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禽兽是怎样炼成的?---国家虽在,天下已亡!]
东海一枭(余樟法)
·今日微博(现电力一姐和原马帮老大等)
·今日微博(必须诛杀一批)
·今日微博(关于朱元璋反腐和三武灭佛等)
·今日微博(追求东亚共荣和中西共荣等等)
·今日微言(关于反课纲和反儒派等等)
·今日微言(支持常万全先生)
·今日微言(继续声援常万全)
·今日微言(关于民粹、台湾、少林寺等等)
·今日微言(关于民粹、台湾、少林寺等等)
·今日微言(关于仁政、日本、毛氏等等)
·今日微言(继续割毛)
·今日微言(割毛、重评和儒门)
·今日微言(请先拿这两派官员开刀)
·今日微言(请先拿这两派官员开刀)
·毛家王朝与中华人民共和国
·今日微言(我看习近平)
·今日微言(文革、商鞅和天津等)
·今日微言(奥巴马、迂儒和铁律等)
·今日微言(马族劣根性)
·今日微言(劣根劣人领导人唐国强等等)
·今日微言(道统、人性、心之力等等)
·[论语点睛]礼制的典范
·今日微言(天快变了)
·今日微言(邓小平、江泽民和中国化)
·今日微言(拜恳习近平等等)
·今日微言(2015-8-26)
·今日微言(习近平上当了)
·今日微言(习近平、王岐山先生保重)
·今日微言(郝柏村、鲁迅、习近平)
·有话好好说(微集)
·光绪的演讲
·今日微言(爱狗主义和爱国主义等)
·二论儒文化和马主义
·正能量和正教育---并自荐一书
·西儒卢梭
·今日微言(奚晓明、余英时、女权主义等)
·今日微言(嘿嘿嘿)
·今日微言(琅琊榜、周期律、国民党等)
·今日微言(抗美援朝是大罪)
·今日微言(中华宪政救中国)
·zt【罗辉】要盟,神不听!
·【罗辉】略论《仁本主义辩证法》之尊和卑的统一
·【罗辉】阅读《仁本主义世界观》也谈物质和意识关系问题
·今日微言(只要反儒,就是邪派)
·今日微言(习近平的药方、朱学勤的眼光等)
·今日微言(给国民党的改革建议等)
·今日微博(八字真言三自信)
·启蒙西方(微集)
·今日微言(习马会、孔子像、白毛女等)
·今日微言(中华文明绝于何时等)
·今日微言(彻底去毛的呼吁等)
·习王革命
·关注巴黎
·今日微博(习近平已超越胡耀邦等等)
·今日微言(丧家犬、胡耀邦等)
·今日微言(圈子、庄子、孔圣堂)
·今日微言(桑兰、牟宗三等)
·今日微言(郭沫若、冯友兰、杨大妈等)
·这种人就应该被打死!
·今日微言(敬告反儒派,警告罪恶者)
·社会主义必是邪路(今日微言)
·三本论
·反废死微论
·反废死微论
·今日微言(看中国)
·伪自由派
·关于习王连任的呼吁
·胡适批判(微集)
·李世民实在话,魏征想当然
·讨伐中国教育
· 主权在民论
·今日微言(弟子规诸葛亮教育部等)
·儒家的人道主义
·主权问题答客难(一)
·哀毛粉
·主权问题答客难(二)
·主权问题答客难(三)
·激辩:主权在民?(2015-12-23)
·主权问题答客难(四、一锤定音)
·主权问题答客难(五、期待共识)
·新浪焉能封东海
·两大愚蠢:反对自由主义和反对儒家
·今日微言(通儒、真谛、帝王师)
·胡兰成,精致的小人儿
·今日微言(拜毛即贼,崇毛必败)
·批判精神和态度
·今日微博(儒家最佳,毛氏至恶)
·今日微言(子婴是否能救秦)
·商鞅主义批判
·商鞅主义批判
·今日微言(去毛化)
·嬴政统一天下也是大罪
·对江泽民先生道一声感谢
·“二十四孝”批判
·今日微言(民粹主义批判)
·今日微言(民粹主义批判之二)
·不怕你利用,怕你不利用
·今日微言(关于利用)
·今日微言(台湾及黄安)
·今日微言(独尊)
·爱国贼好恶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禽兽是怎样炼成的?---国家虽在,天下已亡!

   禽兽是怎样炼成的?---国家虽在,天下已亡!

   一当今中国,不仅强势集团是自古以来最没文化最反道德的,弱势群体也是自古以来最最没道德最反文化的。前者“行政不免于率兽而食人”(孟子语),后者同样坑蒙拐骗为非作歹“似兽相食”。有时候,民众的禽兽化比官员的黑恶化、民间的戾气冲天比官方的苛政猛于虎更令人触目惊心和悲从中来。

   “受了儿子的气,本就行动不便的孙老太拄着拐杖朝天井走去。谁料,一个不慎,人摔倒在地无法爬起。本以为一旁的儿子见状会将其扶起,谁料非但没有等来搀扶,竟被残暴的儿子猛踩。年过七旬的孙老太因伤势过重抢救无效死亡。日前,闵行区检察院以涉嫌故意伤害罪将这个残暴的儿子于北冰批准逮捕。”

   看罢最近这则《不孝子活活踩死七旬母》的报道,我觉得,骂这个“儿子”为禽兽,简直是对禽兽的侮辱。即使是最没有文化的原始人,即使是弱肉强食弱弱相食的丛林社会,即使是仇视人类杀人如麻的邪魔恶棍,也不至于如此“食母”啊。

   这已不是一般的“父不父子不子”,也不是一般的“人相食”了。这样的恶行,自古以来罕见罕闻,当今中国却不足为奇了。诸如《青年索要万元遭拒后杀死父母》,《18岁少女杀死父母后碎尸》、《男子索要1000元未果凌晨杀死父母》、《女儿因父母闹离婚将二人杀死碎尸》、《齐萍萍杀父母事件》之类事件,时有报道。风俗之坏,人心之丧,至斯而极。

   从文革的“大义灭亲”到现在的“小利小怨灭亲”,是什么样的思想教育文化导向,是什么样的社会政治环境,大批量产生出这类穷凶极恶丧心病狂的东西?衣冠禽兽是怎样炼成的?这个问题值得每一个仁人志士深思。

   顾炎武曾说:“有亡国,有亡天下。亡国与亡天下奚辨?曰:易姓改号,谓之亡国。仁义充塞,而至于率兽食人,人将相食,谓之亡天下。”(《日知录》第十三《正始》)现在就是这么一个仁义充塞“人吃人”的时代,亡了道德,亡了文明,就是亡天下。

   国在天下亡啊

   二仅仅暴力,纵然可以亡国,亡不了天下。要亡天下,要将基本的伦理道德、政治道德消灭干净,除了暴力,还要有邪说配合。

   暴力害人,邪说也害人。例如,厚黑主义者,错把厚黑当智慧,不要脸,没有心,奸诈恶毒,阴谋诡计,勇于害人,结果自残自害,自取恶果。不过,没有邪知邪见邪说,专制坚而不久,没有暴君暴力暴政,邪说持而不坚。最可怕的是两者相互配合,相辅相成,“政教合一”,紧密结合,大害无疆。

   古今中外的邪说,以古代法家、西方“神教”和现代“马家”为最。法家君主至上,以君为本,是“君本主义”;“神教”以神为本,当然是神本主义;“马家”唯物主义以物质为第一性,以物为本,堪称物本主义。

   这些君本位、神本位或物本位的学说,都是反人道、反道德、反文明的邪说,都很容易沦为古今各种恶性专制主义(或君主专制,或神权专制,或党主专制)的帮凶,都会造就国家恐怖主义。

   儒佛道文化培养出来的也有坏人,但不普遍,且有底线;邪说熏陶教育出来的人是普遍的坏,且坏起来没有底,什么人间奇恶都可以创造出来。

   秦始皇斯大林毛泽东们的拥护者崇拜者,太平天国和西方宗教圣战中的那些上帝信仰者,在忠君报国、共产理想或斩妖除魔等“大义”的熏陶号召下,大部分会泯灭人性良知,脸厚心黑禽兽化。这三大邪说所害惨害死的人所造下的罪孽无量无数,大多数中邪说之毒者同样也是受害者,以害人始以害己终。

   三大邪说,都给世界造成过深重的灾难。对于中国来说,三大邪说中,法家是本土产品,洪秀全的拜上帝教,作为中国式的神本主义,虽不被西方教会承认,却是深受神本宗教启发而产生的,可以说是不中不洋、半中半洋的邪教。“马家”物本主义则是百分之百的舶来品。

   越是外来的邪说越是邪乎,与专制政权结合之后,给中国带来的灾难和对儒家的迫害摧残越是严重。法家的秦朝反儒,停留在表层;拜上帝教的太平天国反儒,停留于局部地区,很快有曾国藩们奋起卫道。唯独“马家”王朝的反儒,全面广泛深刻,彻底全部干净,堪称触及了灵魂,是真正“灵魂深处闹革命”。

   经过“马家”邪说的洗礼,结合率兽食人的行政,上上下下黑成一团恶成一团烂成一团,大批禽兽甚至禽兽不如的东西就这样炼成了,社会就这样莽夷化、丛林化乃至禽兽化了。最可笑又可耻的是,大量红卫兵遗孽反对儒家、崇奉邪说依旧,却没有了当年的红卫兵表面那一层虚幻的理想主义色彩,彻底蜕化为物质主义、特权主义、利己主义、享乐主义的可怜虫下三滥,品质上更加龌龊不堪。

   三任何邪说在根本上、原则上都是错误的,但必定能够言之有故,言之成理,自成体系,貌似正确,同时也肯定多少存在局部性、枝节性、表层性的正确,它们之所以具有巨大的迷惑性和煽动性,原因就在于此。认识它们深藏的错误,需要一定的学说、智慧和择法之眼。

   一般人很容易上当。例如,唯物唯心唯神都是错的,但常人很难跳出这些错误的思想圈子,很难解悟“道”的奥秘,很难想象既内在于、又超越于物质和意识的“道体”的存在,很难把握生命真相宇宙实相。

   而且在常人眼里,唯物主义显得比唯心主义神本主义都正确。物质第一性,貌似更合乎事实,先有物质后有生命,有了生命才有意识嘛,非第一性而何?因此唯物主义影响特别广,危害特别深,以之为真理为信仰的人特别多。

   不仅小人恶人,不仅特权阶级腐败分子,这个时代不少正人君子英雄人物在哲学上也是唯物主义者,或者为之辩护,认为唯物主义及马克思主义没有得到正确的理解和实践,列宁斯大林毛泽东波尔布特们都不是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殊不知,他们实践中的重重灾难,无不根源于马克思主义特别是唯物主义的根本错误。浩劫尚未过去,殷鉴就在眼前,马克思主义就又开始回潮了,值得警惕啊。

   至于神本主义,经典和本质依然如故,就像一个邪人被捆住了手脚,表面上似乎归正了,但心没有改邪---经典就是一个教派的心。但毕竟手脚被捆住,不能胡作非为了。西方政教分离以后,基督教的“神权”已无权直接干涉政治,其源于经典的神权专制和暴力的强烈冲动,毕竟受到了制度的硬性制约,没有机会发作出来。

   同时,随着科学的发展和普及,上帝信仰已经越来越丧失其严肃性,原教旨主义者已然不多,很多人是因非信仰因素而入教的。例如,有的是他们的传统习惯使然(西方人),有的是出于社交、联谊及其它种种需要,有的是出于对西方文明的盲目崇拜,原因不一而足。当然,也有不少别有用心的神棍,试图利用“上帝”在转型期的中国浑水摸鱼。

   我说过,人生有四大不幸:出身太好、成名太早、地位太高,不识孔孟之道。纨绔不学或学不足,有名无实或实不足,有位无德或德不足,都很容易败坏腐烂,毁掉自己。而不识孔孟又是最大的不幸。(当然,如果识得孔孟,出身好、成名早、地位高亦无妨,甚至有利无弊。)尤其是在邪见泛滥、邪说流行的时代,不识孔孟,即使幸为正人君子,境界也很有限,一不小心也会成为邪说的俘虏。

   对于儒者来说,在这个时代,抗专制辟邪说两者同等重要,双管齐下,乃是最好的救世方式。抗专制要勇敢,辟邪说需智慧,智勇双全,是为仁人义士。也唯有仁者,才能从根本上掌握儒家正知正见,在抗专制辟邪说的同时宣传世间正理正义。

   孟子说:“天之生此民也,使先知觉后知,使先觉觉后觉也。”(《孟子•万章上》) 佛教以宣讲佛法为法施,认为是比财施重要得多,功德也大得多。智度论云。佛说施中法施第一。何以故。财施有量。法施无量。辟各种邪说,宣儒家正理,就是儒者的法施,就是觉后知觉后觉,就是道援天下。2011-1-29东海儒者余樟法首发民主论坛

(2011/02/02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