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中国嗅到茉莉花香了吗?]
姜维平文集
·赵长青说,薄熙来乱法误国
·关海祥别成为下一个王立军
·五个重庆少一个:谎言重庆
·重庆降温,王立军被冷冻
·王立军为什么与薄熙来反目为仇?
·薄熙来的末日到了
·薄熙来的《爱财说》
·如何处置薄熙来?
·石首人为何撕毁通缉令?
·薄熙来的厚与薄
·薄熙来还有戏吗?
·薄熙来傍大款,郭台铭还要多少跳?
·王立军的自白
·薄熙来学雷锋了吗?
·赵启正在鹦鹉学舌
·薄熙来迅速转向,胡温举棋不定
·李俊回家的路还会远吗?
·贺国强谈天气意味深长
·黄奇帆越描越黑
·赵长青说,李修武案应当发回重审
·十年后,薄熙来又在说谎
·十年后薄熙来又在说谎
·李俊驳斥薄熙来的谎言
·从李俊案看薄熙来如何包装黑社会
·王彪子跑了,薄熙来倒了一半
·3月8日薄熙来感冒了吗
·温家宝抓住了薄熙来的本质
·张德江将改变重庆
·李俊对李修武案二审维持原判感到震惊
·薄熙来垮台大连人拍手称快
·胡习联手,校正中国前进方向
·从亿万富豪到餐馆帮厨
·薄家稳住阵脚的谎言
·从李俊案看薄熙来如何包装黑社会{中篇}
·吴文康是薄熙来的软肋
·有关谷开来涉及命案的传言
·薄熙来和成都军区何以闹翻?
·海伍德是什么时候与薄瓜瓜认识的?
·王立军倒了,余党还在抢钱
·胡锦涛留任军委主席有利于中国改革
·张德江拉开平反冤假错案的架式
·富彦斌案,又一个解开的薄家钱袋子?
·英国商人海伍德是怎么死的?
·胡锦涛力阻薄熙来意义重大
·薄熙来会判刑吗?
·重庆曾智强是“黑老二”吗?
·陈德惠律师怒斥薄熙来
·薄熙来像冰雕正在融化
·应当叫陈光诚任中国残联主席
·谷开来精神有问题吗?
·赵长青再为李修武喊冤
·重庆罗淙进京聘律师申冤
·日本媒体刊发假消息目的何在?
·狱中书信揭秘重庆打黑091
·汪洋是中国棋局的一枚棋子
·张德江,在等什么?
·习近平,准备好了吗?
·李俊回家,会判刑吗?
·处理薄熙来,不能心慈手软
·拘捕和引渡多维尔意味着什么
·宇田川敬介的谎言失败于细节
·吴文康是一个大贪官和裸官
·乌小青的幽灵
·方竹笋申诉获胜意义重大
·王立军心腹王智被双规
·从李俊案看薄熙来如何包装黑社会
·重庆公安公开抵制张德江
·重庆法院讲政治,还是讲证据?
·金马大厦被炸毁背后的秘密
·谷开来是一个爱说谎的女人
·成城是薄熙来的戴笠
·什么比惩罚谷开来更重要?
·薄家攻防战略是如何转换的?
·三十年后来相会
·转发《姜维平在多伦多》
·章子怡为何在洛杉矶起诉媒体
·假如谷开来的老母是这样的
·假如谷开来的老母是这样的
·庭审应当传讯薄熙来
·由庭审看谷开来
·谷开来庭审实录两面观之一
·谷开来庭审实录两面观之二
·庭审的谷开来不是替身
·薄熙来案正在走程序
·别倾斜,中国律师第一柱
·为什么薄熙来王立军不出庭作证?
·我不知道大连尸体加工厂的事
·薄熙来不可能卷土重来
·谷开来庭审实录两面观之三
·周福仁的教训是什么?
·谷开来判死缓的几个原因
·手表局长的最后一次微笑
·审判王立军剑指薄熙来
·中南海高官下基层,海外舆论推着走
·张德江被蒙在鼓里
·奇怪:北京晚报第一次公开提到姜维平的名字
·由王立军案庭审细节看薄熙来命运
·借反日示威,为薄熙来翻案不能得逞
·薄熙来露出真面目
·令计划调动的另类解读
·薄熙来残余势力的最后一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嗅到茉莉花香了吗?

   最近一段时间,我静下心来,闭门谢客,读了许多过去在国内找不到的书籍,但最好的是两本,一本是杜导正的《赵紫阳还说了什麽》,另一本是法国大学荣誉教授白吉尔写的《孙逸仙》,前者真实地洞悉了晚年赵紫阳的深思熟虑,后者还原了“昏庸的政客”,“慷慨而又糊涂的机会主义者”孙中山的真面目,我感到受益非浅。虽然,我并不完全赞同他们的观点,以及作者笔下的人物,但不能不承认,这两个人都给中国历史留下了深刻的痕迹,赵紫阳晚年得出了结论:中国应当走蒋经国的改革道路,而孙中山至死不渝的信念还是“革命尚未成功”。
   
   放下这两部书的时候,恰值突尼斯茉莉花革命之时,中东的此国一波莫平,埃及一波又起,真的惊心动魄,我已经无法安静地读书,我想,中国嗅到花香了吗?赵紫阳留下的教训和孙中山的遗嘱读懂了吗?显然,许多人并没读懂,或者一知半解。一方面中国专制政权的统治者感到了恐慌,不知道用什麽最好的办法应对,另一方面,一部份不如意的中国民众似乎看到了推翻一党执政的铁幕政权的希望,自身亦跃跃欲试,实际上,中国社会的变化,假如走突尼斯或埃及的街头革命的道路,并非人民之福,也不是我的渴求,因为同样的群众革命和武装起义,孙逸仙搞了一辈子,结果如何呢?他先是靠日本人,美国人,后是靠前苏联的斯大林,最终还不是共产党渔翁得利吗?正如白吉尔分析的那样,共产党,国民党,蒋介石,毛泽东,日本人,美国人,哪个人不是在利用孙逸仙的知名度搞自己的一套呢?中国的历史已经证明:茉莉花香不能给中国人民带来福祉,而蒋经国晚年的开放党禁与报禁的政治体制改革,则是唯一的能引导人民,花费最小的代价,完成社会民主转型,政党轮替的正确道路,特别是赵紫阳最后岁月的悟性,被有良心的记者杜导正忠实记录下来,则对中国现任领导人和民众都是一笔宝贵的精神财富。
   
   毫无疑问,中共建政以来,从毛泽东到邓小平,从邓小平到江泽民,以及胡锦涛,都在处心竭虑地维护一党专政,而恰恰是政治领域的没有比较,没有竞争,没有制约,造成了各种社会矛盾和人权灾难,这些错误和罪恶越积累越多,老的一代领导人没有完全清理,新的一代领导人更没有勇气和能力面对,故此,社会便进入了动荡不安的多事之秋:一方面是官员的贪污腐败,占地拆迁令民众不满,上访大军络绎不绝,另一方面是“一言堂”的高效率使经济突飞猛进,人们告别了贫穷和落后,普遍富裕起来,因此,不满意中共统治的人,更多地看到了前者,而既得利益者则过多着眼于后者,所以,明显分歧的预测出现了:一些人说,中国也会立即出现茉莉花革命,中共政权将一夜垮台,胡锦涛会成为埃及的穆巴拉克;另一种观点是,中国人具有无与伦比的忍耐精神,何况在经济上还一枝独秀呢,共产党还能统治一百年,连方励之都如是说。

   
   我不是预言家,但我以切身经历感觉,改良比革命好,蒋经国和赵紫阳的观点比孙逸仙的好,“革命”是什麽?就是杀人。我十岁时赶上了文化大革命,亲眼看到了街头革命的灾难,毛泽东巧妙地把人民对党的不满转嫁到了刘少奇等对立面的身上,延缓了他的统治,我看到了大大小小的“刘少奇”之死,死是惨烈的,也是刻骨铭心的。邓小平学习毛泽东,不仅把老百姓对中共的不满成功转移到了林彪,四人帮的身上,而且,还将社会财富转移到了太子党的手里,同样延续了统治。江泽民把矛盾转到陈希同身上与胡锦涛把贪腐转到陈良宇身上,以及薄熙来把坏事转到文强身上,如出一辙,他们之所以屡屡得手,是因为中国人民具有“只反贪官,不反皇帝”,恨个人,不恨体制的传统思想,因此,不论是共产党革国民党的命,还是国民党革共产党的命,或是某个党内一派革另一派的命,都是血腥的,都是冠冕堂皇的,都是在以暴易暴,都是人权的灾难,都是不公平的!
   
   为什麽我赞成温家宝七次提出的政治改革的观点,原因就在这里。他发出的声音,不是针对哪一个人,哪一个派别,而是制度层面的,是触及到了社会根基的,假如中国能自上而下主动地进行改革,就能既保住已经取得的举世共认的经济成果,又能建立一个民主和法制的社会,何必要走突尼斯茉莉花革命和埃及的骚乱道路呢?!假如搞了宪政民主,既制约了贪官,挽救了他的亲友,也能给党外的政治精英一个参政的平等机会,用达摩斯之剑限制公权力,难道不是一件好事?
   
   尽管温总理倍受做秀之嫌的指责,他的政改内容也并不甚明晰,但在一个皇权思想浓烈的民众懦弱的国家,他的举动可能将开辟一个社会裂变的捷径,找到一条属于中国自己的道路,比如,共产党内的派别公开化与合法化;台湾国民党可以在大陆公开活动,和中共展开竞选;提升现有的八个民主党派的地位,使其由所谓的“肝胆相照”变成平等竞争;再比如,允许海外民运人士组党回国参政议政;等等,总之,中国现任的当权者应当走出孙逸仙和毛泽东的阴影,摒弃他们崇尚武力,相信“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思维定势,而延伸蒋经国的道路,建设一个新中国。无疑地温家宝在这方面走出了第一步,是极其可贵的,他不仅在地震中积累了民意基础,而且敢于冲破禁区,喊出政改的强音,并勇敢地接待了访民,这说明他最能继承和发扬赵紫阳晚年的思想,很可能还会走出第二步,第三步,如果能在中国茉莉花革命酝酿之时,就未雨绸缪地化解了社会矛盾,我认为这是下一步温家宝的使命,也是中国人民之福。
   
   更为重要的是,蒋经国不仅是中国人,而且是专制统治者的后人,这说明出身并不能改变他的雄心壮志,既便太子党习近平下一届执政,也会嗅到茉莉花香,不得不与时俱进,因为他们确知以往中共积累的罪恶之火不亚于突尼斯和埃及,但他可能又相信毛邓的办法是灵丹妙药,故此才拖延政治体制改革,走一步看一步,而犹豫再三,因此,海外舆论对他们的批评尤为重要。
   
   而且,有目共睹的事实是,由于1840年鸦片战争以来民族心理的创伤和多年的洗脑,中国老百姓可能宁愿忍受本国的专制统治者,也不愿接受西方式的特别是美国武力输出的民主和傀儡政权,这也是中共政权修修补补,长期存在的原因之一,唯其如此,在笔者看来,奉劝中国人学习埃及和突尼斯,不如奉劝中共领导人学习蒋经国,因为前者可能导致中国的崩溃和分裂,后者则能使执政者和人民双赢。
   
   2011年2月2日于多伦多梅西学院。
   
   自由亚洲2月2日首发
(2011/02/03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