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中国嗅到茉莉花香了吗?]
姜维平文集
·王家瑞不帮冯正虎是中国的悲哀
·大学生提问造假,奥巴马假中求真
·杨白劳去见黄世仁,能和中国讲人权?
·薄熙来其人(连载一)
·奥巴马接受《南方周末》采访寓意深刻
·重庆“涉黑”官员乌小青自杀是一个骗局
·薄熙来反贪认定了上限?
·哈珀别被严寒冻僵了思想
·辽宁省全面实行注射死亡引人关注
·割喉与封口,记者何去何从?
·温总理不要再流泪
·切莫剥夺人们的知情权
·薄熙来在亚洲影响了什么?
·如果每个公民都象杨立才
·中国进入了“准”军阀割据时代
·辽宁足坛扫黑,薄熙来是黑老大
·李长春真的要善待记者吗?
·叶挺之子去重庆,为何没有悟性?
·笑看上海官员的精彩表演
·李庄被判刑的惨痛教训
·拘押赵达功表明北京的严冬进一步降温?
·狱中长诗节选(第一至第九节)
·关于刘晓波坐牢的几个问题
·薄熙来贪腐大智慧
·从李鹏寄贺卡看中共高层新动向
·中南海叫薄熙来走丢了?
·盲人坐牢,令人发指
·汪洋的中式服装与薄熙来的生活照
·胡锦涛的微博能起什么作用?
·温家宝,请转告你的妈妈
·重新解读薄熙来的“十大新语”
·从廖亦武出境受阻谈起
·薄熙来有女家不安
·薄熙来夫人急流勇退了吗?
·中纪委忽然抄了重庆的老巢?
·重庆发生天灾,薄熙来在做什麽?
·中国作家对薄熙来应当保持警惕
·矿难不断的中国,滑向何处?
·薄家父子骗钱追记
·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们的孩子?
·杨佳,胡佳,哪个人佳?
·但愿高智晟很快将获准离境
·作协与记者,谁应当道歉?
·文强判死求生的路径在哪?
·亦谈薄熙来的“五子登科”
·面对孩子的遭遇,我们夜里怎能安眠?
·温家宝挂起了风向标?
·戳穿薄熙来“为穷人造房”的骗局
·薄熙来传
·《薄熙来传》之二
·姜维平自传《欲加之罪》即将出版/诗泰丽
·薄熙来其人(二)
·薄熙来其人(三)
·薄熙来其人(四)
·薄熙来其人(五)
·薄熙来其人(六)
·薄熙来其人(七)
·香港文汇报内幕之一、二
·《文汇报》记者与中共高官——香港《文汇报》内幕之三
·香港文汇报内幕之四:哭天抹泪,真是省委书记二奶?
·《文汇报》内幕之五:张浚生与四家左报
·薄熙来大搞形象工程广受指责
·小乔受到冷遇和中国外交官挨打
·但愿王志有点记性
·姜维平:但愿王志有点记性
·六四,必须要打开的中国“死结”
·怀念一个死去的人:宋美香
·深圳卫视事件的思考与分析
·塔上的“和谐社会”还能支撑多久?
·薄熙来公开对抗李克强
·胡锦涛向加拿大应当学习什么?
·胡锦涛到访,加拿大发生了地震
·胡锦涛,请你建立反腐海外调查中心
·骗了我父亲,别想再骗我们
·多伦多骚乱使胡锦涛沾沾自喜吗?
·重庆女骑警,薄熙来的秘密武器?
·邓朴方下重庆,薄熙来与其冰释前嫌?
·文强的今天是薄熙来的明天
·解读关于文强死前的一篇报道
·黄奇帆揭了共产党的老底
·王岐山下重庆,千万小心点
·中国走错了方向
·解读关于文强死前的报道(二)
·从济州岛购房热看中国高官被抢
·江泽民薄熙来敲诈勒索追记
·薄熙来国防动员用意何在?
·胡锦涛为何匆忙授军衔?
·余杰是温家宝最好的朋友
·中国的变局已不可避免
·“土地换户口”是重庆农民的陷阱
·“大骗子”养的“小骗子”
·从美国人脱裤子看中共官员审报财产
·梁洁华痛斥薄熙来
·李长春下重庆,薄熙来攻关大决战
·学习蒋经国,中国才有出路
·由深圳庆典红包想到的
·从胡锦涛庆典讲话看中共的困局
·自杀,下跪与站起
·王珉看透了薄熙来的底牌?
·我为刘晓波获奖鼓与呼
·保卫黄河,还是保卫薄熙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嗅到茉莉花香了吗?

   最近一段时间,我静下心来,闭门谢客,读了许多过去在国内找不到的书籍,但最好的是两本,一本是杜导正的《赵紫阳还说了什麽》,另一本是法国大学荣誉教授白吉尔写的《孙逸仙》,前者真实地洞悉了晚年赵紫阳的深思熟虑,后者还原了“昏庸的政客”,“慷慨而又糊涂的机会主义者”孙中山的真面目,我感到受益非浅。虽然,我并不完全赞同他们的观点,以及作者笔下的人物,但不能不承认,这两个人都给中国历史留下了深刻的痕迹,赵紫阳晚年得出了结论:中国应当走蒋经国的改革道路,而孙中山至死不渝的信念还是“革命尚未成功”。
   
   放下这两部书的时候,恰值突尼斯茉莉花革命之时,中东的此国一波莫平,埃及一波又起,真的惊心动魄,我已经无法安静地读书,我想,中国嗅到花香了吗?赵紫阳留下的教训和孙中山的遗嘱读懂了吗?显然,许多人并没读懂,或者一知半解。一方面中国专制政权的统治者感到了恐慌,不知道用什麽最好的办法应对,另一方面,一部份不如意的中国民众似乎看到了推翻一党执政的铁幕政权的希望,自身亦跃跃欲试,实际上,中国社会的变化,假如走突尼斯或埃及的街头革命的道路,并非人民之福,也不是我的渴求,因为同样的群众革命和武装起义,孙逸仙搞了一辈子,结果如何呢?他先是靠日本人,美国人,后是靠前苏联的斯大林,最终还不是共产党渔翁得利吗?正如白吉尔分析的那样,共产党,国民党,蒋介石,毛泽东,日本人,美国人,哪个人不是在利用孙逸仙的知名度搞自己的一套呢?中国的历史已经证明:茉莉花香不能给中国人民带来福祉,而蒋经国晚年的开放党禁与报禁的政治体制改革,则是唯一的能引导人民,花费最小的代价,完成社会民主转型,政党轮替的正确道路,特别是赵紫阳最后岁月的悟性,被有良心的记者杜导正忠实记录下来,则对中国现任领导人和民众都是一笔宝贵的精神财富。
   
   毫无疑问,中共建政以来,从毛泽东到邓小平,从邓小平到江泽民,以及胡锦涛,都在处心竭虑地维护一党专政,而恰恰是政治领域的没有比较,没有竞争,没有制约,造成了各种社会矛盾和人权灾难,这些错误和罪恶越积累越多,老的一代领导人没有完全清理,新的一代领导人更没有勇气和能力面对,故此,社会便进入了动荡不安的多事之秋:一方面是官员的贪污腐败,占地拆迁令民众不满,上访大军络绎不绝,另一方面是“一言堂”的高效率使经济突飞猛进,人们告别了贫穷和落后,普遍富裕起来,因此,不满意中共统治的人,更多地看到了前者,而既得利益者则过多着眼于后者,所以,明显分歧的预测出现了:一些人说,中国也会立即出现茉莉花革命,中共政权将一夜垮台,胡锦涛会成为埃及的穆巴拉克;另一种观点是,中国人具有无与伦比的忍耐精神,何况在经济上还一枝独秀呢,共产党还能统治一百年,连方励之都如是说。

   
   我不是预言家,但我以切身经历感觉,改良比革命好,蒋经国和赵紫阳的观点比孙逸仙的好,“革命”是什麽?就是杀人。我十岁时赶上了文化大革命,亲眼看到了街头革命的灾难,毛泽东巧妙地把人民对党的不满转嫁到了刘少奇等对立面的身上,延缓了他的统治,我看到了大大小小的“刘少奇”之死,死是惨烈的,也是刻骨铭心的。邓小平学习毛泽东,不仅把老百姓对中共的不满成功转移到了林彪,四人帮的身上,而且,还将社会财富转移到了太子党的手里,同样延续了统治。江泽民把矛盾转到陈希同身上与胡锦涛把贪腐转到陈良宇身上,以及薄熙来把坏事转到文强身上,如出一辙,他们之所以屡屡得手,是因为中国人民具有“只反贪官,不反皇帝”,恨个人,不恨体制的传统思想,因此,不论是共产党革国民党的命,还是国民党革共产党的命,或是某个党内一派革另一派的命,都是血腥的,都是冠冕堂皇的,都是在以暴易暴,都是人权的灾难,都是不公平的!
   
   为什麽我赞成温家宝七次提出的政治改革的观点,原因就在这里。他发出的声音,不是针对哪一个人,哪一个派别,而是制度层面的,是触及到了社会根基的,假如中国能自上而下主动地进行改革,就能既保住已经取得的举世共认的经济成果,又能建立一个民主和法制的社会,何必要走突尼斯茉莉花革命和埃及的骚乱道路呢?!假如搞了宪政民主,既制约了贪官,挽救了他的亲友,也能给党外的政治精英一个参政的平等机会,用达摩斯之剑限制公权力,难道不是一件好事?
   
   尽管温总理倍受做秀之嫌的指责,他的政改内容也并不甚明晰,但在一个皇权思想浓烈的民众懦弱的国家,他的举动可能将开辟一个社会裂变的捷径,找到一条属于中国自己的道路,比如,共产党内的派别公开化与合法化;台湾国民党可以在大陆公开活动,和中共展开竞选;提升现有的八个民主党派的地位,使其由所谓的“肝胆相照”变成平等竞争;再比如,允许海外民运人士组党回国参政议政;等等,总之,中国现任的当权者应当走出孙逸仙和毛泽东的阴影,摒弃他们崇尚武力,相信“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思维定势,而延伸蒋经国的道路,建设一个新中国。无疑地温家宝在这方面走出了第一步,是极其可贵的,他不仅在地震中积累了民意基础,而且敢于冲破禁区,喊出政改的强音,并勇敢地接待了访民,这说明他最能继承和发扬赵紫阳晚年的思想,很可能还会走出第二步,第三步,如果能在中国茉莉花革命酝酿之时,就未雨绸缪地化解了社会矛盾,我认为这是下一步温家宝的使命,也是中国人民之福。
   
   更为重要的是,蒋经国不仅是中国人,而且是专制统治者的后人,这说明出身并不能改变他的雄心壮志,既便太子党习近平下一届执政,也会嗅到茉莉花香,不得不与时俱进,因为他们确知以往中共积累的罪恶之火不亚于突尼斯和埃及,但他可能又相信毛邓的办法是灵丹妙药,故此才拖延政治体制改革,走一步看一步,而犹豫再三,因此,海外舆论对他们的批评尤为重要。
   
   而且,有目共睹的事实是,由于1840年鸦片战争以来民族心理的创伤和多年的洗脑,中国老百姓可能宁愿忍受本国的专制统治者,也不愿接受西方式的特别是美国武力输出的民主和傀儡政权,这也是中共政权修修补补,长期存在的原因之一,唯其如此,在笔者看来,奉劝中国人学习埃及和突尼斯,不如奉劝中共领导人学习蒋经国,因为前者可能导致中国的崩溃和分裂,后者则能使执政者和人民双赢。
   
   2011年2月2日于多伦多梅西学院。
   
   自由亚洲2月2日首发
(2011/02/03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