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匣子说话
[主页]->[百家争鸣]->[匣子说话]->[看!为毛共匪帮看家护院的一条恶犬——方滨兴]
匣子说话
·GT:侯欣——一个难能可贵的明白人
·GT:蒋介石的确了不起!
·GT:应该而且必须“认清毛共”
·GT:联合国应该首先追究红色中国反人类罪
·GT:马英九必须悬崖勒马!
· GT:普京!——魔海无边 回头是岸
·GT:聂元梓陷入一个悖论之泥潭而难以自拔
·GT:大陆中国魔权触目惊心!
·GT:李洪林仍在悖论之泥潭中挣扎
·GT:瞧!——红色中国的亡国奴们真个是狗彘不如也
·GT:为鲍彤增添第“六奇”
· GT:“二二八”VS“六四”
· GT:此乃中国民主革命前哨战也!
· GT:美国对毛共的幻想
·GT:奚啻谎言而已矣!
·GT:马克思的《资本论》乃共产魔经也
· GT:《21世纪资本论》究竟算什么玩意儿?
·GT:究竟谁是恐怖主义?
·GT:人魔不两立——乌克兰是又一个例子
· GT:巴以冲突其实也是马克思惹的祸
· CT:莫指“强盗”为“腐败”!
·CT:莫指“魔鬼”无“人品”!
·GT:奥巴马断送了全球反恐大战的战略成果
·GT:这里根本没有宪法!
·GT:一个并非真理的真理
·GT:重建联合国 重订国际法
·GT:联合国国际法院何时建立“红色中国特别法庭”?
·试从伊拉克战争看病入膏肓的联合国
· GT:何清涟抑毛扬邓为那般?
·GT:奥巴马背弃了美利坚合众国的立国之本
·中国民主革命前哨战业已打响
·解除香港危机的钥匙在联大
·联合国接管香港乃唯一出路
·GT:中国大陆亟待依法立国,而非“依法治国”!
· GT:奥巴马有今日,早在意料之中也!
·建议“诺贝尔和平奖”更名“诺贝尔自由奖”
·GT:何来“人权至上”与“主权至上”的大比拼?
·GT:香港主权危机必须国际化
· GT:非非法法万岁!
· GT:瞧!——毛共匪帮伪政权在联合国的精彩表演
· GT:毛魔其罪恶累累血债滔滔罄竹难书天理难容啊!
·GT:毛魔其罪恶累累血债滔滔罄竹难书天理难容啊!
·致中国控诉公开信
·GT:瞧!——绝望的挣扎和垂死之哀鸣
·GT:给“非著名相声演员”郭德纲一个赞
·惟有自由主义才能救人类
·GT:究竟何谓“政治”?
·究竟何谓“法律”?
· 究竟何谓“国家”?
·究竟何谓“政党”?
·究竟何谓“腐败”?
·究竟何谓“民主”?
· 究竟何谓“革命”?
·GT:与蔡英文商榷
·GT:陈破空究竟要破什么空?
·GT:李光耀不是人
·GT:亚投行——深不见底的陷阱
·究竟何谓“中国特色”?
·GT:瞧!——丧家犬余樟法的敲门砖
·GT:毕节四童集体被自杀究竟意味着什么?
·GT:正告洪秀柱——亲共乞和,死路一条
·GT:“苟合”=“婚姻”?
·GT:斥无赖子习近平“蜕化变质”说
·GT:并非“依法”与“以法”之别
·GT:保党派的宿命
·GT:毛泽东奚啻“最大的汉奸”?
· GT:唐荆陵的遭遇证明了什么?
·GT:忍看被告审原告,怒问天理究何在?!
· GT:究竟是“谁”的耻辱?
·GT:斥无赖子习近平的“国家安全法”
· GT:艾未未被整服了!
·究竟何谓“民粹主义”?
·GT:并非“官僚资产阶级”
·GT:斯大林乃是挑起“二战”的罪魁祸首
·GT:毛共暴殄天物害虐烝民又一罪案
·GT:索尔仁尼琴的悲哀
· GT:这里本来也就是法西斯矣!
·GT:“爱国主义”是不需要的!
·GT:只因这里是监狱
·GT:解决北非、中东难民问题的根本之策
·GT:瞧——无赖子习近平竟然公开挑战联合国国际刑事法庭的权威
· GT:瞧!——无赖子习近平的无赖劲
·GT:应该欢迎日本《新安保法》诞生
·GT:给高智盛进一言
·GT:必须重建联合国重订国际法而且刻不容缓也!
·GT:朱镕基——好一个自干五!
·GT:习仲勋与“开明善良”无缘
·GT:何来什么“科学社会主义”?
·GT:瞧!——无赖子习近平到联合国自讨没趣
·GT:瞧!——无赖子习近平妻子彭丽媛到联合国“秀英文”
·GT:联合国病入膏肓,无可救药
·GT:从创建TPP窥见重建联合国的曙光
·GT:“毛共”≠“中共”≠“中国”
·GT:究竟路在何方?
·GT:瞧!——无赖子习近平试图组建“第五国际”
· GT:请瞧瞎子摸象
·GT:瞧!——无赖子习近平吹回哨过坟场
·GT:与袁腾飞商榷
·GT:这里是魔权专制主义
·GT:赞!——毕竟还有清醒着的
· GT:试看毛式共产魔教主义逞最后疯狂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看!为毛共匪帮看家护院的一条恶犬——方滨兴

毛共匪帮“防火墙”与人民之间的战争


    被中国政府誉为互联网上“中国防火长城”之父但却被许多网友称为“网民公敌”的北京邮电大学校长方滨兴对中国官方《环球时报》英文版报纸承认,他自己也曾翻越自己发明的网络防火墙去访问被那些在中国被屏蔽的网站。不过,方滨兴说他这样做是为了检测防火墙的有效程度, 对那些所谓敏感信息并不感兴趣。下面请听本台记者闻剑的采访报道。
   
   在中国政府眼中的互联网“中国防火长城”之父方滨兴也“翻墙”的消息刊登在中国《环球时报》英文版星期五出版的报道中。这位现在官至北京邮电大学校长的方滨兴去年12月曾在新浪网上开设微博客, 结果招来成千上万网友的“围攻”和”围剿“, 结果他的微博客在几天内就寿终正寝。方滨兴为此辩解, 这是他为国家做出的牺牲。对此, 一直关注中国网络封锁和审查的美国网络安全专家夏先生表示:
   

   “他自己来说的话从良心上总是会给自己一套说词。把本来是为了维护中共政府统治的行为它解释成爱国。现在网络上也是有很多的人都已经指出来爱国跟爱政府、爱党不是一码事儿。所以他自己出于掩饰的话,他也会说翻墙并不是为了要看海外的自由信息。”
   
   当方滨兴去年12月的微博客开设时, 有网友在网上说,你发明防火墙剥夺我们自由浏览互联网的权利, 人民现在要剥夺你使用微博客的权利。
   
   那自从1998年就开始使用的网络“防火长城”是否奏效?被美国《华尔街日报》誉为中国民间记者第一人的知名网友周曙光以自己为例表示:
   
   “就我个人来说是很容易的,因为只需要花10块钱或者100块钱就能买到他一个VPN账号能够翻墙看到一些我们想看的网页,比如推特、脸书。或者从朋友那边找到一个教无界或者自由门的就可以突破防火墙。我觉得对于广大的网民来说,封锁网站也就增加了网民上网的成本。”
   
   就连方滨兴自己也承认,在中国围绕互联网自由问题进行的所谓中国政府“建墙“和广大网友”翻墙”的斗争中,防火墙似乎略输一筹. 夏先生表示,绕过中国互联网防火墙的“翻墙”, 甚至“穿墙”技术的确现在并不难:
   
   “现在一个很大的变化就是越来越多的网民在公开地谈论翻墙这件事情。越来越多的人就认识到信息是被政府扭曲的,大家有愿望要翻墙。具体技术上的话翻墙是比较容易的。互联网这个技术本身就决定了它是开放的。”
   
   迄今, 中国官方称中国有四亿五千七百万网民,并以此辩解中国有网络自由。那在如此众多的网民中,究竟有多少网民“魔高一尺, 道高一丈”地使用翻墙术,让中国政府的网络“防火长城”形同虚设?周曙光根据自己的观察表示, 大约有5%的网友可以做到:
   
   “我觉得5%实际上是名义上说出来的,因为很多网站的统计和我自己的经验确实在一个网络搜索中只有5%的人是比较活跃的。我在想翻墙算是一种也比较常见的网络活动。所以我觉得在中国网民统计数据中,用一个5%来形容那些活跃用户是比较恰当的。”
   
   四亿五千七百万的百分之五就是两千三百七十五万,其绝对数仍然十分庞大。夏先生说, 这在中国庞大的网民群体中,目前还占少数的翻墙有术的网民往往是那些网络上的意见领袖和散发消息的“消息灵通人士”。
(2011/02/21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