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匣子说话
[主页]->[百家争鸣]->[匣子说话]->[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26)必须超脱悖论之泥潭]
匣子说话
·GT:毛共暴殄天物害虐烝民又一罪案
·GT:索尔仁尼琴的悲哀
· GT:这里本来也就是法西斯矣!
·GT:“爱国主义”是不需要的!
·GT:只因这里是监狱
·GT:解决北非、中东难民问题的根本之策
·GT:瞧——无赖子习近平竟然公开挑战联合国国际刑事法庭的权威
· GT:瞧!——无赖子习近平的无赖劲
·GT:应该欢迎日本《新安保法》诞生
·GT:给高智盛进一言
·GT:必须重建联合国重订国际法而且刻不容缓也!
·GT:朱镕基——好一个自干五!
·GT:习仲勋与“开明善良”无缘
·GT:何来什么“科学社会主义”?
·GT:瞧!——无赖子习近平到联合国自讨没趣
·GT:瞧!——无赖子习近平妻子彭丽媛到联合国“秀英文”
·GT:联合国病入膏肓,无可救药
·GT:从创建TPP窥见重建联合国的曙光
·GT:“毛共”≠“中共”≠“中国”
·GT:究竟路在何方?
·GT:瞧!——无赖子习近平试图组建“第五国际”
· GT:请瞧瞎子摸象
·GT:瞧!——无赖子习近平吹回哨过坟场
·GT:与袁腾飞商榷
·GT:这里是魔权专制主义
·GT:赞!——毕竟还有清醒着的
· GT:试看毛式共产魔教主义逞最后疯狂
·GT:余杰永远也跑不到终点
·GT:借问何清涟
·GT:该是毛共匪帮伪政权覆亡的时候了!
·GT:张六毛案说明了什么?
·GT:“中国病毒”究竟是什么?
·GT:孙中山先生的伟大
·GT:和平主义害死人
·GT:这里是共产恐怖主义
·必须旗帜鲜明地反对宗教蒙昧主义
· GT:赞!——王默《我的自我辩护词》
·GT:高调纪念胡耀邦究竟为哪般?
·GT:这里是一个悖论之泥潭
·GT:斥习无赖的“正能量”
· GT:必须褫夺毛共伪政权承办任何国际活动的权利
·GT:这里只有“屁的政治”
·GT:《走出帝制》置疑
·GT:赞!——悖论泥潭中的醒悟者崔永元
·GT:逃离这魔窟
·GT:习无赖大撒币究竟为哪般?
·GT:罗宇的天方夜谭
· GT:习无赖的“军改”也是悖论
·GT:蒋介石真不愧为先知先觉的民族英雄也
·GT:毛共自始至终就是一个黑社会组织
·GT:刘三妹不打自招地自坐其罪
·GT:取缔共产党 拯救全人类
·GT:毛五世习无赖在乌镇召开世界勿联网大会
·GT:幸子陵们错在哪里?
·GT:最黑不过“毛主义”
·GT:毛怪兽不打自招
·GT:毛五世习无赖“军改”究竟为哪般?
·GT:明摆着的是毛家,与赵家何干?!
·GT:“台独”乎?“陆独”乎?
·GT:中华民国在台湾 中国的希望也在台湾
·GT: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啊!
·GT:毛魔的罪恶究竟知多少?
·GT:“一个中国”就是中华民国
·GT:李希光——反脑袋主义之极品
·GT:习无赖魔魂附体,居然妄图重走当年毛流氓成魔之路
·GT:中国民主革命前哨战枪声业已打响
·GT:与蔡英文商榷(二)——究竟何谓“正义”?
·必须突破马毛们的话语体系 必须褫夺马毛们的话语霸权
· GT:道县大屠杀幸存者周群自述,值得一读
· GT:道县大虐杀幸存者的血的控诉
· GT:这究竟是何世道?
·GT:解放全中国和拯救全人类的关键何在?
·GT:毛共伪政权究竟属何政体?
· GT:王毅加拿大发癫究竟意味着什么?
·GT:马克思主义乃是一堆自人类有文字史以来空前绝后的文字垃圾
· GT:好一个悖论之泥潭!
· GT:英国脱欧及川普赢选等应该是一个好的趋向
· GT:破释资中筠反进化论谬说 ——达尔文进化论≠社会达尔文主义≠社会马克
·GT: 究竟何谓“新加坡模式”?
·GT:破释资中筠反进化论谬说(修订版)
· GT:郭罗基们的最大悲哀究竟何在?
·GT:中国民主党海外委员会究竟是什么时候用什么方式将中华民国灭亡的?
· GT:“两头真”的炎黄们又何苦瞎折腾呢?
·何以指毛共的“改革”为谎言、诡辩和悖论?
· 好一幅人类尊严全然虚无之魔窟的真实写照啊!
·GT:这里根本没有“国家”
·GT:大陆中国民主化已然走进了一个死胡同
·GT:“特务头子”并非周恩来,而是毛泽东
·GT:吴弘达究竟怎么了?
· GT:“罪犯”乎?“英雄”乎?
·GT:毛共匪帮乃是一个无比巨大的社会毒瘤
·GT:毛共中央协助其党员移民美国,目的何在?
·斥习无赖在纪念孙中山先生诞辰150周年大会上讲话中的谎言、诡辩及悖论
·GT:借问杨恒均先生
·GT:高勇给贺卫方的回信证明了什么?
· GT:这里是强盗经济,并非市场经济
· GT:朝鲜——大陆中国的一个小小的缩影
· “魔诞”VS“圣诞”
·GT: 郭沫若何许人也?
·GT:先有自由全球化,才有经济全球化
· GT:新时代的“自由宣言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26)必须超脱悖论之泥潭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26)
   
    必须超脱悖论之泥潭
    ——莫将“毛共”当“中国”
   


黑匣子主义认为,中国——首先是大陆中国——之于埃及,归根结底,或者说,最根本的不同,又正是这个亘古未有且旷世未闻的无与伦比的巨大的匪帮——以毛魔为代表和标志的毛共匪帮——花了数十年功夫精心地、巧妙地、恶意地编造了一个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进而又打造了一个亘古未有且旷世未闻的、无与伦比的、深不可测的、臭不可当的、巨大的悖论之泥潭,以至于给全体中国人——首先是大陆中国人——带来了史无前例的大灾难,直接导致一两亿人非正常死亡,蒙受了一场亘古未有且旷世未闻的“覆盆之冤”及“覆巢之厄”。


而且,时至今日,没毛之毛共匪帮仍然妄图负隅顽抗、垂死挣扎、苟延残喘并变着法儿将这种共产魔教主义有组织仇恨犯罪持续进行下去,让此一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永远延续下去,让此一亘古未有且旷世未闻的、无与伦比的、深不可测的、臭不可当的、巨大的悖论之泥潭永远维持下去,迫使蒙受着这场亘古未有且旷世未闻的“覆盆之冤”及“覆巢之厄”全体中国人——首先是大陆中国人——永远连冤之“头”、债之“主”都找不到,也就永远不知道究竟应该向“谁”控诉,乃至于,时至今日,竟然也还只能像“飞蛾扑火”甚或“鸡给黄鼠狼拜年”似的赴京上告,进而形成了那一浪高过一个浪的亘古未有且旷世未闻的、无与伦比的、莫名其妙的、愚不可及的、巨大的“上访潮”。——显然,曹先生此文所述的8964“天安门运动”归根结底其实并非“革命”,也应该属于这样的“上访潮”,只不过更大更集中而已。


而且,尤其可悲可叹复可笑的是,时至今日,海内外民运人士或所谓公共知识分子几乎普遍地陷入了毛魔即毛共匪帮数十年来全凭着谎言和诡辩所精心打造的此一亘古未有且旷世未闻的、无与伦比的、深不可测的、臭不可当的、巨大的悖论之泥潭而难以自拔,有如曹长青先生、何清涟女士等这样的有识之士也只不过凤毛麟角而已,但其实他们也还并未全然超脱此悖论之泥潭矣!


那么,很显然的,长此下去,久而久之,大陆中国天安门城楼底下埋葬着的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也定将变成为埃及金字塔底下埋葬着的那种古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的啊!


那么,很显然的,为有效避免此一可悲之结局的出现,当务之急,便是一切凡有自由、民主、人权、物权及尊严等价值需求及价值趋向的有识之士带头行动起来,尽快地超脱此一悖论之泥潭,莫将“毛共”当“中国”!

   (2011-2-12首发于《天易网》
   
   
   
   
   
   
   
   
   
   
   
   
   
   个人标签:
   
    黑匣子主义——乃人类普世人性论;
   
    黑匣子主义——乃人类普世价值学;
   
    黑匣子主义——乃人类尊严至上主义;
   
    黑匣子主义——乃新自由主义;
   
    黑匣子主义——乃新启蒙主义;
   
    黑匣子主义——乃新文化运动;
   
    黑匣子主义——乃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的金钥匙
   【附件】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5-6)
   
    〖醒世恒言〗之六:为“国家”正名——亦刻不容缓也
   
   
   
    黑匣子主义认为,“国家”这么一个概念,也被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异端邪说搅得含糊不清,混乱不堪,面目全非,甚至凶神恶煞,恐怖之极。
   
    而尤其可恨可恶且可鄙的是,现如今苟延残喘的毛共伪政权即毛共即毛氏共产魔教主义“三独”主义统治集团,共产主义不管用了,社会主义也不能谈了,反党、反共、反人民、反革命、反社会主义、反马克思主义……之类挥舞了数十年已然导致上亿数亡国奴非正常死亡的毛氏共产魔教主义阶级主义的政治帽子及狼牙大棒等也几乎全然失灵或失效了,无产阶级之外衣捉襟见肘了,阶级恐怖主义及阶级不容异己主义不管用了,阶级主义阶级斗争也不能成其为“纲”了,八十年代没毛之毛共所制订的作为无产阶级专政工具的“宪法”及“法律”也都不够用了,总之,共产魔教主义意识形态即马克思主义异端邪说没有什么市场了,毛共匪帮显然已是“黔驴技穷”了。那么,垂死挣扎以苟延残喘之毛共匪帮即毛共政治流氓集团为了构筑最后的防线以逞其蛊惑煽动与组织实施反人性罪、反人类罪、战争罪及阶级灭绝罪等有组织仇恨犯罪之最后的疯狂,不得不启用其手中的最后一张“王牌”,即惟有倚仗于“国家主义”(亦即毛共所谓的“爱国主义”或曰“极端民族主义”)了,所以干脆斥巨资用赃款将其盗来的“国家”这么一件外衣打造成为一张堂皇富丽、光怪陆离、神乎其神而又硕大无朋的“虎皮”,再将其反人性、反人类、反自由、反民主、反人权、反物权、反尊严、反文明、反革命的毛氏共产魔教主义“三独”主义体制严严实实地包裹起来而成其为一只无与伦比的外强中干的“皮老虎”,以吓唬大陆中国人即十数亿亡国奴们(当然也包括海外的人),以便于其继续苟延残喘乃至继续耀武扬威张牙舞爪倒行逆施为非作歹侵犯人权荼毒生灵祸害人类,其奈它何?!反正,不许你抵碰——怕碰倒要害部位,不许你触摸——老虎屁股摸不得的,也不许你评说——怕说出了真相,甚至连仔细瞧一瞧都是不允许的,你只能敬鬼神而远之,见皮老虎而避之,更休想什么“改”和“革”的了,因为那无异与虎谋皮,或太岁头上动土。但有人碰了它一下,他于是犯了所谓“颠覆国家政权罪”或“企图颠覆国家政权罪”;有人摸了他一下,他于是犯了所谓“危害国家安全罪”或“企图危害国家安全罪”;有人在公开或不公开的书信文章中说了它几句,他于是犯了所谓“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或“企图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有人怕了它而希望离它更远点,他于是犯了所谓“分裂国家罪”或所谓“破坏民族团结罪”;有人仅仅是瞧了瞧、瞅了瞅、瞥了瞥、访了访它,他于是犯了“泄露国家机密罪”或“非法持有国家机密罪”;有人只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而不得不在它眼皮底下或自焚或投水或跳楼或服毒或舍生忘死偷渡,他于是也犯了所谓“颠覆国家政权罪”或所谓“损害国家形象罪”,等等。——已然成为“亡国奴”了,居然还胆敢去冒犯“颠覆国家政权罪”,岂不是“天方夜谭”么?!——总之,这些个过去可以作为反毛、反党、反共、反人民、反革命、反社会主义、反马克思主义……之类的“阶级敌人”加以杀、关、管、斗、批、打的“黑色亡国奴们”,现如今却只能依据其魔教戒律笼之统之作为“国家公敌”而一个个都被抓被打被罚被关被管被杀被凌虐被“蒸发”被“失踪”被驱逐被流放或被精神病而送进那“安康医院”当作偏执型精神病患者加以强制治疗了,以至于毛共匪帮的红色恐怖主义由“阶级恐怖主义”演变为“国家恐怖主义”了,其“有组织阶级仇恨犯罪”演变为“有组织国家仇恨犯罪”了,毛氏共产魔教主义由“阶级不容异己主义”(即“魔教不容异己主义”)演变为“国家不容异己主义”了,以至于冯正虎先生被毛共匪帮野蛮拒之于国门——不,圈门——之外不得不滞留于东京成田机场进行“一个人的抗争”而成为上不着天下不着地的“黑色亡国奴”了,以至于北大法学教授、司法鉴定室主任、偏执型精神病患者孙东东之流“红色亡国奴”演变为其国家卫生部司法鉴定委员会专家委员了,以至于毛共匪帮也就成其为赤裸裸的法西斯主义党了。
   
    那么,为了为“国家”正名,这里不妨先见证一下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疯子们的国家观及民主观、法制观、政治观、政权观吧:
   
    ——“国家是阶级矛盾不可调和的产物和表现。凡是阶级矛盾在客观上不能调和的地方、时候和限度内便产生国家。倒过来说:国家之存在,就证明阶级矛盾之不可调和。”(列宁:《国家与革命》)
   
    ——“原来意义上的政治权力,是一个阶级压迫另一个阶级的有组织的暴力。”(《共产党宣言》)
   
    ——“在资本主义社会和共产主义社会之间,有一个从前者变为后者的革命转变时期。同这个时期相适应的也有一个政治上的过渡时期,这个时期的国家只能是无产阶级的革命专政。”(马克思:《哥达纲领批判》)
   
    ——“……国家即组织成为统治阶级的无产阶级。”(《共产党宣言》)
   
    ——“既然国家只是一种在斗争中、在革命中用来镇压敌人的暂时的机关,那末,谈论自由的人民国家就纯粹是无稽之谈了,因为无产阶级还需要国家的时候,它需要国家并不是为了自由,而是为了镇压自己的敌人;一到有可能谈自由的时候,国家就不成其为国家了。”(恩格斯:1875-3-28给倍倍尔的信)
   
    ——“其实,国家无非是这一阶级镇压另一阶级的机器,即使在民主共和制下也丝毫不弱于在君主制下。”(恩格斯:《法兰西内战》)
   
    ——“在马克思看来,国家是阶级统治的机关,是一个阶级压迫另一个阶级的机关,是建立这样一种‘秩序’,既把这种压迫法定和巩固起来,同时又缓和阶级冲突。”(列宁:《国家与革命》)
   
    ——“专政是直接凭借暴力而不受任何法律限制的政权。革命的无产阶级专政是由无产阶级对资产阶级采用暴力来获得和维持的、不受任何法律限制的政权。”“不用暴力摧毁资产阶级的国家机器,不用新机器代替它,无产阶级革命是不可能的。这个新机器,用恩格斯的话说,‘已经不是原来意义上的国家了’。”(列宁:《无产阶级革命与叛徒考茨基》)
   
    ——“从资本主义过渡到共产主义,当然不能不产生非常丰富和繁杂的政治形式,但本质必然是一个,就是无产阶级专政。”(仝上)
   
    ——“专政的必要标志和必备条件,就是用暴力镇压剥削阶级,因而也就是破坏‘纯粹民主’,即破坏这个阶级的平等和自由。”(仝上)
   
    ——“这个专政必须采取严酷无情和迅速坚决的暴力手段来镇压剥削者、资本家、地主及其走狗的反抗。谁不了解这一点,谁就不是革命者,谁就没有资格当无产阶级的领袖或顾问。”(列宁:《向匈牙利工人致敬》)
   
    ——“国家是特别的权力组织,是为了用以镇压某一阶级的强力组织。”(列宁:《国家与革命》)
   
    ——“民主制和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不是同一的东西。民主制是承认少数服从多数的国家制度,就是说,是为这一阶级对另一阶级,这一部分居民对另一部分居民施行有系统的强力组织。”(仝上)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