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今天在广州,茉莉花没能开放]
拈花时评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二)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三)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四)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五)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六)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七)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八)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九)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一)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二)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三)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四)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五)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六)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七)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八)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九)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四十)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四十一)
·拈花一周推
·狗屁最高法最高贱公安部:造谣撒谎我们更专业!
·一旦不能,会怎么样?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四十二)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四十三)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终卷)
·拈花一周推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一)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二)
·拈花一周推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三)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四)
·拈花一周推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五)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六)
·拈花一周推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七)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终)
·拈花一周推
·拈花简评习包子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一)
·回归荒凉-袁冰(二)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三)
·回归荒凉-袁冰(四)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五)
·回归荒凉-袁冰(六)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七)
·回归荒凉-袁冰( 八)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 九)
·回归荒凉-袁冰( 十)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 十一)
·回归荒凉-袁冰( 十二)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 十三)
·回归荒凉-袁冰( 十四
·拈花一周推
·归荒凉-袁冰( 十五)
·回归荒凉-袁冰( 十六)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 十七)
·回归荒凉-袁冰( 十八)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 卷终)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一)
·拈花一周推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二)
·拈花一周推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三)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四)
·拈花一周推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五)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六)
·拈花一周推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七)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八)
·拈花一周推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九)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十)
·拈花一周推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十一)
·为什么中共如此害怕韩国部署萨德系统?
·拈花:欢迎团派和上海帮加入反共的行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今天在广州,茉莉花没能开放

   一点钟,我换好了衣服,准备去广州市中心的人民公园星巴克广场,参加有可能发生的中国的第一次茉莉花革命。如我上文所说,我不知道是谁发出的呼吁,但这是一次践行我一向的民主自由主张,一向的和平革命的主张的机会,我无论如何是不可以错过的。无论前途是刀山火海还是深池峭壁,那都是一定要去的。穿上了自己比较好的衣服,因为假如这是第一次将要失去自己的自由,我希望以一种比较有尊严的方式进行。
   
   一开头就发生了一个非常有趣的小插曲,当我走出家门十分钟左右的时候,发现漏带了东西,就回家取。我回头走了几步,居然发现八个穿制服的警察跟在我后面。看见我回头,他们马上转头分散开了,作有其他事情状。于是我一个个地看着他们,试图建立眼神交流。但是他们都回避了我的眼神试探,分散开一个个方向走了。我笑了,何必呢?假如你们是为我而来,何不直接行事呢?假如不是为我而来,又何必回避?要知道一回身突然看到黑压压的八个警察还是蛮有趣的,然后突然作犬兽散的模样更加有趣,呵呵,真好玩。我在想,我是不是全中国唯一的一个事先公开宣称要参加茉莉花行动的?这本身就很有趣。
   
   准时两点,我到了人民公园星巴克广场。第一个视觉冲击就是,怎么又是黑压压的一大堆警察!千把平方米的小广场,居然站着一百多个警察,比行人都多了。而且广场中间就站着几十个,形成了一种无形的压力。然后四周到处都是制服警察,这还都是穿制服的,想必穿便衣的应该更多。想想这不是很正常吗?呼吁是在网络上公开的,警察当然第一时间收到消息,第一时间准备,第一时间布置。说不定这些家伙昨天晚上就布置好了,会发生什么事情呢?到时候再算吧,管他呢,反正都作好心理准备了。

   
   于是我一路走入广场,一路上我不断打量着所有的人,试图寻找同道。这是一次集会,当然首先找到同道,然后伺机行事。广场上有不少人,有来去的游人,也有站立着的目的不明的人。于是我一个一个地看,还是在试图建立眼神交流。还是同样,每个人都在回避我的眼神,看了有十分钟看得眼睛都累了,从来没有这么长时间地瞪着眼睛看人过。没办法,我干脆朝警察走过去,走到警察堆里看他们,他们也不看我。有一个瞄了我一下,眼神还算是友善的,但马上就把眼睛转开了。
   
   这下我可真没办法了,就开始四周转溜。找人啊,不找到同道,我跟谁集会呢?倒也不是没有一个人看上去是有目的而来的,但是基本上都低着头看手机或书籍之类的,要不就也四周望,没一个愿意建立交流基础的。是啊,这么多警察,一般人到了这样的情形下要说一点都不忌惮是不可能的。于是我走进星巴克,走下 -1层、 -2层,仍然无法找到任何一个看上去是同道的人。
   
   我想是不是大家需要一个集结的人一个集结的呼唤呢?于是我再回头走到广场中央,四周望来望去就是找不到任何一个看起来是准备响应的人。难道我一个人在广场上大叫有没有人来集会?或者叫口号?太难为情了,我叫不出口。没办法,就走到一边买了一份报纸,然后作读报状四下打量人。看到不断地有人拿出手机对着星巴克的招牌照张相,然后扭头就走了。身边也有好几个人拿着手机、书籍作阅读状的,但依旧是在回避着任何眼神交流。
   
   两点半、两点四十、两点五十,人流渐渐减少,广场上站着的类似我一样的人都走光了。我知道没戏了,今天大概就这样了,干脆在公园转转吧。终于又看出些玄机,原来公园四处全都是警察,我只是转了小半个公园,至少又看到几百个,十几台警车。我以前工作的公司就在旁边的大厦,记得有一次早上上班,我走进大厦大堂的时候,看见一大群警察。于是好奇地问同事为什么有那么多警察。同事小声地告诉我有人搞静坐集会,我才恍然大悟性-市政府就在隔壁,这些警察实际上是布置作预备队的,躲进大厦就没那么扎眼了。照这个经验推论,四下的大厦估计布置了至少过千警察,甚至更多,狡猾狡猾地。
   
   再回到广场的时候,除了游人以外,连小猫两三只都没有了。无奈,回家吧。一路坐地铁回家的路上,我在思考茉莉花今天没能开放的原因。方浜兴绝对是首恶,就是他的GFW把集会的信息隔绝到了国门之外。发布消息的主站博讯已经有好几天都打不开了,连我这个老网虫老翻墙人都是昨天半夜才在大纪元上看到的通知,更别说其他人了。大概整个广州知道消息的除了官方就没多少,能有几个人来呢?人多了才胆壮,人少了大家都不愿意做出头鸟了。方浜兴这个混蛋真的是罪大恶极,到了天亮的那一天,我们绝对需要公审这个老贼,让他在监狱度过余生。
   
   至于有人说中国人懦弱、胆小,这绝对是说词。打开二十四史,从头到尾都是造反的,中国史简直就是造反史,我们有五千年的造反史了。从商汤开始,刘邦、项羽,到朱元璋、孙文、蒋中正、毛泽东全都是造反的践行者,不怕死的中国人太多了。关键是能不能把他们发动起来,组织起来,我们要的不是砸烂一切的暴力革命,非暴力不合作运动,和平革命才是我们的诉求。
   
   今天,茉莉花没在广州开起来。不要紧,我下周日两点还会来,还有下下周。随着信息的传播,相信会有更多的同道中人到来,我们的人会越来越多。
   
   广州人,人民公园星巴克广场,下周见。
(2011/02/21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