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匣子说话
[主页]->[百家争鸣]->[匣子说话]->[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18)]
匣子说话
·一论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
·二论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
·三论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
·四论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
·〖合订本〗论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
·一评毛氏共产魔教主义
·二评毛氏共产魔教主义
·三评毛氏共产魔教主义(1)
·三评毛氏共产魔教主义(2)
·三评毛氏共产魔教主义(3)
·三评毛氏共产魔教主义(4)
·必须冲破毛共的党禁
·试谈“‘八九’民运”与“‘六四’屠城”
·附议曹长青先生“枪杆子里面出‘人权’”
·〖公告〗嘤其鸣矣 求其友声——公开诚邀出版商(社)
·[跟帖]大陆中国问题岂是“腐败”二字所能概括得了的?!
·〖贺函〗致《中国民主报》社社长王军先生
·〖警世通言〗之一:莫把“毛共”称“中共”
·〖警世通言〗之二:莫将“毛共”当“中国”
·〖警世通言〗之三:莫指“毛共”为“腐败”
·〖警世通言〗之四:莫视“猪权”作“人权”
·〖警世通言〗之五:莫以“垂死挣扎”充“改革开发”
·〖醒世恒言〗之一:人性乃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也
·〖醒世恒言〗之二:为“人性”正名——刻不容缓也
·〖醒世恒言〗之三:普世人性论
·〖醒世恒言〗之四:人间正道——私有制
·〖醒世恒言〗之五:自由与民主与道德与法制
·〖醒世恒言〗之六:为“国家”正名——亦刻不容缓也
·〖醒世恒言〗之七:惟有自由主义才能救中国、救人类
·〖喻世明言〗之一:斥“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喻世明言〗之二:孔丘——丧家的、独裁专制主义者的乏走狗
·〖喻世明言〗之三:鲁迅的悲哀
·〖喻世明言〗之四:愚不可及的“东方情结”与“中国特色”
·〖喻世明言〗之五:首先必须冲破党禁
·〖喻世明言〗之六:“‘六四’屠城”与“‘八九’民运”
·〖喻世明言〗之七:枪杆子里面出人权
·〖喻世明言〗之八:诺贝尔挑战毛共“猪权观”
·〖喻世明言〗之九:温家宝的“单口相声”与“盛世危言”
·〖文告〗讨马讨毛讨共 铲除共产魔教 埋葬毛僵尸 颠覆毛匪帮 解放全中国
·〖文告〗 铲除共产魔教
·《一万个“你知道吗?”》
·〖你知道吗〗生命是什么?
·〖你知道吗〗什么是生物?
·〖你知道吗〗什么是人?
·〖你知道吗〗人与动物的主要区别是什么?
·〖你知道吗〗什么是人的本质属性?
·〖你知道吗〗是“人之初性本恶”呢,还是“人之初性本善”?
·〖你知道吗〗何谓“万有私力”?
·〖你知道吗〗“万有私力”与“万有引力”有何关系?
·〖你知道吗〗人类是怎样产生的?
·〖你知道吗〗生物多样性是怎么回事?
·〖你知道吗〗打吊针是怎么回事?
·〖公开信〗致联合国世卫组织总干事陈冯富珍女士
·〖你知道吗〗小结——伟大的发现
·〖你知道吗〗什么是人的非本质属性?
·〖你知道吗〗什么是人的共性?
·〖你知道吗〗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啊!!!……
·〖公开信〗匣子的一个不情之请
·〖控告状〗控告《民主中国》编辑蔡楚状
·〖公开信〗再次请求开设一个“讨马讨毛讨共”板块或专区
·〖公开信〗请求开设一个“讨马讨毛讨共”板块
·〖警世通言〗是“革命”和“解放”,不是“改革”与“转型”
·〖跟帖〗对于天易网总监郭国汀对曹长青《革命不仅可行,也是唯一的道路》一文的回应之回应
·〖跟帖〗回应“怎样推动国内不承认共畜政权合法性呢?”
·〖读后感〗感同身受 悲从中来
·〖跟帖〗回应东海一枭《中国应该再次出兵朝鲜》一文
·〖跟帖〗回应东海一枭《一个亡国奴的控诉与呼吁》一文
·〖跟帖〗回应东海一枭《关于修宪的呼吁》一文
·〖跟帖〗回应荆楚《坐井观天的东海一枭——略谈基督信仰与儒教的理念冲突》一文
·〖你知道吗〗(31):儒教是怎么来的?
·〖跟帖〗回应东海儒者《既讲逻辑又超逻辑的儒家》一文
·〖跟帖〗回应东海儒者《揭开反儒派的盖头来》一文
·〖跟帖〗再回应东海儒者《揭开反儒派的盖头来》一文
·〖跟帖〗感慨于美国众议院2010年12月8日已401:1通过的决议案
·〖跟帖〗回应云霄一羽对《〖你知道吗〗(32):儒教是怎么来的?》一文的跟帖
·〖跟帖〗回应云霄一羽对《〖粉匣子〗讨马讨毛讨共 目录索引》的跟帖
·〖跟帖〗再回应《怎样推动国内本承认共畜政权合法性呢?》一文
·〖跟帖〗回应郭国汀《天易论坛宣言——天道至大 易道天成》
·〖跟帖〗回应宣昶玮《统治阶级的存在,是当今全球阻止社会进步的第一障碍》一文
·〖跟帖〗回应胡 平《评毛泽东热》一文
·〖跟帖〗回应宣昶玮《人民的最基本的政治权利不可被代表》一文
·〖跟帖〗回应郭国汀对于《〖醒世恒言〗之三:普世人性论》的回应
·〖跟帖〗再回应郭国汀对于《〖醒世恒言〗之三:普世人性论》的回应
·〖跟帖〗三回应郭国汀对于《〖醒世恒言〗之三:普世人性论》的回应
·〖跟帖〗四回应郭国汀对于《〖醒世恒言〗之三:普世人性论》的回应
·〖跟帖〗回应东海儒者《名》文
· 黑匣子主义——序
·〖你知道吗〗(25):何谓“革命”?
·〖跟帖〗回应丁子《只有婊子才没有敌人》
·〖跟帖〗回应《沉痛悼念民主斗士司徒华》
·〖跟帖〗回应《钱会云:一个注定写进中国历史的人物!》一文
·〖跟帖〗给“有敌论”与“无敌论”之争做个总结
·〖跟帖〗回应《2010年大陆中国十大群体性抗暴事件》一文
·【书斋信息】《埋葬毛泽东 解放全中国——讨毛共檄》
·【书斋信息】《埋葬毛泽东 解放全中国——讨毛共檄》
·〖跟帖〗回应《钱会云:一个注定写进中国历史的人物!》一文
·黑匣子主义:回应曾节明《孙中山的国父地位不可替代》一文
·《论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简介
·对郭国汀跟帖《〖醒世恒言〗之五:自由与民主与道德与法制》的回复
·〖转帖〗谁说“没有敌人”?!谁说不是暴政?!
·【书斋信息】《评毛氏共产魔教主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18)


回应何清涟《突尼斯革命缘于民众权利意识觉醒》


   何清涟 发表于 1/31/2011 22:28
   突尼斯革命缘于民众权利意识觉醒
   作者:何清涟

   
    何清涟女士说:“与其说突尼斯这场‘茉莉花革命’源于经济危机或发展困境,不如说缘于突尼斯人民权利意识的觉醒及其对政治变革的诉求。”
   
    何清涟女士所言极是。
    可是啊!黑匣子主义觉得,中国人——尤其大陆中国人——“权利意识的觉醒及其对政治变革的诉求”究竟在哪儿呢?!似乎还呆在“爪哇国”呀!这里多少个唐福珍被自焚了,多少个钱云会被车祸了,多少个高智晟被失踪了,多少上访者被精神病了……为什么总也激发不起中国人——尤其大陆中国人——权力意识的觉醒及其对政治革命的诉求呢?!
   
   
    但何清涟女士又说:“突尼斯经济发展成就被誉为‘突尼斯奇迹’。与中国一样,本•阿里采取积极的对外开放姿态,以各种优惠政策吸引跨国公司,每年GDP增长保持在5%左右……”
   
    那么,黑匣子主义又应该而且必须十分坦诚地指出:何清涟女士此文中观点是可取的,是有积极意义的;但其立论的基础或出发点却是大有问题的,以至只能发现“突尼斯”与“中国”之间表面上的异同,而发现不了二者本质上的不同,根本上的不同,因此也只能停留在“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的层面上,
    并且问题则集中体现在“与中国一样”这几个字上。其实,“突尼斯”之于“中国”,根本就是不一样,根本不可能同日而语,不可以相提并论,没有可比性,又何来“与中国一样”呢?!
    这是因为,“突尼斯”,它毕竟还能算是一个“国家”——原来意义上的国家,亦即独裁专制主义国家,“总统本 •阿里所在的宪政民主联盟 ”毕竟还能算是一个“政党”,因此,他的独裁统治还能算是“一党专制”或“一党独裁”……所以,那里的一只革命“蝴蝶”便足以引发一场“茉莉花革命”啊!
    可是,“中国”呢?
    首先,从政治意义上说,它,自从1949年10月1日中华民族“国殇日”那一天,在俄国人的卵翼下“走俄国人的路”用俄国人的枪炮而成功地劫持了大陆中国之混世魔王、政治流氓、窃国大盗、卖国奸雄、战争罪犯东魔毛泽东在北京天安门城楼上公然向全世界宣告正式“登基”做新沙皇的儿皇帝,“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主席”就这么摇身一变而成其所谓“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政府主席”了,也就根本不复存在了,惟有或仅有地理意义上的了。
    其次,劫持大陆中国之毛共伪政权,也根本不能算是一个“国家”——就连原来意义上的国家也都不是的,这一点就连马列毛们自己也都一向供认不讳的。
    第三,统治大陆中国之毛共集团,也根本不能算是一个“政党”,而自始至终也只不过是一个匪帮,并且是亘古未有且旷世未闻的一个无与伦比的、无恶不作的、巨大的匪帮,因此,这里也只能称之为“一帮专制”或“一帮独裁”。
    如此等等,不一而足。
    而且,归根结底,或者说,最根本的不同,又正是这个亘古未有且旷世未闻的无与伦比的、无恶不作的、巨大的匪帮——以毛魔为代表和标志的毛共匪帮——花了数十年功夫精心地、巧妙地、恶意地编造了一个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进而又打造了一个亘古未有且旷世未闻的、无与伦比的、深不可测的、臭不可当的、巨大的悖论之泥潭,以至于给全体中国人——首先是大陆中国人——带来了史无前例的大灾难,直接导致一两亿人非正常死亡,蒙受了一场亘古未有且旷世未闻的“覆盆之冤”及“覆巢之厄”。
    而且,时至今日,没毛之毛共匪帮仍然妄图负隅顽抗、垂死挣扎、苟延残喘并变着法儿将这种共产魔教主义有组织仇恨犯罪持续进行下去,让此一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永远延续下去,让此一亘古未有且旷世未闻的、无与伦比的、深不可测的、臭不可当的、巨大的悖论之泥潭永远维持下去,迫使蒙受着这场亘古未有且旷世未闻的“覆盆之冤”及“覆巢之厄”全体中国人——首先是大陆中国人——永远连冤之“头”、债之“主”都找不到,也就永远不知道究竟应该向“谁”控诉,乃至于,时至今日,竟然也还只能像“飞蛾扑火”甚或“鸡给黄鼠狼拜年”似的赴京上告,进而形成了那一浪高过一个浪的亘古未有且旷世未闻的、无与伦比的、莫名其妙的、愚不可及的、巨大的“上访潮”。
    总之,还是那句话,“突尼斯”之于“中国”,根本就是不一样,根本不可能同日而语,不可以相提并论,没有可比性。
    那么,也正是因为这个缘故,所以,大陆中国8964绝食请愿也就只能引发一场血腥的64屠城;所以,这里多少个唐福珍被自焚了,多少个钱云会被车祸了,多少个高智晟被失踪了,多少上访者被精神病了……总也激发不起中国人——尤其大陆中国人——权力意识的觉醒及其对政治革命的诉求的。
    道理其实就这么简单!
    当然,话还得说回来,那就是,这道理说是简单,其实也不简单哪!
    黑匣子主义认为,可悲可叹复可笑的是,时至今日,除了何清涟女士,可能还有为数不少的民运人士谈起理论来头头是道,高谈阔论,但就是其立论的基础或出发点却是大有问题的,不切实际,以致根本找不出解决问题的答案来,甚而至于仍然在毛魔即毛共匪帮数十年来全凭着谎言和诡辩所精心打造的此一亘古未有且旷世未闻的、无与伦比的、深不可测的、臭不可当的、巨大的悖论之泥潭中打滚而难以自拔呢!
    不妨随便举个例子吧。曾记得陈奎德先生去年8-1专门撰文要求“中国实行‘军队国家化’”呢。那么,你能说他说的有什么错吗?没有的。绝对没有。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可他就是不能具体说明“中国”为何物?“国家”在哪里?毛共匪帮手中所掌握的“军队”乃是其实行“流氓无产阶级专政的工具”,并且是它的命根子,“这是如同布帛菽粟一样地不可以须臾离开的东西。这是一个很好的东西,是一个护身的法宝,是一个传家的法宝,直到国外的帝国主义和国内的阶级被彻底地干净地消灭之日,这个法宝是万万不可以弃置不用的”(毛语),它能让你陈先生去“化”掉嘛?!——别作梦了!阿弥陀佛!
   (2011-2-7首发于《天易网》 链接:http://home.wolfax.com/?fromuid=163)
   
   
   个人标签:

黑匣子主义——乃人类普世人性论;


黑匣子主义——乃人类普世价值学;


黑匣子主义——乃人类尊严至上主义;


黑匣子主义——乃新自由主义;


黑匣子主义——乃新启蒙主义;


黑匣子主义——乃新文化运动;


黑匣子主义——乃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的金钥匙

   
   
   
   【附件】
   
    突尼斯革命缘于民众权利意识觉醒
   
   
    作者:何清涟
   
   
   
   
   
   对西方世界来说,突尼斯发生的“茉莉花革命”实属不期而至。根据西方媒体的解说,导致这场革命发生的原因主要有三点:经济困难导致的高失业率、腐败、总统本•阿里的独裁。这只革命“蝴蝶”扇动的风不止吹皱了埃及等非洲国家的一塘春水,远在亚洲的中国对这场革命的反应更是异乎寻常地强烈,只是在朝在野观察这场革命的角度完全不同。
   
   
   
   
   发展经济并非建构政治合法性之途
   
   
   先说中国民间社会的反应。此次突尼斯革命的导火线是一个小贩(身份是失业大学生)自焚。而中国人这几年面对因各种原因而自焚的同胞几乎陷入麻木状态,失业率高达27%,远高于突尼斯的13.1%。面对突尼斯革命,渴望民主自由的中国人所思所想的是一个问题:为什么同类事件在中国屡屡发生,却无法引发这样一场革命?中国什么时候才有发生这种革命的可能?
   
   
   
   
   对于中国当局及其智囊群体而言,他们考虑的方向正好与民间社会相反。因为突尼斯革命证明中共过去30年深信不疑的“真理”——“只要保持经济发展,就能维持政治统治的合法性”——成了谬误。因为按国际社会各种相关的经济社会指标体系的测评,突尼斯在不少方面优于中国。且看:
   
   
   
   
   突尼斯经济发展成就被誉为“突尼斯奇迹”。与中国一样,本•阿里采取积极的对外开放姿态,以各种优惠政策吸引跨国公司,每年GDP增长保持在5%左右。2007年达沃斯论坛曾把突尼斯评为经济上最具竞争力的非洲国家,领先于南非。目前,突尼斯的人均收入大约有 4000美元(中国约为3600美元)。
   
   
   
   
   2009-2010年度世界经济竞争力论坛年报显示,在经济竞争力、抵御金融危机、通讯和信息技术促进和生活质量改善等方面,突尼斯在133个国家排名中名列非洲第1、世界第40。《经济学人》杂志通过对收入分配、地区差异、行政机构状况、社会安定以及民主等基本标准的评估,列出世界各国政局排名榜,在165个国家中,突尼斯位居世界第32位、阿拉伯国家中第5 位和非洲国家中第2位。从廉洁度来说,根据透明国际2010年最新排名,突尼斯全球排名第59位,属于还算廉洁的国家。中国同年列在第78名。
   
   
   
   
   突尼斯比较注重民生,自20世纪70年代以来,实行对基本食品物价补帖的社会福利政策,90年代后改为缩小补贴范围,减少补贴费用,分期提高基本食品价格,但保护困难户和低工资收入者的购买力。2001年全国78%的人拥有自己的住房,74%的居民享受医疗保险,8%的居民持有免费医疗证。2006年,社会保障覆盖率达90.4%。据突尼斯政府网站介绍:大约3/4的突尼斯人自认为是中等阶层(有趣的是中国各阶层都认为自己是弱势群体),约80%的突尼斯家庭拥有自购住宅,贫困率下降到了4%,农业人口只占总人口的25%左右。
   
   
   
   
   突尼斯还实行9年一贯制免费教育,大学入学率为31.7%。与中国百姓被住房、医疗、教育等新三座大山压迫得喘不过气来并为高通胀所苦的状况相比,突尼斯人民的痛苦似乎相对要低得多。
   
   
   
   
   革命的爆发缘于民众权利意识的觉醒
   
   
   从政治经济状况来看,突尼斯的模式与蒋经国时期的台湾有点相似,政治统治属于威权统治模式。统治者希望通过经济高速增长来构筑政治合法性(称为“面包契约”),1957年结束法国殖民统治成立突尼斯共和国之后,布尔吉巴先成为第一任总统,继而成为终身总统。现任总统本 •阿里自1987年接任总统之后,其所在的宪政民主联盟获全部议席,成为永久性的执政党,本•阿里为使自己成为该国永久的执政者,不断修改宪法,取消总统连任次数的限制,并将总统候选人的年龄上限增至75岁。这些当然都是迷恋权力的本•阿里为自己量身定做的规定。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