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圣贤与盗贼]
东海一枭(余樟法)
·今日微言(郝柏村、鲁迅、习近平)
·有话好好说(微集)
·光绪的演讲
·今日微言(爱狗主义和爱国主义等)
·二论儒文化和马主义
·正能量和正教育---并自荐一书
·西儒卢梭
·今日微言(奚晓明、余英时、女权主义等)
·今日微言(嘿嘿嘿)
·今日微言(琅琊榜、周期律、国民党等)
·今日微言(抗美援朝是大罪)
·今日微言(中华宪政救中国)
·zt【罗辉】要盟,神不听!
·【罗辉】略论《仁本主义辩证法》之尊和卑的统一
·【罗辉】阅读《仁本主义世界观》也谈物质和意识关系问题
·今日微言(只要反儒,就是邪派)
·今日微言(习近平的药方、朱学勤的眼光等)
·今日微言(给国民党的改革建议等)
·今日微博(八字真言三自信)
·启蒙西方(微集)
·今日微言(习马会、孔子像、白毛女等)
·今日微言(中华文明绝于何时等)
·今日微言(彻底去毛的呼吁等)
·习王革命
·关注巴黎
·今日微博(习近平已超越胡耀邦等等)
·今日微言(丧家犬、胡耀邦等)
·今日微言(圈子、庄子、孔圣堂)
·今日微言(桑兰、牟宗三等)
·今日微言(郭沫若、冯友兰、杨大妈等)
·这种人就应该被打死!
·今日微言(敬告反儒派,警告罪恶者)
·社会主义必是邪路(今日微言)
·三本论
·反废死微论
·反废死微论
·今日微言(看中国)
·伪自由派
·关于习王连任的呼吁
·胡适批判(微集)
·李世民实在话,魏征想当然
·讨伐中国教育
· 主权在民论
·今日微言(弟子规诸葛亮教育部等)
·儒家的人道主义
·主权问题答客难(一)
·哀毛粉
·主权问题答客难(二)
·主权问题答客难(三)
·激辩:主权在民?(2015-12-23)
·主权问题答客难(四、一锤定音)
·主权问题答客难(五、期待共识)
·新浪焉能封东海
·两大愚蠢:反对自由主义和反对儒家
·今日微言(通儒、真谛、帝王师)
·胡兰成,精致的小人儿
·今日微言(拜毛即贼,崇毛必败)
·批判精神和态度
·今日微博(儒家最佳,毛氏至恶)
·今日微言(子婴是否能救秦)
·商鞅主义批判
·商鞅主义批判
·今日微言(去毛化)
·嬴政统一天下也是大罪
·对江泽民先生道一声感谢
·“二十四孝”批判
·今日微言(民粹主义批判)
·今日微言(民粹主义批判之二)
·不怕你利用,怕你不利用
·今日微言(关于利用)
·今日微言(台湾及黄安)
·今日微言(独尊)
·爱国贼好恶心
·多发言少发言(微集)
·做好人(微集)
·做好人(微集二)
·去毛化(微集)
·关于习近平(微集)
·中国的出路
·关于台湾(微集)
·物化(微集)
·历史眼(微集)
·关于主义(微集)
·君忠于民论(微集)
·怎样对我就是怎样对你自己
·z辛庄师范的第一本内部教材
·关于修宪(微集)
·儒家反对政教合一
·今日微言(造命、利他主义等)
·今日微言(造命、利他主义等)
·今日微言(杂谈)
·关于暴政和中国(微集)
·五恶(微集)
·今日微言(哀中国)
·今日微言(君子党)
·今日微言(击蒙、去毛、哀中国等)
·今日微言(哀教育,哀物奴,哀共官)
·今日微言(内斗、教养、习学等)
·今日微言(任志强、反儒派等)
·今日微言(哀中国、看世界等)
·今日微言(何谓反党,何谓政治正确)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圣贤与盗贼

   圣贤与盗贼

   圣贤是正义的化身,盗贼是邪恶的代表;圣贤是真理的象征,盗贼为邪说的信徒。圣贤是最好的好人,代表人类的本心良知,代表真善美的力量,代表仁政、王道、中庸、和谐和光明;盗贼是最坏的坏人,代表人类的恶习恶业,代表假恶丑的势力,代表暴力、黑道、极端、偏激和黑暗。

   圣贤与盗贼,此消彼长。圣贤在位,道德挂帅,盗贼必少,或被感化或受打压,社会文明程度高;盗贼得志,道德沦丧,圣贤有难,或遭抹黑或被迫害,社会野蛮程度高。盗贼横行的时代,倍显圣贤的重要性。

   在相当漫长的历史时间里,双方力量对比会不断变化,圣贤盗贼都不会绝迹。老子说圣贤不死盗贼不止,作为一种事实陈述,是有道理的。

   圣贤无敌,但圣贤是盗贼的天敌。孔子作春秋而乱臣贼子惧。惧生恨,恨生仇,仇则敌,乱臣贼子必与孔子和儒家为敌,必会尽量防范、压制、抹黑、歪曲、贬低孔子和儒家,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必会批孔反儒焚书坑儒。

   与孔子和儒家为敌的,除了乱臣贼子及其帮闲帮忙,还有些无知无畏的糊涂虫,无意中充当着帮闲帮忙的角色。五四以来,很多人就是这样的糊涂虫,鲁迅堪称其中的典型。

   伪仁义伪道德可恶,该反,但仁义道德是人类社会和个体的必须,反不得。可惜很多人把性质完全不同的真仁义和伪道德混为一谈,都当做“吃人”的东西来反了,就像把君子和伪君子瘾君子混为一谈一样。

   一个反儒家、反圣贤、反道德的社会,必然要付出惨重的代价。把圣贤和圣贤代表的真理反掉,把是非颠倒把黑白混淆,盗贼不趁机而起、邪说不乘虚而入才怪,盗贼不冒充圣贤、邪说不冒充真理才怪。

   盗贼各种各样,邪说也各样各种。盗贼与邪说是相辅相成、相得益彰的关系。离开了盗贼,邪说难成气候;离开了邪说,盗贼难上台面。不被盗贼利用的邪说不是大邪说,不受邪说迷惑的盗贼不是真盗贼。

   盗贼与邪说都是害人的东西,是盗贼生邪说还是邪说生盗贼,就像是鸡生蛋还是蛋生鸡一样。某种意义上说,盗贼也是邪说的受害者。恶有恶报,大多数盗贼下场都不好,以害人始,以害己终。无论下场如何,盗贼害人归根结底是害己,伤害、丧灭了自己的良知心。

   另外,话不能乱说,文章不能乱写,没有一定的修养和境界,信口开河,会造下口业。诋毁圣贤与吹捧盗贼、鼓吹邪说都是重大的恶业,不仅误导他人误导社会,甚至等于是在帮助盗贼害人杀人,遭到一定的报应、付出相应的代价是难免的。(当然,这种罪孽不能由法律来“报”。就政治、法律层面而言,言论问题言论解决,言者无罪。)或有意,或无意,知识分子最容易造下这种恶业。

   邪说要冒充真理,盗贼要冒充圣贤,离不开知识分子帮忙。法家成为一大“家”被秦国抬举为指导思想,秦始皇被吹捧为绝代圣人,李斯们功不可没;马家进入中国并且“建筑”到“上层”,五四以来的广大知识分子立下了汗马功劳。

   可笑的是,造孽大半个地球、大半个世纪恶果累累而彻底破产之后,马家仍受到众多中国学者的涂抹推崇,甚至有儒者仍宣称“坚持马克思主义立场”;制造空前的人祸浩劫之后,连当局对文革已完全否定、对毛氏也有所反思,不少文人学者却继续为之歌功颂德。中国要“复旦”,难哉。

   当然,无论怎么难,中国一定会“复旦”。圣贤的道德智慧之光一定会在新的层次、新的平台上重新照耀中国。在圣贤与盗贼的斗争中,最后的胜利一定属于圣贤。人类的恶习尽管根深蒂固,良知却更加根本而永恒,在人性中占“统治地位”。生命不灭,良知永存。2011-2-5东海儒者余樟法 首发民主论坛

(2011/02/06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