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江中学子
[主页]->[现实中国]->[江中学子]->[(图文)邹引娇卖屋治病被官强拆]
江中学子
·张氏兄弟16
·张氏兄弟17
·张氏兄弟18
·张氏兄弟19
·张氏兄弟20
·张氏兄弟21
·张氏兄弟22
·张氏兄弟23
·张氏兄弟24
·张氏兄弟25
·张氏兄弟26
·张氏兄弟27
·张氏兄弟28
·张氏兄弟29
·张氏兄弟30
·中共线人张氏兄弟31(图)
·中共线人张氏兄弟32(图)
·张氏兄弟33
·张氏兄弟34
·张氏兄弟35
·张氏兄弟36
·张氏兄弟37
·张氏兄弟38
·张氏兄弟39
·慎入!中共线人张氏兄弟40(图)
·慎入!中共线人张氏兄弟41(图)
·慎入!雪天,线人张氏兄弟42(图)
监控车辆(“缺牙齿”(绰号)的监控工资600元/月)
·监控车1
·监控车2
·监控车3
·监控车4
·监控车5
·监控车6
·监控车7
·监控车8
·监控车9
·监控车10
·监控车11
·监控车12
·监控车13
·监控车14
·监控车15
·监控车16
·监控车17
·监控车18
·监控车19
·监控车20
·监控车21
·监控车22
·监控车23
·监控车24
·监控车25
·监控车26
·监控车27
·监控车28
·监控车29
·监控车30
·监控车31
·监控车32
·监控车33
·监控车34
·监控车35
·“缺牙齿”工资600元/月(36)(图)
·缺牙齿37
·缺牙齿38
·“缺牙齿”装鬼(39)
·缺牙齿40
·缺牙齿41
·缺牙齿42
10年3月-至今 租赁隔壁杂货店和二楼麻将馆的线人吴氏夫妇开赌场
·赌场
·中共线人吴氏夫妻开赌场1(图)
·赌场2
·赌场3
·赌场4
·赌场5
·赌场6
·赌场7
·赌场8
·赌场9
·赌场10
·赌场11
·赌场12
·赌场13
·赌场14
·赌场15
·赌场16
·赌场17
·赌场18
·赌场19
·赌场20
·赌场21
·赌场22
·赌场23
·赌场24
·赌场25
·赌场26
·赌场27
·赌场28
·赌场29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图文)邹引娇卖屋治病被官强拆

邹引娇卖屋治病,买卖不成反遭强拆,倾家荡产

熊学辉巧取豪夺,变本加厉敲诈勒索,生财有道

   
(图文)邹引娇卖屋治病被官强拆

    我在宜黄县黄陂镇邓家有砖木结构房屋三间,婆母涂大女另有老屋三间。1987年我自愿自费响应计划生育,留下后遗症,四处求治,长期吃药。89年在家资耗尽的情况下,不得不将房屋出卖治病。隔壁邻居余发成介绍妻兄熊学辉(宜黄县原东陂镇副书记)购买我三间房屋,双方议定屋价4200元,屋边菜地、猪圈和柴间地基也归买者使用。89年4月19日黄陂镇法律服务所代书《房屋绝卖契约》,我将房屋的相关证件交付熊学辉后,熊学辉付定金1700元。契约约定,剩余的2500元熊学辉在之后分二次付给我。不久,宜黄县东陂镇原党委书记邹××因建房被人举报查出贪污被判刑(见附文),县里成立清查房屋小组,专门调查官员建房资金来源。在此风口浪尖,熊学辉怕查处不敢建房,为制造事端借机敛财,熊学辉故意违反契约指使妹夫余发成升高东边公共老路,堵塞雨水沟,使雨水全部倒流进我婆母老屋内。我叫黄陂镇法律服务所人员到现场察看,他们也督促余发成挖开东边雨水沟,但余发成置之不理。我向熊学辉提出:“你们这样弄,我婆母无法居住,我把1700元还给你,你把房屋的相关证件还给我,双方解除卖屋契约。”见时机已到,熊学辉便反咬一口说我反悔,称:“你必须赔偿我6400元才能解除契约。”被我拒绝后,熊学辉以其父亲熊水源名义向县法院提起诉讼,要求法院判令我双倍返还他购买房屋的定金3400元及赔偿他经济损失3000元。89年7月6日县法院传唤我,李庭长接谈,他叫我签字同意赔偿对方6400元。9月3日第一次开庭,熊水源和黄陂镇法律服务所的邹景祥等5人都在场,李庭长气势汹汹拍打桌子逼我签字同意赔偿对方6400元,威吓说不签字就要上手铐。10月6日第二次开庭,我夫妻没去,法院当天下达判决,判我须付款2570.10元给熊学辉。

   
(图文)邹引娇卖屋治病被官强拆

    法院判决中陈述的内容有多处与事实不符,判决也毫无公平公正可言,主要有以下几点:一、邻居余发成的房子是跟别人买的木结构老屋,年久失修,早在我卖屋前就备好了砖木水泥准备修缮。余发成老屋修缮前与我婆母老屋屋檐和后墙齐平,修缮后仍齐平,并未缩改房屋,也未加宽路面,而且余发成门前的公共老路早就有,根本不存在让路一事(有现场)。相反,余发成在修缮老屋时受熊学辉指使,故意违反契约堵塞门前的雨水沟,导致我婆母老屋的雨水不能从东边流出,这一关键事实判决中却一字不提。婆母一直住在老屋内,不愿搬家,所以我并未向熊学辉提出将婆母三间旧屋一起买下。判决所称“原告为了便于在被告的空场、菜地上建房,经与余发成协商后,余发成缩改了自己的房屋,让出了给原告的通道”、“原告将路面加宽,用水泥铺平,花费材料工时费225.02元。被告见自己出卖的房屋有了出路,认为出售的房价偏低,提出要原告将其母三间旧屋一起买下,以达到提高房屋价款之目的”完全不属实。二、菜地一直由各园主使用,熊学辉并未付款。判决所称“原告经与邓××、肖××等人协商调换菜地时,补偿给邓××果树损失费60元,肖××菜地青苗费26元”、“被告赔偿原告因买屋造成的损失费(其中缩改房屋修路费225.02元,青苗费、果树费86元)计币311.02元”完全是无中生有。法院将邻居余发成修缮老屋费225.02元和子虚乌有的青苗费果树费都判令由我承担,公道何在?三、双方无事先约定,熊学辉在签契约后办了几桌酒席纯属其个人行为,且事后为敲诈勒索又巧立名目虚报金额。法院判令“被告补偿原告因买屋造成的损失费(其中酒席360元,误工工资141元,车旅伙食费170元,代书费20元,糖果费100元),计币791元中的60%,合计474.60元”也明显有失公平。

    1990年5月17日县法院以我拒付2570.10元为由,将我三间房屋查封。县里清查房屋风声过后,熊学辉依仗权势,串通勾结相关官员,在仅付定金1700元和无任何合法手续的情况下,带了一伙人于同年7月5日进行强拆,将我三间房屋和一间柴间夷为平地,拆下的砖瓦木料也被熊学辉叫人运走,清场后强行动工建房。7月7日我到抚州市委和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诉,在上级部门介入下,熊学辉停止建房。强拆给我造成的经济损失远超过熊学辉之前支付的定金1700元,熊学辉事后拒绝赔偿我的经济损失,也拒绝将被强拆房屋的相关证件归还我。为讨还公道,我多次向县、市、省等有关部门申诉,要求计生后遗症按国家计划生育相关政策给予治疗,被强拆的房屋按实际价格给予赔偿。但宜黄县官员不但不实事求是处理问题,反而百般狡辩、整理黑材料欺骗搪塞上级部门。1991年3月7日县信访办(局)捏造事实整理了我的黑材料《关于对邹引娇上访问题的调查汇报》抄报各级部门,进行诬告陷害和打击报复,黑材料中称:“……我们认为:邹引娇多年来到处上访,所反映的以上两个问题,均无正当事实,证据不足,要求不合理……如邹再无理取闹到处缠访,做违法违政之活动,我们将建议有关部门严肃处理。”

   
(图文)邹引娇卖屋治病被官强拆

    之后,房屋被强拆问题至今悬而未决。婆母病逝后,婆母老屋一直有人租住,被拆去房屋后剩下的宅基地和旁边的菜地由租户照管使用,十多年未发生被人如此明目张胆霸占之事。2009年宜黄县凤冈镇人民政府原政法书记姜敏调任宜黄县黄陂镇长后,先后有袁××、袁××儿子、李××、张××、邹××等多次上门告诉我俩,我家位于黄陂镇邓家的宅基地和菜地被邻居霸占。目前,被霸占的宅基地和菜地并未腾出。2011年2月21日袁××(黄陂镇人)上门告诉我俩,熊学辉在几天前专程到黄陂镇邓家察看宅基地和菜地,公开表示宅基地和菜地他也有份,并扬言要我赔偿他的经济损失。

附文 告宜黄酷吏书

   http://www.boxun.com/hero/201102/jiangzhongxuezi/1_1.shtml或

   http://gcontent.oeeee.com/3/15/315a7277b250d14f/Blog/a65/950e0b.html?t=1292449022


此文于2011年03月02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