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千年中国面对百年茉莉]
藏人主张
·反动无耻的马克思主义
·第十世班禅喇嘛死因之谜探究
·以自由之名來談臺灣的政治發展
·川普面臨兩個美國和全球化挑戰
·國人歷史觀的幾個笑柄
·一代藏人的身份困境
·中共對台戰略的「進化版」?
·西藏从来就“不”是中国的
·【中國正在懲罰蒙古國「自古以來」就有的蒙藏文化、宗教交流活動】
·中國生育率的問題比預料的更嚴重
·从评价卡斯特罗看西方左右派
·川普打破政策惯例与蔡英文通电话
·川普推特發文狂嗆中共
·川普要重新定义“一中政策”
·為什麼「中美國人」即便受到實名舉報貪腐,也毫髮無傷?
·卡斯特羅之死和王岐山在全國政協講話
·中國根本沒有元朝和清朝兩個朝代
·中国污染物排放世界第一
·中共會動用一切能量對台出手
·《陳水扁陳情表》—致蔡英文總統
·【把握「川蔡效應」契機下的台灣應處之道】
·「中國夢」+「被肢解恐懼症」
·誠品世界最高書店夢碎
·极端主义笼罩下的东突厥斯坦
·陳水扁政治迫害案真相的司法調查委員會
·川普當選後中美關係和世界格局的變化
·公投無關統獨,在於國家正名
·中国雾霾的“十面霾伏”和经济困境
·百年政黨國民黨的末日大崩潰
·为什么寄《杀佛》给十世班禅大师的女儿
·网民视野的2016年中国
·納粹與中共的「種族主義」
·蒙古不堪中國「以商逼政」,台灣呢?】
·進化中的「自然災害」:「霧霾」「土地污染」與「基因改造」
·習近平終於「自承」反腐是為了權力鬥爭
·德國之音:香港出版自由已死
·「習核心」時代「批毛」「當然是」禁忌
·亞太政治哲學文化出版社新書出版消息!
·「愛國賊」與「第五縱隊」?
·川普时代美中博弈及台海局势走向
·2017是美国与中共较量之年
·美学者预言亚洲世纪的终结
·如何廓清時代的大困惑?
·台灣「維持現狀」的迷思
·川普平衡美中关系会倾听台湾观点
·川普总统就职演说全文
·川普民粹论点在中国民众中产生共鸣
·國民黨大崩潰
·為何周強突然坚决抵制司法獨立
·習近平「反腐」的出發點與戰略
·習近平不得不拿下劉亞洲
· 川普上台後中美關係的走向
·川普早祷会讲话令人振奋
·《酒書九章──飲者心炻}典》
·中國官員與留學生對西藏的態度不能只是膝蓋反射式反應
·習近平正在為保衛自己的權位而拼命
·反分裂國家法》其實可以隨時醒來
·袁紅冰攜酒百年行
·BBC:全世界下個獨立的國家?
·〈智者、聖徒、英雄〉 ──袁紅冰在鄭南榕殉道21周年追思紀念會演講逐字稿
·川普要推翻社会主义
·中共十九大搏鬥簾幕拉開了
·毒針暗殺,共產國家常見,爐火純青者非中共莫屬
·朝鲜有哪些著名海外暗杀行动
·台灣與中國,價值觀平行的兩個世界
·台湾出版寒冬与出版者的感言
·從「被出賣的台灣」到「被囚禁的台灣」
·馬英九的馬腳與蔡英文的迷思
·買下臺灣比打下台灣便宜」
·中共軍隊再次興起軍隊國家化的行動
·習近平眼中的馬英九與國民黨百年黨國
·印度乘中共两会向习核心将了个军
·你或許不知道的袁紅冰
·中共絕無「維持現狀」之意
·李克强提不出中国经济面临危机解决之道
·纪念藏人抗暴第五十八周年
·「台獨的盡頭是統一,統一的盡頭是台獨?」
·台湾出版界眼里的西藏抗暴起义
·關於胡耀邦,中共在擔憂什麼?】
·「三‧一九槍擊案」真相與和解公聽會、座談會
·在中國,都是禁忌;在台灣,不知不覺
·呂秀蓮引用袁紅冰《被囚禁的台灣》呼籲查出「319」真相
·呂秀蓮:若袁紅冰《被囚禁的台灣》指控為真,是石破天驚的大事
·《酒書九章──飲者心炻}典》
·精子成功让卵子受孕的秘密是什么?
·三万年前青藏高原已有人类活动确切证据
·我为什么瞧不起中国历史学家
·分析蒂勒森訪華後中美關係的走向
·不只糧食,還有鴉片!正視《轉基因魔咒下的世界》提出的警告
·不只糧食,還有鴉片!正視《轉基因魔咒下的世界》提出的警告
·「重大的歷史機遇有如天意;天予不取,必受天譴」
·中共當代「滅佛運動」的「持續進行式」】
·特習會,台灣如何應對?︱
·「智者、聖徒、英雄」,鄭南榕在二十餘年前就預見到未來
·中國政府「不道德愚民」豈止這一樁!
·「面對中共,委曲不能求全,只會招來更大的屈辱!
·「胡耀邦遭到政治整肅證明,中國失去了和平民主轉型的最後可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千年中国面对百年茉莉

   
   
   《茉莉花》,是一首著名的中國民歌,該曲歷史久遠,最早可能源於大清乾隆年間[1],初名為《鮮花調》,一直為民間小調。現在多以蘇北民歌或者揚州民歌的形式流傳。《茉莉花》在中國民歌中有很高的地位,更在海內外華人和西方音樂界中廣為流傳。
   
   

   
   [編輯] 歷史1896年,在清朝政府派遣李鴻章到歐洲訪問的時候,《茉莉花》就曾被臨時作為當時的「國歌」所演奏,只不過歌詞被改成了「金殿當頭紫閣重,仙人掌上玉芙蓉,太平天子朝天日,五色雲車駕六龍」。當時又被稱作《李中堂樂》。[2][3]
   
   1920年至1924年間義大利作曲家普契尼將這首歌的曲調寫入他生前最後一部歌劇杜蘭朵公主中[4],並因此在西方廣為流傳。
   
   1942年,藝術家何仿從家鄉天長與南京六合交界處搜集整理了民歌《茉莉花》。
   
   1957年,南京前線歌舞團將其重新整理,更名為《茉莉花》
   
   1959年由中國青年藝術團帶到維也納的第七屆世界青年與學生聯歡節上。
   
   1999年12月19日午夜,中國政府收復澳門儀式上,中國政府代表團入場時的伴樂正是由軍樂團演奏的《茉莉花》[5]。
   
   2008年夏季奧林匹克運動會的頒獎音樂為作曲家譚盾、王和聲重新編曲的《茉莉花》。[6][7]
   
   2010年12月10日,該曲目在奧斯陸諾貝爾和平獎頒獎時被演奏。該次諾貝爾獎被授予還在牢獄之中的中國人權和憲政活動家劉曉波。
   
   [編輯] 歌詞[編輯] 中文
   
   好一朵美麗的茉莉花
   好一朵美麗的茉莉花
   芬芳美麗滿枝椏
   又香又白人人誇
   讓我來將你摘下
   送給別人家
   茉莉花呀茉莉花
   
   
   [編輯] 漢語拼音Hǎo yī duǒ měi lì de mò li huā
   Hǎo yī duǒ měi lì de mò li huā
   Fēn fāng měi lì mǎn zhī yā
   Yòu xiāng yòu bái rén rén kuā
   Ràng wǒ lái jiāng nǐ zhāi xià
   Sòng gěi bié rén jiā
   Mò li huā yā mò li huā
   
   
   [編輯] 英語直譯
   
   Such a beautiful jasmine flower
   Such a beautiful jasmine flower
   Sweet-smelling, beautiful, stems full of buds
   Fragrant and white, everyone praises
   Let me pluck you down
   Give to someone
   Jasmine flower, oh jasmine flower
   
   
   [編輯] 英語意譯
   
   Flower of jasmine, oh so fair!
   Flower of jasmine, oh so fair!
   Budding and blooming here and there,
   Pure and fragrant all declare.
   Let me take you with tender care,
   Your sweetness for all to share.
   Jasmine fair, oh jasmine fair.
   
   
   參考來源
   
   1.^ 把《茉莉花》定為江蘇民歌,證據何在?
   2.^ 《中華帝國1908》
   3.^ 中國國歌
   4.^ Ashbrook W & Powers H (1991) Puccini's Turandot: The End of the Great Tradition.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see Ch IV
   5.^ 《茉莉花--民歌飄香》
   6.^ 頒獎音樂昨日發布 譚盾、王和聲鍾情民樂「茉莉花」
   7.^ 譚盾創作奧運頒獎音樂 編鐘玉謦融合「茉莉花」
(2011/02/22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