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匣子说话
[主页]->[百家争鸣]->[匣子说话]->[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28) GT回复郭国汀《当代中国最伟大的军人徐勤先现身》]
匣子说话
·GT:毛共暴殄天物害虐烝民又一罪案
·GT:索尔仁尼琴的悲哀
· GT:这里本来也就是法西斯矣!
·GT:“爱国主义”是不需要的!
·GT:只因这里是监狱
·GT:解决北非、中东难民问题的根本之策
·GT:瞧——无赖子习近平竟然公开挑战联合国国际刑事法庭的权威
· GT:瞧!——无赖子习近平的无赖劲
·GT:应该欢迎日本《新安保法》诞生
·GT:给高智盛进一言
·GT:必须重建联合国重订国际法而且刻不容缓也!
·GT:朱镕基——好一个自干五!
·GT:习仲勋与“开明善良”无缘
·GT:何来什么“科学社会主义”?
·GT:瞧!——无赖子习近平到联合国自讨没趣
·GT:瞧!——无赖子习近平妻子彭丽媛到联合国“秀英文”
·GT:联合国病入膏肓,无可救药
·GT:从创建TPP窥见重建联合国的曙光
·GT:“毛共”≠“中共”≠“中国”
·GT:究竟路在何方?
·GT:瞧!——无赖子习近平试图组建“第五国际”
· GT:请瞧瞎子摸象
·GT:瞧!——无赖子习近平吹回哨过坟场
·GT:与袁腾飞商榷
·GT:这里是魔权专制主义
·GT:赞!——毕竟还有清醒着的
· GT:试看毛式共产魔教主义逞最后疯狂
·GT:余杰永远也跑不到终点
·GT:借问何清涟
·GT:该是毛共匪帮伪政权覆亡的时候了!
·GT:张六毛案说明了什么?
·GT:“中国病毒”究竟是什么?
·GT:孙中山先生的伟大
·GT:和平主义害死人
·GT:这里是共产恐怖主义
·必须旗帜鲜明地反对宗教蒙昧主义
· GT:赞!——王默《我的自我辩护词》
·GT:高调纪念胡耀邦究竟为哪般?
·GT:这里是一个悖论之泥潭
·GT:斥习无赖的“正能量”
· GT:必须褫夺毛共伪政权承办任何国际活动的权利
·GT:这里只有“屁的政治”
·GT:《走出帝制》置疑
·GT:赞!——悖论泥潭中的醒悟者崔永元
·GT:逃离这魔窟
·GT:习无赖大撒币究竟为哪般?
·GT:罗宇的天方夜谭
· GT:习无赖的“军改”也是悖论
·GT:蒋介石真不愧为先知先觉的民族英雄也
·GT:毛共自始至终就是一个黑社会组织
·GT:刘三妹不打自招地自坐其罪
·GT:取缔共产党 拯救全人类
·GT:毛五世习无赖在乌镇召开世界勿联网大会
·GT:幸子陵们错在哪里?
·GT:最黑不过“毛主义”
·GT:毛怪兽不打自招
·GT:毛五世习无赖“军改”究竟为哪般?
·GT:明摆着的是毛家,与赵家何干?!
·GT:“台独”乎?“陆独”乎?
·GT:中华民国在台湾 中国的希望也在台湾
·GT: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啊!
·GT:毛魔的罪恶究竟知多少?
·GT:“一个中国”就是中华民国
·GT:李希光——反脑袋主义之极品
·GT:习无赖魔魂附体,居然妄图重走当年毛流氓成魔之路
·GT:中国民主革命前哨战枪声业已打响
·GT:与蔡英文商榷(二)——究竟何谓“正义”?
·必须突破马毛们的话语体系 必须褫夺马毛们的话语霸权
· GT:道县大屠杀幸存者周群自述,值得一读
· GT:道县大虐杀幸存者的血的控诉
· GT:这究竟是何世道?
·GT:解放全中国和拯救全人类的关键何在?
·GT:毛共伪政权究竟属何政体?
· GT:王毅加拿大发癫究竟意味着什么?
·GT:马克思主义乃是一堆自人类有文字史以来空前绝后的文字垃圾
· GT:好一个悖论之泥潭!
· GT:英国脱欧及川普赢选等应该是一个好的趋向
· GT:破释资中筠反进化论谬说 ——达尔文进化论≠社会达尔文主义≠社会马克
·GT: 究竟何谓“新加坡模式”?
·GT:破释资中筠反进化论谬说(修订版)
· GT:郭罗基们的最大悲哀究竟何在?
·GT:中国民主党海外委员会究竟是什么时候用什么方式将中华民国灭亡的?
· GT:“两头真”的炎黄们又何苦瞎折腾呢?
·何以指毛共的“改革”为谎言、诡辩和悖论?
· 好一幅人类尊严全然虚无之魔窟的真实写照啊!
·GT:这里根本没有“国家”
·GT:大陆中国民主化已然走进了一个死胡同
·GT:“特务头子”并非周恩来,而是毛泽东
·GT:吴弘达究竟怎么了?
· GT:“罪犯”乎?“英雄”乎?
·GT:毛共匪帮乃是一个无比巨大的社会毒瘤
·GT:毛共中央协助其党员移民美国,目的何在?
·斥习无赖在纪念孙中山先生诞辰150周年大会上讲话中的谎言、诡辩及悖论
·GT:借问杨恒均先生
·GT:高勇给贺卫方的回信证明了什么?
· GT:这里是强盗经济,并非市场经济
· GT:朝鲜——大陆中国的一个小小的缩影
· “魔诞”VS“圣诞”
·GT: 郭沫若何许人也?
·GT:先有自由全球化,才有经济全球化
· GT:新时代的“自由宣言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28) GT回复郭国汀《当代中国最伟大的军人徐勤先现身》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28)
   
    GT回复郭国汀《当代中国最伟大的军人徐勤先现身》
   回复 郭国汀 的帖子
   


黑匣子主义认为,徐勤先应该算是毛共匪军里面的一位人性未泯的义勇之士,其实,早年的彭德怀也应该算一个的,难能而可贵者也!


将一个仅仅一次不服从毛共匪军军令的匪军将领称之为“当代中国最伟大的军人”,则再清楚不过的说明这“当代中国”其实是非常可悲可叹可耻的呀!根本不值得“自豪”,又何来什么“伟大”呢!


很显然,这里又存在着一个悖论。


其实,“当代中国最伟大的军人”则应该而且必须到中华民国国军里面去找!

   
   回复 黑匣子 的帖子
   “当代中国”其实是非常可悲可叹可耻的呀!”
   吾以为阁下的思维有时过于激端。国家的存在并不因某个人的主观愿望而改变,不能因为象驼鸟把头埋入沙子一样就认为不存在中国了,当代中国之说并没有任何错误,因为国家公认的三要素乃领土,人口,及有效的行政管理。尽管中共政权具有浓厚的流氓匪帮特征,是个从未获取合法性的非法政权,但并不能因此而否认中国的客观存在。只不过中国作为国家她的政府被一匪帮流氓劫持奴役了而已。
   

黑匣子主义认为,要说这“中国”吧,其实,从政治意义上说,它,自从1949年10月1日中华民族“国殇日”那一天,在俄国人的卵翼下“走俄国人的的路”用俄国人的枪炮而成功劫持了大陆中国之混世魔王、政治流氓、窃国大盗、卖国奸雄、战争罪犯东魔毛泽东在北京天安门城楼上公然向全世界宣告正式“登基”做苏俄新沙皇的儿皇帝,昔日的“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主席”就这么摇身一变而成其所谓“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政府主席”了,也就根本不复存在了,惟有或曰仅有地理意义上的了。


若是要论及现实政治意义上的“中国”,则不能罔顾这样一个现实的政治存在,那就是,它有两个,一个是在台湾的“中华民国”,一个是在大陆而且是内地的“毛共伪政权”即“毛共匪帮”,或称之为“毛家王朝”、“毛氏山寨子”、“毛氏土围子”……均可,就是不能笼统地言必称“中国”;即使你有意要回避政治色彩的话,或是避免你所谓的“偏激”的话,那完全可以称之为“大陆中国”,以便与在台湾的“中华民国”相区别。这是不能马虎或含糊的。否则,什么问题也说不清的,甚至越说越糊涂的。


那么,这个问题,或者说,这团淤泥,也正是黑匣子所说的毛魔即毛共匪帮数十年来全凭着谎言和诡辩所精心打造的一个亘古未有且旷世未闻的、无与伦比的、深不可测的、臭不可当的、巨大的悖论之泥潭的一个及其重要的一个组成部分。这难道还不“可悲可叹可耻”嘛?!


为什么在曾经的国际政治舞台上,“东德”与“西德”可以并存,“北韩”与“南韩”可以并存,“北越”与“南越”也可以并存,唯独这“毛共伪政权”与“中华民国”偏要势不两立,不共戴天,以至于把那个所谓联合国也弄得狼狈不堪,灰头土脸,一塌糊涂,甚至呜呼哀哉的?


那也正是因为毛魔即毛共匪帮清楚地认识到这是其所谓“核心价值”之所在,其最终目的就是独霸整个中国乃至整个世界,所以寸步不让,而它则劫持着960万平方公里的中国大陆,绑架着n亿大陆中国人,自认有独特的足够的资本与联合国较劲,与以美国为代表的自由世界抗衡,而“东德”、“北韩”、“北越”等都根本做不到或不想做的。且当今的“胡温伪政权”依然在坚持这样的“核心价值”,并没有一丝一毫的松动。


所以,假如郭先生至今还是这样一种思想认识的话,则恕我直言,你也就是在有意无意地依然在坚持毛魔即毛共匪帮这样的“核心价值”,或者说,你刚好中了毛魔即毛共匪帮所设置的圈套,甚至陷入毛魔即毛共匪帮数十年来全凭着谎言和诡辩所精心打造的一个亘古未有且旷世未闻的、无与伦比的、深不可测的、臭不可当的、巨大的悖论之泥潭而难以自拔矣!那么,你的民主革命又从何谈起呢?


显然,这个问题相当复杂,仅有以上几个字是无法完全说清楚的。希望以后能有机会咱们慢慢切磋吧。

   (2011-2-15首发于《天易网》 链接:http://home.wolfax.com/?fromuid=163)
   
   
   
   
   
   
   
   个人标签:
   
    黑匣子主义——乃人类普世人性论;
   
    黑匣子主义——乃人类普世价值学;
   
    黑匣子主义——乃人类尊严至上主义;
   
    黑匣子主义——乃新自由主义;
   
    黑匣子主义——乃新启蒙主义;
   
    黑匣子主义——乃新文化运动;
   
    黑匣子主义——乃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的金钥匙.
   
   【附件】 《当代中国最伟大的军人徐勤先现身》
   
   蘋果日報
   
   
   
   拒絕帶軍入城屠殺學生 消失 22年後首公開露面
   
   六四抗命將軍:無悔當初
   
   2011年02月15日
   
   
   
   六四抗命英雄徐勤先將軍依然健在!有海外友人昨日聯絡到這位在 1989年抗拒中共命令,拒絕率軍入京戒嚴鎮壓學生的解放軍 38軍前軍長。他在電話中對友人直言,對當年的抗命行為「沒甚麼可後悔」。這是他抗命消失 22年後,首次公開對外現聲。他透露,當局並無革其軍職,仍享受副軍級待遇。他感謝海外輿論長期以來對他的關心。
   
   
   
   
   
   六四抗命將軍徐勤先(左)消失 22年後,昨接受海外友人電話採訪。圖為他與新華社退休記者楊繼繩在一起。翻拍自楊繼繩書作
   
   
   
   新華社退休記者楊繼繩最新出版的《中國改革年代的政治鬥爭(修訂版)》,爆徐勤先六四前抗命入京鎮壓學生的內幕。
   
   
   
   
   
   這是一次非常偶然的採訪。因要向毛澤東前秘書、中共黨內開明老人李銳求教,海外友人昨午致電李宅,不經意得悉徐勤先將軍正好也在李家。自 1989年六四事件之後,備受關注的徐已在公眾面前消失了 22年,海外早年有輿論指,他已被中共槍斃;近年內地互聯網也有消息指,他已病逝。
   
   
   
   「每天讀書看看報」
   
   
   
   徐將軍對來自海外友人的問候,多次表示感謝。他的聲音洪亮而爽朗,耳朵不背不聾,更與友人對答如流。聽到該友人表示海外傳他已去世時,老人哈哈大笑說:「那倒沒有!我的身體還算可以,有點小毛病,但是問題不大!」他稱自己「每天讀讀書,看看報,看看新聞」。
   
   
   
   被問到對 22年前(即六四抗命拒率部隊入京鎮壓學生)那件事有何想法?是否後悔?他口氣淡定地說:「已經過去的事,就無所謂後悔了。已經做了嘛!要不然(當年)就不要做,做了就沒甚麼後悔的。」他透露當局還保留他的軍職,給他副軍職待遇,「我的生活不錯。日子一天天過去,希望我這塊不再給他們(當局)惹麻煩」。
   
   
   
   寫血書要求參軍
   
   
   
   徐勤先表示,他雖被開除了黨籍,但並非戴罪之身,現在是來去自由,「有時住北京,有時住石家莊」,沒受甚麼干擾。河北省石家莊是他刑滿出獄後,當局給他安排的養老之地。據與他相熟的新華社退休記者楊繼繩在新書中透露,徐刑滿出獄後,當局初時安排他在河北的保定居住,但保定是 38軍的駐地,他的部下太多,為免出事改安置在石家莊。
   
   
   
   現年 75歲的徐勤先原籍山東掖縣。 1950年韓戰爆發,中共抗美援朝招兵,徐要求當兵但年齡不夠,他咬破手指寫血書要求參軍才被接受。之後在解放軍 38軍,從坦克師報務員開始,一路做到 38軍軍長,直至 1989年六四抗命被革職。
   
   
   
   愛好先鋒派詩歌
   
   
   
   徐勤先雖然是軍人出身,但好讀書涉獵廣,史哲、政治、經濟、文學都涉獵,甚至愛好先鋒派詩歌。 38軍被喻為解放軍兵力最多、素質最好、機械化程度最高的一個軍。
   
   作為中國解放軍的王牌軍軍長,外界曾認為徐勤先有特殊背景,並一度傳他是中共著名大將徐海東的兒子,殊不知其實他只是出身貧寒。
   
   
   
   本報記者
   
   
   
   徐勤先小檔案
   
   
   
   姓名:徐勤先
   
   年齡: 75歲
   
   祖籍:山東掖縣
   
   學歷:小學
   
   經歷:
   
   • 8歲隨父闖關東到瀋陽,小學未讀完即輟學賣菜
   
   • 1950年參軍,隨 38軍入北韓參加韓戰,因讀過書被分配坦克師當報務員
   
   •韓戰結束後回國,歷任報務員、通訊營長、團參謀長、師作戰訓練科長、坦克一師師長、 38軍副軍長、軍長
   
   • 1989年 5月 17日,時任 38軍軍長的他因抗命拒率部入京戒嚴,被解職判監 5年;出獄後定居石家莊
   
   
   
   資料來源:楊繼繩《中國改革年代的政治鬥爭》
   
   
   
   徐勤先抗命節錄
   
   
   
   •「當時,徐勤先因患腎結石在北京軍區總醫院(在東四十條)就治…… 5月 17日,徐勤先接到北京軍區的開會通知。」
   
   • 「北京軍區副司令員李來柱宣佈中央軍委命令,讓軍長們當即表態。其他軍長沒表示不同看法。徐勤先說:『口頭命令我無法執行,需要書面命令。』李來柱說:『今天沒有書面命令,以後再補。戰爭時期也是這樣做的。」徐勤先說:『現在不是戰爭時期,口頭命令我不能執行!』李來柱說:『那你就給你的政委打電話,傳達命令。』」
   
   •「徐勤先給政委打了電話,然後說:『我傳達了,我不參與,這事和我無關。』說完就回醫院。他回來後同朋友談起這件事時說,他作了殺頭的準備。他說:『寧肯殺頭也不能做歷史的罪人!』」
   
   •「北京軍區司令員周依冰就徐勤先抗命事件向楊尚昆作了緊急報告。楊尚昆說:『這件事可開不得玩笑!這是軍令!不執行軍令是要依軍法論處的。』楊尚昆向鄧小平談到此事時,鄧小平說:『是軍人,誰都不能違抗命令!』」
   
   •「為防出現第二個徐勤先,不得不第二次調兵,還對已調進北京的軍隊的佈防重新進行調整。徐勤先回到醫院後很快被帶走,被關在某地,後被軍事法庭判五年徒刑、開除黨籍,在秦城監獄服刑(最後一年在公安醫院)。」
   
   ──摘錄自楊繼繩《中國改革年代的政治鬥爭(修訂版)》
   
   
   
   
   
   「寧殺頭 不做歷史罪人」
   
   2011年02月15日
   
   
   
   徐勤先六四期間抗命的事件海外有諸多傳聞,新華社前資深記者楊繼繩於本港出版的《中國改革年代的政治鬥爭(修訂版)》中,披露了鮮為人知的新內容,包括兩次與徐談話的紀錄,詳細記載徐當日抗命拒絕率領部隊戒嚴、鎮壓學生的命令的整個過程。新書還附有徐的近照,讓其樣貌首次曝光。
   
   
   
   遭開除黨籍囚秦城
   
   
   
   楊繼繩在書中透露,當年徐勤先因患腎結石在北京軍區總醫院就治。 5月 17日接到北京軍區開會通知。與會者有幾位軍長。北京軍區副司令李來柱宣佈中央軍委調兵戒嚴的命令,要軍長們當即表態。但徐表示:「口頭命令我無法執行,需要書面命令。」李於是要他「給你的政委打電話傳達命令」,徐致電政委後說:「我傳達了,我不參與,這事和我無關。」然後就回醫院。他及後與朋友談及這個事件時稱:「寧肯殺頭也不能做歷史的罪人!」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