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江中学子
[主页]->[现实中国]->[江中学子]->[江西邹引娇母子摆脱监控赴省上访(图文)]
江中学子
·慎入!线人“缺牙齿”装鬼(43)(图)
·慎入!雪天,中共线人“缺牙齿”(44)(图)
·慎入!雪天,中共线人“缺牙齿”(45)(图)
·中共线人光头夫妻1(图)
·慎入!中共线人A、B、D(55)(图)
·中共线人A、C、D(56)(图)
·慎入!中共线人张氏兄弟43(图)
·江西宜黄“儿童监控团”40(图)
·中共线人“缺牙齿”(46)(图)
★★★★★
·江西抚州媒体造假新闻(组图)
·宜黄县收买访民当线人(图文)
★★★★★
邹引娇次子李永强毕业证被扣
·邹引娇次子李永强毕业证被扣(图)
·江西宜黄书记县长拒百姓于门外(图)
·邹引娇母子赴省上访1(图文)
·邹引娇母子赴省上访2(图文)
·寒门学子因家人上访被退学1(图)
·[图文]寒门学子因家人上访受牵连被退学2
邹引娇卖屋治病被官强拆
·(图文)邹引娇卖屋治病被官强拆
·(图文)慎入!邹引娇卖屋治病被官强拆
·(图文)房屋拆毁赔偿协议
·(图文)江西宜黄官员又拟出黑协议1
·(图文)江西宜黄官员又拟出黑协议2
★★★★★
江西宜黄叶县长协调邹引娇上访问题纪实
·[图文]江西宜黄官员花招多(一)
·(慎入/组图)江西宜黄官员花招多(二)
·(慎入/组图)江西宜黄官员花招多(三)
·(视频,图)江西宜黄官员花招多(四)
·(视频,图)江西宜黄官员花招多(五)
·(图文)江西宜黄官员花招多(六)
·(图文)宜黄官员图穷匕见
·(图文)江西宜黄官员花招多(七)
·(图文)江西宜黄官员花招多(八)
·(图文)江西宜黄官员花招多( 九)
★★★★★
·黑社会青年王明(77)(图)
·中共线人黑社会青年王明(40)(图)
·中共线人吴氏夫妻开赌场(图)
·中共线人B(21)(图)
·中共线人“缺牙齿”装鬼(43)(图)
·黑社会青年王明(图)
·中共线人吴氏夫妻开赌场60(图)
·(图)砍刀准备好了没有,快点拿过来!(78)
·(图文)宜黄官员姜明阴险毒辣
·(图文)江西母子继续上访将死于非命
·江西宜黄再现“钓鱼岛、南海争端”(图文)
·(图文)江西宜黄对比新闻(一)
·(视频,图)江西宜黄对比新闻(二)
·(视频,图)江西宜黄对比新闻(三)
·告宜黄酷吏书(图)
★★★★★
·(视频,图)江西宜黄官员知法犯法
·(视频,图)江西宜黄官员知法犯法1
·(视频,图)江西宜黄官员知法犯法2
·(视频,图)江西宜黄官员知法犯法3
★★★★★
民事起诉书
·(图)宜黄一中
·(图文)民事起诉书
·(视频,图)江西宜黄官员知法犯法1
·(视频,图)江西宜黄官员知法犯法2
·(视频,图)江西宜黄官员知法犯法3
·(图文)江西宜黄官员知法犯法4
·(图文)江西宜黄官员知法犯法5
·大图:宜黄“民生工程”暗藏杀机
·大图:江西宜黄官员花招多(十)
·大图:江西宜黄官员知法犯法5
·大图:江西宜黄官员李惠兰
·大图:宜黄官员设“美人计”暗算访民
·大图:他们热烈地谈论“翻墙和上访”
·大图:江西官员传授访民“致富捷径”
·小图:江西宜黄官员知法犯法5
·(图文)江西宜黄官员知法犯法4
·小图:宜黄“民生工程”暗藏杀机
·小图:江西宜黄“杀人工程”
·宜黄“民生工程”暗藏杀机(2)
·宜黄“民生工程”暗藏杀机2
·小图:宜黄“民生工程”暗藏杀机1
·图:当局指使人拔邹引娇种的菜
·(慎入/视频,图)邹怀钢神侃1
·图:江西宜黄官员李惠兰假装打电话
·小图:江西下放知青邹引娇的遭遇2
·小图:江西官员传授访民“致富捷径”
·小图:江西官员传授访民“致富捷径”
·小图:江西官员传授访民“致富捷径”
·小图:江西官员传授访民“致富捷径”
·图:江西官员传授访民“致富捷径”
·小图:宜黄官员设“美人计”暗算访民
·小图:宜黄官员设“美人计”暗算访民
·大图:江西下放知青邹引娇的遭遇(二)
·小图:江西下放知青邹引娇的遭遇(二)
·(视频,图)邹引娇县城房产既被霸占又面临被政府强拆1-2
·(慎入/视频,图)邹怀钢神侃2
·(视频,图)大陆首家官办赌场
·(视频,图)邹引娇县城房产既被霸占又面临被政府强拆(二)
·小图:江西下放知青邹引娇的遭遇(二)
·图:江西下放知青邹引娇的遭遇(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江西邹引娇母子摆脱监控赴省上访(图文)

    2010年12月22日凌晨,我母子俩趁夜幕和浓雾摆脱监控,搭车近四个小时到达南昌。稍做准备后,下午2点来到省政府右侧的省信访局,省信访局大门紧闭,门口聚集了十多位访民。下午3点多,我俩询问了两名开锁的工作人员,得知省信访局已经搬走了。我俩在今年6月就向宜黄县官员反映弟李永强毕业证被井冈山大学医学院扣留,10月向省信访局网上信访反映过,但至今未得答复。宜黄县官员变本加厉的监控和打击报复却一直在持续。无奈之下,母亲举着写有“冤”字的纸,我举着材料,在省政府门口喊冤,请求领导出面解决问题。几名飞奔过来的警察和工作人员将我俩带到旁边询问上访事由。一名警察说:“你们这种行为是违法的。”我俩说:“宜黄县官员不但不解决问题,反而监控和打击报复我俩,知法犯法违反信访条例,我俩走投无路才来这里喊冤。”省政府工作人员叫警察给我俩一张导访卡,让我俩乘7路车在青山路口下车,去位于南昌市阳明东路86号的江西省人民来访接待中心(和谐大厦)。二十多分钟后,到达和谐大厦,登记填表后,安排在三楼等候接谈。两名工作人员接谈了我俩,其中一工作人员说:“信访部门无权直接处理问题,只能由相关职能部门处理。”他建议我俩去找省教育厅(南昌市北京西路69号省政府大楼内),给了一张写有“2011年1月11日上午,省教育厅领导接访”的小纸条。

   江西邹引娇母子摆脱监控赴省上访(图文)

    12月23日上午,我俩来到省政府大门口,门口两边各站着一个肩挎长枪的哨兵,几名军警从哨兵身后的执勤亭走出来问:“你们是什么人,有什么事?”我俩说:“找省教育厅反映问题。”警卫人员叫我俩到大门右侧登记处登记。登记处门口站着几名工作人员和警察,我俩说找省教育厅反映问题,工作人员问:“你们有没有介绍信?”我俩说没有。工作人员说没有就不能进去,随后找了一个省教育厅的电话号码叫我俩拨打。打完电话后,省教育厅一刘姓工作人员走了出来,他问了一下情况看了看材料,又问:“当地政府怎么答复你们?你们为什么不早点来?”我俩说:“当地官员一直欺骗拖延,长期派人监控我俩,我俩是半夜跑出来的。”他有些惊讶:“当地政府为什么要监控你们?没你们说的那么夸张吧?”我俩说,情况就是这样,你们可以去调查。他问:“李永强是不是还欠学费?”我说:“只欠几百元学费,我们会交清的。”我俩询问什么时候答复。他说:“二个月内。”我俩说:“我俩从今年6月起就一直向县信访局反映,10月向省信访局网上信访反映过,按信访条例,信访局早已将相关材料转交给你们了。我家离这里有几百里,来一趟很不容易,你们能不能快一点答复?”他说:“能快的话,我们会快的。”

   江西邹引娇母子摆脱监控赴省上访(图文)

   江西邹引娇母子摆脱监控赴省上访(图文)

    2011年1月10日我俩打电话询问江西省教育厅,工作人员说会与井冈山大学(以下简称“井大”)医学院沟通,叫我俩在家等待学院电话回复。我俩在2010年6月曾打电话询问井大医学院和井大有关部门,工作人员称:李永强因未进行毕业前实习,已被退学了。1月11日我俩又打电话询问井大医学院教务处,工作人员叫我俩打井大教务处电话。井大教务处工作人员接电话后,给了一位处长的电话叫我俩拨打。拨通电话后,我说:“李永强因特殊情况没有进行毕业前实习,毕业证被扣留。向省教育厅反映后,省教育厅工作人员说让学校给答复。”这位处长说:“李永强没有进行毕业前实习,学校已做退学处理了。”1月13日我俩被迫再次赴省上访,上午十点多来到省政府,母亲举着写有“冤”字的纸,我举着材料,站在省政府门口喊冤,请求领导出面解决问题。一女警察拿相机对着我俩拍照,其他几名警察和工作人员收缴了状纸后把我俩带到旁边询问。一工作人员说:“我们跟你们联系省教育厅信访接待人员,让他们和你们再谈一下。”几分钟后,省教育厅一刘姓工作人员走出来。我说:“我打省教育厅高教科电话,工作人员说让井大给答复。我打井大教务处电话,得到的答复仍然是已经退学了。”他说:“现在还在调查处理当中,二个月内一定会给你们答复,到时发传真或打电话给你们。”

(2011/02/28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