盘的风险吗?
·墓碑(十)
·墓碑(十一之一)
·墓碑(十一之二)
·与“爱国就必须支持共产党”论道
·墓碑(十二之1)
·墓碑(十二之2)
·墓碑(十三)
·中国的法律是常备用品?
·再登网友来信,关于陈美含
·再贴关于陈美含和陈雪华母女的来信
·墓碑(十四之1)
·墓碑(十四之2)
·谷歌就这么走了?
·zt-你以为你是驴子啊
·新闻摘录并评论:十大地产公司土地储备之和已达3.05亿平方米
·墓碑(十五-1)
·墓碑(十五-2)
·三贴关于陈雪华陈美含母女的来信
·囤地的国家风险与公司风险
·《网络神兽古鸽迁移记》(转载)
·墓碑(十六之1)
·墓碑(十六之2)
·墓碑(十七之1)
·我推本周
·墓碑(十八之1)
·墓碑(十八之2)
·我推近两天
·中央是英明的,全是地方官的罪过
·调查称近3年8起拆迁活埋自焚案无一把手被问责
·三日拈花推
·中共执政集团已经成了一个纯粹的自利集团
·墓碑(十九之1)
·墓碑(十九之2)
·陈美含的母亲陈雪华可能已经被捕
·拈花又推
·陈雪华的朋友的来信
·zt-藏人泣诉:青海死亡逾万 中共拒外救援
·我党的宣传加洗脑绝招——感动你
·日媒:中宣部限制玉树救灾报道
·zt-山西忻州限价房成公务员小区 干部牟利超五千万
·墓碑(二十之1)
·墓碑(二十之2)
·新闻摘要及评论:民政部回应称“捐款要收20%手续费”不可能
·拈花十日推
·关于陈雪华的最新信息
·墓碑(二十一之1)
·墓碑(二十一之2)
·墓碑(二十一之3)
·广东雷州一教师酿校园血案 17名师生受伤
·江苏泰兴429中心幼儿园凶杀案
·中国35天连发5起校园血案 社会问题极度严重
·zt-税负全球排名第二高的中国福利全世界最差!
·拈花一周推
·共产党vs郑民生们:谁更加变态
·墓碑(二十一之1)
·墓碑(二十一之2)
·拈花一周推
·赵作海与“命案必破”
·墓碑(二十二之1)
·墓碑(二十二之2)
·拈花一周推
·墓碑(二十三之1)
·墓碑(二十三之2)
·墓碑(二十四)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2)
·陈美含的母亲-陈雪华的来信
·墓碑(二十五)
·这就叫做政治黑暗-公安部:精神病院未经警方同意不得收治正常人
·拈花一周推(1)
·拈花一周推(2)
·墓碑(二十六)
·荒诞的朝鲜
·真实的民意表达-永州民众花圈祭奠杀法官朱军 数百人冲击法院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二)
·陈雪华、陈美含的最新遭遇
·联邦制更加适合中国国情
·墓碑(二十七)
·墓碑(二十七-2)
·拈花一周推
·陈美含母亲陈雪华的来信(6月13日)
·墓碑(二十八-1)
·墓碑(二十八-2)
·致BBC中文网
·拈花一周推
·墓碑(二十九-1)
·墓碑(二十九-1)
·zt-太子党家产大起底(作者:许行)
·中共党首的两难结构
·最新消息:陈美含小朋友已经回到母亲陈雪华的怀抱
·拈花一周推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一)
·房产商自曝投200万获纯利2亿 称政府为其撑腰
·评论:北京公安局长:再有警员收钱捞人将坚决开除
·拈花一周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共产黑社会党白昼斩首钱云会,铁证如山

   什么执政党、政府会白昼杀人于市?
   这样的政府执政党如何得享祚久?
   末日般的丧心病狂,现末日之象。
   
   中共固然矢口否认,但如果然是普通交通肇事案,为什么要使用伪造的视频来证明这一点?既然证据是伪造,也就反证这是一起谋杀案。而且钱村长死后瞬间有十数制服人士随即出现现场,可见当地警察杀人之说绝非谣言。

   
   
中国共产黑社会党白昼斩首钱云会,铁证如山

   
中国共产黑社会党白昼斩首钱云会,铁证如山

   
中国共产黑社会党白昼斩首钱云会,铁证如山

   
中国共产黑社会党白昼斩首钱云会,铁证如山

   
中国共产黑社会党白昼斩首钱云会,铁证如山

   
中国共产黑社会党白昼斩首钱云会,铁证如山

   
中国共产黑社会党白昼斩首钱云会,铁证如山

   
中国共产黑社会党白昼斩首钱云会,铁证如山

   
中国共产黑社会党白昼斩首钱云会,铁证如山

   
中国共产黑社会党白昼斩首钱云会,铁证如山

   
中国共产黑社会党白昼斩首钱云会,铁证如山

   
中国共产黑社会党白昼斩首钱云会,铁证如山

   
中国共产黑社会党白昼斩首钱云会,铁证如山

   
中国共产黑社会党白昼斩首钱云会,铁证如山

   
中国共产黑社会党白昼斩首钱云会,铁证如山

   
中国共产黑社会党白昼斩首钱云会,铁证如山

   
中国共产黑社会党白昼斩首钱云会,铁证如山

   
中国共产黑社会党白昼斩首钱云会,铁证如山

   
中国共产黑社会党白昼斩首钱云会,铁证如山

   
中国共产黑社会党白昼斩首钱云会,铁证如山

   
中国共产黑社会党白昼斩首钱云会,铁证如山

   
中国共产黑社会党白昼斩首钱云会,铁证如山

   
中国共产黑社会党白昼斩首钱云会,铁证如山

   
中国共产黑社会党白昼斩首钱云会,铁证如山

   
中国共产黑社会党白昼斩首钱云会,铁证如山

   
中国共产黑社会党白昼斩首钱云会,铁证如山

   
中国共产黑社会党白昼斩首钱云会,铁证如山

   
中国共产黑社会党白昼斩首钱云会,铁证如山

   
中国共产黑社会党白昼斩首钱云会,铁证如山

   
中国共产黑社会党白昼斩首钱云会,铁证如山

   
中国共产黑社会党白昼斩首钱云会,铁证如山

   
中国共产黑社会党白昼斩首钱云会,铁证如山

   
中国共产黑社会党白昼斩首钱云会,铁证如山

   
中国共产黑社会党白昼斩首钱云会,铁证如山

   
中国共产黑社会党白昼斩首钱云会,铁证如山

   
中国共产黑社会党白昼斩首钱云会,铁证如山

   
中国共产黑社会党白昼斩首钱云会,铁证如山

   
中国共产黑社会党白昼斩首钱云会,铁证如山

   
中国共产黑社会党白昼斩首钱云会,铁证如山

   
中国共产黑社会党白昼斩首钱云会,铁证如山

   
中国共产黑社会党白昼斩首钱云会,铁证如山

   
中国共产黑社会党白昼斩首钱云会,铁证如山

   
中国共产黑社会党白昼斩首钱云会,铁证如山

   
中国共产黑社会党白昼斩首钱云会,铁证如山

   
中国共产黑社会党白昼斩首钱云会,铁证如山

   
中国共产黑社会党白昼斩首钱云会,铁证如山

   
中国共产黑社会党白昼斩首钱云会,铁证如山

   
中国共产黑社会党白昼斩首钱云会,铁证如山

   
中国共产黑社会党白昼斩首钱云会,铁证如山

   
中国共产黑社会党白昼斩首钱云会,铁证如山

   
中国共产黑社会党白昼斩首钱云会,铁证如山

   
中国共产黑社会党白昼斩首钱云会,铁证如山

   
中国共产黑社会党白昼斩首钱云会,铁证如山

   
中国共产黑社会党白昼斩首钱云会,铁证如山

   
中国共产黑社会党白昼斩首钱云会,铁证如山

   
中国共产黑社会党白昼斩首钱云会,铁证如山

   
中国共产黑社会党白昼斩首钱云会,铁证如山

   
中国共产黑社会党白昼斩首钱云会,铁证如山

   
中国共产黑社会党白昼斩首钱云会,铁证如山

   
中国共产黑社会党白昼斩首钱云会,铁证如山

   
中国共产黑社会党白昼斩首钱云会,铁证如山

   
中国共产黑社会党白昼斩首钱云会,铁证如山

   
中国共产黑社会党白昼斩首钱云会,铁证如山

   
中国共产黑社会党白昼斩首钱云会,铁证如山

   
中国共产黑社会党白昼斩首钱云会,铁证如山

   
中国共产黑社会党白昼斩首钱云会,铁证如山

   
中国共产黑社会党白昼斩首钱云会,铁证如山

   
中国共产黑社会党白昼斩首钱云会,铁证如山

   
中国共产黑社会党白昼斩首钱云会,铁证如山

   
中国共产黑社会党白昼斩首钱云会,铁证如山

   
中国共产黑社会党白昼斩首钱云会,铁证如山

   
中国共产黑社会党白昼斩首钱云会,铁证如山

   
中国共产黑社会党白昼斩首钱云会,铁证如山

   
中国共产黑社会党白昼斩首钱云会,铁证如山

   
中国共产黑社会党白昼斩首钱云会,铁证如山

   
中国共产黑社会党白昼斩首钱云会,铁证如山

   
中国共产黑社会党白昼斩首钱云会,铁证如山

   
中国共产黑社会党白昼斩首钱云会,铁证如山

   
中国共产黑社会党白昼斩首钱云会,铁证如山

   
中国共产黑社会党白昼斩首钱云会,铁证如山

   
中国共产黑社会党白昼斩首钱云会,铁证如山

   
中国共产黑社会党白昼斩首钱云会,铁证如山

   
中国共产黑社会党白昼斩首钱云会,铁证如山

   
中国共产黑社会党白昼斩首钱云会,铁证如山

   
中国共产黑社会党白昼斩首钱云会,铁证如山

   
中国共产黑社会党白昼斩首钱云会,铁证如山

   
中国共产黑社会党白昼斩首钱云会,铁证如山

   
中国共产黑社会党白昼斩首钱云会,铁证如山

   
中国共产黑社会党白昼斩首钱云会,铁证如山

   
中国共产黑社会党白昼斩首钱云会,铁证如山

   
中国共产黑社会党白昼斩首钱云会,铁证如山

   
中国共产黑社会党白昼斩首钱云会,铁证如山

   
   

此文于2011年02月08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