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匣子说话
[主页]->[百家争鸣]->[匣子说话]->[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27)GT回应裴毅然《毛派向胡温政权发难》]
匣子说话
·〖你知道吗〗何谓“万有私力”?
·〖你知道吗〗“万有私力”与“万有引力”有何关系?
·〖你知道吗〗人类是怎样产生的?
·〖你知道吗〗生物多样性是怎么回事?
·〖你知道吗〗打吊针是怎么回事?
·〖公开信〗致联合国世卫组织总干事陈冯富珍女士
·〖你知道吗〗小结——伟大的发现
·〖你知道吗〗什么是人的非本质属性?
·〖你知道吗〗什么是人的共性?
·〖你知道吗〗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啊!!!……
·〖公开信〗匣子的一个不情之请
·〖控告状〗控告《民主中国》编辑蔡楚状
·〖公开信〗再次请求开设一个“讨马讨毛讨共”板块或专区
·〖公开信〗请求开设一个“讨马讨毛讨共”板块
·〖警世通言〗是“革命”和“解放”,不是“改革”与“转型”
·〖跟帖〗对于天易网总监郭国汀对曹长青《革命不仅可行,也是唯一的道路》一文的回应之回应
·〖跟帖〗回应“怎样推动国内不承认共畜政权合法性呢?”
·〖读后感〗感同身受 悲从中来
·〖跟帖〗回应东海一枭《中国应该再次出兵朝鲜》一文
·〖跟帖〗回应东海一枭《一个亡国奴的控诉与呼吁》一文
·〖跟帖〗回应东海一枭《关于修宪的呼吁》一文
·〖跟帖〗回应荆楚《坐井观天的东海一枭——略谈基督信仰与儒教的理念冲突》一文
·〖你知道吗〗(31):儒教是怎么来的?
·〖跟帖〗回应东海儒者《既讲逻辑又超逻辑的儒家》一文
·〖跟帖〗回应东海儒者《揭开反儒派的盖头来》一文
·〖跟帖〗再回应东海儒者《揭开反儒派的盖头来》一文
·〖跟帖〗感慨于美国众议院2010年12月8日已401:1通过的决议案
·〖跟帖〗回应云霄一羽对《〖你知道吗〗(32):儒教是怎么来的?》一文的跟帖
·〖跟帖〗回应云霄一羽对《〖粉匣子〗讨马讨毛讨共 目录索引》的跟帖
·〖跟帖〗再回应《怎样推动国内本承认共畜政权合法性呢?》一文
·〖跟帖〗回应郭国汀《天易论坛宣言——天道至大 易道天成》
·〖跟帖〗回应宣昶玮《统治阶级的存在,是当今全球阻止社会进步的第一障碍》一文
·〖跟帖〗回应胡 平《评毛泽东热》一文
·〖跟帖〗回应宣昶玮《人民的最基本的政治权利不可被代表》一文
·〖跟帖〗回应郭国汀对于《〖醒世恒言〗之三:普世人性论》的回应
·〖跟帖〗再回应郭国汀对于《〖醒世恒言〗之三:普世人性论》的回应
·〖跟帖〗三回应郭国汀对于《〖醒世恒言〗之三:普世人性论》的回应
·〖跟帖〗四回应郭国汀对于《〖醒世恒言〗之三:普世人性论》的回应
·〖跟帖〗回应东海儒者《名》文
· 黑匣子主义——序
·〖你知道吗〗(25):何谓“革命”?
·〖跟帖〗回应丁子《只有婊子才没有敌人》
·〖跟帖〗回应《沉痛悼念民主斗士司徒华》
·〖跟帖〗回应《钱会云:一个注定写进中国历史的人物!》一文
·〖跟帖〗给“有敌论”与“无敌论”之争做个总结
·〖跟帖〗回应《2010年大陆中国十大群体性抗暴事件》一文
·【书斋信息】《埋葬毛泽东 解放全中国——讨毛共檄》
·【书斋信息】《埋葬毛泽东 解放全中国——讨毛共檄》
·〖跟帖〗回应《钱会云:一个注定写进中国历史的人物!》一文
·黑匣子主义:回应曾节明《孙中山的国父地位不可替代》一文
·《论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简介
·对郭国汀跟帖《〖醒世恒言〗之五:自由与民主与道德与法制》的回复
·〖转帖〗谁说“没有敌人”?!谁说不是暴政?!
·【书斋信息】《评毛氏共产魔教主义》
·〖跟帖〗回应郭国汀《爱中华必须反共》一文
·破释一个现代版的“世界未解之谜”
·看!谋财害命 杀人越货之惯犯——毛共匪帮
·看!谋财害命 杀人越货之惯犯——毛共匪帮
·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3)
·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2)
·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1)
·〖跟帖〗回应鄭恩寵《新拆遷條例倒退沒有出路(上)》一文
·评:“暴力革命”一个似是而非的理论/吕洪来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序)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宣言)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5-6)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5-7)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7-15)
·【转发】孙文中正正义同盟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目 录 索 引
·〖跟帖〗回应何清涟《突尼斯革命缘于民众权利意识觉醒》
·〖跟帖〗再回应何清涟《突尼斯革命缘于民众权利意识觉醒》
·〖跟帖〗回应《徐文立的公开信》
·〖跟帖〗再回应《徐文立的公开信》
·〖跟帖〗回应陈泱潮《今日中国民主革命的两大任务与孙中山》
·〖跟帖〗回应《金鐘: 郎朗的自豪》
·〖跟帖〗回应《金鐘:拆毀中國的鐵絲網》
·跟帖郭国汀《國民黨比共產黨好得多,蔣介石比毛澤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12)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13)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17)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18)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14)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19)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27)GT回应裴毅然《毛派向胡温政权发难》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26)必须超脱悖论之泥潭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28) GT回复郭国汀《当代中国最伟大的军人徐勤先现身》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29) 斥李劼的“枭雄论”
·看!为毛共匪帮看家护院的一条恶犬——方滨兴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31)先网络革命,后“茉莉花革命”
·“茉莉花革命”必须缓行
·令人恐惧的“暴力革命恐惧症”
· 看!——全球最自由的中式方应看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一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一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二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二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二部分)
· GT开导一下温家宝及其帮哥儿们
· GT再开导一下温家宝及其帮哥儿们
·昔有哥白尼 今有黑匣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27)GT回应裴毅然《毛派向胡温政权发难》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27)


   

GT回应裴毅然《毛派向胡温政权发难》


   
   

   郭国汀 发表于 2/16/2011 01:43
   毛派向胡温政权发难
   裴毅然
   老干部辛子陵放言国家有向毛王朝复辟的危机,指出党内三派,不解决评毛问题,毛 ...
   
   

黑匣子主义认为,辛子陵先生及其文章,再清楚不过地表明了,当今中国——首先是大陆中国——不仅“意识形态空前混乱”,更是深深地陷入了毛魔即毛共匪帮数十年来全凭着谎言和诡辩所精心打造的一个亘古未有且旷世未闻的、无与伦比的、深不可测的、臭不可当的、巨大的悖论之泥潭了也;而他,辛子陵,便正是在此悖论之泥潭中心打滚,妄图抽身逃脱,而至于越陷越深,已然差不多就要没顶了的一个典型人物。悲乎?幸乎?喜乎?壮乎?

   (2011-2-15首发于《天易网》 链接:http://home.wolfax.com/?fromuid=163)
   
   
   
   
   
   
   个人标签:
   
   
    黑匣子主义——乃人类普世人性论;
   
    黑匣子主义——乃人类普世价值学;
   
    黑匣子主义——乃人类尊严至上主义;
   
    黑匣子主义——乃新自由主义;
   
    黑匣子主义——乃新启蒙主义;
   
    黑匣子主义——乃新文化运动;
   
    黑匣子主义——乃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的金钥匙
   【附件】
   
    毛派向胡温政权发难
    裴毅然
   
   
    老干部辛子陵放言国家有向毛王朝复辟的危机,指出党内三派,不解决评毛问题,毛派可能在十八大夺权上台。评毛首要让青年知道毛时代的黑暗真相。辛教授透露杨尚昆曾记录大饥荒饿死人的数字是3755.8万人。
   
   
   二○○九年以来毛派活动猖獗,大有卷土重来之势,生生制造出「○九阶级斗争新动向」。二○○九年十二月二十七日,国防大学教授、军事学院出版社社长辛子陵在北京某一友聚中发言:「现在是三十年改革开放以来最不好的政治形势,国家面临向毛泽东王朝复辟倒退的严重危机。」
   
   
    毛派三大动作,薄熙来讨好作秀
   
    辛先生的根据有三:
   
   
    一、建国六十年庆典游行中,不以中央意志为转移地搞出一个「毛泽东思想万岁」方阵,用的毛像还是文革中的标准像,似乎拉开二次文革序幕,极大地搞乱了国人思想。最初,并无这一方阵,迫于毛派压力,临时由武警部队和清华学生拼成。
   
   
    二、毛派二○○九年一月组建了「毛泽东主义共产党」,制定《中国毛泽东主义共产党章程》,发表《告全国人民书》,号召「推翻现今修正主义叛徒集团(即胡温政权),造反有理!」该派推举薄熙来为总书记。
   
   
    三、中宣部推出小册子《六个为什么?》,以图用毛派观点统一全体国人思想。这本小册子将毛泽东的三大改造歌颂一番,说中国既不能走资本主义道路,也不能走民主社会主义道路,必须坚持毛泽东那个「科学社会主义」道路,就是消灭私有制,没收资本主义企业,消灭资产阶级。这一思潮的客观效果就是在经济上掀起「国进民退」大潮。
   
   
    辛先生认为:毛党的出现是中国共产党的公开分裂。
   
   
    抬出毛像是胡温没顶住。二○○九年春夏,中共高层出现一场关于普世价值的争论。胡温都肯定过普世价值,但中国社科院长陈奎元与胡温唱对台戏,大会讲话,在全国掀起批判普世价值小高潮,给人印象是在批温,硬将总理声音压下去。于是,主流媒体一面倒,反过来批判普世价值。普世价值连着政治体制改革,呼吁政改的声音因此而被一剑封喉。
   
   
    有资料表明:胡锦涛曾说过适当时机解决重新评毛问题,囿于毛派势大,迟迟其行,六十周年庆典抬出毛像,表明胡温在重新评毛问题上后退。
   
   
    至于毛派选薄熙来为「总书记」,当然不是没有「阶级来源」。一则薄走马重庆,第一个大动作就是修了一座十层楼高的毛像;第二个大动作则是大唱红歌,在各种公开场所大唱毛时代歌曲,怀念毛歌颂毛。同时,他也做了一些「扫黄打黑」关注民生的好事,重庆社会气氛有所变化(但也有人讽刺薄熙来是无法无天的黑打)。因此,毛派把重庆比作「延安」,派三十多人秘密赴渝,筹备二○一○年召开毛党十一大。之所以定名「十一大」,乃是毛派根本不承认粉碎四人帮以后的这段中共党史。后被中央发现,发话追查,薄熙来下令抓捕这三十几个毛党骨干,薄很被动。其实,薄对毛未必有「深厚的无产阶级感情」,也未必真心想回到毛时代。其父薄一波文革被囚十年,薄母上吊自杀,他自己亦被劳教七年,改革开放才有出头之日。他对毛所表现出的「深厚无产阶级感情」肯定是作秀,讨毛派喜欢,挟毛派以自重,提高政治地位。毛派推举他当「总书记」,十八大起码要给个常委当当。
   
   
    毛派可能夺权,与改革绝不兼容
   
    辛先生认为如果新一代政治家都去讨毛派喜欢,毛派有可能在十八大夺权。而毛派一夺权,就会宣布邓、江、胡复辟资本主义,发动二次文革。这不是故鸣危言,而是现实潜在的政治危机。
   
   
   关于经济领域的「国进民退」,全国工商联二○○九年八月七日发表蓝皮书《中国民营经济发展报告(2008~2009)》,宣告政府四万亿刺激经济计划中,民营企业被淘汰出局,国进民退的大戏接连上演。中化、中粮等垄断国企,既奉有保值增值之令箭,又无经营范围的法律限制,对房地产、矿业、铝业、奶业等普通竞争性行业摆开「全覆盖」收编架势。据中国民营经济研究会长、原全国政协副秘书长保育钧对记者说:「在这轮危机中,『国进民退』已经成了一种普遍现象。」「去民营化现象已愈演愈烈。」从政治到经济,形成全面复辟形势!因为毛派认为改革开放是「劳动人民吃了二遍苦、受了二茬罪」,得再行三大改造,向剥削人民血汗的新型资本家进行「二次革命」,富人有原罪,得将他们剥削去的财产夺回来||「没收房地产商所有财产,无偿分给最需要房子的穷人!」
   
   
    基于以上「阶级斗争新动向」,辛先生等党内民主派忧心如焚,他们竭诚奉劝中共政治家必须一心一意搞改革开放,并要特别支持政治体制改革,不要再脚踩两只船,不能为复辟毛时代留下退路。如真要以毛是非为是非,你们都是「正在走的走资派」。没有民主制度的保障,你们今天上主席台,明天就可能进监狱。不要以为「我当年是反对政治体制改革的」,毛派就放过你,就会把你「三结合」进去。当年,文革伊始,彭真为逃劫难,抖擞出是自己第一个在延安喊毛万岁,还不是仍蹲秦城十年。
   
   
    党内出现三派,左青不了解历史
   
   
    辛先生提醒中央领导人,认为再不解决重新评毛问题,毛派可是要解决你们了,形势已不允许再蹉跎等待。辛认为回击毛派,一不必动军队,二不必动警察,中央决议亦可稍靠后放一下,仅须将杨继绳的《墓碑》,辛子陵的《千秋功罪毛泽东》往城乡新华书店一摆,亿万国民重新评毛就会「自然启劝」。如今,新老左派已经合流。毛派的大多数,其实是不了解历史真相的新一代左翼青年(包括部分「新左派」),
   
    只要把毛时代的真相原原本本告诉他们,这些「左青」就会认清毛派臀部上的封建纹章,一哄而散。
    辛先生认为如今国家态势虽然继续举着改革开放大旗,但发展路径如恩格斯所说是个平行四边形,乃是各派力量较劲相互抵消后的平衡结果,这一谁都无法掌控的平衡点才是改革开放实际能走的步伐。党内现时分三派:
   
    一、改革开放派,主张政治体制改革,不仅经济要发展,而且分配要公平,特权要取消,人民得真正当家作主,落实宪法第三十五条;
   
    二、权贵资本主义派,他们打不出自己的旗帜,但能借助毛旗帜反对政改;
   
    三、文革派,由当年喝狼奶的文革红卫兵组成,即新时期成长起来的党内第三、第四梯队。现在各级干部中,有极左思想的「文革青年」不少,特别文化宣传部门,他们与毛派相呼应,把国家向佐拉。如今权贵派和文革派连手,压倒了改革派。毛泽东主义共产党剑指胡温,直呼「打倒修正主义叛徒集团」。
    辛先生不明白「锦涛同志为何下不了决心,不敢拍这个板,听任毛党造舆论打倒自己,无作为。胡温处于弱势,需要我们支持一下。我希望在座的诸位,要拿起笔来,要开口讲话,支持改革开放,特别是支持政治体制改革,改变那个平行四边形的力量对比。」
    杨尚昆披露的大饥荒数字
    辛先生多次与李锐老、谢韬老商讨,发了宏愿:协助中央将国民从个人崇拜的误区中领出来,从共产理论的误区中领出来。才能从根本上避免复辟倒退的危机,才能走上恩格斯指示的民主社会主义之路。
    这些延安牌、解放牌老干部自谓:我们没有别的优势,一把年纪,阅尽沧桑,做个历史的向导还是合格的。我们紧跟过毛泽东,崇拜过、奋斗过、失败过、彷徨过、吃过苦、受过罪,甚至受过处分、坐过监狱。切肤之痛使我们有了清醒认识,知道错在哪儿,怎么错的,同时知道哪些错误不能重复。我们得把自己经历的真实历史告诉下一代,把他们从两个误区中领出来。
    毛时代是什么?年轻一代也许不知道,饿死三千七百五十五万八千人,二十年缺吃少穿短用的票证经济,我们一想到这些往事就不寒而栗,惨然一叹。毛泽东实践的那段共产主义,是人间地狱呀!饿死三千七百五十五万八千人,杨尚昆记在一个专用本子上,这是一个最低数字,实际饿死人的数字肯定在四千万人以上。据尚昆讲,中央得不到各省饿死人的真实资料,问民政局(管社会救济),问公安厅(管户口),都隐瞒缩小数字,报上实数不是给三面红旗抹黑么?给毛主席抹黑么?影响省委书记、省长的仕途呵!自从盘古开天地,三皇五帝到民国,历朝历代因灾荒饿死的人数加在一起才二千九百多万。封建王朝也不允许隐瞒灾情,大清律规定总督巡抚必须向朝廷「飞章奏报」灾情,晚报一月官降一级,晚报三月革职。我们的制度甚至不如清朝,隐瞒灾情成了忠于领袖、党性强的表现。前些日子,高调纪念主川时饿死千万川人的李井泉(百年诞辰),这不是在树立一个草菅人命的说假话样板? 改革开放三十年,经济基础变了,但上层建筑、意识形态基本上没有变,还是坚持对毛的个人崇拜,还是坚持共产理论体系。毛派复辟倒退的逆流,其价值依托就是从这里发源的。坚持「左」的意识形态,就会转化成为颠覆改革开放的物化力量。因此,意识形态领域必须要有一场深刻变革。怎么错出去的,只能怎么给纠回来。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