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匣子说话
[主页]->[百家争鸣]->[匣子说话]->[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18)]
匣子说话
·GT:给“非著名相声演员”郭德纲一个赞
·惟有自由主义才能救人类
·GT:究竟何谓“政治”?
·究竟何谓“法律”?
· 究竟何谓“国家”?
·究竟何谓“政党”?
·究竟何谓“腐败”?
·究竟何谓“民主”?
· 究竟何谓“革命”?
·GT:与蔡英文商榷
·GT:陈破空究竟要破什么空?
·GT:李光耀不是人
·GT:亚投行——深不见底的陷阱
·究竟何谓“中国特色”?
·GT:瞧!——丧家犬余樟法的敲门砖
·GT:毕节四童集体被自杀究竟意味着什么?
·GT:正告洪秀柱——亲共乞和,死路一条
·GT:“苟合”=“婚姻”?
·GT:斥无赖子习近平“蜕化变质”说
·GT:并非“依法”与“以法”之别
·GT:保党派的宿命
·GT:毛泽东奚啻“最大的汉奸”?
· GT:唐荆陵的遭遇证明了什么?
·GT:忍看被告审原告,怒问天理究何在?!
· GT:究竟是“谁”的耻辱?
·GT:斥无赖子习近平的“国家安全法”
· GT:艾未未被整服了!
·究竟何谓“民粹主义”?
·GT:并非“官僚资产阶级”
·GT:斯大林乃是挑起“二战”的罪魁祸首
·GT:毛共暴殄天物害虐烝民又一罪案
·GT:索尔仁尼琴的悲哀
· GT:这里本来也就是法西斯矣!
·GT:“爱国主义”是不需要的!
·GT:只因这里是监狱
·GT:解决北非、中东难民问题的根本之策
·GT:瞧——无赖子习近平竟然公开挑战联合国国际刑事法庭的权威
· GT:瞧!——无赖子习近平的无赖劲
·GT:应该欢迎日本《新安保法》诞生
·GT:给高智盛进一言
·GT:必须重建联合国重订国际法而且刻不容缓也!
·GT:朱镕基——好一个自干五!
·GT:习仲勋与“开明善良”无缘
·GT:何来什么“科学社会主义”?
·GT:瞧!——无赖子习近平到联合国自讨没趣
·GT:瞧!——无赖子习近平妻子彭丽媛到联合国“秀英文”
·GT:联合国病入膏肓,无可救药
·GT:从创建TPP窥见重建联合国的曙光
·GT:“毛共”≠“中共”≠“中国”
·GT:究竟路在何方?
·GT:瞧!——无赖子习近平试图组建“第五国际”
· GT:请瞧瞎子摸象
·GT:瞧!——无赖子习近平吹回哨过坟场
·GT:与袁腾飞商榷
·GT:这里是魔权专制主义
·GT:赞!——毕竟还有清醒着的
· GT:试看毛式共产魔教主义逞最后疯狂
·GT:余杰永远也跑不到终点
·GT:借问何清涟
·GT:该是毛共匪帮伪政权覆亡的时候了!
·GT:张六毛案说明了什么?
·GT:“中国病毒”究竟是什么?
·GT:孙中山先生的伟大
·GT:和平主义害死人
·GT:这里是共产恐怖主义
·必须旗帜鲜明地反对宗教蒙昧主义
· GT:赞!——王默《我的自我辩护词》
·GT:高调纪念胡耀邦究竟为哪般?
·GT:这里是一个悖论之泥潭
·GT:斥习无赖的“正能量”
· GT:必须褫夺毛共伪政权承办任何国际活动的权利
·GT:这里只有“屁的政治”
·GT:《走出帝制》置疑
·GT:赞!——悖论泥潭中的醒悟者崔永元
·GT:逃离这魔窟
·GT:习无赖大撒币究竟为哪般?
·GT:罗宇的天方夜谭
· GT:习无赖的“军改”也是悖论
·GT:蒋介石真不愧为先知先觉的民族英雄也
·GT:毛共自始至终就是一个黑社会组织
·GT:刘三妹不打自招地自坐其罪
·GT:取缔共产党 拯救全人类
·GT:毛五世习无赖在乌镇召开世界勿联网大会
·GT:幸子陵们错在哪里?
·GT:最黑不过“毛主义”
·GT:毛怪兽不打自招
·GT:毛五世习无赖“军改”究竟为哪般?
·GT:明摆着的是毛家,与赵家何干?!
·GT:“台独”乎?“陆独”乎?
·GT:中华民国在台湾 中国的希望也在台湾
·GT: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啊!
·GT:毛魔的罪恶究竟知多少?
·GT:“一个中国”就是中华民国
·GT:李希光——反脑袋主义之极品
·GT:习无赖魔魂附体,居然妄图重走当年毛流氓成魔之路
·GT:中国民主革命前哨战枪声业已打响
·GT:与蔡英文商榷(二)——究竟何谓“正义”?
·必须突破马毛们的话语体系 必须褫夺马毛们的话语霸权
· GT:道县大屠杀幸存者周群自述,值得一读
· GT:道县大虐杀幸存者的血的控诉
· GT:这究竟是何世道?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18)


回应何清涟《突尼斯革命缘于民众权利意识觉醒》


   何清涟 发表于 1/31/2011 22:28
   突尼斯革命缘于民众权利意识觉醒
   作者:何清涟

   
    何清涟女士说:“与其说突尼斯这场‘茉莉花革命’源于经济危机或发展困境,不如说缘于突尼斯人民权利意识的觉醒及其对政治变革的诉求。”
   
    何清涟女士所言极是。
    可是啊!黑匣子主义觉得,中国人——尤其大陆中国人——“权利意识的觉醒及其对政治变革的诉求”究竟在哪儿呢?!似乎还呆在“爪哇国”呀!这里多少个唐福珍被自焚了,多少个钱云会被车祸了,多少个高智晟被失踪了,多少上访者被精神病了……为什么总也激发不起中国人——尤其大陆中国人——权力意识的觉醒及其对政治革命的诉求呢?!
   
   
    但何清涟女士又说:“突尼斯经济发展成就被誉为‘突尼斯奇迹’。与中国一样,本•阿里采取积极的对外开放姿态,以各种优惠政策吸引跨国公司,每年GDP增长保持在5%左右……”
   
    那么,黑匣子主义又应该而且必须十分坦诚地指出:何清涟女士此文中观点是可取的,是有积极意义的;但其立论的基础或出发点却是大有问题的,以至只能发现“突尼斯”与“中国”之间表面上的异同,而发现不了二者本质上的不同,根本上的不同,因此也只能停留在“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的层面上,
    并且问题则集中体现在“与中国一样”这几个字上。其实,“突尼斯”之于“中国”,根本就是不一样,根本不可能同日而语,不可以相提并论,没有可比性,又何来“与中国一样”呢?!
    这是因为,“突尼斯”,它毕竟还能算是一个“国家”——原来意义上的国家,亦即独裁专制主义国家,“总统本 •阿里所在的宪政民主联盟 ”毕竟还能算是一个“政党”,因此,他的独裁统治还能算是“一党专制”或“一党独裁”……所以,那里的一只革命“蝴蝶”便足以引发一场“茉莉花革命”啊!
    可是,“中国”呢?
    首先,从政治意义上说,它,自从1949年10月1日中华民族“国殇日”那一天,在俄国人的卵翼下“走俄国人的路”用俄国人的枪炮而成功地劫持了大陆中国之混世魔王、政治流氓、窃国大盗、卖国奸雄、战争罪犯东魔毛泽东在北京天安门城楼上公然向全世界宣告正式“登基”做新沙皇的儿皇帝,“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主席”就这么摇身一变而成其所谓“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政府主席”了,也就根本不复存在了,惟有或仅有地理意义上的了。
    其次,劫持大陆中国之毛共伪政权,也根本不能算是一个“国家”——就连原来意义上的国家也都不是的,这一点就连马列毛们自己也都一向供认不讳的。
    第三,统治大陆中国之毛共集团,也根本不能算是一个“政党”,而自始至终也只不过是一个匪帮,并且是亘古未有且旷世未闻的一个无与伦比的、无恶不作的、巨大的匪帮,因此,这里也只能称之为“一帮专制”或“一帮独裁”。
    如此等等,不一而足。
    而且,归根结底,或者说,最根本的不同,又正是这个亘古未有且旷世未闻的无与伦比的、无恶不作的、巨大的匪帮——以毛魔为代表和标志的毛共匪帮——花了数十年功夫精心地、巧妙地、恶意地编造了一个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进而又打造了一个亘古未有且旷世未闻的、无与伦比的、深不可测的、臭不可当的、巨大的悖论之泥潭,以至于给全体中国人——首先是大陆中国人——带来了史无前例的大灾难,直接导致一两亿人非正常死亡,蒙受了一场亘古未有且旷世未闻的“覆盆之冤”及“覆巢之厄”。
    而且,时至今日,没毛之毛共匪帮仍然妄图负隅顽抗、垂死挣扎、苟延残喘并变着法儿将这种共产魔教主义有组织仇恨犯罪持续进行下去,让此一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永远延续下去,让此一亘古未有且旷世未闻的、无与伦比的、深不可测的、臭不可当的、巨大的悖论之泥潭永远维持下去,迫使蒙受着这场亘古未有且旷世未闻的“覆盆之冤”及“覆巢之厄”全体中国人——首先是大陆中国人——永远连冤之“头”、债之“主”都找不到,也就永远不知道究竟应该向“谁”控诉,乃至于,时至今日,竟然也还只能像“飞蛾扑火”甚或“鸡给黄鼠狼拜年”似的赴京上告,进而形成了那一浪高过一个浪的亘古未有且旷世未闻的、无与伦比的、莫名其妙的、愚不可及的、巨大的“上访潮”。
    总之,还是那句话,“突尼斯”之于“中国”,根本就是不一样,根本不可能同日而语,不可以相提并论,没有可比性。
    那么,也正是因为这个缘故,所以,大陆中国8964绝食请愿也就只能引发一场血腥的64屠城;所以,这里多少个唐福珍被自焚了,多少个钱云会被车祸了,多少个高智晟被失踪了,多少上访者被精神病了……总也激发不起中国人——尤其大陆中国人——权力意识的觉醒及其对政治革命的诉求的。
    道理其实就这么简单!
    当然,话还得说回来,那就是,这道理说是简单,其实也不简单哪!
    黑匣子主义认为,可悲可叹复可笑的是,时至今日,除了何清涟女士,可能还有为数不少的民运人士谈起理论来头头是道,高谈阔论,但就是其立论的基础或出发点却是大有问题的,不切实际,以致根本找不出解决问题的答案来,甚而至于仍然在毛魔即毛共匪帮数十年来全凭着谎言和诡辩所精心打造的此一亘古未有且旷世未闻的、无与伦比的、深不可测的、臭不可当的、巨大的悖论之泥潭中打滚而难以自拔呢!
    不妨随便举个例子吧。曾记得陈奎德先生去年8-1专门撰文要求“中国实行‘军队国家化’”呢。那么,你能说他说的有什么错吗?没有的。绝对没有。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可他就是不能具体说明“中国”为何物?“国家”在哪里?毛共匪帮手中所掌握的“军队”乃是其实行“流氓无产阶级专政的工具”,并且是它的命根子,“这是如同布帛菽粟一样地不可以须臾离开的东西。这是一个很好的东西,是一个护身的法宝,是一个传家的法宝,直到国外的帝国主义和国内的阶级被彻底地干净地消灭之日,这个法宝是万万不可以弃置不用的”(毛语),它能让你陈先生去“化”掉嘛?!——别作梦了!阿弥陀佛!
   (2011-2-7首发于《天易网》 链接:http://home.wolfax.com/?fromuid=163)
   
   
   个人标签:

黑匣子主义——乃人类普世人性论;


黑匣子主义——乃人类普世价值学;


黑匣子主义——乃人类尊严至上主义;


黑匣子主义——乃新自由主义;


黑匣子主义——乃新启蒙主义;


黑匣子主义——乃新文化运动;


黑匣子主义——乃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的金钥匙

   
   
   
   【附件】
   
    突尼斯革命缘于民众权利意识觉醒
   
   
    作者:何清涟
   
   
   
   
   
   对西方世界来说,突尼斯发生的“茉莉花革命”实属不期而至。根据西方媒体的解说,导致这场革命发生的原因主要有三点:经济困难导致的高失业率、腐败、总统本•阿里的独裁。这只革命“蝴蝶”扇动的风不止吹皱了埃及等非洲国家的一塘春水,远在亚洲的中国对这场革命的反应更是异乎寻常地强烈,只是在朝在野观察这场革命的角度完全不同。
   
   
   
   
   发展经济并非建构政治合法性之途
   
   
   先说中国民间社会的反应。此次突尼斯革命的导火线是一个小贩(身份是失业大学生)自焚。而中国人这几年面对因各种原因而自焚的同胞几乎陷入麻木状态,失业率高达27%,远高于突尼斯的13.1%。面对突尼斯革命,渴望民主自由的中国人所思所想的是一个问题:为什么同类事件在中国屡屡发生,却无法引发这样一场革命?中国什么时候才有发生这种革命的可能?
   
   
   
   
   对于中国当局及其智囊群体而言,他们考虑的方向正好与民间社会相反。因为突尼斯革命证明中共过去30年深信不疑的“真理”——“只要保持经济发展,就能维持政治统治的合法性”——成了谬误。因为按国际社会各种相关的经济社会指标体系的测评,突尼斯在不少方面优于中国。且看:
   
   
   
   
   突尼斯经济发展成就被誉为“突尼斯奇迹”。与中国一样,本•阿里采取积极的对外开放姿态,以各种优惠政策吸引跨国公司,每年GDP增长保持在5%左右。2007年达沃斯论坛曾把突尼斯评为经济上最具竞争力的非洲国家,领先于南非。目前,突尼斯的人均收入大约有 4000美元(中国约为3600美元)。
   
   
   
   
   2009-2010年度世界经济竞争力论坛年报显示,在经济竞争力、抵御金融危机、通讯和信息技术促进和生活质量改善等方面,突尼斯在133个国家排名中名列非洲第1、世界第40。《经济学人》杂志通过对收入分配、地区差异、行政机构状况、社会安定以及民主等基本标准的评估,列出世界各国政局排名榜,在165个国家中,突尼斯位居世界第32位、阿拉伯国家中第5 位和非洲国家中第2位。从廉洁度来说,根据透明国际2010年最新排名,突尼斯全球排名第59位,属于还算廉洁的国家。中国同年列在第78名。
   
   
   
   
   突尼斯比较注重民生,自20世纪70年代以来,实行对基本食品物价补帖的社会福利政策,90年代后改为缩小补贴范围,减少补贴费用,分期提高基本食品价格,但保护困难户和低工资收入者的购买力。2001年全国78%的人拥有自己的住房,74%的居民享受医疗保险,8%的居民持有免费医疗证。2006年,社会保障覆盖率达90.4%。据突尼斯政府网站介绍:大约3/4的突尼斯人自认为是中等阶层(有趣的是中国各阶层都认为自己是弱势群体),约80%的突尼斯家庭拥有自购住宅,贫困率下降到了4%,农业人口只占总人口的25%左右。
   
   
   
   
   突尼斯还实行9年一贯制免费教育,大学入学率为31.7%。与中国百姓被住房、医疗、教育等新三座大山压迫得喘不过气来并为高通胀所苦的状况相比,突尼斯人民的痛苦似乎相对要低得多。
   
   
   
   
   革命的爆发缘于民众权利意识的觉醒
   
   
   从政治经济状况来看,突尼斯的模式与蒋经国时期的台湾有点相似,政治统治属于威权统治模式。统治者希望通过经济高速增长来构筑政治合法性(称为“面包契约”),1957年结束法国殖民统治成立突尼斯共和国之后,布尔吉巴先成为第一任总统,继而成为终身总统。现任总统本 •阿里自1987年接任总统之后,其所在的宪政民主联盟获全部议席,成为永久性的执政党,本•阿里为使自己成为该国永久的执政者,不断修改宪法,取消总统连任次数的限制,并将总统候选人的年龄上限增至75岁。这些当然都是迷恋权力的本•阿里为自己量身定做的规定。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