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知熠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郭知熠文集]->[论历史研究应该以历史为本]
郭知熠文集
·为什么顾城失了他的伊甸园?
·男人是势利的,还是女人是势利的?
·女人为什么痛恨顾城?
·我为杨振宁辩护(打擂版)
·荒唐的裸奔者
·论媒体的独立性 - 与徐沛商榷
·关于媒体的独立性和良知答丁柯
·汤加丽出裸体写真集究竟为了什么?
·再论人生为己,兼谈扑克牌桌旁的人生
·人生闲笔之十 (谈谈“真”与“理”)
·再为杨振宁辩护
·妓女与嫖客论
·论势利
·论爱情与虚荣
·关于处女膜与性高潮的一点思考
·幸福与快乐论
·闲话毛泽东:谈毛泽东的愚民政策
·闲话芙蓉姐姐现象
·论快乐
·北外的处女率想说明什么?能说明什么?
·我看周恩来
·论权威与奴性
·鲁迅的形象会更高大吗?
·江湖骗子郑奎飞
·为什么男人们普遍重视处女膜?
·中国的传统文化究竟是什么东西?
·什么样的女子更爱金钱?
·翁帆会不会爱上杨振宁?
·老夫少妻的婚姻有相对的稳定性?
·为什么婚姻是爱情之坟墓?
·李敖大师是思想家吗?
·论尼采的鞭子与女人
·叛逆
·尼采为什么会疯?
·孤独
·春天
·女人爱钱有错吗?
·苏格拉底的爱情观批判
·爱情就是老鼠爱大米?
·苦恼
·论爱国与自私
·爱情究竟是什么?
·评刘备的“换妻如换衣”
·永远的情人
·论鲁迅的出现是中国思想界的灾难
·关于尼采之疯答刘书林
·我为毛泽东辩护
·论名声
·三国里没有处女情结?
·杨开慧是被毛泽东害死的?
·郭知熠对话录:关于神
·章子怡与孔子之比较
·美国会走向共产主义?-与王童探讨
·论爱情的极致:恋人死后自己自杀的逻辑何在?
·我的两个古怪的梦想
·武松会不会爱上潘金莲?
·自恋的伟人
·爱情物质化,究竟是谁之过?
·郭知熠胡说八道(一)
·郭知熠胡说八道(二)
·郭知熠胡说八道(三)
·郭知熠胡说八道(四)
·郭知熠胡说八道(五)
·郭知熠胡说八道(六)
·郭知熠胡说八道(七)
·郭知熠胡说八道(八)
·郭知熠胡说八道(九)
·郭知熠胡说八道(十)
·郭知熠胡说八道(十一)
·郭知熠胡说八道(十二)
·郭知熠胡说八道(十三)
·郭知熠胡说八道(十四)
·郭知熠胡说八道(十四)
·郭知熠胡说八道(十五)
·郭知熠胡说八道(十六)
·郭知熠胡说八道(十六)
·郭知熠胡说八道(十七)
·郭知熠胡说八道(十八)
·郭知熠胡说八道(十九)
·郭知熠胡说八道(二十)
·郭知熠胡说八道(二十一)
·郭知熠胡说八道(二十二)
·郭知熠胡说八道(二十三)-- 我的期货经历
·郭知熠胡说八道(二十四)-----我的期货经历
·超级厚黑评三国:自序
·超级厚黑评三国:曹操应该篡位吗?
·超级厚黑评三国:评董太后之死
·超级厚黑评三国:大将军何进的头颅为什么落地?
·超级厚黑评三国:评曹操刺董卓
·超级厚黑评三国:少帝之死与后主之生
·超级厚黑评三国:貂蝉与美女连环计
·超级厚黑评三国:董卓之成败论
·超级厚黑评三国:评孙坚背盟
·超级厚黑评三国:评曹操占张济之妻
·超级厚黑评三国:论曹操之奸诈
·超级厚黑评三国:评司徒王允
·超级厚黑评三国:论隐志骗金刚
·超级厚黑评三国:评曹操监视汉献帝
·超级厚黑评三国:论祢衡与狂妄之道
·超级厚黑评三国:评官渡之战
·超级厚黑评三国:刘备摔子与攻心骗金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论历史研究应该以历史为本

   
   论历史研究应该以历史为本
   
   
   作者:郭知熠

   
   
   郭知熠最近写了一些关于历史的文章,主要讨论中国古代分封制与郡县制这两种制度之优劣问题。这个研究具有基本的重要性,也批判了千百年来中国历史在这个问题上的错误结论。在郭知熠看来,如果这个研究结果早一点出世(早二千年或者甚至几百年), 中国的历史将需要从它问世的那一天起重新改写。
   
   (有兴趣但没有看过我相关文章的读者请参考“唐人柳宗元的‘封建论’究竟错在哪里?”。)
   
   有读者看了我的文章后,问我是不是要复辟君主统治。也许这位读者是在开玩笑。但郭知熠对于分封制与郡县制的讨论与我本人现在怀有的政治体制倾向无关。我只是在研究历史,而研究历史就必须以历史为本,就必须站在历史的角度,而不能也不应该站在现代人的角度来研究。
   
   与此类似,有读者在看了我的文章后,认为我是在借古喻今。这位读者认为,分封制的王朝使得权力分散,而郡县制的王朝却使得权力高度集中。 因此,这位读者认为我是在“鼓吹”民主, 反对专制。其原因是因为我在“鼓吹”分封制,反对郡县制。
   
   其实,这些都是牵强附会。分封制的国家仍然是一个专制的国家,它与所谓的民主体制还相差十万八千里。郭知熠要鼓吹民主,用得着如此地拐弯抹角吗?!
   
   我们都有一个期望:当我们研究历史的时候,我们应该用所得的结论来为现实服务。郭知熠认为这种期望是不应该存在的,特别是作为研究者本人。一个历史的研究者应该以历史为本,从历史出发,然后再回到历史中去。他不能将他现实的期望搬进他的历史研究中。他不能为了“古为今用”的目的来研究历史,否则,这样的历史研究就脱离了客观的基础。我们看到,中国文革时期对于历史的研究就完全歪曲了历史,因为历史已经成了人们某种斗争的工具。
   
   怎样理解我们研究历史不是为了“古为今用”呢?郭知熠举一个例子来说明这一点。
   
   我以前是学数学的。当我研究数学问题的时候,我不是考虑到这个问题有什么实际的用处,而是研究这个数学问题本身。最近,我发现很多年前我的一些研究结果被其他人应用在其它的领域,不能不令我感到非常惊奇。但我在作数学研究时,是完全没有考虑它的任何应用的。
   
   这种研究数学之态度对于研究历史同样适用。郭知熠只管研究历史本身,至于其他人从这种研究中获益,或者能够完成“古为今用”,那是另外一回事了。
   
   
   
   
   
   写于2011年02月12日
(2011/02/12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