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哲学与人性的悲剧]
藏人主张
·西藏流亡政府新内阁亮相
·吴忠信主持了第十四世达赖喇嘛坐床典礼吗?
·圖伯特運動自我了斷:中國遙遙領先
·藏僧十.一殉道令世界瞩目
·印度的西藏地圖
·黑色年鑑(第一部)
·黑色年鑑(第二部)
·藏区的“平叛扩大化”
·安多金银滩之痛
·达赖喇嘛反对污名化伊斯兰教
·西藏发布独立宣言一百周年
·歷史是由記錄者書寫的
·记1958年青海平叛扩大化及其纠正始末
·西藏作家周洛遭中共非法判处3年有期徒刑
·噶玛巴与境内外藏人悼西藏歌手德白逝世
·西藏境内外同时发生焚身抗议
·西藏矿业的黑幕
达赖喇嘛转世何去何从
·浅谈西藏的"在世转世"
·达赖喇嘛转世争夺战序幕
·达赖喇嘛转世以及政教分开
·达赖喇嘛:可以结束转世制度
·白玛赤林的临时抱共脚
·哲蚌寺否決中共選任德珠仁波切焱?
·達賴喇嘛關於轉世的公開聲明
·著名学者李江琳新著问世
袁红冰教授的新书连载
·通向苍穹之巅
·藏人艰难并高贵在不相信英雄的时代
·人类进入精神危机的暗夜
·流亡藏人是苍天的泪雨
·走出历史的阴影和回归佛的精神
·西藏复国
·佛悲与佛哀
·混沌的政治
· 思念故国
·汉人与藏人以及蒙古人
·大宝法王
·哲人把背影留给美人
·藏人魂
哲人之恋
·序曲:金燈
·第一卷 魂歸
·第二卷 縱情
·第三卷 天啟
·餘韵:大悲
西藏文化伴你闯天涯
·論佛法中的科學觀
·西藏没有“喇嘛教”概念
·西藏养生学教你长存美貌
·西藏生命学引你进入未知界
·《丧葬文化》—生命学说的科学意义
·雪域葬俗的演变及价值
·天葬为何能替代墓葬
·西藏文化的四大特点
·科学试验首次证明“灵魂”存在
·佛教经济学
·牦牛与藏文化
·藏传佛教的辩经制度
·误将现代藏文视为初始文字符号的荒谬论述
·藏人的生活和心灵之间
·藏学对人类起源探讨
·西藏盐井天主教史略
·西藏穆斯林简介
·藏人民间信息的传播
·第十八屆佛教與科學對話研討會在達蘭薩拉召開
·藏学家克勒什·乔马
·西藏死亡学概要
·雪域辨经学兴盛史
·简要介绍《西藏欲经》
·《西藏发现世界最大金字塔群》之联想
·藏纸记载西藏文明
·英雄史诗《格萨尔王传》概览
·袁红冰:西藏文化的命运
·西藏與喜馬拉雅文化國際研討會
·藏学在日本的缘起与兴盛
·索甲仁波切与《西藏生死書》
·藏传量学与汉传因明学之间的异同比较
·达赖在华盛顿与科学家对谈
·法兰克福展出强有力的西藏新书
·佛教如何看待死亡?
·西域出土文献与印度古典文学研究
·藏族电影中的文化反思
·吐蕃与西北民族的艺术交流
·藏傳佛教和漢傳佛教有什麼不同?
·美国藏传佛教研究历史概述
·達賴喇嘛談神通與神秘
·吐蕃赞普服饰之考
·亂世的喜悅之道
·佛教与科学对话在印度南部举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哲学与人性的悲剧

袁红冰:人类大劫难是怎样形成的——哲学与人性的悲剧【《台湾大国策》连载三】
   (首发稿)
   
   
   文章摘要: 中共暴政用一种泯灭理性和良知的经济模式绑架了全世界;经济全球化的效应之一,表现为世界不仅无法同中共权贵经济分离,而且相当程度上被这个罪恶的经济体拖向地狱——如果有谁相信一个建立在对数亿奴工冷酷剥削,对自然毁灭开发利用基础上的经济体能够长久存在,并把人类带入天堂,那么他一定站在地狱的边缘了。

   
   
   作者 : 袁红冰,
   
   
   發表時間:2/18/2011 《自由圣火》
   
   
   第三章
   人類大劫難是怎樣形成的
   ——哲學與人性的悲劇
   
   一、引言
   
   歷代偉大的智者和宗教家都把貪慾視爲萬惡之源——無論對於個人或者對於人類,都是如此。返觀人類萬年歷史,每一次命運大劫難背後,都有燒焦人心的貪慾在熾烈燃燒。
   智者與宗教家最神聖而艱難的天職,往往在於用道德馴化貪慾,並將貪慾之獸囚禁在精神信仰的鐵牢內。他們成功時,人類的命運趨向平靜和幸福;他們失敗時,歷史經歷劫難。不過,無論成功和失敗,最終都是哲學的和人性的成功或者失敗。
   庸人的貪慾主要表現爲對金錢的無盡熱戀,獨裁者的貪慾則表述對專制權力的瘋狂追求。庸人企圖用金錢換取幸福,獨裁者却要用專制權力奴役人類,征服世界,取得對人類歷史命運的個人所有權。因此,專制權力的意志意味著貪慾之冠,萬惡之王。
   中共暴政是人類有史以來最成熟、最狡詐、最凶殘的極權體制,因此,也是人性政治貪慾的最經典的表現。然而,僅有征服全世界的政治貪慾並不能形成現實的人類大劫難,全球擴張還需要政治和經濟能量。當前,世界各國政客和僞“中國問題專家”們共同營造的綏靖主義,爲中共暴政二十一世紀的擴張戰略提供了國際政治的能量;人類的貪慾——主要是屬於庸人的對金錢的貪慾,則爲中共實現其獲得對人類歷史命運所有權的政治貪慾,提供巨大的經濟能量。人類的貪慾通過怎樣的邏輯過程,轉化爲中共暴政製造人類大劫難的經濟能力?這是本章將討論的重點問題之一。
   中共暴政形成當代人類大劫難之源的過程,不僅通過貪慾的泛濫表述人性的悲劇,而且通過人類智慧的缺失表述哲學的悲劇。當代人類的智慧在科學理性的領域實現了一次又一次狂飆突進,對客體自然邏輯的探索從宏觀和微觀兩個方向上都取得了可以令上帝驚嘆的成果。但是,在另一個智慧領域,即生命哲學的領域,包括與生命價值相關的一系列概念,例如正義、真理、法的精神、理想主義、道德等等,人類的智慧却如千年木乃伊般乾枯衰朽,缺少盎然生機。
   發現了繁富的外在客觀真理,却又由於失去屬於心靈的真理而失去生命的意義——這是當代哲學智慧的悲劇的本質。不相信生命意義的時代只能相信貪慾;照亮心靈真理的智慧之燈熄滅了,人類便在愚昧中用自己的貪慾爲自己編織大劫難的命運之綱。
   在歷史的回顧中,這個時代將以貪慾和愚昧而著稱:因貪慾蒙蔽了心智而愚昧;愚昧之下,貪慾鼓勵罪惡。古賢者有千年明訓,“流行坎止”爲智者處世之道。但是,我仍願向一個貪慾和愚昧主導的時代,講述大劫難形成的人類精神危機背景,講述中共暴政,這個人類劫難之源的本質。我不敢相信我的講述能够讓人類意識到,一場前所未有的劫難,一次極權主義的全球擴張,已經在中共暴政的鐵幕與“和平崛起“的謊言遮蔽下進入歷史。過去太多的經驗告訴我,人往往不能被承載真相的語言說服,而只會在事實的教訓中清醒。只不過事實常常冷酷而血腥,教訓常常慘烈而無情。儘管如此,我仍然必須講述,即使只有頑石和狂風願意傾聽。因爲,與孤獨和真實同在,是哲人與詩者的道德責任。
   
   二、自由民主國家的危機
    ——變革的需要和哲學的貧困
   
   以復興古希臘文化爲靈魂的“文藝復興運動”,奏響近現代的精神主題曲。這個精神主題曲主要由四個思想樂章構成:古希臘多神信念中涌現的精神多元的理念;古希臘哲學箴言“人是萬物的尺度”中衍生的人本主義理念;古希臘政治法學中創生的近現代民主法治理念;古希臘崇尚自然理性的文化傳統中怒放的近現代科學理性。
   精神多元的理念奠定心靈自由原則;人本主義奠定人權至上的原則;民主法治理念奠定社會正義原則。西方文化從上述三項原則中獲得了主宰時代精神的道義力量,而科學理性則賦與西方文化征服世界的强悍,甚至野蠻的巨大物性能量。近現代的人類歷史,是西方文化挾道義力量和無可阻擋的物性能量凱歌行進的過程,也是東方文化一敗再敗,潰退萬里,瀕於滅絕的過程——潰敗是因爲忽視自然理性的文化傳統所造成的科學理性和物性能量的缺失;瀕於滅絕則是由於東方文人徹底背弃了文化的祖國。
   直至今日,人類歷史仍然在相當程度上執行“文藝復興“的思想遺囑。但是,“文藝復興”創造的精神原則通過人類數百年的實踐,已經充分展現出其價值內涵。充分展現者不再有資格和能力表述時代精神主題,就像牡丹怒放之後,便開始枯萎,不配繼續表述美。事實上,命運已經通過社會危機和精神危機,向自由民主國家提出了變革的要求。
   人本主義是擊碎中世紀神本主義和神權政治的精神之劍;沒有人本主義,就沒有神權的崩潰和人權的崛起。不過,完成歷史使命後,經過百年行進,人本主義逐漸步入某種哲學的困境。人乃是心靈與本能同在,善與惡共存的悖論——心靈由於能够理解道德而成爲善之源,本能則只能聽懂物性貪慾的召喚並以他人爲客體,從而表述人性之惡。所以,人的概念不應該受到絕對肯定,人是需要救贖的存在。
   人本主義以人的本體性全面肯定人的概念;“人是萬物的尺度”這句箴言沒有說明人以本能還是心靈來尺度萬物。於是,人本主義的歷史性勝利托起人權至上的理念,而構成生命的心靈與本能、道德因素與非道德因素,都以人權名義要求得到法律的尊重和放縱的自由。
   對於人,心靈意味著向上的路,所以道德和善是艱難的;本能意味著向下的路,非道德和惡是慾望的誘惑。基於人的本體性,人權理念使心靈和本能具有平等的哲學地位和權利的保障。在這種情况下,心靈、道德的敗退與本能的勝利就都是不可避免,那就猶如萬丈瀑布飛流直下一樣勢不可擋。
   本能的根本生命衝動表現爲物性貪慾。在一個本能受到哲學的肯定,並以人權的名義獲得自由放縱的權利的時代,橫流的物慾主宰時代精神就是必然的邏輯結果。物慾崇拜則成爲引發多重危機的哲學根源。
   首先,以物慾滿足爲生存價值的生活方式,是沒彼岸的無邊苦海。從這種生活方式中涌現的貪慾决定了當代經濟模式的基本價值取向,即瘋狂的超前消費和非理性的過渡消費。二零零七年開始的“金融海嘯”,不過是命運對人類物性貪慾的一次嘲笑。我預言,如果不根本改變目前的生活價值觀和相應的生活方式,經濟危機定然會以更令人痛苦的方式和規模,一次又一次降臨。因爲,慾壑難填;物慾不可滿足。更嚴重的是,爲追求物性貪慾的滿足,人類最基本的生存條件,即地球的自然環境正在受到灾難性的毀壞。有一天當受到致命毀壞的自然環境不得不懲罰人類的貪慾時,恐怕就不會像經濟危機那麽溫柔了。
   其次,物慾主導的生命只懂得向物慾索取幸福。然而,幸福感最終只屬於心靈的範疇,正所謂“幸福就在我心中”;佛早就告訴人類,幸福與物慾無緣。現代社會滿足和擴充物慾的能力空前提高,却不能提高人的幸福指數;古代騎在瘦驢背上追尋美的苦吟詩人,定然比當代坐在“奔馳”、“寶馬”車內爲權勢或者金錢而憂心的政客或者商人更幸福——用古詩人同現在的政客和商人作比較,是由於當代已經很少有真正的詩者了。從物慾中索取幸福,最後只能得到煩惱,其原因在於物慾中沒有幸福;物慾不能够把它本來沒有的給予人類。如果向物慾索取幸福只是某些個體的行爲,還無傷大局;如果這種趨勢已經泛化成人類整體的價值追求,精神和社會危機的時代便隨之來臨。有什么能比人類整體處於幸福感缺失的焦慮中,更接近命運的危機?
   再次,金錢是物慾的社會載體之一;放縱物慾的時代必然放縱金錢。基於中世紀神權專制的教訓,近現代法的精神極其嚴格地限制和監督制約國家權力,以防止國家權力由公共事務的管理者異化為公民自由權利的傷害者。但是,法律對於金錢轉化為實際的政治社會特權的警覺性却遠遠不够。已經有足够多的社會現象表明,財富的政治和社會特權化,不僅十分嚴重地侵蝕著“法律權利人人平等”的法治原則,而且相當程度上傷害了社會正義的基礎。然而,在熱戀物慾的時代,要求加强對金錢轉化為政治社會特權的法律限制,如同改變一個歷史命運一樣艱難。
   比上述各項現象更深刻的危機,或許在於人格物慾化而引發的社會責任感的缺失。
   心靈和本能共同構成生命。人因心靈而成爲追求道德的動物,道德的最高價值要求在於利他主義;心靈的生命原則是“高貴的存在”,否則寧肯不存在。本能不懂道德,本能的價值追求只表現爲個體物性存在;本能遵行的生命原則是“個體存在即真理”。當心靈成爲生命的主宰,高貴的道德存在就成爲命運的主題;當本能主導生命,命運就演繹非道德的物性貪慾的主題。
   人是歷史和文明的焦點;人格狀態構成判斷社會危機是否來臨的首要標識。當代自由民主國家的人格特徵早已預言精神的危機。這個特徵就在於人格的本能化——物慾化與本能化是一回事,因爲,物慾意味著本能的生命慾望形式。
   人格的普遍本能化不僅使社會道德觀念逐漸淡化,理想主義迅速湮滅,而且由於本能遵行的“個體存在即真理”的原則,會讓自私意識惡性膨脹,使社會喪失公共事務的責任感。人的生命具有個體性,但是,個體的人又只能生活在社會中。對於任何一個群體組成的社會,共和精神,利他的道德精神,都是寶貴的價值原則,而惡性擴張的自私和個體貪慾,則構成社會動蕩和社會責任感缺失的人格原因。
   否定人的個體性,只强調人的整體性,是極權主義的特徵;否定人需要共和精神,只强調人的個體性的絕對真理性,是自由主義的异化。所以,當前是一個東方需要自由來拯救,而西方需要拯救自由的時代。用道德精神和理想主義從物慾主義中拯救西方的自由,同以自由的名義從中共極權暴政之下拯救東方相比,其緊迫性毫無二致。因爲,中共極權已經啓動全球擴張的戰略。面對鐵血强權精明設計的“超限戰”理論的實踐,社會責任感的普遍缺失,對於自由民主國家是致命的弱點,它意味著當與鐵血强權决戰的關鍵時刻來臨時,自由民主國家難於形成堅硬的國家意志,應對命運的殘酷挑戰。對此,中共國防部長梁光烈應邀在國防大學舉辦講座時曾有評論:“美國現在是一個被物質享樂主義打敗的國家;美國人普遍缺乏社會責任感,是美國的致命傷。對付像伊拉克、阿富汗這些小國,美國是以巨象博犬,它的國家意志沒有受到真正的挑戰和考驗。我判斷,當我軍爲解决台灣和西藏問題開始台海和對印作戰時,美國可能會做出一些軍事上的花架子,但絕不敢全面介入。我不相信一個國民絕大部分都沉溺在物慾享樂中的國家,有勇氣爲遠在萬里之外的其它國家和地區的利益,同我强大的人民解放軍决戰。”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